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272/


黑夜再次降临的串本必然会出现暗潮,甚至还将发生一些不为人知的黑幕来。

5月26日上午9点20分,在万人瞩目中串本自治委员会正副委员长及7名正式委员携首席法官等人出现在民用码头,珊珊来迟的还有驻军司令及经济委员会主任李欲晓(废话,占领军当然应该有占领军的气势,又不是来赴约会,怎能没有一点点派头)。

在码头上两家收购站的中间位置上,搭上几个竹杆扯上凉蓬又摆上临时借来的三十多把椅子和五七张条桌,就来现场召开关于渔产价格的听证会。众人落座,中间长桌上是9大委员,右边是旁听的驻军司令、经济委员和首席法官,前面两张桌子是给两个当事人留着的。

为了切实维护现场的纪律,来上个三五个警卫员是必要的,何况还有负责现场维持秩序的刑事警察。太阳正好斜晒过来,不冷也不热,驻军司令感觉上绝对很舒服,暗地里面却还在咒骂这些日本人多事,好生生的还要开个什么现场会,这么美好的日子完全可以近距离地观察串本渔妹是怎样来加工鱼的。

下面的人群也就很自然地分成了两大块,联合集团占据了最左边的位置,人也来得比较多,主席田仓广毅和两个助手在八九个股东的支持下很有风度地坐在那里,满是信心地等待着听证会的开始。

最右边的是山崎会社,中间就是所谓串本消费者协会,他们的力量最强大,三十多个代表中什么样式的都有,有主任委员,首席代表和工作人员,隔离线外面就还有不少于500人的支持团,其实多数都是被他们请来帮助扩大影响的家庭妇女们,甚至还牵出横幅来,写着什么“抗议渔业产品的不正当竞争”之类的话。

对于餐桌上离不得渔产的日本家庭妇女来说,两天来的每天生活费用开支已经上涨了500日元,这绝对不是一个可以轻易忽视的小数目,特别是对大多数的中下居民来说,就需要一个月多支出60欧元,而这还仅仅是鱼的开支。所以她们对现在正在进行的渔产收购充满了抵触情绪,消费者协会一宣传说今天将召开听证会立即互相通知,不断地从城市的各个里面涌出来试图以她们的声音来压制这个恶性竞争事件。

“诸位市民,女士们,先生们,上午好,自治委员会非常关注目前正在我们串本发生的非常事件~也就是目前我们大家都知道的渔产收购纠纷。按照以前有效的规定,原本应该是由争端的一方提出要求才能够召开这个听证会,不过截止昨天已经有3位正式自治委员会成员向本主席提出立即召开的要求,所以委员会决定今天就采取现场办公的方法来解决问题,我代表整个委员会郑重承诺将严格尊守习惯法(专指未与日华亲善原则冲突的原有法律)和临时管制令的规定,经过慎重的考虑,在充分听取争端双方的意见以后我们将再决定最终是否发布临时限价令。本次自治委员会的表决结果也将由在场的所有市民、还有驻军司令和首席法官共同来做见证”,铃木擦了一下汗水,信誓旦旦地向坐在下面的经济届人士和记者们表态。

“那末,按照习惯法的规定,就先由提议者串本消费者协会当众提交建议书,请争端双方代表做好准备,随时接受委员会的质询”,副主席宫本很熟悉这些法律条文,立即站出来帮助自己的上司。

“是的,主席先生”,串本消费者协会负责人安藤正一是个中年人,只见他昂首走到正中的讲台前,展开自己的文件夹,又向台下示意才正式发言,“诸位女士,先生们,上午好。现在我代表串本消费者协会和串本35万居民向临时自治委员会提交关于制止渔业产业收购恶性竞争的建议书。

大家都知道,就在3天前,某个新兴企业集团突然出现在我们串本。本来,作为活跃地方经济这是一个好事情,而且我对他们的组建目的也没有任何的怀疑,可是就是因为他们的出现,导致了渔业市场上的激烈价格战,到昨天为止我们消费者协会已经接收到了351件投诉,这些投诉~都是对目前正在疯狂上涨的渔产价格提出了抗议,要求我们正式作出反应。我们也已经正式向渔业市场上的两个集团递交了查询书,要求他们对我们的意见正式作出回应。然而很遗憾,现在收购战还在继续,平均价格已经比3天前上涨了22%,而且到目前为止,渔业收购争端的两大企业集团都没有向我们反馈意见,所以我们急切地向自治委员会提出建议,要求立即采取果断措施制止这样的违法竞争行为,以切实保护串本居民的切身利益。诸位市民,主席先生,诸位委员,我的建议已经说完了,谢谢大家”

矛头直接对准了联合集团,的确是联合集团率先挑动起渔业收购竞争,这话说得让在座的委员不断点头,黄线外面旁听的支援团也不断鼓掌表示支持。

场面一下子严肃起来。

“好的,那现在请当事一方联合集团公司作出答辩”

记者纷纷把摄像头对准了田仓广毅,想看看他们是如何来表现自己的主张,又如何在这样不利的局面下翻转过来。

“好的,宫本先生。首先,我来到这里先想知道一件事情”,田仓广毅站了起来,很礼貌地接过工作人员传来的话筒,胸有成竹地反问委员会,“我想知道的是,这个所谓的串本消费者协会是个什么组织?而且,既然是串本消费者协会对正在进行的渔业收购问题提出了质询,那末为什么我们联合集团和山崎会社接到的质询书不一样?现在,就请诸位看一下”

田仓广毅展示出来几页纸,话一说完,他的手下立即把复印件散发给在座的旁观者,还呈递给了委员会。联合集团公司接到的质询书是由串本消费者协会签发出来的,非常明确地要求联合集团立即停止正在进行的“不正当的价格竞争”,态度极为强硬。

“我们对于这个要求我们停止不正当竞争的通知很奇怪,为什么一个消费者协会在未经法律程序的情况下就擅自认定联合集团已经在进行不正当竞争?同时,我还想请问自治委员会,串本消费者协会是否具有执法认定的资格?”

“这个。。。”

问题很刁钻,因为按照日本人遇到类似问题的习惯做法是先由某一方面进行初步调查并把正式报告提交给市属仲裁委员会,仲裁委员会将根据现场辩论进行裁定,如果有一方面不服,可以向县仲裁委员会提出复议申请。也可以直接向市初等法院诉讼,如此往复,一直到法院的终审程序结束。

而现在就已经遭遇了法律上的障碍,因为三级仲裁委员会不再是有权作出仲裁的有效机构,全部权力已经或者被移交给了法院行使或者被转移到自治委员会。而直接向法院提出诉讼的话时间将会很长,这也是串本消费者协会只好选择要求地方自治委员会来作出现场听证的原因。

百密终有一疏,串本消费者协会和山崎秘密协商后在发出查询的时候不自然地就附带了一点点先予认定的口气,所以这是联合集团拒绝回答的最主要原因,联合集团有恃无恐地认为抓到了对方的把柄。

“按照日本习惯法的规定,消费者协会没有资格作出联合集团是否有不正当竞争行为的认定,因此,消费者协会的通知是没有效力的”,事实就是事实,宫本只好出面来澄清。

“那末,我就需要请问委员会,这个听证会是由谁提议召开的呢?”

“这是我们自治委员会3名正式委员提出的,按照《本州自治委员会组织法》第33条的规定,自治委员会在认为适当的时候可以就辖区内的民生和经济问题举行听证会,请问田仓先生对此有什么疑问或者是法律上的异议吗?”

“哦,不,副主席先生,我对自治委员会是否有权决定召开听证会没有任何法律上的疑问。但是既然争端的一方是我们联合集团,那末争端的另外一方又是谁呢?”

“是。。。消费者协会”,宫本迟疑了一下,最终还是抛弃了把山崎家族推出来的想法。

“哦,也就是说,消费者协会和我们同属争端一方,我的认为没有错误吧?”

“对,田仓先生的认为没有错”

“也就是说,现在消费者协会和联合集团一样属于争端的当事人,那末我需要请问消费者协会的主任委员安藤正一先生,您凭借什么来认定我们联合集团正在进行不正当的竞争?您又凭什么来认定一个为串本经济作出显著贡献的纳税人?又是谁给予你的权力?”

字字犹如利箭一般刺在安藤正一的身上。

这是个麻烦,虽然早就已经发现了这个问题但是却没有任何的补救办法,当然,到了现在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这是串本35万居民赋予我们的权力。经过充分的调查我们有充分的证据显示联合集团在5月15日就开始酝酿对串本渔业市场进行价格竞争,因此也就可以得出我们的结论”

“是吗?可是我还是想先知道,到底是谁赋予你秘密调查和先予认定的权力?是自治委员会还是初等法院?或者~是别的什么机构或者个人?”,说这话的时候还有意无意地瞟了一眼最边上的山崎会社的代表。这个小动作也被一位独立摄影师敏锐地抓拍到了,后来还为此发表在小报上,标题就是《是谁给予了你们秘密调查的权力?》,小字标题还说,“是他们吗?”(指向山崎会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