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蹄下的樱花 第三部 冲出重围 第七章 空头期权

龙居士 收藏 7 95
导读:马蹄下的樱花 第三部 冲出重围 第七章 空头期权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29/


电脑显示屏上,整版整版的蓝色,显示着纳市的股票正玩着让人怵目惊心的高台跳水。两颗宝石似的大眼映着屏幕中大块的蓝色,不时的眨动一下,为大眼上度上一层薄薄的水帘,犹如明珠拭去灰尘,发出灼灼之光。美润的脸上,兴奋之色溢于红唇、琼鼻、眼眉,随着每一行蓝色信息的跳动,兴奋的神色便往上跳上一个新台阶。

“老婆,我回来了!”龙居士走了进来,“咦,不理我?”

悄悄的走过去,左手伸出,从背后环抱着贺雪辉的胸部,感受着她胸前的柔软,右臂扭转她的臻首,大嘴往她的红唇上印过去。

“啊——”贺雪辉被偷袭本能的发出一声惊呼,唇一被堵上,惊呼声变成了沉闷的“唔、唔”声。

良久,唇分。

辉儿通体如红玉,媚眼如丝,嗔道:“坏死了,老是偷袭人家!”

“嘿嘿,解放军最善长的不就是偷袭吗?”

“狡辩!哪有像你这样当解放军的?专门偷袭美女!”

“你还是美女?都老了,最多是老美!”

“你要死啊!”

辉儿的粉拳上下翻飞,如两只花蝴蝶,在龙居士的胸前跳动。

“呵呵,解放军偷袭老美天经地仪啊,想当年在朝鲜战场,我们就是用夜战偷袭的办法,胜了他们!”

“那是志愿军,又不是解放军!”贺雪辉的历史知识也不含糊。

“嘿嘿,一样,一样,区别不过是一身军服。”

辉儿停下粉拳,嗔道:“明明是在声讨你,怎么说到朝鲜战争去了?哼,又被你使计,岔开了话题!”

“嘿嘿,这次才二句话,你就反应过来了,真不错!看来你的智慧与你的头发一样,看长啊!”龙居士抓起辉儿的长发,放到鼻子边上闻了闻。

“你还说!”辉儿的粉拳这次变成了掐,寻着龙居士肚皮上最嫩的肉掐去。

中国有句贬损女人的话,头发长见识短,龙居士说贺雪辉的智慧与头发一齐增长,在辉儿耳中听来就成了骂人的话。

“啊,谋杀亲夫啊!”

龙居士跳开,快活的跑开了去。辉儿在后紧追,秀发流云似的在脑后飞扬。

“老婆追杀老公!啊!”

“今天就是要追杀你!”辉儿在后面咬牙切齿的狠追。

房中的空间虽然不大,但龙居士轻快灵活得像只燕子,辉儿怎么也追不上,不仅追不上,反倒被地上的什么东西绊了一下,“哎哟”,身体向前,便要摔倒,龙居士闻声,如电般回转,接住还在空中的辉儿,心痛的说道:“看看你,这么不小心!”

龙居士与贺雪辉产生感情,是在入学军训时,那天,也是这样,龙居士跑贺雪辉追,没几步,贺雪辉就摔倒在地,龙居士心痛不已,回身扶起贺雪辉,说,再也不跑了,任你打。

贺雪辉躺在龙居士厚实的怀中,两眼微闭,一只玉手悄悄的伸向龙居士的肚子,脸上狡黠的微笑,忍不住的浮现了出来。

龙居士暗道“又要使诈!”,不理会可能遭到的暗算,张开“血盆大嘴”将辉儿的嫩唇整个儿包在里面,含含糊糊的说:“辉儿还记得军训的那一天么,你摔倒了……”

“再也不跑了,任你打!”龙居士的这句话,又在辉儿的耳边响起,仿佛还在昨天。甜得像蜜的感觉,从心头涌起,闪电似人传遍全身,幸福像花一样,醉了。贺雪辉呈老虎钳状,偷袭过来的玉手,无力的松开,轻轻的在龙居士肚皮上抚摸……

“对了,辉儿,你看到纳市股票跌得那么快,为什么那么兴奋?”

“因为辉儿炒股发了啊,赚了好多好多的钱!”

“股票跌得那么惨你还能发?”

龙居士为了给辉儿练身手,给了她一千万美元,任她炒着玩,这一千万哪怕全亏了也就那么多,所以平常也没过问。

“笨,股票涨时,作多头可以赚,股票跌时,作空头,一样的可以赚啊!”

空头?龙居士恍然大悟,可不是吗?只要能够预计到股票的涨跌,不论它是涨还是跌,总是可以大赚特赚的。

账户上没有股票了,这时只要帐户上,有足够的资金作保障,仍可以卖股票出去。过段时间再交割。只要在交割之前,补足账面上的股票空额便成。这就是所谓的做空。这种在股市上,利用股价下跌时,捞取利润的方法,称之为空头。

用亚马逊那只股票作例,如果今天以一百美元每股卖空一百股。这时,帐面上就出现负一百股,一星期后交割,如果一星期后跌到每股八十美元。这时就可以用八十美元每股的价格收进一百股,然后交割给买方。这样,毛赚二十美元每股,一百股就是二万美元。

做空与做多同样存在着风险,如果一周后,股票不跌反涨,升到一百二十美元每股,这时又不得不交割,也只得花高价买进,仍将股票按一百元每股交割给买主。这样每股就净亏二十美元。一百股就是二万美元。

所以,股市上,上上下下不断变幻的股票K线,实际上是多头与空头交锋后留下的痕迹。正常情况下,互有输赢,只有像去年那样网络概念股一样猛涨,或者今年这样暴跌才会导致一方暴发横财,彻夜狂欢,另一方赔得精光,跳楼自杀。

龙居士手中有不少的闲置资金,除了建设特种材料厂,每月需投进一千万,四大厂每月发放六千万,维持四厂的保养费四千万,还有就是吞日集团,每月需要的三亿左右的运营费。剩下的钱都用来收购矿山和公司,但收购谈判,并非一帆风顺,很多公司只要能保本不亏,都不愿出售,这导致收购谈判举步为艰。那些准备好了的收购资金便闲置在银行,每天生着可怜的利息。

龙居士一直在寻找着可以在短期内狠捞一把的生意,今天看到辉儿做空,大发一笔,便想到了另外一种风险巨大,但利润高得吓人的方式——期权。

期权从本质上来讲,就是合同买卖。如著名的期货市场,便是典型的期权。这种被卖买的货物就是期货。期货一般都是一些价格比较稳定,通用的产品,如大豆、小麦等农产品,如石油、煤等能源,如铁、铜、铝等金属。另外还有一些普通百姓知之甚少,但金融大鳄们玩得得心应手的股票、债券、货币等等。从广义的范围来讲,任何有价值的东西都可以用来做期权。

期权为什么风险很大,利润也很大,试以钢铁为例。

钢铁的价格,会随着市场的变化而不断的变化。为了规避市场的风险,钢铁厂可以将自己产品提前挂在期货市场。现在是三月份,钢铁厂预计四月份产钢一万吨,便将每吨以六千元的价格的期货合同挂在期货市场。只要有人接了这笔合同,那么不论市场风云如何变化,总之到期六千元一吨的价格是免不了的。

而那些炒期货的人,只需交百分之五的保证金,便可接这笔合同,如果没过几天,四月铁价就涨了百元每吨。那么他卖出这份合同,便可以赚一百万元。而他用来炒这笔期货的本钱只有铁价的百分之五,也就是三百万元,而不是六千万元。换句话说,在期货市场,用一块钱就可以操作二十块钱的生意。自然所赚的利润也是寻常的二十倍!同样的,如果亏了的话,也是寻常的二十倍。

期货如此,股票也可以这么做。仍以亚马逊那支股为例,假定每股是一百美元,本钱为一千万美元。那么按正常的炒股方式,只能购进十万股。一个月后涨到每股二百美元,这时卖出可以净赚一千万。如果按期权的方试去炒,一千万的保证金,就可以控制二百万股。一个月后净赚二亿!同样的本钱,利润相差二十倍!这就是炒期叫人着迷的原因。

期货市场是明面上摆着的合法的交易,但做股票期权却是隐藏在股市背后,隐秘的交易。不是金融大鳄,不得进入。龙居士注册“金融投机者”纳市用户名,不声不响的赚了二亿七千万美元,虽然一般的人看不出什么,但落在一些有心的分析家眼中,却非比寻常了。因为从来没有亚洲人,特别是中国人,能在纳市卷走那么多的钱。

一些投资资金,纷纷找上门来,这其中就有著名的量子基金。

提到量子基金,可能很多人都忘了,但提到他的领导者,索罗斯恐怕人人都如雷贯耳吧。正是由于索罗斯利用量子基金炒作东南亚各国的货币,这才导致了,东南亚金融危机。在那些被金融危机害惨了的东南亚政府和人民眼中看来,索罗斯等同于恶魔。

其实量子基金在其中起到的作用不过是导火索罢了,金融危机的主因在内。这些国家本身机制不成熟,经济结构单一,总量也小,泡沫成份很多,抗风险能力不强,在这种背景下盲目的放开本国的汇市,任由着这些金融巨鳄们胡来。

同样遭到金融冲击的中国大陆和香港地区,依然稳如泰山便是反证。香港能抗住金融冲击,一方面得益于成熟的金融机制,另一方面得益于中国政府的支持。而中国能抗住,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中国的汇市是半开放的,政府定的牌价,对整个汇市影响很大,必要时甚至可以用行政命令来干涉汇市。结果国际金融大鳄们在中国这撞得头破血流,惨淡收兵。

一句话说到底,苍蝇不叮无缝的蛋。东南亚诸国在愤怒的指责金融大鳄时,更应该检讨自己,找找自身的原因。如果不能练好内功,这次金融危机虽然过去了,难保下次卷土再来。如果像印尼哪样,将危机转嫁到华人身上,采取驱逐、掠夺、屠杀的方式转移国内矛盾,问题只会越来越严重。

吞日集团奇迹般的崛起,在金融、软件、保健品三个行业一系列的漂亮动作,处处显出高人一筹的水准,这引起了国际社会的高度重视。一些基金财阀纷纷向他递出了橄榄枝,希望能在某些方面合作。龙居士是来者不拒,合作生财,欢迎,想要核心技术,没门。

这里面包括了国际金融大鳄的俱乐部。有了这个会员身份,炒作期权也就有了可能。为了不引人注意,龙居士决定将贺雪辉推到前台去,自己在幕后操作。

不过,由于龙居士的一系列动作,历史已经产生了偏离,股票是不是还会像从前那样走下去,就不一定了。因此龙居士采用分散炒作的方式,分散风险。这样只要网络股总体上是下跌的,就有钱可赚。

从总体趋势来看,今年是网络神话破灭的一年,网络股大跌是历史潮流,不可逆转。因为事实是明摆着的,去年将网络股炒得太高,今年有个必然的下跌过程。而且这些网络公司个个处于亏损状态,要想赚钱,还得等几年,那些浮燥的股票投资者不可能忍受几年的时间。看着手中的股票,一个劲的往下跌,必定造成恐慌性的抛售,一个又一个的跌停板,将持续不断的出现。

当然,那些正在高台跳水的股价,是没有多大价值的,因为这里面成交量很少。有价值的是那些仍在死挺着的股票。在熊市如潮中,这些股票仍在死扛,能挺住一波又一波的抛售打压,这说明背后有人坐庄力挺,手中有大笔的资金顶缸。

他们手中的钱,便是龙居士盯着的对像。龙居士要变一场魔术,将这些人的口袋中的钱,都变到自己口袋中来。

龙居士手中躺在银行睡大觉的钱,总计有130亿,留下10作为运转资金,其中可以随意动用的资金仍有120亿,如果全部用来炒作期权,那么可以控制的有价证券,将达到二千四百亿。这样庞大的数字,放在国内,可以引发一场地震,放在国外,也能掀起一阵不大不小的波浪。

拿定了主意,便操起电话,一长串的数字拨了出去。

龙居士身处国内,不方便操纵美国的金融市场,必须找一个代理人,量子基金的索罗斯便是他的首选。

电波沿着海底光纤,飞过八千公里海洋,又经手机基站,转变为无线信号,传到索罗斯的手机上。

索罗斯,连续作战一年多,捣毁了亚洲金融市场,本已筋疲力尽,正想上岸休息,见中国的汇市有机可趁,本性贪婪的他,又想去偷上一把,不料中国政府一个行政命令,便让他小亏一把。见识到了厉害,终于彻底的洗手上岸了。量子基金交给副手打理,自己悠闲自在的跑到夏威夷晒太阳去了。

此次作战,索罗斯个人,就捞到了十亿美元。有资格大肆挥霍。身边一百万陪一夜的世界顶级美女就有二名,其它级数的美女,更是一大堆。

听到主人的手机响了,仆人小心的用白布垫着手,将手机包上放到托盘中,然后用轻松的碎步走过沙滩,单膝跪在一张太阳椅的侧面,轻声道:“主人,您的电话!”

躺椅上一位白胖的老头,伸手抓过手机,将太阳镜后的目光从美女的丰乳肥臀上移到手机显示屏上,一看电话号码,却是来自中国。顿时大为好奇,自己在中国好像没有朋友啊,不知是哪位在中国旅行的老友打来的。

“哈啰!”

“你是量子基金的索罗斯吗?”

“你会用英语吗?”索罗斯听不懂汉语。

“哦,抱歉!”龙居士换成英语再问了一遍,顺带着表明了自己的身份。

“原来你就是吞日集团的龙居士!”索罗斯立即来了精神,这位神奇的中国小子,据说是上帝的宠儿,首次闯纳市,仅一个月就卷走了二亿七千万美元。比起自己辛苦一年多,才赚到的十亿美元来说,效率要高太多了。

“呵呵,请叫我中国的龙居士!”

“我不明白,这有区别吗?”

美国是个移民国家,这在先天上爱国情绪就不强,甚至在一些美国人的眼中看来,人权高于主权,便何况眼中只有金钱的“金融大鳄”。所以他难以理解龙居士的话。

“因为我喜欢这样被人称呼!”

“哈哈,如你所愿,我尊重你的人权!”

“感谢你的理解,索罗斯先生!”

客套话一说完,龙居士立即转入正题,当龙居士表明来意,委拖量子基金炒作美国纳市的网络概念股时,索罗斯吃了一惊。暗道,好厉害的远见。

龙居士意识到了,今年网络股将大跌,量子基金又何尝看不到?只不过他们无法预计跌到什么程度而矣。从龙居士的语气听来,似乎他对网络股跌得何种程度有很大的把握。

“我不明白,你怎么知道网络股会跌得那么厉害!龙先生,你能告诉我,是如何预测的吗?”

“昨天晚上,我梦游奥林匹斯山,从上帝那偷听来的。”

索罗斯想探听龙居士成功的奥秘,龙居士岂能中计?随口编了一个故事。

“哈哈,龙先生你真是一个有趣的人!”

“你过讲了!”

“不知你打算投多赌本?”

“五亿美元!”一百二十亿人民币换算成美元,有近十四亿。龙居士想留一手,故少报了些数字。

“哦,上帝!”索罗斯没想到龙居士有那么多的钱。

作为基金会,钱越多,能量就越大,亏本的可能性就越小,索罗斯哪有不欢迎资金注入之理?听到电话那头龙居士如此的肯定,索罗斯暗中打起了主意,做网络股的空头期权今年无论如何也不会亏,又有这位上帝的宠儿的资金投入,到时候沾沾他出了名的好运气,说不定还能再创一个基金神话,将自己的资本再翻上一番。至于美国证监会,赔光了本,跳楼去的IT精英们,全都见鬼去吧!

一个电话,前后不到十分钟,就定下了数亿美元的去向。生意做到这个份上,才是真正的在做大生意。

将炒作“空头期权”的事委拖给量子基金,也是看中了他良好的信誉,巨大的影响力,无人能及的金融运作能力。五亿美元,经过量子基金一放大,产生的威力将是惊人的。既使不成,手头还有9亿美金救仓。可保万无一失。

手机一关上,立即有电话呼进来,一接听,龙居士先是大喜,忽又大悲,随后不到十秒就关了手机,形色匆匆的往门外跑去。

辉儿见龙居士忽而大喜忽而大悲,想是有重要事情,也没拦着。目送着龙居士远去之后,心中好像被掏空一样,空荡荡的。默默祈祷着,晚上一定要回来啊。这些日子龙居士忙于商务,风风火火的来,又风风火火的走,把老婆们全都给冷落了。


17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