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网 5、扮酷的雅皮士 16、爱恨只隔一层纸

yifu_chen 收藏 0 0
导读:钱网 5、扮酷的雅皮士 16、爱恨只隔一层纸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03/


第二天,我几乎是学着企鹅望海的模样,从太阳东升直等到阳光当头,也没等来远飞集团天海公司的半个人。我只得绕了一个大圈,从栾副科长那儿找来了天海公司的电话,以联系贷后检查的事儿。而公司的人却以公司老板没在为由要我继续等待。

眼看着日头西去,我只得又拨通了栾副科长的电话。这次,他的声音里忽然洋溢着异样:“小柳,不知道你听说了吗?”

“啥子?”我很诧异。

栾副科长笑出了声,听出我有些不耐烦了,他才吞吞吐吐地支吾:“你真没听说?”

长时间的等待,已经让我难以对他再有好脾气。我的话音很冲:“有啥子你就痛快说!”

栾副科长停顿了片刻,大概是舌头在口腔里转完了圈,终于开腔了:“我也是刚听说的!章行长捅娄子啦!听说,分行那边传来了消息,他的位子也要挪窝儿了!”

“那我这贷后检查还搞不搞?”我的心仿佛被人揪了一把,诧异极了。

栾副科长倒十分轻松:“章行长还没免嘛,当然要继续搞!我再给你联系公司的人。”

挂了电话,我的心里阴云密布,不断地反问自己,想让自己的心里亮堂一点:“章行长能出啥子事情?他这样一个好人,应该一生平安!”我倒忽然担心起那天晚上方子洲的录相带了。但是,那里的确没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而且是章副行长和葛总一块儿把我从派出所里接回来的,章副行长应该不会在这方面出什么问题吧?

我的手机响了,正巧是方子洲给我打来了电话,约我到天海工学院去玩。我立刻答应了,想借此机会问一问那盘录相带的事儿。

我按照在这里读大学的习惯,坐上从星海公园到天海工学院的公共汽车,在终点站下了车。我按照约定站在校园里,在那毛主席挥手的巨型浅棕色石雕下,等待着他的到来。

在已经西斜的阳光下,我的心里忽然像揣了两个欢蹦乱跳的兔子,莫明其妙地忐忑不安,浑身冒汗了。

“老夫少妻!”

等方子洲出现的时候,他的同学甩下一句话,立刻让我更加莫明其妙地局促起来。我的眼睛,竟然不敢正视他,声音压得很低,仿佛像个才偷完东西的贼似的,声音暗哑,几乎不像我的嗓音一般地说:“你怎么才来!?”

方子洲很开朗,依然是一脸明媚的阳光:“怎么也甩不掉这帮同学,他们非要来看你!”

我竟红了脸,一边急步快走,一边对他嗔怪道:“有啥子好看的?跟他们有啥子关系!”

方子洲跟在我身后,附和着:“我也是这么说,可他们却胡思乱想!”

“咱俩还是到外面说话!”我实在不喜欢工学院男生们怪异的眼光。这眼光是因为工学院长期女生希缺而造成的一种对美丽女性的特有的专注。

“行!”方子洲憨厚地同意了,但却没一点让我到他母校的什么地方喝点什么、吃点什么的客套。

“你晓得吗?你真的犯不着出这趟差!”在校门没人的地方,他说。

“为啥子?”我将信将疑。

“在你来之前。京兴市还来了两个人!”

“谁?”我的心里感觉出了几分恐惧。

“一个是孟宪异;一个是耿德英!”

我没想到,方子洲对这个两个人以及他们的行踪这样了解,就故意做出不屑状:“这跟我有关系吗?”

方子洲的圆眼睛里洋溢出狡黠的光亮:“一个是天海公司曾经和现在的老板!一个是京兴伟业公司前任老总!一个是破烂的接手人,一个是最早的投资者!你来揭盖子,你说人家应该不应该关注?”

我听王学兵和苟连生说过,孟宪异曾经当过天海公司的老总,没想到,现在这一直躲着的所谓老板,真的还是他!

方子洲低声告诉我:“你要调查的这两个亿是分行账外经营的烂账!天竺支行贷款给了京兴伟业公司,京兴伟业公司又存到分行,再以委托存款的名义经分行银鹏公司投资到这里来的!那个王学兵胆大妄为,企业存款和银行投资东北天海都没入帐!”

我对账外经营的事儿虽然有所了解,但是依然是一知半解,便作不屑状说:“以前的账外经营,京兴市不是都认了吗?也没啥子问题嘛!值得大惊小怪吗?”

方子洲见人多起来,就没再开口。我俩一前一后地走,一左一右地在人群里站,等候着公共汽车。我俩之间,始终保持了一米左右的距离。好在坐车的人不多,我们没怎么挤就上了车;好在车上,依然不怎么挤,我也没给方子洲提供英雄救美的机会。等公共汽车在车站停稳,我俩一前一后地下了车的时候,天已经擦黑了。

我俩继续一前一后地向马路西侧的山麓上走去。这里是一个军队和家属驻地,很难见到人影;街道干净、整齐,一色的二层小洋楼,深棕色的楼身,在仅存的一点暗淡余辉中,朦胧、美丽,像仙境似的。

这时,我俩才走到一块儿,但依旧保持了一尺的间距。从这里经过一堵矮墙,可以绕进星海公园。走过矮墙,便到了海边。过去,这里是一个天然公园,不收门票。现在,我俩在无意之间却成为了逃票者。

“账外经营的确是时代的产物,是可以按照京兴市规定核销或划拨给资产公司。但是,我怀疑王学兵那些账外经营的利润,除了小集体分掉之外,还有不小的一笔直接进了他个人的口袋!耿德英在这个过程中私自拿了多少,也是一个大问号!”

“你有啥子证据?”我虽然巴不得方子洲能扒开王学兵的屎屁股昭示天下,以解我被始乱终弃之气,但是,嘴上却没表现出来。

方子洲看出来我依然不信任他,就咧嘴笑了一下:“我是经过思考才跟你说这些的。你完全可以不信。但是,现在你面临两难选择:不认真调查,交不了章副行长的差;认真调查,你将会面对分行王学兵之流的进一步迫害!所以,栾国庆老谋深算,在关键的时刻,洽到好处地崴伤了脚!”

我的心里感到阴森森的,嘴上依然强辩道:“这是中国,我怕谁!”

方子洲见我一副天真、大无畏的模样,笑了笑,没吭声。他在沙滩上划了一个圈,在圈里放了一块大石头,那个大石头虽然对于不远处的黑石礁来说,不值一提,但是,对于圈内的砂子来说,却无比巨大。

他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是告诉我王学兵之流在某时某地的无比强大吗?我没有问。

一片黑色礁石横在面前。礁石路湿渌而坎坷,不好走了。男人仿佛天生就有这种机灵劲儿似的,趁我蹒跚不稳之时,方子洲几乎是出于本能地意识到:与我亲近的机会来临了!他鼓足勇气,借机拉住了我的手。

“这儿真不好走。”我没回绝他,同时找了一句话,掩饰自己内心的尴尬。因为,我感到无论是拒绝他,还是不拒绝他,都不合适。如果他真的没对我干过坏事,那么,我和他不但是有缘分的,而且我还是应该感谢他的。而且,此时此刻,我心中的那个外鬼又出现了,她让我在惊粟之间,感觉了一股甜蜜蜜的暖流。

我忽然感到自己的脸有一点热辣。我想方子洲也一定可以在傍晚的暮色里,依稀看到我的脸,在发红。人真是很难说清楚自己,我都搞不明白,我这个见过多个男人,也算久经沙场的女人,现在怎么会突然有了处女般的羞涩?

过了难走的石头路,我赶紧把手从他的手里收回来,当然,在心里的确是有一点儿恋恋不舍的。

“‘阡陌交通,男耕女织。全心待客,不论魏晋。’你是装一下雅皮士,还是真的相信‘怡然自乐’的桃花源?”我开始想了解他这个人了。

方子洲很认真地回答我:“我晓得商品社会欺诈成风,好人难有好报。”

我补充道:“比如,挤公共汽车。你文明,你就只有等下一辆!你再文明,你就还得等下一辆!没有任何人会因为你不挤而礼让你!”

“但是,桃花源的理想还是很美的,假如社会可以有一个行善链,哪怕这个链永远接不下去,但总得有人做这第一个链条吧?比如,刚才坐公共汽车,我们没挤,不也上来了吗?而且,我想,我是会有好报的,不在今生,也会在来世。”

我不屑地看他一眼,不无讥讽地一语双关:“只怕人家把你这个活雷锋当成真骗子呢!”

“敢情你是这么看我的!”在傍晚的暗淡微光里,我仍然看到方子洲的脸红了,而且红的像一个大大的番茄一样。

当天色已经擦黑,周围只有我们两个人的时候,我问:“你真的不恨我?“

方子洲笑了:“我为什么恨你?”

“因为,我一直把你当作一个大坏蛋,一直想报复你,而且也没闲着!”

方子洲摇摇头:“我说了,你可别不高兴!”

“你说。”

“孙悟空蹦达出十万八千里的时候,如来佛正看着他呢!”

我不屑地反驳:“你是说,我怎么做,为啥子要做,你都明白?我来这儿做啥子、啥子时候来,你之前就一清二楚?”

他却笑而不答地点点头。

我诧异了:“你到底是干啥子的?”

方子洲也诧异了,笑答道:“你不晓得?我是记者!上次在京港娱乐城我就说过的。”

我冷笑两声,揭露道:“上次派出所的警察同志也说了,你这个记者只是松散型的!跟《京兴晚报》没任何人事隶属关系,充其量只能算他们的一个自由撰稿人!”

方子洲被我揭了老底,尴尬地好半天没说出话来。我的好奇心空前高涨起来,立刻穷追不舍:“你可不可以告诉我,你一个大男人,从天竺支行辞职出来之后,到底混得怎么样?你靠啥子为生?”见他不答,我又补充一句,“我是说,你靠啥子获得生活来源?”

方子洲被我逼急了,吭吭哧哧地一个劲儿支吾:“我一个人支出很少!比如,你出门打车,我就坐公共汽车,有时候索性连公共汽车都不坐!”

我再冷笑一下,继续揭露:“你一个照相机、一个摄像机,这么高档,得值多少钱?怎么也要十万八万吧?胶卷、录相带不停地使,又需要花多少钱?”

方子洲又不说话了,尴尬得一个劲儿地咽口水。我立刻感觉自己像一个在万马军中取得敌方上将脑袋的英雄,志得意满起来了!但是,而后我又感到自己有一点过分,甚至有一点讨厌:我真是对这个男人太刻薄了,给这个男人的自尊心没留下半点舒缓的空间。同时,我还感觉,虽然我依然不能了解他,但是,与他的相处,的确给我自己带来了几许的惬意、几许的轻松和几许的温馨。

我俩时而一前一后,时而一左一右地漫步在海边。我像个哑巴,而他则像个聋子。我俩不谈学习、不谈周围的趣闻逸事,更不谈理想和未来,可以说,我俩什么也没有谈。我望着那黑蒙蒙的大海,数着天上的星星和远海的船灯,听着海的涛声,真真切切地感到了此生从来没有过的释然。

不知道方子洲是怎么感觉我的。大概能有我这么一个美女陪着,即便这个美女性格不好,经常不给他好脸色,甚至忽然之间就一言不发,他也是快乐的。因为,我俩一块儿听潮漫步,一块儿忘却了吃晚饭,一块儿忘却了时间的存在。

在他把我送到招待所门口准备离去的时候,我望着他的脸,玩笑着挑衅道:“你为啥子要留胡子嘛?”

他很认真地反问:“难看吗?”

我顽皮地打趣道:“络腮胡嘛挺酷,像个艺术家!”

“那嘴上的胡子呢?”他依然认真地问我,手还不由自主地摸住了自己的八字胡。

“酷过了头!真像个大坏蛋!”我咯咯一笑就进门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