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古流云传 西访昆仑 烈山氏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33/


火,篝火!他终于遇上了别的人!

************************************

徐雾在这个山林里游荡了不知道多长时间了,怪事不断!奇鸟怪兽就不说了——虽然一开始着实把他吓了个半死~~。最奇的是这些个怪物会说话,而他居然听得懂!

这里的怪物可不是什么良善之辈,吃喝拉撒一天都不能少落,自然没少有怪物打他的主意~~

只是终于发现他是看的到吃不到的那种……

到后来一传十十传百(什么世道~这是动物吗!)这方圆几百里的活物全知道有他这么个“废物”。每每见到他也不管自个是吃荤的还是食素的都要定要先对他嗤之以鼻——喷他一脸的唾沫星子,示之鄙视之意然后一摇三晃的从他身上穿过去…… 这事情遇见的多了,他也只有无柰的苦笑而以。

没错你们不要惊讶,他就是个人影儿。

一开始连他自己也以为自己以经是鬼魂了,虽然完全不记得自己是怎么挂了的……

可是在忧心重重的过了几个大白天之后发现自己并不怕见光。开心之余又不禁的自怜自哀了起来。

可不是么!自己不是人也就罢了,但连鬼都不是那自己究竟还能算是个什么呢?!

别人抓不到自己可自己也碰不了别人,唉也难怪林子里没有看得起他的人,哦不对是怪……

今天早上,他在很远的一道山梁上一个人胡思乱想无可事事的东飘西荡。看见树上一群红嘴绿鹦哥(1)聚在一起唧唧喳喳的胡吹,这些鸟虽然八卦了一点不过倒是少有的并不排斥他,左右无事便停下来听听有些什么消息。

听了半无非东家长西家短的瞎扯,七嘴八舌的个个都想要让别的鸟注意自己。

“唉,难怪从前有人讲鹦哥是长舌之妇变的……”徐雾叹了口气摇摇头转身想走。

忽然听见有只鸟狠狠的清了清喉咙:“呃哼!呃…哼……!”

“今天……我!看见了一个……人!”说完很得意的周围鸟们扫了一眼,

“哦……!!!” 其她的鸟们果然安静了些都偏着脑袋看着,有几只低声的议论了起来。

“嗯!当然我说的可不是他……”说完斜眼瞄了瞄那个“废物”~~

“嘎嘎嘎……”众鸟哄笑。

“……”徐雾无言以对,不过这的确是个让他相当激动的消息。他很想见到人,有太多的事他想知道。

“那个人,好厉害,他在东边山脚下把那只老马腹(2)杀了!”说完这话时鹦哥得意异常的昂起了头,就好是自己杀了马腹一样。

“哗……!”众鸟一阵嗟呀,心里都想这样的大事为什么不是自己先见到!

马腹?哦,就是最早打主意自己的那个人面虎吧。说它‘人面’真有点抬举它了,不过还真找不出更恰当的词来形容呢。

那可是个大家伙啊,就算手里面有枪想打死也不容易啊。

徐雾这里正想着,树上的鹦哥突然全都“扑棱棱”的飞了起来,只听见叱呼之声由远而近。

他抬头一看,只见三只长着翅膀的的狼飞扑而至。其中两只也不稍停,着地之后矫健一跃弹身又射向了那些可怜的鹦哥们。

这些飞狼看来并不能真像鸟一样翱翔,不过既便是这样也够可怕的了。

那只停下的狼个子比较大一些,看来是这些飞狼的头头。它很仔细的打量了起徐雾来,还不时的用鼻子嗅了嗅,而没有像从前一般轻慢他。

说实话,虽然心里极不愿意承认但这狼的确也该算是"人面",犹其那眼神,全不像是一般的畜牲,黑色的眼瞳里闪烁着的是智狡的光亮芒。这些飞狼的嘴不长但并不影响它们的长那一口渗人的尖牙,强而有力的爪子可能轻轻松松就能划破人的肚皮。尤其生在那双肉翅展开的时候差不多和它的身体一样长,上面长着长而整齐的绒毛,看起来倒更接近蝙蝠的翅膀,不过翅膀上并没有像蝙蝠那样的小爪。

徐雾和那只飞狼对视了片刻,他忽然觉得这只飞狼一定见过了鹦鹉说的那个人类,于是竟然对那只飞狼问道:“那个人在哪?”话一出口他就觉得自己很可笑,一只扁毛畜牲怎么会回答自己的问题?

“在山的北坡林子里。”出忽意料那只飞狼竟然立即回答了自己,然后不再理会徐雾跃身而起叱呼着追它的同伴去了。

目瞪口呆的徐雾愣在原地,他在想这个世界倒底是怎么了?是自己神精错乱了呢?还是这些动物都进化了?

“唉……”徐雾长长的叹了口气,自己想破了脑袋也想不通。不过转念又想:不管怎么说‘那个人’倒很提高了自己在这里的地位呢!这些飞狼好像是叫做“化蛇”(3)吧?这些家伙成群结队的来去如风想吃谁就吃谁,以前可从没把自己当回事呢!

这又让他不无感慨的想:势力眼啊!人世间不也这样吗?人常说自己是天之骄子从不承认自己也是动物,就算承认了也要加上“高级”二字。如今相比之下也不见的便“高”到哪里去了。

刚才那只化蛇是说‘那个人’在山的北坡林子里吧?去找找看,也许‘那个人’能给自己解释一下这里的怪事呢?

徐雾一路找来眼见着天黑了下来仍没有遇上,心里不禁有些着急起来。要是错过了这个机会,再想等个人来不知道又要多久。

他几乎把整个北山都走了个遍也没找着,刚刚就要绝望放弃,没想到绕过了一块山岩一团明晃晃的温暖的火就这么静静的出现在了他眼前。

按柰下了心里面立刻上前一探究竟的冲动,他轻轻的走到了离火百步远的一棵大树之后,小心的探出了脑袋张望了起来。

林子里的潮气太重,天黑不多时便起了雾。徐雾本来就看不太清楚,忍不住又上前了一些。

终于能看的清楚了。

只见火旁边盘腿坐着的一个人,肌肉虬扎的样子看上去很是雄壮。他上身穿的衣服没有袖子就像是旧社会人们穿来防雨的蓑衣,却没那么笨重倒很像是件小马甲,只是看上去黑灰色的不知道是什么做的。下身却是条豹皮围裙。又乱又长的头发披下把脸全挡住了,只是简单的用草绳在额头上绑了一圈。

“莫非竟然遇上了野人?!”藏身树后的他大吃了一惊。转身想走,可是又实在忍不住心中好奇以及找人说话的念头。

“唉,野人也是人。好歹再看看,说不定是这山里的猎人。”安慰了一下自己,定了心又探头看去。

那“野人”看来年纪不大,大约二三十岁的样子,但举止之间自有一股威势。只是一直低头沉思的样子看来心思重重。过了片刻他忽然从身后摸出了一把树根样东西,略微犹豫了一下之后,便全都塞到嘴里大嚼几口含嘴不动了,又过了一会方才吐了出来,他长长的出了口气,把腰间的一串绳子拿了起来在其中一根上面打了个结。

真不明白“野人”到底在做什么!又一闪念徐雾心想,难道是传说中的结绳记事?!惊奇之余不自觉得又往前走了些。

这时那个“野人”大约察觉到了徐雾的存在混身微震,霍的一声站了起来。

他心知要糟,不知为什么又一次转身想逃走。完全却忘了自己根本就不必怕人。

哪知那个野人并未打算来追,只是朗声说到:“山寒雾重,生火不易。过客不妨近些来取暖。”

这话并非是直向着自己说的,徐雾倒也奇怪了,莫非还有其他人在附近?

他转过身四周望了望,并不见更有什么别人。仔细想想,看来那个“野人”大概只是感觉到了他的存在,并不能确定他的位置。不过这也够厉害的了!难怪那只马腹要倒霉,一点也不冤了它。

既然人家都诚心邀请了,徐雾觉得再躲藏下去也没有必要。如果“野人”见到他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吓得跑了,也只能怪自己没运气了。

从树后飘身出来,那个“野人”只一眼便发现了他。却并没有一点惊慌害怕的样子。

果然是条汉子,徐雾心里想。

转眼飘到了“野人”身边,两人四眼相对都没有言语。

过了半晌,“野人”似乎觉的自己有点失礼的样子,连声的请他坐下。

他心里忽然觉得好笑,没想到“野人”居然还会讲礼貌。看来是自己先入为主的想错了,对着“野人”抱歉的一笑。算是还了礼,问道:“不知大哥如何称呼?”

“哦,我居于姜水,故而姓姜。众人都叫我烈山。”


注: 1,鹦鹉,《山海经》——西次二经数历之山,其鸟多鹦鹉。西方第二条山脉有座叫数历的大山,山上的鸟大多是鹦鹉。


2,马腹,《山海经》——中次二经蔓渠之山,有兽焉,其名马腹,其状如人面虎 身,其音如婴儿,是食人。中央第二条山脉有座蔓渠山,山上有种野兽名叫:马腹。他的脸样人一样,但却有老虎的身体。会像婴儿一样的啼哭,来骗人吃。

3,化蛇,《山海经》——中次二经阳山,其中多化蛇,其状如人面而豺身,鸟翼而蛇行,其音如叱呼。中央第二条山脉有座阳山,山里面有很多叫:化蛇的怪物,类似人的脸面长着豺狼的身体,像鸟一样有翅膀,还有一条像蛇一样的尖尾巴。它叫起来就像人在叱呼。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