拯救我的人是谁 正文 死亡之吻

小鱼的眼泪 收藏 3 7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03/


就在这个很冷的冬天,我决定将自己杀害,我19岁。

活着,是值得向往的,不管你是否身心健全或是否可以好梦成真。当生活正带着它原有的色彩逐渐远去,死亡,却是幸福的,它可以平息你所有的悲伤和绝望。这不是“少年不识愁滋味”式的无病呻吟,也不是我一时冲动而要做出的牺牲。不得不承认,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它已经潜伏在我的脑海里很久了。它总是忽明忽暗,若隐若现的纠缠着我,整个冗长的秋季过去了,寒冷的冬天来临了,它非但没有消弱,反而加快了步伐向我步步逼近,我于是真的走投无路。像是被黑客攻击的电脑,它首先吞噬了我的心髓。我变成了一个躯壳。

每一个阳光灿烂或是阴雨连绵的冬日,我为了活着而吃饭,我迫切的需要独处,然后一个人钻进我睡的那间屋子,让内心和现实不停的在我的脑海里搏斗撕杀着。我恐慌,不安,浮躁,焦虑,忧郁……快要崩溃。

这时候我唯一的去处就是去英子家。

英子是从小到大和我一起长大的邻居,她大我一岁。她家住在我家屋后,她和弟弟在外打工已有3年没有回来了,家里有她的父母哥嫂,从小到大她家一直是我最温暖的去处,不管她在不在家。关于他们的生活,曾经有一些记忆犹新的东西永远的覆盖了我儿时的回忆中。

在读小学五年级的时候,英子有一天晚自习因为忙功课没有回家吃饭,她做民办教师的爸爸在晚自习课上为她送来一包精美包装的饼干,她爸爸阔气的往桌上扔饼干的姿势和饼干落在桌上的响声,一下子刺痛了我的心。说不清是羡慕嫉妒还是感动,我心里酸酸的。那时候我们都是比较穷的家庭,但想不到的是英子仅一顿饭不吃就可以获得如此厚待,这是我10顿饭不吃也无法换来的奢侈,哪怕我的爸爸为我送来的是一块干馍。我讨厌妈妈做的饭菜,就算经常饿肚子也坚决不吃,不吃饭这件事从来都不被当做是一件什么大不了的事。我也不会受到这样的观注,妈妈更不会为了我而改变他们的饮食方式。以至于我对自己读初一时的一天晚上,妈妈不知怎样发现我忘了带手电,而忽然跑到学校为我送来手电的细节至今都念念不忘。

那么英子,她该有多少这样念念不忘的幸福啊!

她的爸爸很少喝酒,既使偶尔醉一回也不会和她妈妈吵架,更不会骂他们兄妹三人。她有一个终身未婚有颠痫病的伯伯一直跟着他们一家吃闲饭,他们一家人都不会与他发生冲突。不管你在任何时候突然造访,他们都是和睦的安祥的。让你别想企图从他们家寻找矛盾的漏洞,那将是徒劳的。虽然都是同等的家庭,他们兄妹三人却可以常常吃到我和弟弟吃不到的零食,那是他们的爸爸每次从街上回来为他们带回的惊喜,为了那份惊喜,我经常傻傻的跟着他们一起跑到村外的路口去迎接和等待他们爸爸的归来。当他在我们的视野中出现,他们兄妹三人会欢欣雀悦的喊着爸爸并朝着他来的方向奔跑。这时我会低了头识趣的默默走开。虽然有时候,英子和弟弟会敲开我紧闭门为我送来一个青苹果,但是那些个属于他们的镜头特写却更深的烙印在了我的记忆中。它会在某个时刻触动我敏感的神经。

我曾以为是我自己太挑剔了,才不喜欢妈妈做的饭菜,所以当妈妈骂我富贵嘴败家子甚至更难听的话的时候,我也憎恨自己怎么就不能下咽那些被爸妈狼吞虎咽的食物,至到我在英子家看到她的妈妈为了让他们吃好每一餐饭那关切的询问和温暖的目光,我才知道,对于一个几岁的孩子来说这些是可以被原谅的。我曾经以为是我自己不够乖不够好或者不够聪明不够可爱,所以才会遭到爸妈的打骂和侮辱,至到我在英子家看到她在做错事时,她的爸妈对她进行的温柔的批评,我才知道原来责备一个犯错的孩子可以用这样谦和宽容的方式。……太多了!小时候我所知道的一切和幸福有关的定义都来自于他们家。

在我渐渐长大的岁月里,我越来越多的目睹了他们家的幸福生活。这幸福一直持续到他们长大成人到她哥哥结婚到现在到……,这似乎已经显露了它将成为永恒的迹象。所以我喜欢去他们家,无论在任何时候想到他们家都是温馨的。这是从来都不会在我的世界中褪色的一种感觉,它也成为我的永恒。我是一个很容易被感染的人,不管去多少次不管是去站会还是坐会或是一句话也不说再走回家,那感觉总是不同的,仿佛我刚刚也经历了一场幸福。甚至有时候我也可以放肆的在他们家哭一场尽情的倾诉一次,我的心情总是会得到安慰或满足。

在最后的日子里,去英子家成为我的缄口良药。

嫂子梅儿,我和她有着还算友谊的一份交情。她是一个比我大不了几岁的女孩子,她有着圆圆的红扑扑的苹果般的脸,瘦小的身材。嫁过来有三年了,没有生育,居说是有病。她身上还带着点孩子般的幼稚和天真。冬日的午后,周围的媳妇和闲人经常往他们家串门,打牌织毛衣或聊天,院子里谈笑风生。我不善长打牌,织毛衣更是一窍不通,又很少有共同语言和他们聊。这时候我就像几米“孤独映像馆”里的主角,看了一场自己不懂的牌局,四处张望,发现别人都在哈哈大笑,才忽然想起自己是多么的孤独。梅儿似乎觉察我的心事,在某些睛朗的冬日,我们一起踩单车去街上逛,买我们都喜欢的头饰和食物。在北风呼啸的天气,我们不顾天气的恶劣,踩着单车在无人的原野上在刺骨的寒风中飞驰。去离家很远很远的地方流浪一天,去她的娘家吃饭。她们都是被宠爱的女孩,不会懂得我的。这些都没有将我从绝望的旋涡中拔出。还有那心中挥之不去的鬼影已和我如影随形。

我在日记中写道:“我快要支持不下去了,我一天到晚去英子家反复的次数越来越多,所停留的时间也越来越短,我不知道像这样还能坚持多久,我快要疯了。我还在等待什么?期盼什么?或是留恋什么?……”

终于有一天,我等到了也明白了,我要等待期盼留恋的只是一个已经被我和世人默认了千百次的否定答案。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