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429/


21


小鹰号航空母舰指挥舱。


哈希尔中将接到了日方通报:中国青岛号驱逐舰电子干扰盟军演习,被干扰下失控的美军战斧式巡航导弹命中起火爆炸。

电文拿在手里,中将有所沉吟。预警卫星和战区低轨侦察卫星发回的图片都清晰无误地证实了青岛号驱逐舰的起火爆炸,那里烟尘滚滚直上百米空中,与舰队侦察机发回的图像一致无误。击中的时间,也与战斧导弹抵达青岛号的计算时间一致。看来那枚战斧中国海军还是接不下来,这不足为奇。

有些奇怪的是日方公布的渠道和时间。日本通讯社率先以新闻形式公布了这一消息,稍后1分钟,日方舰队旗舰时雨号驱逐舰的高频加密通讯才到。先后次序错了。并且,新闻公布这样政治性很强的事情,应该请示我们点头你们才能干,毕竟你们和整个盟军演习舰队都应该听从我们的指挥,而且,这件事即使要公开,也应该由我们自己措辞公开才是。

一系列问题让中将有所沉吟,而最后这一项,让中将有些不快,甚至——有些不安。

接下来的事情就有些不由自主了。虽然这一切都在预定的计划之中。新闻官进来请示要不要发布新闻,那一会中将脑海里闪过一个念头:应该请示华盛顿?但随即以军内政治家自居的自尊心压住了这个念头。既然一切都按计划进行,那么执行计划的每一步都在本人的权限之内。不必请示。可以想像,周边国家和各方看客——那些大看客自己的卫星就在头顶上,我们不说他们也全都明白——早就知道双方这种相互逼迫的对台戏式的军事演习本身就是一种武装较量,一种——总统的用词比较贴切——比划,比划么,擦枪走火在所难免,只争来早与来迟,他们早就在等着看,等着,象是古罗马角斗场看台上那些嗜血的看客,兴奋而带有几分疯狂地等着看流血出现的那一刻。意义只在于:比划的结果谁是打人的,谁是挨打的?流血,流的是谁的血?至于周边国家,他们看见这一幕之后,必定猛然惊醒般的作出他们早该表示的那些事情。那些事情做完,美国这次行动也就圆满收场了。

中将叼起了玉米芯子烟斗,点燃,青烟缭绕之中,对新闻官淡淡地指示:“发布”。


22


台湾只来了2艘护卫舰、1条补给船,加一块也不到1万吨,指挥官却挂着海军中将衔,旁边挂少将衔的还站着几位。

这次演习的一项核心内容,就是国军刚接的4架舰载机在美军航母上演练合成起降。真和老共打起来,岛上的机场几分钟就完了,高速公路起降飞机是安抚民众的作秀,鬼才相信高速公路上就不会有共军的弹坑,而且。台湾的高速公路是著名的“世界最大停车场”,塞车是家常便饭了。真管用的,还是在东海岸外保持一个浮动机场,这除了高雄近海那个针插不进的人工岛,现实的,就要用到老美的航母了。防长上次访美就是谈定了这件事。

接到刚才的报告,中将吃了一惊后立即想到了机会。防长是总统拿的出来的军中尚能服众的本省籍的不二人选,在DangerCode;DangerCode;年前的外省概念高级将领大清洗中应运而生,但在军购案上备受蓝营攻击,又因为几件大事和要案逐渐失掉总统的信任了。里外不是人,弄不好要被抛出去替总统背军购案的黑锅。如果防长地位动摇了,那么被总统怀恨在心而被防长力挺的海军司令就会先被开销掉,那么,被总统信任的自己的机会就来了。

防长上次访美谈定的这24架F22舰载机的单子怎么这么贵?小心不要被那几个刁钻立委查到了,又弄出个清风案件来。中将知道这里有自己的机会,这次演习就是一个掌握真相资讯的机会。

单子贵的表面理由,是美国人在那几架F22上加了兼容台湾制式(或说是分隔台美制式)的电战吊舱和挂载的尖端反潜导弹,带着这些底细从航母上起降可不简单。

这趟实兵演练任务的理由是钻进中共演习区去抓那枚失控的战斧导弹,F22速度比战斧快了两倍多,追上去还办得到,可要能够从对面那个老共掌控了制电磁权的演习区内抓住那枚战斧,简直是玩高空杂技,明明是找个理由试探中共电战能力,让台湾战机去冒这个险,还美其名曰让我们实战练兵,老美可是一箭双雕,而老共居然也说只让台湾的战机进去,这时候还玩统战手段,嘿嘿,那就去走一遭好了。

仅就技术层面而言,按照美国人的介绍,电战吊舱有能力反制中共现阶段的一切舰载机载设备,果真如此,那么,眼下就是实战检验了。


23


里根号航母,飞行甲板上管制官大拇指一挑,台湾的4架战机起飞动作还算中规中矩,领队的新任命的大队长松了口气。时间不多,绕了航母半圈,就朝老共那边扎过去了。

不过35秒,已经飞临中共旗舰上方,大队长看着那艘俄制的大型驱逐舰,大小按二战标准就是巡洋舰了,上面的天线密得象树林子,

老共确实把电磁功率降了不少,除了红外雷达一直能工作,现在至关紧要鉴相合成多普勒雷达也能用了,老共倒是真跟我们讲究内外有别,想到这里大队长摇了摇机翼,和共军打声招呼,中国人在礼仪上从来是讲究的。

可是海面杂波太大,上面的卫星电磁信号共军还没给放开,收下来的是时频域变换移位后的东西,这东西不能用。激光数据链尚可使用,但不知为什么有些断断续续,电脑显示激光数据信号有两重数值,因此置信度低于“可相信”的阈值。基础理论知识告诉大队长,激光信号不受干扰,只有强弱之分,美国人的电战吊舱怎么弄的,新东西,太高级太复杂的往往倒不好用了,眼下就是例子吧。不过按条例,这种情况可以返航了。

目视距离内可见的,高上尉的2号机跟自己跟得最近,另一架隐约可见,可是黄中尉的3号机看不见了,机际通讯时灵时不灵,暂时与3号机联系不上。

正在此时,机际通讯传来3号机转来的上峰指令:中共青岛号驱逐舰刚刚被失控的战斧击中,你们原任务取消,现在去青岛号那里观察实情后返航。内部密码、演习密码无误,是3号机收到指令转了过来。

大队长隐隐感到哪里有些不妥。想想还是不明白,晃了晃脑袋,思路清晰了一点,或许,就是这当口我们去青岛号那里,是不是有些幸灾乐祸的感觉?人家老共只允许台湾战机进来,刚才又降了电战功率,人家礼仪到了,我们这样做,不合适吧?老美毕竟文明史太短,300年前刚从树上爬下来的,不懂中国的礼仪人情世故啊!

大队长知道这是命令,不能不执行。但是折扣总是可以打的。于是命令3号机自己去青岛号那里一趟,嘱咐小黄要有礼貌,到那里明码发个慰问电给人家。然后,自己带着2架僚机返航了。


24


3号机到达浓烟滚滚的青岛号上空盘旋一圈,摇了机翼,发了明码慰问电,礼数还算周到。

但是,从青岛号向里根号航母径直返航的路上,一枚导弹从武器外挂架脱落,掉入海中。随即,黄中尉惊恐地向里根号明语呼救:受到不明攻击!要坠海了!跳伞了!

机尾冒出浓烟,F22舰载机急速向海面滑落,不久,座椅弹射,一朵五彩缤纷的伞花飘了起来。


25


亚热带大都市M市,中国大使馆。陈参赞皱紧了眉头,眼前大堆刚收到的电讯文稿,电话铃响个不绝。

日本通讯社公布的消息在周边国家掀起了轩然大波。

数十份事先准备好的声明被各色人等抛了出来。绝大部分都是赞成美军进驻的。陈参赞望文知意。

这份是C镇那个高尔夫俱乐部的,那是一个附近拥有土地的人组成的一个政治团体,他们无非是图美军进驻在那里弄个基地,土地有个好租金收入,带动周围土地升值,他们只养了一匹马,那位国会议员发表了另一份声明也是说的这个,翻翻,喏,这张纸就是,还有这一张、这一张…,陈参赞开始对电讯文稿按政治分类,总之,这一堆都是图的军事基地带来的外围收入的,包括这一张,C镇性工作者权益协会的声明,当然当然,美国大兵拥了进来,那里的妓女们收成也会大大地改善,…划拉一块,3%,

这一类可以不管它。你们太短视了,你怎么知道美军基地进驻一定带来土地升值?美军进驻,接踵而来的就是反美武装的加紧活动,那些家伙会弄炸弹的,几个炸弹一响,那里的经济是升值还是贬值?不行,处理完手头这些,要马上给C镇华侨商会的林董打招呼,要他们未雨绸缪,

这一堆电讯,就属于运河化年金收入的切蛋糕团体了,翻一翻,嗯,Q议员也说话了,说明想伸手的人不少,动心的人还多,阿F、阿B、阿X要伸手都是正常的,这阿Q也动心了,那批人跳入趟这趟浑水,局面有点复杂,这是基本盘了,9%,

这一堆么,哈哈哈,满口自由民主的,要引进美式民主,嗯,P政客,奥,这份是H政客的,这份也属这类,这份也是,…夷,这份亚洲民主之音的,民运粪子的网特大杂烩吗,看看文章写的一点水平都没有,给你们升个格,也归入这类吧,全算上,也就3%,这一堆么,不用我操心,有人操心,你们引进美式民主,必定动摇当地国家政府的执政政权,当权人士比我们百倍警惕你们的夺权举动。不过一会还是给W总理助理打个电话,沟通一下。给华侨打完就打这个。几个野心政客想借助美国支持夺权上台,不成啊,不是我说你,老P啊,你就是成不了,光有美国支持不行,你得看当地人民有多少支持的,美国霸权主义者为了一己之私不顾当地人民死活强制推行美式民主唆使军事政变煽动自由主义无政府主义泛滥,在东南亚国家历史上屡见不鲜,结果证明,美式政变只会带来动荡和乱局,严重的还会引发内战,遭受最大痛苦的还是当地人民啊。人民受过了足够的教训,你们也不想想会有多少群众支持。嗯,也不过3%。

周边国家是否政权稳定,人民经济生活是否安定,与中国的和平崛起息息相关,这是我们和平发展的所必须的周边环境。所以我们反对马六甲海峡运河化,反对外部军事势力的侵入,反对外来的搅乱。此外,东南亚国家生活着大量的华侨华裔,如何政局动荡华侨往往在受害上首当其冲,我们不能不关切。

所以,这次我们派了一个舰队陪练,这是一个地区稳定的力量,我们要和平崛起,就要以稳定的力量抗住外来捣乱的力量。

正在这时,电话响了,来电显示这是C镇华侨商会林董的电话,林董是右翼华侨团体的领袖人物之一。右翼华侨与左翼华侨很好分别,逢年过节,右翼的挂青天白日旗,左翼的挂五星红旗。右翼华侨也是华侨。陈参赞抄起了电话。


26


林董是家族企业的现任掌门人,祖籍浙江的爷爷从大陆迁来,与原国民政府有着千丝万缕的政商关系,抗日的时候曾为重庆国民政府大量捐款,也资助过当地的抗日游击队。华人生意上成功的秘诀其实来自中华民族的勤奋和智慧,勤劳是第一的。林董记得小时候常看到爷爷对着帐簿在煤油灯下一笔笔写到深夜,家里的杂货铺就是辛苦积累起来的。我们没盘剥谁,家里对帮工很好,家乡飘洋渡海来投靠的,爷爷都给尽力安置了工作,有时天气热得受不了,爷爷亲自上街买西瓜回来和工人分吃。家里人是不赞成共产主义的,因此不赞成共产党游击队,同情转进到台湾的国民政府,这是逢年过节挂青天白日旗的原因。家族企业传到了林董父亲的手里已经颇具规模,只占人口总数7%的华人控制了这个国家过半数的经济。这没有办法。你看看帮工就知道了,当地族群的,一领了钱就去街头喝酒、赌博,有钱就乐几天,不想明天不想积累,领了钱可以几天不上班,工厂里每月发完钱,加班时深色皮肤的工人就看不见了,都是华裔工人还在拼命干活拿加班费。华人的经济做得好,那不是没有原因的。

企业集团传到林董手里,公司规模已很有一番气象,可是周围的事情也在变化。共产党把中国大陆建设得很好,很好,国力强盛,欧美客商越来越变得要高看华人一眼,投资大陆,联络欧美,生意越做越红火,林董希望中国人能够不再内战合起力量来发展经济,国民政府的青天白日旗能重新插回大陆最好,可显然是不可能做到了,那五星红旗插到台湾也没什么了不起,总之要统起来,合起来,中国人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上的日子才好过,生意才好做。华人自己不要再打打杀杀了,挨别人打挨得还不够吗!当地国家两次大规模动乱都和什么美国人推行的自由民主有关,回教游击队当然不买帐,大家也都叫苦不迭,政治、经济、宗教、民族以至文化风俗等等的差异太大了,硬推是不行的,倒让那些政客利用了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国家一乱,富裕的华人就成为一些底层人士的抢劫的目标,排华运动跟着就起来。

第一次排华,台湾方面说要派军机来接撤侨,结果只派了几架民航机,大陆一方面尽力缓和事态,一方面在南海出动了海军,那时的场景真让人难忘,华裔工人自动集结起来帮着家里看家卫厂,几十人日夜巡逻,那些日日夜夜,还是大学生的林董曾经有机会深入和工人谈论了政治,谈论了共产主义,工人说的道理很简单,大家的财产都在这里,工厂要完蛋,林家要破产,我们也就完了。不仅如此,工人们还对企业的管理和发展提出了不少意见,林董听了觉得很有教益。那次林董明白了一个道理,所有的华侨华裔,无论是工人、高管还是老板,左翼的还是右翼的,都无一例外盼望中国强大。

X年前的第二次排华,林董已经接手企业,一肩担当了全部重任,自己的家族产业和公司上千工人的身家性命把大家绑在一起了。这次不仅华裔员工起来保卫工厂,几乎所有当地族群员工也都加入了自卫纠察队。这让林董的观念发生了转变。过去,林董是知道当地员工是非常左倾的,恨有钱人,总不满意总想造反生事,而排华最积极的也都在社会的底层,这是因为中国人口世界第一,劳工自然就要大量输出,中国劳工属于初级水准,占有的工作位子往往和所在社会初级技能人士的工作相冲突,所以社会排华心理往往发自下层人士,东南亚是这样,欧洲也是这样,越是上层越要学习中国文化研究中国法律寻找中国的生意机会,对华人总是彬彬有礼非常友好,可是底层人士就未必,他们本能地觉得华工涌入可能带来饭碗被抢,至少小时工资在竞争中可能下降,因此你到一所摩天大厦到顶层的盘号丝与彬彬有礼恭敬有加的董事长谈完事情后,你满心愉快之际下到负2层车库,一出电梯就看见那位车库清洁员正在狠狠地瞪你,说不定他还要呸上一口。当地底层人士的排华和传统左倾,也是让林董不满意左倾思想的现实原因之一。但是这次不同了,基本经济生活的共同利益使公司所有的人,无论是老板还是员工,无论是华裔工人还是当地雇员,都站出来保卫工厂。不仅是本工厂的人,与企业经济来往密切的关系企业的人,下游企业和本公司的上百个供应商,也都站出来帮忙,有的出人,有的出力疏通关系。华裔企业已经深入当地经济,剪不断,理还乱,拒是愚蠢,排也枉然,叫嚣中国威胁论无非是为虎作伥打烂了自己。那次是拿着棍棒紧张巡逻的日日夜夜,公司为了疏通警方军方保护,画了大把的美钞还有金条,可那些穿制服的胃口还在涨还在涨,就在公司快要吃不住劲的时候,中国海军的导弹驱逐舰赫然出现在南海所谓争议海区巡逻,老共一动真的,这边政府就退了,抢劫华人的浪潮也就随着消退了。那艘驱逐舰就是青岛号导弹驱逐舰。

那次后的第三年,林董去美国谈生意,恰逢中国青岛号导弹驱逐舰访问美国。林董赶去港口,看到了青岛号的雄姿,那真是威风凛凛!中共的水兵排成一线,叉开双腿负手挺胸而立,那炮丝是何等气慨!

中国人的海洋武力啊!那时港口上挤满了欢迎的华裔人群,人们挥动着五星红旗,也有人挥动着青天白日旗,可都在向着青岛号纵情欢呼!旁边那位气态雍容的太太,满头首饰都在轻轻颤抖,看着看着,林董突然跳起脚朝着青岛号声嘶力竭地呼喊起来。


今天新加坡外海大演习事情一起,东南亚华裔社会就屏住呼吸紧张注视着这场对垒式演习的一举一动。中国经济飞速发展,成了整个东亚地区经济发展的火车头,中国对美国是大幅出超,可对东南亚许多国家,甚至对日本都是入超的,大家都在享受中国的发展,指靠着中国的拉动,都在做中国的生意,中国的经济不仅不能崩溃,连减速也不能减速,因此中国在能源问题上一定不能退让。石油咽喉绝不能被人卡住脖子。这次大演习中国一定不能再退了,中国退一步,我们就要受人家加倍的欺负,日子就要难上十分。

今天早上,左翼华社领袖史老先生亲临家里,说要和他这个后生晚辈讨论山雨欲来的紧张局势下华社怎样团结合作共渡难关,人家这种大局为重的姿态,让林董深受感动。华人社会讲究辈分,论辈分,论生意的规模,论史老先生在大陆中央政府那边的地位影响,这都是自己无法比拟的,老人家已八十高龄,还是亲自来了。爷爷和父亲闻讯迎到了大路口上,看着爷爷满头白发在晨风中颤颤抖动,林董突然醒悟到作为华人,背后有一个强大的祖国是何等重要。

屋内,十几位各界华社领袖充分讨论了新加坡外海大演习局势发展的各种可能和华社的应对之策。林董觉得,中国既然这次敢于派舰队来,就是有一定把握和准备的,应该不会输。特别是舰队里有青岛号,那是中国最先进的驱逐舰了,青岛号派出来了,中国海军这次下决心不退让了!


就在这时,日本通讯社发出了青岛号被美国战斧导弹击中重伤的消息。真是晴天霹雳,厅内的华社领袖们一下子脸色变得惨白,中国,这次又要输了么?

史老先生心中绞痛,用茶水吞服了药片,颤颤地站了起来,对林董的爷爷说:“玉澄兄,借用府上的电话,我要和中国大使馆讲话”,

电话要通了,林董猛然站起来抢上去对史老先生说:“甫公,请保重身体,我来讲!”

接过话筒紧紧抓在手里,嘴唇抖了许久,中国大使馆的陈参赞在那一端。林董突然泪流满面,对着话筒用尽平生力气嘶声喊道:

“中国,中国!还手啊!”


27


碦!一声轻响,总参谋长紧握的玻璃杯出现了一道清晰的裂纹。

似有察觉,总长轻轻放下玻璃杯,长长地深吸一口气,缓缓呼出。要制怒。

军内,军外,境内,境外,短短10分钟内,各方反应雪片般汇集涌来,人民的呼声直达北京,直达人民军队的决策中枢。

政治仗正在向军事仗转变。现代军事斗争的多重形态并进。

事态显然发生了重大的转变。仅以军事力量而论,对手的实力极其强大,在多个主要方面远远领先于我们,这是对方人均军费长期60倍于我们的必然结果。刚才给青岛号的突然一击,种种详情待查,特别是关于那枚鱼雷来袭方向的一个可疑的细节,背后隐藏的东西非同小可,总参*局正在紧张分析;仅从袭击的现象上已可断定,在当代各大尖端军事技术领域中,对方肯定在气泡高速鱼雷项目上取得了决定性的突破,并已秘密成军。军事力量对比雪上加霜了。

不过,总长也知道中国军队手里握有的绝世宝剑。那柄辉煌的剑一旦出鞘,锋芒所向的一切都将黯然失色。

剑要不要出鞘,关系到中国能不能和平崛起。能不能崛起,能不能和平地崛起,能不能以崛起求得和平。

总长凝重地命令:“请示中央”。


28


北京,长安街车流如龙,天安门晨曦初照。

中南海不远处一条平房拥簇的小街,街旁一间生意兴旺的早点铺,室内东墙下一张陈旧的八仙桌旁,长条凳上坐着一位身穿灰色风衣戴着茶色眼镜的中年人,面前放着一大碗豆浆,一碟油条,中年人不用筷子,直接用手捉住一根油条的尾巴,把油条放到豆浆里,酥脆的油条乍入豆浆好像滋地轻响一声,吸饱了豆浆,中年人提起油条吮去豆浆再吃油条,专心致志慢条斯理地象是细品其中美味。

中年人常来这里吃豆浆油条。这家豆浆做得味道纯正浓厚,油条不用明矾却炸得松软酥脆,油也换得勤,这东西端出去走一百步,味道就走样了。

早点部的主人很早以前是一家老大难国有企业的下岗职工,买断工龄得到的一笔数目不很大的钱,供儿子上技校用了,自己在路边支起锅灶摆起了早点摊,手艺好加上心地厚道,顾客常常要排队等候,那时中年人有时也来排队,边排队边和前后的人们的聊天,了解了不少情况,5年前区里安排“退路进厅”,这家早点摊就进了这间老式平房成了早点铺,那时铺老板喜孜孜告诉这位总戴着深茶色眼镜的中年人说,这屋子不是租的,是他拿出全部积蓄买下来的门脸房,政府给安排了一半贷款,用这门脸房的产权证作了担保,用不了3年,贷款就还上了。3年前,老板告诉中年人说,昨天已把贷款全清了,产权证请回了家。去年,老板对中年人说,儿子在那家合资企业干得不错,月收入加起来上万,年底还得了公司股份奖励成了个小小股东。两个月前,老板指着微有黄渍的西墙对中年人说,看看,5年前刷得粉白的,油烟子还是挂上了。再苦干一年,就够钱盘下街西那处2层楼明晃晃的大店面,好好装修一下,家什都换上电灶的,那就…

中年人知道街西那处店面,盘下来要四、五十万吧。是啊,时间,勤劳智慧的中国人民只要有和平的时间,就一定能发展起来。要尽最大的努力,争取到再多一些和平发展的时间,再多一些,再多一些,

为此要全神贯注,全力以赴!

门外,有人直冲了进来,桌旁一人立即站起来挡住中年人,看清来人后,侧身一让,那人急行到中年人身旁俯身低低说了几句,

中年人慢慢放下手中还没吃完的油条。茶色镜遮住了脸上神情,嘴唇紧闭俄顷,低沉地说了一句:“不让我们吃饭了吗?”

起身离去。


29


新加坡外海美国演习舰队,提康号巡洋舰西9000米,一架P3D反潜直升机低速巡航,尾巴后面斜挂下一条系缆,系缆拖着长长的一串浮标阵列声纳,一个个浮筒在海浪中掩映起伏,600多米长的大尾巴被直升机费力地拖动着,像一只大篦子细细篦过了海面。

P3D拖动的这条阵列声纳凝聚了美国海军最新反潜探测技术的精华。传统阵列声纳在极高灵敏度高指向分辩率声传感器基础上使用干涉原理排除杂波对目标信号精确比对,256个阵列高指向分辩率声传感器对目标采得的256个方向声像不仅经干涉仪合成了目标的完整声像,并且将目标运动轨迹展开成一条256阶T级数曲线,计算机高速解算这个不断变化的256列矩阵填充了各段曲线的256个常系数项从而精确模拟出2-10米长一段的目标各段运动轨迹,这一段段轨迹在直升机中心计算机被合成精确的目标声像整体运动轨迹。不仅如此,P3D的阵列声纳还是双模合成的,每个浮筒下装设的蓝绿激光探测器拥有5千米以上的有效海水穿透能力,从而使阵列蓝绿激光干涉探测系统拥有在一个最大长度6千米宽度4千米的椭圆型海域内99%以上可靠度的绝对探测能力。双模合成的比对分析使得这架P3D可靠地警戒了航母外层警戒圈的一段15千米长的弧长。

此刻,这架P3D突然探测到西8000米水下100米处一个目标高速冲来,速度60节,

5秒钟后,粗略的声像显示出来:这是一枚长约4-5米的鱼雷状物体,声谱显示出高速螺旋桨的声特征,

目标距P3D7500米,运动轨迹被计算机清晰解算出来:目标直线航行,方向正对准东面的提康号巡洋舰!

紧急报告立即以激光直接通讯发了出去。


30


我演习区域内青岛号驱逐舰西,日本春汛级潜舰。

上浮到即将可以使用高频天线的深度,收到了一封超长波电报。电报使用了加密的日本舰队的备用通讯码,而没有使用盟军演习舰队的通讯码,就意味着这是日本不想让盟友知道的机密内部通讯。

舰长看到电报的内容不禁大吃一惊。寥寥数语,命令他向西西南SW2号目标发射一枚大威力的空气燃料战斗部的巡航导弹,

难道假戏真做吗?如果假戏真做,那就是说真戏本来就不在东面,而在西面,这意味着什么?

这不仅是导弹方向的改变,也是日本整个战略方向的改变,事关重大,必须核实无误。超长波频率太低,通讯容量有限,因此加密程度有限。为了万无一失,还是要在浮出书面后,用高频天线发电校对一次,最好使用日本自己的卫星通讯。

舰长把电文紧紧抓在手里,命令:浮出水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