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迹三国第八章 天下三分

记录者 收藏 0 8
导读:混迹三国第八章 天下三分

吴晨缓缓苏醒,只觉耳旁的风呼呼的吹,两旁的景物急速的倒退,有若身在飞驰的骏马一般,却又丝毫觉察不到一丝颠簸。再动一动,发觉自己的双手竟然被绑着。



“呵呵,你醒了啊!”耳边传来奸商的招牌笑声。




听到奸商的声音,吴晨气就不打一处来,在奸商背上挣扎着,怒声道:“快放我下来,你这个背信弃义,不讲信用的奸商。”




“好吧,既然你要自己走,那就自己走吧!”




翟星说停就停,手一松,吴晨手上的绑缚立断,吴晨屁股着地,摔在地上。翟星揉了揉自己的肩膀,叹道:“你还不是一般的重啊!”


吴晨张大眼恨恨的瞪着他。


翟星眨眨眼:“呵呵,怎么啦,是你说要下来自己走的嘛!”


吴晨寒着脸:“哼,以前以为你人虽然是奸,还算是个讲义气,明道理的人,没想到原来是我看错人了。”


翟星笑嘻嘻的说道:“承蒙夸奖,我愧不敢当。这做生意吗,就是讲求一个信字,我既然收了你的钱,说过要保护你周全,那肯定要言出必行。曹仁来袭,谁人都不敢保证在千军万马中一定能够保护一个不会武功的人的周全,所以自然是有多远就跑多远了喽。所以这个嘛,是我应该做的,你不用谢谢我。至于刘备嘛,你要搞清楚哦,我可是没收刘备一分钱,就算是我吃了他的,喝了他的,我可是帮他治了六十五名士兵,总算货款两清了吧!”


“你……”吴晨想要反驳,竟然找不到这奸商的把柄,声音低了下来,嘟囔道:“可是他对你不是很好吗,而且还封你当军师将军,你总该……”


翟星眼睛越来越亮,笑道:“呵呵,我现在封他汉中王,总算抵了吧!说到对我好,哈哈,他是很好了,怕我晚上被谁逮了去咔嚓了,所以特意派了三个高手给我守夜。”


吴晨抗声道:“可是,可是我还欠他的呢,你为什么不让我去?”


翟星还是那副懒洋洋的样子:“他的士兵把你毒打了一顿,让你通体舒泰,不过你不是也帮他搞定了曹仁一万多人,我觉得现在也是货款两清啊!”


吴晨低下头来,眼泪吧哒、吧哒的往下掉:“那是误会,而且如果没有采纳我的计策,让那些士兵倾巢而出以至于大家都疲困累乏,他们肯定会有巡逻的,决不会就这么死了!”


翟星哈哈大笑:“看你着急他们的生死,还以为你心胸挺大,早忘了别人暴打你的事。没想到你心眼小的紧,心上恨那些兵士恨的要命,直恨不得他们早早去死!”。


吴晨恨声道:“胡说八道,他们都是些好人,我怎么会恨不得他们死了。我看你才是,见死不救!”


翟星看了看满天的星斗,长叹了一声:“哈哈,那你就不要咒他们了,他们可能已经在往襄阳撤退的路上了吧!”


吴晨惊喜道:“什么,撤退?你不是……难道你通知刘备了?”


翟星苦着脸道:“这么重要的情报,竟然一个子儿都没赚到,我看我还是不要当商人了,回家种红薯好了。”


吴晨站了起来,拍拍自己的屁股:“哈哈,我就说我不会看错人的!那你为什么不让我去?”


翟星刮着脸皮向吴晨作鬼脸:“又哭又笑,小狗撒尿。”


“去,哈哈,本少爷心情好,就不跟你一般计较了。”吴晨听到刘备军没事,心情一下好了起来,追问道:“还是刚才那个问题,你为什么不让我去?”。


翟星轻蔑的撇撇嘴:“刘备的营帐守备森严,就凭你能进去?就算能进去,曹仁军也早都赶到了,你不是耽误事吗?”话头一转:“唔,现在你面前摆着两条路,第一就是去襄阳,第二就是去西凉,你选哪条?”


吴晨指了指东南方,问道:“去襄阳是这个方向吗?”


“呵呵,是了,我就知道你放不下‘吴副军师将军’的头衔!”


吴晨一边迈步向前走一边摇头说道:“刘备有两大缺陷,注定是统一不了天下的,诸葛亮虽有经天纬地之才,也只能让蜀国苟延残喘而已。我才能及不上诸葛亮,帮刘备最多也是一个‘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所以,我不会帮刘备的。”


翟星眨了眨眼,跟上吴晨,心中暗想:“来三国的,大部分都是来帮刘备统一天下的,可从没听说过刘备有什么两大缺陷,这家伙又要胡掰了。”不过嘴上还是接道:“哦,两大缺陷,什么?”


吴晨掸了掸身上的灰:“第一,中山靖王之后;第二,仁义满天下~~~~~~~~”


“呵呵,刘备就是靠这两招混饭吃的,照你这么说,刘备这些年白混了。”


吴晨瞪了一眼一脸嘲笑的翟星:“你懂什么!”


“呵呵,我是不懂了,不过孔子老人家说得好‘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所以不知道的我从不乱说!”


吴晨丢给翟星两个卫生球:“你是说我乱说话了?哼,让你长长见识也好。刘备逢人就说自己是中山靖王之后。中山靖王是西汉封的边地小王。东汉自刘秀立国已有两百多年,汉朝的官员谁认你这边地小王德旁枝末叶?这是第一;第二,刘备自认汉室宗亲,那就是说在他治下要用汉朝旧臣,沿用汉朝旧制。北方五州前有黄巾之乱,后有董卓、曹操专权,汉朝旧制早已是面目全非,汉朝旧臣忠心的,不是死于董卓之手就是死于曹操之手。而且曹操‘挟天子以令诸侯’原本就是防着像刘备这种人的,献帝犹在,心仰武帝余威的汉朝子民当然要忠心于曹操,哪里轮到不知从哪儿蹦出来的、八杆子打不到的皇叔说话;长江以南物产富饶,免予黄巾之乱,只不过那里尽是门阀世家,刘备家境贫寒,文不能赋诗,歌不能咏志,经史子注更是一窍不通,那些门阀世家谁看得起他?荆州、益州两地富足,流民不起,汉朝制度保存的最为完整,心仰汉朝余威的人也最多,可是这两州的太守都是正宗的皇室贵胄,刘备的亲戚关系可比他们差太远了,名不正,言不顺,贤才为什么要投他?第三,就说说他的仁义满天下好了。关羽出身贫寒,更是宰了地方豪绅才出逃的人,所以他喜欢结交一些同一出身的人像张辽、徐晃之类的,而对于坐拥一方势力的士绅往往恶言相向,冷脸相对。所以让他带兵打仗还可以成为长胜将军,治理一方则必乱一方。刘备只能用仁义来约束部下,所以只能重用和他有结义之情的关、张。以诸葛之能都奈何不了傲气冲天的关羽,我还能把他怎么样了?张飞倒是知书达理,可是性爱喝酒又为人暴躁,行军顺利还罢了,行军不顺或者心中有气都会拿手下兵丁出气。刘备以仁治军,军种军刑不盛,军士无辜受打,心中能不怨恨?对关羽、张飞这些缺点显然要重罚,否则日后必生大祸,刘备则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否则倒显得他不义了。第四,要争天下,就要部则一切手段,他却到处宣扬他的‘仁义’,可是依目前的形式来看,刘备只能夺取荆州、益州。以他皇叔的身份,他和这两州的太守都有兄弟之谊,他却要夺人家产,他的所作所为比明火执仗抢人的曹操都不如,更和他所宣扬的‘仁义’背道而行,令天下贤士寒心。这些缺点他自己都没看到,却还沾沾自喜到处宣扬。”


翟星眨眨眼道:“呵呵,那就投曹操好了,你帮曹操统一三国,也可以名垂青史啊!”


吴晨笑道:“曹操身边,奇谋妙策有郭嘉,运筹帷幄有荀彧,我去了能干什么?难道当用兵如神的韩信第二?韩信可没有什么好下场。何况曹操自己用兵如神,为人却又心胸狭窄,最爱梦游杀人,我若韬略胜过他,他心中嫉恨,不知哪天就梦游到我房中了;我若不如他,他又看不起我,不会重用我,左右为难,何必呢!”


翟星点点头:“唔,有一定道理,不过你顺着这条路走,还是要去襄阳,难道是转道去投孙权?”


吴晨摇摇头:“不是,孙家用的都是江南的世家门阀,他手底下的文官,张纮、顾雍、鲁肃、陆绩、陆逊、周瑜哪一个不是家世显赫?我一介白丁,投他也会让他瞧不起,就算能被他重用也要受那些门阀家族的排挤,想想诸葛瑾受的那些气,还是不去的好,何必自己找气受!”


翟星大笑道:“呵呵,说了半天你是铁了心要去投马腾,不过也好,以你的才能马腾必然会重用你。”


吴晨眼中闪显出一丝狡颉:“嘿嘿,马腾为人刚愎无常,虽然勇武却毫无韬略,这种人只能为将连帅都不能当,更别说让他当君主了,我怎么会去投他?不过他儿子马超文武双全,是三国中我喜欢的五个人中的一个!”


翟星愣了愣,笑道:“哦,那你怎么还要去西凉?难道是要辅助马超?”


吴晨裂开大嘴笑个不停,一路上被翟星压在头上,现在终于胜了一场,心情实在是舒畅,高声道:“呵呵,军事机密!对了,你能猜到我还喜欢哪四个人吗?”


翟星笑道:“哦,简单,赵云、诸葛亮、郭嘉、荀彧,对吧!”


吴晨听得双眼发直:“怎么会猜得这么准?”


“呵呵,容易啊,你自己说的赵云是你的偶像,所以必然有赵云。刚才你一番长篇大论,夸的人就诸葛三人,呵呵,如果我再猜不到,干脆回家卖红薯好了!”


吴晨脸容沉静下来,眼中闪现一丝憧憬:“是了,诸葛亮战略眼光极高,隆中一对千古传颂,‘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名句,千古之下读来,仍让人唏嘘不已;郭嘉奇谋妙策,用计鬼神莫测,中国兵法中的因人施计的精髓被他发挥到了极致,可惜死得早,不然不仅三国的历史会改变,就是整个中国的历史都要改变了;曹操军队兵精粮足都是荀彧的功劳,曹操能独霸北方,荀彧居功至伟,可惜功高震主,英年早逝。诶,对了,你来三国也好多回了吧,你最喜欢的是哪个?”


翟星道:“呵呵,我说了你不要笑哦!”


吴晨歪着脑袋,看着一脸奸笑的翟星,道:“嘿嘿,是不是黄月英?不是啊,蔡文姬?大乔?小乔?貂蝉?不会是周瑜吧?”


吴晨看着他左右乱晃的脑袋,只好放弃了猜想,摇摇头道:“你说吧,我猜不到!”


翟星道:“我说了,你要告诉我为什么决心要去西凉,又先要去荆州,怎么样?”


吴晨点了点头:“好!”


“呵呵,三国我最喜欢的人物就是——黄忠!”


吴晨一口气没喘上来,脚下一个趔趄差点儿摔到地上:“黄…黄忠?哈哈……,怎么会是他啊,你的口味当真奇怪的紧!”


翟星双目含笑:“呵呵,当然是有原因的了,该你说了,你说了,我就告诉你原因!”


吴晨止不住心中的好奇,寻思道,不会是恋父情结吧,嘴上说道:“西凉土地贫瘠,而且据我所知,马腾在公元200年四月到十月期间三次进攻长安,都被钟繇烧了粮草,所以西凉肯定粮食紧缺,我要先去襄阳买粮食运到西凉去,然后才有资本和马腾他们一较高下!”


翟星道:“呵呵,原来如此啊,不过好像你没什么银子嘛!咦~~~~”吴晨正要回嘴臭翟星几句,却见翟星眉头皱了起来。


吴晨紧张地问道“怎么啦?”


翟星笑道:“兵器声,有人在打架,我们去看看热闹,这回你不要再说话了哦!”顺手又揭揭了吴晨一次短。


吴晨捂住嘴,下定了决心,就算是蛇咬屁股也绝不说一句话。昨天一句话惹来的一顿暴打,可还是记忆犹新!


翟星看吴晨举止古怪,笑道:“呵呵,出声也会被发现的哦!”


吴晨少年心性,兼且来这里后还从没看过高手比武,一心想去见识、见识,低声催促道:“罗嗦,我保证不会出一声的,快走吧,不然他们打完了,可就没热闹看了。”


“哎,”翟星长叹一声,“你的保证多了,可惜总是食言。这样好了,你呆在这里,我看热闹去。这样就不用担心又被人发现了!”作势要走,吴晨一把拉住他,急道:“我保证绝对一声都不出!而且你如果你一个人跑去看热闹,如果有野兽经过,我可是不会武功的哦,万一有个三长两短的,你们公司的招牌可就砸了!”


翟星低头想了想,叹了一声:“嗯,说的也对。这样好了,不去看热闹了,绕着走吧,否则恐怕又有人被人当沙包踢了!”作势要从另一边走。


吴晨恨的直咬牙,明明是这奸商说要去看热闹,现在又是左推右推的,看来奸商又想要向自己兜售什么东西了。眼珠转了转,装作满不在乎的样子,淡淡的说道:“好啊,不就是有人打架嘛,有什么意思啊,不去就不去好了!”


“哈哈,不要太勉强哦!嗯,听这声音剑风凝而不散,剑法轻灵、快捷而不急促,应该是南仕林蒯家的高手了。唔,另一个,兵器厚重而不低浊,身法凝重而不呆滞,唔,到底是那派的呢?”翟星仰着头,望着星空。


吴晨伸长了耳朵,夜风中除了夏虫的呢哝声,根本听不到什么打斗的声音。心中又想看得紧,直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围着翟星乱转,希望能借点声音听听,口中不停的说道 :“你说的是不是真的啊?不会是你欺负我听不到,胡说的吧!”


“哈哈,原来是荀家的‘流云铁岫’,怪不得会听不出来呢,咦,他们两家怎么会打到一起呢?”翟星好像终于听出来了似的,摇头叹息,然后又像是突然发现吴晨在跟前乱转一样,哈哈笑道:“喂,你干什么?尿急吗,我可不是树。要小解,那边树林去啊!”


吴晨恶狠狠的说道:“你才尿急!”


翟星笑得春光灿烂:“呵呵,不是就好。前面这两家都不好惹,我们还是绕道走,绕道走!”说罢,拉着吴晨向官路上走去。


吴晨甩开了他的手,怒吼道:“奸商,我的信用点都被你骗没了,你还想骗什么。”


翟星又露出欠揍的笑容:“呵呵,我可是一个有职业道德的商人,做生意从来都是童叟无欺、真才实料的,骗人的事情绝对是从来都没做过!”


“你……”吴晨为这奸商的厚脸皮一时气结。


“呵呵,这次是真话了。前面的两家都是武林大派,我们一边走,我一边告诉你好了!”翟星迈步就向前走。


吴晨紧跟在翟星后面,道:“这次是真话,那以前就都不是真话了!”


“哈哈,次次都是真话。这两家一个是南仕林蒯家,一个是北仕林的荀家,都是武林中的大门派,一边支持刘表,一边支持曹操,现在在打斗,我们这会儿过去,说不定就迁怒我们,那以后这路就不好走了。”


吴晨紧走两步,和翟星走了个并排,道:“这个荀家是不是荀彧,荀攸他们家?南仕林、北仕林是什么,地名吗?”


“是啊,荀彧还是这个家族现在的族主呢!北仕林就是北方读书人的通称,北仕林有三大家族,荀家,钟家,和孔家。北方的读书人或者说北方稍有些名望的人都以这三家马首是瞻。”翟星原本就是导游,说起这些就滔滔不绝。


吴晨绕到翟星前面倒退着走着:“又胡说了,荀彧他爸虽然死了,他二叔荀爽不是还活着吗,怎么轮的到他?”


翟星道:“荀彧年少的时候就有人评他‘王佐之才’,更有人说‘天下才识,若有十斗,此子得之八斗’,所以他爷爷荀淑将族长的位子传给了他父亲,然后又传给了他。”


“‘才高八斗’原来是这么回事啊!”吴晨恍然大悟,“那孔家族主是不是就是那个让梨的孔融?”。


“呵呵,‘小时了了,大时未必佳’就是说孔融的,孔融现在文不成,武不就,所以族主的位子反倒是他侄子孔愈,他一气之下就跑到许昌当官去了。”


“哈哈,怪不得他一张臭嘴,喜欢到处骂人,原来是被气的。那钟家就应该是钟繇他们家了?”


“对。你这样倒着走很危险的,很容易摔倒的。”翟星见这小子总挡着自己的路,赶忙提醒他一声。


“南仕林呢,你还没说呢!”吴晨追问到。


“南仕林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南郡庞、黄、蒯、崔四家,另一部分是江东顾、周、乔、陆。南仕林因为门阀繁杂,每每都有不一致的号令,使得南方一带的读书人很难适从,所以虽然人才鼎盛,名声反倒不如北仕林。唉,你再挡路,我就不说了。”翟星干脆停下不走了。


吴晨想听故事,只好退了下来:“好啦,好啦,不过这样并排走着说,我不习惯啊。”忽然大叫一声:“啊,你还没告诉我为什么喜欢黄忠呢,差点儿又上了你声东击西之计!”


翟星笑道:“呵呵,告诉你也无妨。我们公司的黄俊,就是起什么‘大摇大摆’那些名字的那个人,他家的族谱上面就有黄忠的名字。据他说,他是黄忠的第六十三代孙子。这家伙逢人就吹,呵呵,所以每次来三国我都要和黄忠结拜,这样他就成了我的小辈了。”


吴晨捧腹大笑:“哈哈,原来是精神胜利法。我就说你这么奸的一个人,怎么会喜欢一个糟老头子。那现在他见了你叫你什么,祖宗还是祖宗的结拜兄弟?”


翟星不以为耻反以为荣,洋洋得意的笑道:“呵呵,这个嘛,可以当作下次我们交换的条件。”


吴晨眼珠转了转:“唔,这样好了,现在不就有蒯家和荀家打架嘛,我告诉你原因,你就告诉我他是怎么称呼你的,怎么样?”


翟星点点头:“好~~~~~”


“哈哈,这回你上当了。”吴晨一脸得色地说道:“蒯家眼光长远的蒯良已死,现在应该是蒯越当家主,蒯越一向和曹操眉来眼去,勾勾搭搭的,所以蒯家和支持曹操的荀家肯定不会打到一块儿去……”


翟星眨了眨眼睛:“呵呵,你的意思是说我听错了?”


吴晨连连摇头:“不是,不是。你忘了荀彧的弟弟荀谌还在袁绍手底下吗?我估计这次肯定是他派人来说服刘表出兵助袁绍~~~~,他口才很好呢,说不定是他亲来,蒯越不知道从哪儿得到消息后亲自来堵他,就这样打起来了!”


翟星停住了脚步:“嗯,有道理,你这么一说,我也想看看到底是不是这样的,好吧,我们去看看吧!”


吴晨大叫一声:“慢着,你还没告诉我他现在怎么称呼你的……”


翟星挑了挑眉,笑道:“可以啊,不过以一换一才是做生意的正理,所以,我告诉你他怎么称呼我就不带你去看热闹,带你去看热闹就不能告诉你他怎么称呼我,你选哪个?”


吴晨恨的牙痒痒,但终究想看热闹的心思占了上风,恨声道:“去看热闹~~~~~”


翟星摇了摇头:“唉,看你这么勉强,我还是不带你看什么热闹了,免得你回去后乱讲,坏了我的名头,我还是告诉你他是怎么称呼我的。他叫我……”


吴晨忙陪着笑说道:“不勉强,不勉强,快点走,晚了,他们可就走了!”

上一页下一页回书目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