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迹三国第七章 鹰声初啼

记录者 收藏 0 0

吴晨拿出一道令牌对糜竺说道:“糜竺先生你先去集合老幼妇孺,我来时看村后有座山,你带500兵丁将他们转移到山后。”




糜竺看了看刘备,刘备点了点头。糜竺应声道:“遵令。”转身下去。




吴晨随即问道:“刘辟将军,这附近可有山势比较险峻的山谷?”




“山谷?”刘辟皱了皱眉,低下头想了想,抬起头来说道:“离此5里,有一山谷名为‘虎跳峡’,山势险峻。”




吴晨仰天长笑:“哈哈……,曹仁,这回你还不死。”


※※※


“怎么停下来了?”曹仁皱眉询问传令官。


“禀督骑,前方受到赵云军的阻击。不过敌人已被击退。”


李典问道:“赵云素有威名,如此一战即溃,会不会是疑兵之计?”


曹仁略微沉吟一下道:“曼成,我先率八千兵马追赶,你带四千人做后援,若不是圈套,我可一鼓作气击破贼军,若是圈套,你可全力来救,内外夹击,歼灭贼军。”


“是。”


“命令全军,全力追击。”


※※※


曹仁的军队刚进村,只听村外一阵呐喊,许多火箭射向村内,村里一些茅草房开始燃烧。


传令官黑着脸跑了过来:“禀督骑,村内发现大量柴草,我方先头部队损伤惨重。”


“哈哈,刘玄德,计止于此矣,如果等我军全部人马都进村里,再放火箭,那么他此计可成,现在火箭放早了,村子也太小了,下令全军,全力追击,通报李将军,叫他火速和我军汇合,活捉大耳贼。”


向导汝南人许信催马向前,开口劝道:“督骑,我军已全力追击四十余里,兵士疲惫不堪,而且汝南山地,多有山势险峻之地,贼军不在谷地施计,而在此小村落,于理不合,不若在此地休整,等探马探得消息再做打算。”


曹仁一旁的裨将曹德大声斥责道:“大耳贼给了你什么好处,要这样维护他。”随即向曹仁道:“督骑,我看这次埋伏的肯定是贼军主力,如果全力追击,定能活捉大耳贼。”


曹仁冷眼看了一眼许信,大声命令道:“下令全军,全力追击,等活捉了大耳贼,我们再回去大碗喝酒,大碗吃肉。”


※※※


“翟老弟,你看曹仁这狗贼会不会上这个当?”张飞已经是第二十七次问同一问题了。


“呵呵,我看曹仁毫无带兵之能,每次都靠人多唬人,这次我们有主公的玄机妙策,有张三哥这等在万军中取上将首级如探囊取物般的猛将,必定能割下曹仁这狗贼的头。”


翟星心中也没底,以前也有旅客来这异时空过一过指挥千军万马,纵横沙场的瘾,不过那时翟星通常是在飞船里,面对着大屏幕观看战争,这战场上的勾心斗角基本没参与过,他又怎么知道吴晨这计策是不是一定能成功。不过他只能安慰张飞,顺便也说服自己相信吴晨。


这时村庄方向升起了一阵阵浓烟,张飞大喝一声:“已经开始烧村子了。”


日已西斜,天空乌云滚动,黑压压的像地面挤来。翟星只觉得气氛压抑,心情说不出的紧张,汗不停得从手心冒出,不由的睁大眼睛看着从村子来谷口的方向。


从村子的方向烟尘逐渐冒起,张飞突然重重的拍了翟星一把,喜道:“来了,来了!”


其实翟星早看见了,心下也是大喜。


※※※


赵云,周仓,关平三人率着五、六百人,每个人身后都带着一个大枝条,一路跑一路扫着尘土;一边跑,一边忙不迭的将身上多带的物品丢掉。


曹仁的队伍紧跟在后面。


张飞瞪大了眼睛看着对面山上,等着吴晨的信号。眼见着自己人的队伍跑了过去,接着曹仁的先头部队也快跑出谷口,吴晨却是迟迟不发信号,急得张飞抓耳挠腮,眼看着曹仁的先头部队也跑出了谷,张飞嘴里就开始不停的骂了,从吴晨的十八代祖宗开始,一直到十八代灰孙子,一个也没放过。当张飞问候到第三遍时,号角终于从另一边吹响。张飞长身而起,鼓起中气,大声吼道:“曹仁狗贼,你爷爷张翼德在此等候多时了,还不把你的狗头割下来与俺。”


话声中,一块块巨石混着泥沙从山顶倾泻下来,堵住了谷口两边的通道,接着火把,柴草也抛了下来。


谷内的曹军大乱,哭爹喊娘,互相践踏,曹仁斩了好几个胡窜乱跳的,也没能让这些士兵冷静过来,谷中烟雾弥漫,开始还有士兵帮着灭火,随着从上面扔下的火把越来越多,火势也越来越大,曹仁虽然功力深厚,也渐渐感到难以支持。


先赶出谷的不到八百人,身后的路突然被断掉,一下懵了,中级将领失去了上级的指挥,根本不知道应该如何应对,赵云,周仓,关平回过身来,率兵丁如虎入羊群,可怜这些曹军大热天跑了将近50里路,口干舌燥,浑身没劲,突然遭到攻击,想跑也跑不动,一个个身首异处。


※※※


李典远远的看到曹仁率队进到谷内,异变突起,谷口被山上倾泻的石头和泥沙堵住,谷内升起阵阵烟幕,不禁心下大急,急声喝道:“督骑将军有难,大家快跟我来。”


吴晨站在山头,望着远处渐起的烟尘,心中暗叹一声:“曹仁用兵也不是白痴啊,这次看来是要不了他的命了。”


关羽原本指挥部下向谷中丢柴草,让弓兵队向那些试图爬过巨石的曹军射箭,见李典的部下开始在谷口列队,就要领着兵将冲下山来,却被吴晨挡住。


关羽怒声喝道:“你没看到李典在谷口列队,要挪开那些巨石吗?”


“嗯,我看到了,不过如果我军现在就杀下山去,难免死伤较多,再等一会儿,我们再冲下去,虽不能全部灭之,但也不会让他们剩下多少。”


关羽看着吴晨浮肿的脸,虽然稚气未退,但眼中透着自信和坚毅。经过这次战役,关羽虽然不愿意承认,也不得不承认,这小孩是天生的帅才,对战争有着天赋的敏锐感觉。


“好,哪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做呢?难道看着他们摆好阵势?”


“对,不过我们现在可以用箭射他们,我们居高临下,箭射程较远,不但可以较多的消耗他们的兵力,而且延长他们的搬运时间,为我们下一步冲下山做准备。”


※※※


李典将自己属下的四千名中的一千刀盾手,分为两边,举起盾牌,尽量挡住射向本军的箭雨,另一千弓箭手张弓搭箭向两边山上的刘备军射去,剩下的则开始开挖和搬运挡在谷口的巨石、泥沙。刘备军多在山上,弓箭射程远,而谷口狭窄,人多拥挤不堪,多有被箭射伤的。参军向晖看着情形对李典说:“将军,我看贼军居高临下,而我军虽然堆在谷口,其实真正搬石,挖土的人并不多,不如让他们向上攻击,这样贼军的兵力就要分出来,可以大大降低我们的压力。”


李典点了点头:“嗯,好,你我各指挥一军向两边攻击。”两人各率一军,向两边山上攻来,刘备军果然开始向这些爬山的兵丁射箭,曹军搬运的速度渐渐加快,终于将石头搬运走,移出了一条通道,那些谷内的兵丁原本以为必死,现在却看到谷口的障碍被搬开,不由的都争先恐后向这边涌来,上下争踏,前后拥挤,李典的队形一下就被人流冲的不成样子。


吴晨看时机成熟,扯开嗓子大叫:“曹仁死了,曹仁死了,活捉李典,活捉李典。”


他不会运力和运气的方法,声音喊出,也就他四周的十几个士兵听得到,不过这十几个士兵听到之后,也跟着齐声喊起来,一传十,十传百,慢慢的漫山遍野都开始喊起来,谷内的士兵早已是无头苍蝇一般,谷外的士兵被这些士兵一冲也失去了主张,大家没有看到曹仁的帅旗,又被这喊声一搅,更觉混乱,早失去了战意,向四下开始溃散,关羽,张飞率部下从山上追下来,如高山滚石,所到之处,见将杀将,见兵杀兵,直杀的天昏地暗,血流成河。


赵云,周仓,关平在杀完曹军的先头部队后,也开始绕过山来,帮着追杀曹兵。此时,一条电蛇撕裂长空,一声霹雳声震百里,大雨磅礴而下。


※※※


“哈哈,痛快,痛快,吴老弟,没看出来你竟然如此神机妙算,杀的曹仁这狗贼惶惶如丧家之犬。你们是没有看到他哪个样子,哈哈,真是太丑了。”张飞这一个多月来一直被曹仁在屁股后面追着跑,今日主客易位,实是大大出了心中一口恶气,直比听了翟星一万句马屁词还要舒畅。


吴晨不无遗憾的说道:“可惜,可惜,要不是这场大雨,曹仁这家伙是逃不了得。昨晚月色昏黄,酷热异常,早上又是朝霞满天,我早都应该想到今天有大雨的。”


“呵呵,吴小哥,曹军一万多人,只剩下几十人能够逃脱性命,你还不知足?”赵云端着酒杯在旁边接道。赵云今日心情舒畅,所以一向不喝酒的他也破例喝了几杯。


“知足?哈哈,我看没有拿下李典也是憾事啊!”糜芳也插了一嘴。大家一听,哈哈大笑起来。


穆起在一旁问道:“吴将军,你刚才说朝霞满天,为什么就说应该想到今天有雨呢?”


“嗯,古谚‘朝霞不出门,晚霞行千里’,意思就是早上如果满天朝霞,今天必然要下大雨!”


“要的,要的,吴小哥上知天文,下晓地理,就是再世孙武也不过如此。不过我看吴小哥这回是故意放他们一马,”糜竺也走了过来,大家听到这话不觉一愣,“哈哈,原是要等着下次刘晔来了,将他们一起抓起来,让他们难兄难弟一块儿聚一聚。”大家一听,顿时暴笑起来。


“原来是这样啊!怪不得吴小哥后来不让我们追了。”周仓挠了挠头说道。关平看这边这么热闹,也凑了过来,听了这话,一口酒没忍住,全喷了出来,直溅了旁边笑的正开心的穆起一身。关平连忙帮穆起擦酒,大家见了笑的更是开心。


“哈哈,大家都这么高兴啊!”刘备走进大帐,关羽跟着走了进来。刘备换了套新衣服,一张白脸在火光照耀下显得熠熠生辉。关羽虽然脸上不见喜色,但眼中的却是满蕴笑意。


“主公!”文官武将都躬身致礼,只有吴晨一个腰站的直直的。


刘备见了不动声色,走上前来拉住吴晨的手说:“吴晨,今日能得大胜,你居功最伟,你说让我赏你些什么呢?”


吴晨低声答道:“今日能得胜,第一是皇叔用人不疑,全力支持我用策;第二是将士用命,奋勇杀敌,我只不过是在旁边动动嘴皮子,没什么功劳。”


翟星这时挑帘进来,他是跟着刘备去看那些受伤的士兵,顺便帮军医官医治士兵,所以来的晚了,不过吴晨的话倒是听见了,心下道:“这小子潜力无穷,如果搞我们这行,恐怕我给他卖了还要替他数钱了。”


“哈哈,胜而不骄,居功而不自傲,有如此人才相助,何愁汉室不兴!”刘备放声大笑,神色随即一正,朗声宣布:“从今日起,翟星就是我们的军师将军,吴晨就是副军师将军。”


“恭喜主公今日得两位青年才俊相助,恭喜翟军师,恭喜吴副军师。”大家齐声贺道。


刘备大声说道:“今后大家同心同德,兴复汉室!”


“同心同德,兴复汉室!”营帐中传来异口同声的声音,随着夜风飘向无垠的夜空。


※※※


“呵呵,今天你表现不错啊!”翟星皮笑肉不笑跟在吴晨身后走进营帐。


“哈哈,打仗对我来说是小菜一碟,今天的对手是曹仁,还显不出我的厉害,你看我以后怎么收拾曹操。”吴晨得意的笑了起来,顺势倒在了行军床上。


“啧啧,没看出来,昨晚也不知是谁被人吓唬吓唬就又是尿裤子,又是‘我招,我招’的。”翟星学着吴晨昨晚的话。


吴晨的脸一下变得红了起来:“我初来这地方还没搞清状况嘛。”


“‘不要动刑,不要动刑’”翟星连语气也学的惟妙惟肖。


吴晨拿起床上的枕头扔了过去:“你闭嘴!”


“哈哈,‘草人,我记起来了,是见过的,是见过啦。’。”翟星接过枕头,继续学吴晨说话。


吴晨看着这奸商得意洋洋的脸,恨不得立即跳起来撕了他的嘴。


“咦,我说这些话的时候,你不是还昏着的吗,你怎么又听到了?你不会是假装昏过去了吧!”吴晨终于反击了。


“这个,这个嘛,是张飞告诉我的。”翟星立时被封住了嘴。


“张飞,他会学得这么像?”吴晨坐了起来,眼睛盯着翟星。


“呵呵,他是学不像了,不过我们在一起也有四、五天了,你说话什么样我还能不知道吗?嗯。”翟星闭起了眼睛。吴晨本来还准备继续追问下去,看翟星样子古怪,一时倒忘了发问。


翟星心里暗笑,“呵呵,小伙子,你还嫩啊!”


“你在干什么?”吴晨看翟星睁开眼,急忙问道。


“我看看外面有没有高手在监视我们啊!”


“监视我们?为什么?难道刘备还不信任我们?”吴晨歪着头问道。


“呵呵,刘备哪能这么快就相信我们,你不要太小看他了!”翟星笑道。


“那你还这么大声说话,你不怕被听到?”吴晨也急了。


“听到有什么关系嘛,反正我一身轻身功夫无人可及,大不了一走了之。”翟星倒头躺在另一张行军床上。


“哪我呢?你不能丢下我的!”吴晨这回是真急了,起身扑到翟星的床前,一把抓住翟星的胳膊。


翟星看着吴晨笑道:“你是在世孙武,对付他们不是像对付一碟菜般容易吗?”


吴晨陪着笑说道:“你还不知道我吗?我是个小孩,什么都不懂,刚才是说笑的啦,不过我可是你们公司的顾客,你们做生意的不是顾客至上的吗?你不会这样丢下顾客的吧!”。


“呵呵,我是不会这么做了,不过我看的出来你是非常喜欢打仗了。”


吴晨看着奸商,也不知道他说的是不是真的,只好接口道:“是啦!”


“你来这三国是不是想过一过这指挥千军万马、决战沙场的瘾?”


“嗯!”吴晨点了点头。


“唉,这就难办了,你今天也看到了,千军万马的,左边是刀,右边是枪,头上还有箭在飞,我虽然武功高强,可万一我们俩被冲散了,你到时候怎么办?”翟星语重心长的开导着吴晨。


“可是我在网上看到很多文章,说在你们这里打仗怎么怎么厉害,如果有事,他们怎么还能活着回去?”吴晨可不吃这一套。


“大少爷,你不想想,那是他们有服务器在后面支援,只要一有危险,立即会将他们传送到飞船上,他们自然没事了。可是因为某人的原因,我们现在可是没有服务器支援了哦!”翟星双手交叉背在脑后,长吁短叹的说道。


“那怎么办?你们公司的服务条款上说的一定会保障顾客人身安全的。”吴晨也傻眼了。


“是了,是了,为了公司的信誉我会用命来保护你的,不过我也只有一条命啊,我死了,以后就再没人来保护你了!”翟星继续为吴晨描绘着未来凄凉的前景。


吴晨愣愣的看着翟星,翟星心中暗笑:“这回就算你奸似鬼,也要吃我的洗脚水。”


“哪我该怎么办?”吴晨呆呆的问着。


“唉,各安天命好了,天晚了,睡觉,睡觉!”翟星侧过身子,用背对着吴晨。


“对了,你不是有很多武功秘籍的吗,快拿出来,我要买一本。”吴晨摇着翟星。


翟星心中大喜,哈哈,买卖终于上门了!嘴上却不紧不慢的说道:“咦,你不是不愿意买的吗?怎么又要买了?”


吴晨不耐的说道:“生意上门还这么多话,你烦不烦啊?还有,我什么时候说过不愿意买了?”。


“呵呵,这可是你自愿买的哦,我可没逼你,你想清楚了啊,不要以后回去了到外面乱说。”翟星还是不紧不慢的说着。


吴晨直恨的牙痒痒:“是啦,是啦,我自愿买的,不是你逼我的。我在这里这么说,回去了也这么说。”


翟星从怀里掏出了一堆秘籍:“喏,都在这里了。这本是你昨晚看过的关羽的《燃体神功》,这本是吕布的《千里我独行》。这本是赵云的《翔云密布》,他不是你的偶像吗?你不想知道你的偶像武功的秘密吗?你买了这本我们还免费送你赵云的《惊神枪》枪法。”翟星边说边看着吴晨。


吴晨接过书来,爱不释手的摸着,却没有点头。


“哦,这本是张飞的《天龙暴》。怎么,不要?那这本好了,诸葛孔明的秘籍《蟠龙诀》,诸葛亮……”


“等等,这本是诸葛亮的武功?”吴晨拿起了《蟠龙诀》问道。


“对啊,如假保换。”翟星笑眯眯的说。


吴晨瞪着翟星:“诸葛亮怎么会有武功的?你是不是在骗人?”


“呵呵,你熟读三国,也该知道诸葛亮好为‘梁父吟’,农闲时会对空长啸,这说明诸葛亮的武功的确很高深哦!”


“是吗?这么多武功秘籍你们是怎么收集的?”吴晨疑惑的问。


翟星眨了眨眼睛:“呵呵,商业秘密!”


“我不知道它们是怎么来的,就不能确定是不是真的,不能确定是不是真的,我买了不是就上当了吗?”吴晨歪着头问。


翟星看着吴晨歪头就知道,这小子又在动歪脑筋了。


“哼,不买就算了,我们公司的信誉可不是这样任人怀疑的!”说罢,作势要收起所有秘籍。


“呀,不是,不是啦,我只是好奇,随便问问,随便问问。那这《蟠龙诀》多少信用点?”吴晨眼见翟星生气连忙讨他的欢心。


“不贵,不贵,四百五十个信用点!”


“妈呀,这还不贵?”吴晨差点吐血。


翟星笑嘻嘻的说道:“呵呵,这些都是一流武功当然价钱不能低了,不然不就显得对知识不尊重了嘛!”。


“有没有便宜点的?”吴晨问道。


“有是有啦,不过都是李典啊,廖化啊,他们的武功。”说着,翟星从怀里掏出一本册子来:“这本是黄盖的‘十三太保横练’,值两百个信用点。你要不要?”


吴晨听着就皱眉头:“有没有既是一流武功,又便宜的?”


“哈哈,这样的好事,我也想要啊,如果你有,我买好了!”


吴晨歪着脑袋说道:“嗯,我看你的武功就很好,不如我跟你学好了!”


“呵呵,好啊,学费一万八千个信用点!”


“什么,一万八千个信用点,你怎么不去抢银行?”吴晨气的站了起来。


“呵呵,抢银行犯法啊!上次不是告诉你了吗!”


吴晨气的转身就要走,被翟星一把拉住,“我想起来了,我这有一套《天人合一诀》本是一套六本的,我们没有收集全,只有五本,可以拆开卖给你了!”


吴晨迅即转过身来,颤声问道:“《天人合一诀》?是不是就是网上说的《易经》作者太卜的武功!”。


“对啊,我看你的见识也很广博嘛,基本可以和我比肩了!”翟星又懒洋洋的躺下。


“真的啊,那要多少信用点?”吴晨蹲下来问道,因为激动,气息有些喘。


“一万个信用点,我就是学这套秘籍的,所以你要和我学,我也只能教你这套武功!”翟星笑眯眯的看着吴晨。


“哇,太贵了,我只有一百一十六个信用点,能不能便宜点?”


“唉,便宜是不能便宜了,不过我刚才说了可以拆开来卖给你!喏这是第一本,总共一百二十个信用点!”翟星看着吴晨心动的样子,连忙又道:“你知道了,当年太卜武功没有大成的时候,就是靠着无上的轻功和快速复原的本事逃过了归藏派的一次次追杀的,而这些功夫可都是记载在这本书里的哦!”


吴晨捏着手里两页纸:“这么薄,你是不是又在骗人?”


“伤自尊了,还给我,我睡觉好了!”翟星伸手就要夺吴晨手里的纸。


吴晨连忙将手背到身后,陪着笑说道:“呵呵,我只是和你还还价嘛,你可以漫天要价,怎么就不准我就地还钱呢?”


“唔,好吧,价我可以让到一百一十六个信用点,一个都不能少了,不过我可以买一赠一的。”翟星认真的说道。


“买一赠一?”吴晨好奇的问道。


“对,就是说你掏钱买了这本,我免费送给你一本天下一等一厉害的武功秘籍,秘籍中的秘籍。”


“不骗我?”吴晨半信半疑的问道。


“当然,我做生意从来都是信誉第一,决不骗人。”翟星肃容道。


“真的是天下一等一厉害的武功秘籍,秘籍中的秘籍?”吴晨又追问了一句。


“绝对是天下一等一厉害的,我拿我们公司的信誉作担保!” 翟星差点就要指天发誓了。


吴晨盯着翟星的脸,看了半天,这奸商竟是毫不变色,终于点了点头:“好,我信你!”


翟星看着吴晨将卡插到读卡机,从上面划出一百一十六个信用点,终于从胸中吐了口气:“呵呵,这小子的钱真不好赚!”


“这下可以了吗?你答应给我的秘籍中的秘籍呢?”吴晨紧盯着翟星,生怕这奸商说一套做一套。


“呵呵,说过给你当然给你了,我做生意从来都是童叟无欺的,喏,接住了哦。”翟星从怀里掏出一本书,扔给了吴晨,自己则赶忙从另一边滚下床去。


吴晨接过来一看,秘籍上四个篆字,开口念道:“秘籍目录……奸商,这就是你给我的秘籍?”合身向翟星扑去。


“哈哈,哈哈,对呀,难道它不是绝世秘籍的秘籍吗?呵呵……”翟星乐得上气不接下气,身影却是飘忽不定,虽在狭小的营帐内,如行云流水般流畅,从营帐滑到地上,又从地上飘到营帐,吴晨追的喘气如牛仍是一片衣角也没摸到。


吴晨知道这奸商的武功高出自己太多,根本不可能抓到他,只不过又被这奸商骗了,却又忍不下这口气,气鼓鼓的走到床边,重重的坐了下来,顺手将床上的被单扯了下来扔到地上,仍不觉解气,又站起来在被单上使劲踩了几脚,然后走到翟星的床边躺了下来。


“呵呵,你还要躺下来?我们还是快走吧,不然就来不及了!”翟星今天得了大便宜,笑声更是响亮。


吴晨捂住耳朵,侧过身去,翟星笑道:“你是会用兵了,不过你想一想啊,曹仁吃了这么大的亏,他会善罢甘休吗?他白天损失了一万多兵丁,可是他这回来收复汝南,共带了两万人,损失的不到一半兵力,刘备军虽然白天大胜,可是已是出尽全部兵力了,如果现在曹仁再来偷袭,会是什么样的呢?”


吴晨翻身坐起,“呀,这我到没想到啊,你怎么这么厉害,能想到这计谋?”


“哈哈,不是我想到的,而是我听到的,虽然马掌上包了布,可这马匹一多,地表的振动还是能感应到的,刚才还在10里外,现在已经在8里外了,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不行,我要给刘备通知一声。”吴晨起身向外冲去,突觉身后一麻,竟然人事不知。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