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的力量—南海扬帆 第一卷:爪哇海 第三章:白刃相见 (三)

红色猎隼 收藏 49 93
导读:龙的力量—南海扬帆 第一卷:爪哇海 第三章:白刃相见 (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71/


新加坡共和国位于马来半岛的南面,国土总面积仅641平方公里。在东南亚可以说是国土面积最小的国家,但是它却扼守着太平洋和印度洋的咽喉,是世界最为重要的转口港之一。任何国家要控制东南亚地区,新加坡都是不可或缺的海空军军事基地,从昔日的“日不落帝国”到横行东南亚的日本人再到一超独霸时代的美国,新加坡都是其东南亚全盘战略的一个举足重轻的棋子。而在中国编织起来的“印尼包围网”中新加坡将何去何从?新加坡总统吴越轩到现在为止依旧没有最后决定。新加坡有80%以上的居民是华人,但是从内心深处他们畏惧中国,畏惧被强大的中国政府同化,就象离家多年的游子害怕回家一样。

与闪电般结束对越南、泰国、马来西亚的访问不同,中国外长李翰文至今已在新加坡逗留了整整2天,在和吴越轩的几次会谈中李翰文谈及更多的并不是目前的东南亚局势而是中新之间的贸易往来而已。2007年9月9日,中国的航母编队在纳土纳群岛遭到日本海上自卫队拦截的消息传来,局势似乎变的更为微妙。清晨邀请来访的中国外长李翰文一起武吉知马自然保护区游览的新加坡总统吴越轩决定向这位一直和自己“打太极”的外交家摊牌。新加坡不想也不能在这样的耗下去,毕竟印尼就在身边而中国却在遥远的东方。

“据说在太平洋战争时,新加坡曾被英国政府视为远东地区的要塞。”站在新加坡的全岛最高点海拔177米的武吉知马山上,李翰文若有所指的说道。“不错,您现在站的地方当年就是英国远征军的一个重要据点。”吴越轩总统回答到。“可惜所谓的要塞在日本陆军大将山下奉文的面前好象连一个星期都没守住。”李翰文似乎继续凭吊着历史,但是话锋一转却令吴越轩总统吓出了一身冷汗:“新加坡实在太脆弱了。所以中国政府一直在想我们既然同种同文为什么不合并为一个国家呢?”吴越轩愣了一下才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回答道:“您在开玩笑吗?”随后便呵呵的干笑起来,李翰文也低声笑了两下然后亲热的勾住吴越轩的脖子,在他耳边说道:“现在就有我们的4个狙击手在瞄准着你,他们都是百发百中的神枪手,只要我的一个手势您就可能立刻毙命。现在听我说我的朋友。”李翰文的脸上依旧洋溢着笑容,但吴越轩却已经感到浑身冰凉了。“在你死后新加坡社会会很快发生动乱,中国政府会让你的继任者要求中国派遣军队帮助新加坡稳定治安。面对和自己有着同样黄皮肤、黑头发的军人,民众不会拒绝他们的保护,东盟各国更不会说什么。新加坡不是印尼,它只有300多万人口不会对中国经济形成什么负面影响。”李翰文的话宛如一把锋利的匕首在吴越轩的胸口划过。“您一定在想西方各国一定不会对民主的新加坡被吞并坐视不管吧!但今天的世界美国正在疲于奔命,欧盟各国鞭长莫及。新加坡人民会用选票决定加入伟大的中华人民联邦共和国的。不过,如果新加坡政府愿意向中国远征军提供援助的话,我想我们也不会介意一个民主、独立、友善的新加坡继续在东南亚发挥他的作用。”李翰文轻轻的放开吴越轩,换了一种口气平和的说道:“所以我们希望新加坡能在中国对印尼叛军的打击中提供适当的军事援助。并且在战后能慷慨解囊支持林光昭政府的战后重建工作。”李翰文的刚才的威胁似乎宛如一场噩梦,习惯了友好的会谈彼此间平等的讨价还价的外交模式的吴越轩总统简直有点精神恍惚,只是一味的点头。李翰文友好的与他握了握手,挂着一脸笑意向山下走去。应该说这样的赤裸裸的恫吓外交并不是李翰文的本意,在过去的48个小时他设想过各种方法去说服新加坡,但那些都被李翰文自己给否决了,因为他面对的是富有、独立、思维方式完全西方化的新加坡,武力的威胁这样的方法或许才是最有效的。惟有如此新加坡才能和中国站在同一战线上。

“中国的舰队已经灰溜溜的逃回去了。”马格郎通往三宝垄的公路上,日本陆上自卫队特遣战车旅的阵地上,一个通讯兵兴奋的跑到他们的指挥官内田三郎的82式指挥通讯车旁高声呼喊道。“OH!MYGOD!”一个金发碧眼的欧裔女子气喘吁吁的探出头来,倒把那个通讯兵吓了一跳。“鬼叫什么?”被称为“土佐斗犬”的内田三郎中佐愤怒的脸也跟着出现了。“我正在让让米英鬼子尝尝来自东洋的大炮,不要大惊小怪的,小鬼。让扫雷队进入阵位吧。”引擎的轰鸣声中4辆日本自卫队的92式扫雷车和8辆装载着70式火箭爆破扫雷器的60式装甲车越过待机的步兵战车和90式坦克,进入作业阵地。

92式扫雷车战斗全重25吨,乘员2人,车长7.6米,车宽3.0米,装载有2具火箭发射器。外型上几乎没有可取之处但是对付地雷他却是日本陆上自卫队的利器,重达1300kg的火箭弹飞过“南洋解放军”的雷场,长长的引火索带出26个诱爆器顷刻间就在雷场中开辟出出数条200米长,5.5米宽的通道。“前进。”各支队长挥动着双手,日本陆上自卫队特遣战车旅的坦克群转动着炮塔开始冲向李叔渊他们据守的高地。“弟兄们。和鬼子拼了!”如果说没有任何的畏惧那一定是说谎,但中华民族的血液在他们的血管中沸腾,扛着锈迹斑斑的苏制RPG反坦克火箭的反坦克手们率先进入阵地,朝着迎面而来的装甲洪流展开了决死的阻击。呼啸的火箭弹飞跃被诱爆的地雷炸的稀烂的公路正面击中了日本90式坦克,其中的1枚正中90式坦克炮塔和车体之间的窝弹区,激烈的爆炸声中这辆90式坦克的炮塔被自动装填器内诱爆的弹药掀飞到数十米的高空才重重的落下。同时90式坦克群发射的高爆炮弹也在“南洋解放军”的阵地上炸响,一时间整个154高地上血肉横飞。可能是畏惧中国人拼死一搏的精神,所有90式坦克疯狂的向高地上倾斜了上百发炮弹,在步兵的掩护下日本陆上自卫队的89式步兵战车才敢冲上已经是一片焦土的154高地,而就在他们即将登顶的刹那间一个全身是血的华人却紧握着2枚手雷冲入日本自卫队的队列……。154高地上一张烧的焦黄的照片在风中飞舞,照片上三个华人的少年在雅加达的游乐场上开心的笑着。

三宝垄以南数十公里的翁阿兰。这座刚刚经历过激战的小城的街头,数辆日本陆上自卫队的01式轻型4×4轮式装甲车小心翼翼的缓缓驶过,他们的上空AH-64D“长弓-阿帕奇”和OH-1改武装直升机掩护着体型巨大的CH-47J“支奴干”运输直升机向着三宝垄的方向飞去。望着满眼废墟的战场,日本陆上自卫队第4混成旅团旅团长新发田宗近大佐感觉到一种虚无感,控制登陆场的战斗进行并不顺利。中国人在这里抵抗了整整一个上午,而他的下一个目标将是由数千名华人武装据守的三宝垄。一个新兵满眼无神的走过他的身旁,步履蹒跚的走向那架清晨率先被中国人击落的UH-1H运输直升机,扭曲的螺旋桨下焦黑的直升机依旧冒着清烟。“哥哥!”那个新兵突然两脚一软跪在地上痛哭起来。“懦夫!”新发田宗近一个箭步上前狠很的抽了他两个耳光。“你是优等的大和民族,是天照大神的子民。不许哭。中国人杀了你哥哥,你要作的是复仇,复仇!傻瓜!”新发田宗近揪起他的领口,将他狠狠的贯在地上。“给我接上杉陆将,我要更多的空中支援。还有那条土佐斗犬,妈的!爬这么慢!”甩开依旧在哭啼的新兵,新发田宗近冲着通讯兵愤怒的吼道。印尼夏天的午后,空气中弥漫着令人窒息的气息。


4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