上古流云传 西访昆仑 无伤

徐务 收藏 10 92
导读:上古流云传 西访昆仑 无伤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33/


“姜烈山?”

烈山看看了他,似乎有点奇怪他的说法。不过很快就一付释然的样子,

“呵呵,朋友你的家乡把姓也连在一起叫的吗?我国却非如此,吾号烈山氏。”

“烈山,烈山氏?姜姓,姜水……”他喃喃自语,心里一连串的惊疑!“没道理啊!”

烈山氏正奇怪他为什么听了自己的名字会自言自语起来,

忽然见他一抬头,“神,嗯……神农……?”

“你怎么知道!”烈山氏很吃了一惊,“呵呵,无非是国人们抬举我,他们不过是胡说的罢。”列山氏很不好意思的搔起了后脑勺。

“天啊!”他突然大叫了起来,把列山氏吓了一跳。

“我这是在哪儿?我怎么可能碰到了神农?”

看他叫大嚷手舞足蹈的样子,烈山氏一头雾水。不知道自己的名字怎么有了咒语的威力……

过了好久他终于停了下来,“唉…………”的一声长长的叹了口气,好像这一声叹息把全身的力气都用尽了一般塌坐在地上。

“兄弟,你这是?”

“没什么,只不过一时接受不过来。其实我早就怀疑了,这满山的怪兽书上有记载的……”

“书?记载?你怀疑什么?”

“哦,没什么大不了的,你不用担心。”这么复杂的事他如何才能说的清呢!何况他自己也是满脑浆糊。

“如此甚好,不知朋友又该如何称呼呢?”烈山见他不肯说也不多问又转了个话题。

“哦,我叫……”

“嗯…我叫……”

“我叫……”徐雾突然双手抱着头只觉得自己好像陷入了泥潭再也无法自拨。

这么长时间他一直没遇到过人,虽然隐约间觉得自己忘记了什么却没想到他把自己是谁给忘了。越想下去心越发下沉 好像心忽的变成了铅块被人抛入了深不见底的海沟里。

我是谁?我是谁??我从哪里来的,我名字叫什么,我有父母吗,这一切到底是怎么了……怎么了!!

“不,不……!”他尖叫的声音把林子里鸟群都有惊起来了,“呼啦啦啦,呼啦啦”响成一片。


烈山氏更是目瞪口呆,全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问他名字却会变成这样。

过了好久,徐雾终于开口说话了:“真是对不起,我把自己给忘了。”

烈山氏现在也是见怪不怪了,怕再刺激到他。说:“也罢我们不如坐下,离火近一些你会舒服一点。”抬起手想拍拍他的肩膀安慰一下,没想到却拍了个空。烈山氏呆了呆,满脸古怪的表情。最后也无力的坐了下来。

“朋友,你当真非凡。若你是魂魄的话,必不喜近火;若说是人吧,却又见的到摸不着。我游历天下已久,这还真是我所遇到过的最奇怪之事了。”

“我也没有办法……呵呵。”徐雾一脸无柰的苦笑。

“嗯,若总说这些却也无趣。不如这样,你要是不闲弃的话,我给你起个名字如何?以后也方便些。”

“好啊,能让你给我起名字我当真三生有幸啊!” 他一听便开心了起来,能让神农给自己起名字就是忘了自己是谁也不算亏了。反正他本来也是个开朗之人,说这话真情流露一点也不犹豫。

烈山氏本来还怕他不肯,没想到他如此豁达心里也不禁的赞了一声。

“嗯~有了!我有个好友,因为他打架起来不要性命,所以混身上下没块好肉。所以大家便都管他叫做‘伤’。其实我们国家可说人人身上都有不少伤疤,这世上要活下去处处都是危险。”

烈山顿了顿伸出胳膊又指了指自己的脸说:“你看我手臂上脸上就都有几条老疤,我今天看见你却是个例外,全不见有一点伤痕。我也不是夸口,只怕就如今你的状况天神也伤不得你,不如就叫做‘无伤’如何?”

“‘无伤’?”徐雾低头默念。

忽然心生感概:人生在世哪个不愿开开心心无伤无痛?只是就算身体不受伤害,心呢?可曾有过人一生不伤心?唉,不去管他!想来想去,伤心也无非是自已伤自己罢了,若是你自己开朗豁达谁又能伤到你的心呢?

想通了这一节,他站起身来望着烈山氏学古人的样子躬身拜谢,说道:“多谢烈山大哥,今后我就叫做无伤了。”

烈山虽不清楚他这弯腰躬身的是什么意思但见他这郑重其事的样子知道是在行礼,忙对他说:“好,好。看你的模我比你痴长几岁就做你大哥可好?”

无伤连忙点头答应,心里却在想:大几岁?你可是正儿巴紧的祖宗!只怕大几千岁不止……我今儿个攀上你这么个大哥,辈份那可是高了去了!

“兄弟我们坐下来聊。”说着烈山又想拍他的肩膀,自然又是落空……

无伤也觉得有趣,看来烈山还真是喜欢拍人肩膀,只怕做大哥做习惯了吧?

“大哥,你一人远行是要到何处去啊?”

烈山听这一问,脸色黯然下来:“唉,说起来我现在本来不该在外的。只前两个月国中忽然大疫,我用尽了办法也没能治的了,后来不得已用了老酋长留下的密方把生病的人全都药死……”(1)

“全杀了!”无伤大吃了一惊。

“不,不,不是杀了。药死的人可以再活过来的,就好比像冬天里蛇死了到夏天又活过来。”

“哦,我懂了人是让病人假死了!没想到大哥的医术这么高明。”无伤一脸的崇拜,他知道既便是几千年后的医生们也仍未完全解开这假死之迷。

“假死?你说的倒也挺对。”烈山听无伤说法颇怪,心想这个新结识的小兄弟还真是处处透着古怪。“只是药死如果时间太久,便会真死了!国中没生病的人大都出来找寻医治疫病之法,眼看着明年夏天一到只怕就……就……来不及了。”想到不能担起老酋长生前的重托以及曾经朝夕相处的亲人如今朝不保夕,烈山这样铁打般的汉子竟也流下泪来。

无伤自然知道烈山乃是响当当的英雄,开天辟地宗祖。能让他如此,想来真是全无办法了。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劝解安慰,只好也跟着“唉”了一声。

烈山见无伤如此关心,心里很感谢他。忙伸手擦了擦脸,“让兄弟见笑了,其实这事和你没什么关系,都是大哥不好,倒让你跟着我烦恼了。”

“不,不,只怪小弟没本事,不能帮的上大哥。”无伤连连摆手。“世上之事不顺心者十之七八。若是全没感受还算是人莫?小弟不也是如此吗……”说完脸上也黯然下来。

烈山见说到了无伤的痛处,心下歉然连忙转移话题说:“好了兄弟,我们不说伤心事了。天色不早了,不如你先休息,我来守夜。明天我们再想办法。”

“大哥,我不用休息,自从成了如今这个样子我都忘了睡觉这事了。”无伤耸了耸肩,两手一摊摆出一付无奈的样子。

烈山虽然奇怪无伤的动做,倒也明白了无伤的意思,略一沉吟便说:“……如此,我便休息一会了。”

说完在火里加两块木柴,靠在一附近的一棵树上沉沉的睡下了。

无伤见烈山和自己相处不过几个小时便如此信任于已,大是感慨。只觉得自己从前生活的地方人与人之间绝不可能如此轻易互相相信别人的。

望着睡着的烈山氏无伤轻轻的说:“大哥你放心睡,我给你守夜……”

一夜无话。

7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