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蹄下的樱花 第三部 冲出重围 第五十一章 考试风波

龙居士 收藏 7 36
导读:马蹄下的樱花 第三部 冲出重围 第五十一章 考试风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29/


挤在熙熙攘攘应聘者当中,李傲松这才切身体会到,应聘的人何其多?放眼望去,只见白花花的一片,黑黑的人头,就像是撒在白面饼上的芝麻。

应聘者为了在考官面前留下一个深刻的印象,或者说,为了,显示自己的职业特点,大都是穿着白大掛而来的。李傲松认为,医术是否精湛,与穿什么衣服并没有关系,与抽不抽烟也没有什么关系。所以,他衣着如常,放到人海中谁也看不出来,他是一名医生。但在一片白色的海洋中,李傲松的衣着就显得很另类了。以至于负责检查邀请函的保安,怀疑他的医生身份,将邀请函看了又看,直到确认,不是办伪造的,才放他进去。

李傲松对自己的“特殊待遇”很是恼火,小声的骂了句,“狗眼看人低。”

“你站住!”没想到保安耳尖,竟听到李傲松的话。“你刚才说什么?”

李傲松暗自后悔,为什么不管好自己的嘴巴?虽后悔,但面子却搁不下,索性一硬到底,回头道:“我说你狗眼看人低!”

保安气急,将防暴棍提起,正在排队入场的人,见到有热闹看,哄笑起来,纷纷嚷道,“打他,打他……”

保安听到众人的助威声,反而冷静下来,深呼吸了几口气,将愤怒强行压下,防暴棍也慢慢的放了下去,平静的问道,“有什么理由?”

李傲松知道自己,不是五大三粗的保安对手,见他将防暴棍举起,暗道今天免不了一顿皮肉之苦了,正准备挨打,忽见保安怒气散去,恢复了理智,暗暗的觉得奇怪,吞日集团的保安,与别处的好像不一样啊。既然对方要讲理,李傲松作为高级知识人才,岂能不讲理,便道:“刚才你看我的邀请函,为什么多用了几倍的时间?这不是对我的歧视吗?”

保安严肃的说:“检查邀请函是我的职责,如果就某份邀请函,多花了些时间,也在正常的范围之内!如果因此对你造成不便,你可以投诉,我也可以给你道歉。但是你骂人,有损于我的人格,以及吞日集团的形象。现在,我要求你道歉,并且收回你的话。”

保安说得合情合理,李傲松找不到理由反击,但他心高气傲,要其当众道歉,却拉不下面子。脸色变得苍白。

一些明白事由的人,喊道:

“骂人就是不对。”

“道歉,道歉!”

李傲松的脸变成了猪肝色,如火烧般,热辣辣的。保安炯炯有神的大眼紧盯着他,这又进一步的增加了,李傲松的体温。

由于后面的人被堵了,排队排得心急的人,喊道:

“快啊?”

“怎么不走了?”

保安啪的一声,敬了一个军礼,向四周的人转了转,道:“误了大家的时间了,对不起。现在继续检查邀请函。”

一切恢复如常,人群缓缓的通过大门。

李傲松站在大门口,站也不是,走也不是,尴尬万分。因为门前拥挤,有人嫌李傲松站在那碍事,骂道:“好狗不挡道!”

李傲松回骂道:“你就是好狗?”

他这一回骂,可不得了,惹了众怒,人群沸腾起来,各式各样的骂腔,如潮水般的往李傲松身上泼去。一时间,秩序大乱。

保安从腰间取下扩音器,将音量调到最大,喊道:“请勿喧哗!请勿喧哗!请勿喧哗!……”喊了几遍,吵闹声小去。他见李傲松呆在这,的确是个麻烦事,便示意他进去。

李傲松如获大赦,片刻就消失在大门之内。

进去之后,李傲松仍有些余怒未消,回头望大门看去,却看到了一怪现象。原本争先恐后,往大门内挤的人群,突然全都停了下来,自觉的往两边一分,让出一条道来。片刻,空道中,走出一位,看不出多大年龄的人。这人身材修长,面如冠玉,举手投足间,给人一种仙风道骨的感觉。从外貌上看,只有三十来岁的样子,但看那气度,又不是三十多岁的人所能拥有的。

他是谁?

及近了,听到人群中有人议论。

“白老来了!”

“白老是什么人?”

“这你都不知道,他是吞日集团董事长的岳父啊。”

“他是来当主考官的?”

“听说也是来应聘的!”

“啊!”

李傲松的心慢慢往下沉,都说吞日集团任人唯才,看来也要变质了。有岳父来应聘,院长一职,非他莫属。唉,我眼巴巴的赶来做什么?不如趁早离去……

来都来了,如果不试一试,李傲松又心有不甘,只得硬着头皮撑下去。为了看看吞日集团的黑幕是如何产生的,李傲松紧跟在白老的身后,寸步不离。

应聘院长的地方,显得与众不同,是在僻静处,一座雅致的小院中。李傲松心道,僻静处正好暗箱操作,免得被人曝了光。

应聘院长的人来自五湖四海,年龄从四十岁到五十岁不等。李傲松夹在中间,不禁要自卑了,这些人,个个都是医疗界的权威啊,比起自己小有名气,那可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见主考官还没有来,众人攀谈起来。

“哈,这不是做过体外血液循环手术的小李吗?”有人认出了李傲松。

李傲松认得此人,姓朱名九江,当自己还在医科大读书时,他就是医学教授了,出过不少学术论文,是医学院的准院士。名气很大。论辈份,自己还是他的学生呢。

李傲松脾气虽傲,但在自己的师辈面前,不敢倨礼。起身道:“朱老你好!”

朱九江见李傲松态度谦恭,满意的点点头,便与旁边的人聊了起来。

李傲松微怒,喊了自己却不理自己,这叫什么事啊。你这个老师,其实不过是名义上的,我在医科大上了七年学,也没教过我一节课,你凭什么倚老卖老,凭什么以我的师辈自踞?当下,也顾不得招呼,便返回了去,一屁股坐在椅子上,不再言语。

“老卫啊,现在的年轻人,可不像我们那个时候了,……”朱教授突然转换了话题。

“是啊。”旁边的卫教授深有同感的说道,“不懂得敬老,自以为学了点皮毛,就想和前辈平起平坐了。也不想想他的本事怎么来的!”

“哈哈,你们说得太对了!”又有一个姓裴的老头笑道,“现在我都不带学生了,看着烦!”

李傲松变色,“这些人说的不就是我吗?好不知耻啊,我的本事是自己苦练所得,是从图书馆里查资料,是半夜跑到实院室里,自学来的。你们这些当教授的,何时教过我?怎么到现在我出了成果,你们就说是自己教得好?尽往自己脸上贴金?”

正要发怒,李傲松看到自己身边坐着的白老,气定神闲,不与任何人攀谈。心道,“由他们议论去,反正老子今天来,也只能是看戏。有姓白的老头在,谁也别想当上这个院长。哈哈,到时候,大家一同落选,我没什么,且看你们这些教授的面子往哪里搁!”

李傲松心中阿Q似的得意,不知不觉的在脸上露了出来。

“小伙子,你心不静啊!”一直不说话的白老,突然说了一句话。

毫无心理准备的李傲松,突然被此一问,到是吓了一跳。忙道:“有些老虫呱噪,难以安定!”

“呵呵,风吹草动,非风动,也非草动,是你心动!心静虫就不叫了!”

“白老,谢谢您的指点!”李傲松心悦诚服的说道。

“懦子可教也,不可教,实乃师之过!”这句话说完,白寒梅便不再言语,气沉如山,连带着,让在他身边的李傲松的心也安定多了。

一老一少的对话,落在那批“教授、权威、专家”的耳中,就成了讽刺。不过,人家又没有点名道姓的直说,他们也只有指桑骂槐的回敬过去。

“唉,中医没落了!”朱教授道。

“可不是吗?学中医都是些老头子,年轻人跟本看不懂。今后只怕老头子,也无人想学了。”

“哈哈,那些中医,大都是江湖骗子,搞得我们人民医院中医科都没人去看病了!深受其害的患者谁还敢去中医?”

“对喽,中医的手法,缺乏变化,望闻切问,哪比得上西医各种科学仪器的十八般武艺?中医的理论,也是莫明其秒,什么肝属木,肺属土,心属水,搞成一套阴阳八卦,五行相克,只有那些看相算卦的才弄得明白。”

哈哈哈……

一干权威们哄堂大笑。

白老不动声色的轻轻说了一句,将众权威的笑声压了下去。

“肝属木、心属火、脾属土、肺属金、肾属水。不懂装懂害死人啊,小伙子你可要记清楚啊!”

“记住了,白老!”李傲松配合着笑道。

自己说话犯了常识性的错误,被人抓住漏洞,一干权威们,觉得脸红。又想这是犯了中医的常识性错误,犯了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又打算群起而攻之,不料主考官来了。

众人只得暂压怒火,起身相迎,待看清楚来人时,所有人都愣住了。

怎么会是他?

吞日集团的董事长——

龙居士。

对一群学医的人进行考核,怎么说要他也要是学医的吧,而龙居士从未学过一天医学,这不是叫外行人考内行吗?

龙居士看出了众人的疑惑,冷笑道:“诸位是不是觉得我不够格?”

“哪里,哪里,龙董长在百忙之中,亲自主持考核,是我等之荣兴。”朱教授笑道。

“呵呵,的确,是你们的荣兴!”

众人变色。

国人讲究敬老,龙居士不论地位如何高,在一群老头面前,怎么也该谦虚一点吧。朱教授说,“是我们的荣兴,”原本是谦虚的话,却被龙居士顺口说下去。这也太自大了。

李傲松暗道,“这个董事长比我还傲!”

不管白老涵养功夫再好,也忍不住的怒道:“竖子,狂妄!”

龙居士急忙走到白老面前,解释道:“伯父大人,我并非说的是你!”又对李傲松道,“也不是说的你!”

白老一听,怒气散去,用手指着那一群权威,笑道:“如果说的是他们,的确是他们的荣信,呵呵……”

中西医之间,倒是应了那句同行是冤家的俗话,中医说西医治标不治本,西医说中医装神弄鬼。两者之间势同水火。既使在同一所医院,中西医结合的地方,同事之间,也会有所间隙。白老一听龙居士说的不是他,而是那一群西医权威,当即转怒为喜。

朱教授勃然大怒:“你凭什么这么说?”

龙居士笑道:“一群沽名钓誉之徒,不负责任之辈,不值得我尊敬!”

“谁沽名钓誉啦?谁又不负责任啦?”众权威怒发上指。数根指头,直指龙居士的面孔。

龙居士面对着离自己最近的一个人,气得脸色发白的人问道:“你是朱教授吧?”

“哼,算你识相,知道我是谁!”

“从九一年开始,你就向中科院递交申请,并找了二个院士为你推荐对不对?”

“这恰恰说明了我的能力!”朱教授得意洋洋。

“从那以后,你就以准院士自居对吗?”

朱教授心惊,难道这人什么都知道?

龙居士不管他回答还是不回答,继续说道:“为什么从91年开始到现在你还没有被评上院士?别人不知道,我可是知道得一清二楚,因为你的论文,被吹捧成重大医学成果的论文,被认定是抄袭。你不是沽名钓誉是什么?还有你,……”龙居士又将矛头指向了裴教授,“你在医科学校带研究生是不是?”

裴教授没有直接回答,反问道:“我从没抄袭过论文!”

“你是没有抄袭过,所以你也就没有什么名气,也得不到院士提名。你倒是安于现状啊。天天领着教授的工资,也不带一名学生,一个月仅上一天的课,真是悠闲啊。难道那些学生家长节衣缩食拿出高昂的学费,就是供你玩的吗?你不觉得拿学生家长的血汉钱,良心不安吗?说你是不负责任之辈,难道我说得有错?”

裴教授气急败坏,“我们学校是公立大学,我拿得是国家的工资。我一个月只上一天课,那是因为我将一个月的课都调到一天去上了。我不带研究生,那因为他们资质太差,没找到合格的!”

龙居士怒道:“国家的钱从哪儿来?就算你拿的是国家的钱,那么学生高昂的学费又给了谁?难道喂狗去了?难道那几本书,就值那么多钱?一天能有几个小时?就算你上课的那一天,二十四小时都在上课吧,也只有二十四节课!而一个普通的小学教师,一周至少要工作四十个小时,而你一个月都只工作二十四小时!你拿着全月足额的工资奖金,却只上一天的课,你不觉得有愧吗?身为研究生导师,却从没带出一名合格的研究生,说你不负责任,你还不服气吗?”

裴教授面红耳赤再无言语,龙居士又将锋芒指向第三个“权威”——卫教授。

“董事长,你别说了,我退出院长竞争行不行。我也承认你所说的都是事实,但我们就想这样吗?出现这样的状况,也是制度造成的。请别将所有的责任都推到我们身上,好不好?再见!”说完,这位“权威”头也不回的跑了。速度贼快。

众“教授、权威、专家”见之,联想到龙居士无所不知的传闻,也知趣的跟着跑了。

龙居士从怀中掏出一叠资料,扔到一边去,骂道:“一群垃圾!浪费公司的路费了!”

这一叠资料,是国安查出来的,只是时间太紧,最终放到龙居士的手中时,已到了考试之日。要不然也不会邀请他们来,浪费路费了。

李傲松看了一眼,丢在地上的资料,见上面详细的记录了各位院长应聘者的品行,未尾还附有才德评判。不禁要为吞日集团严谨的办事方法暗中叫好。

出现这样的结果,也太出乎李傲松的意料了。恐怕放到全世界,在所有的应聘考试中,这也是第一次吧。

可是,接下来只剩下两个竞争者考场,还有什么可考的呢?铁定是自己失败,白老胜出啊。

李傲松对龙居士道:“我也该走了,您的考试方法,令人佩服。您的公司值得我用终生去供献,但院长只有一名,而白老明显比我合适……”

龙居士见众“权威”夹着尾巴跑了,心中怒气渐消,听李傲松一说,便笑着打断他的话道:“你有傲骨,也有傲气,更有本事,正是我所需要的!留下来吧!院长之职属于你!”

“董事长,你不是在开玩笑吧!”李傲松大喜,“可是我觉得白老比我更合适啊!”

龙居士道:“我做每一件事都是经过考虑的,不会草草了事。白伯伯和你一个学中医,一个学的是西医,各不相干,不好比较。只好请二位都留下来。按资历应该是白伯伯为院长,你为副。但是,就目前的现状,西医强而中医弱,不可能让一位不懂西医的中医担任以西医为主的医院院长。”将头转向白寒梅又道:“白伯伯,让你担任副院长,屈才了,呵呵。您老不会怪我吧。”

“我一把老骨头,都快进馆材的人了,还能当副院长,高兴还来不及了。现在可是你们青轻人的天下啊,我哪还敢和你们争啊,哈哈……”白寒梅大笑起来,他乐观豁达,笑声中没有任何的勉强。

“白伯伯您哪老啊?再活一百岁都不老!今后福利医院中医部由你专管,您要什么尽管开口,我要将中医发扬光大!还要将福利医院办成全球最大的医院!”

“好!有志气,我女儿真没看错人!”

“呵呵……哈哈……”一老二少已笑作一堆。

将遇良才,酒逢知已,为了共同的事业,结合而成的友谊是伟大的友谊。这种从内心抒发出来的知遇感,千金难买。

有人欢笑就有人哭,几公里之外的X市监狱,三个老头哭作一线。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