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网 5、扮酷的雅皮士 8、我是一只丑小鸭

yifu_chen 收藏 0 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03/


我像一个没爹娘的孩子,面对一个无形而强大的势力,只有缩在角落里舔食自己心灵伤口的份儿。我痛恨余主任、王学兵及其老婆,还有欺负我的所有坏人。我想报复,报复这欺负我的所有坏人。当然,我想,我首先要报复的,就是我恶运的蛹作者,那个自称为方子洲的雅皮士!

一个弱女子如何面对一个强大的被操纵的组织,如何面对一个整日游荡于旷野里的男人?我没对此进行任何思考,就冲进了我宿舍外的那片旷野,直接杀奔那曾经飘扬起白色炊烟,给我的清晨漫步带来无穷快乐的几间小房子。

我沿着林间的土路疾走,那一直令我沉醉的旷野已经没有了往日的魅力。这土路原来是布满杂草的,今天却不知道为什么被推土机的履带压出了半尺深的车辙,异常难走。我深一脚浅一脚的蹒跚而行,脚步慢了,大脑的思维倒提速了,也冷静了。

我怎么报复这个男人呢?施以拳脚?我一定不是他的对手!揭露和谩骂?也难解我的心头之恨!找朋友帮忙?这诺大的一个京兴市,我真找不出一个可以帮我动粗的人!无奈之下,我想起了少女时代对付男生的手段。于是,我蹲下身去,用自己的手绢满满地包起了一包干土,揣在兜里,准备见到那个雅皮士之后,就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把这干土毫不留情地撒向他的狗眼睛。同时,我灵机一动,还想到了一个自救的万全之策!于是,我摸出了自己的手机(这是我从王学兵那里获得的唯一的物质好处),拨通了公安局的110。

当对面传来女公安干警的声音,我直接报案:“一个叫方子洲的人正在殴打一名女青年!”

“在什么地儿!”女警官问。

“京兴市南郊,爱农银行集体宿舍外面,清水洼那片林子里!”

“清水洼?是有几家钉子户的地方吗?”女警官似乎比我还熟悉这一代的情况。

“就是。”

“方子洲?那个上海人?就是清水洼那个钉子户吧?”

“没错!”我恶狠狠地确认。现在,我才知道这个方子洲原来也不是本地人,而是一个上海人。

“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柳韵。”我忘了撒谎。

“在什么地方工作?”

“我只是过路人!你们快来吧!”我终于没招出爱农银行,就赶紧挂了电话。

让我感到诧异的是,往日里那炊烟缭绕的几间破房子,方子洲的老巢,却突然在清水洼的林子里消失了!!无论我怎么环视,现在,在我的眼里,除了清水洼参天的大树,除了那只硕大的黑贝犬依然在远处矫健地闪现一下,就是漫野枯黄的薅草,再没有了人烟。在原来那几间房子的遗址上,遍布瓦砾,一对消瘦的白发老者正在一片瓦砾上耐心地拣着破烂。

“原来那几间房子呢?”我问。

白发瘦老头儿眼睛很大,外凸的很厉害,被松弛的眼皮包着,仿佛随时都能掉下来一般。据说,他姓何,世居这一带的人都叫他何大爷。他听到我的声音,慢慢地直起腰,狐疑地望着我,回答:“让推土机推啦!这是上午的事儿了。”

“为啥子?”我问。

“为啥!听说薇州有一家公司淘换了这块地,要接着建高尔夫球场了。”

“那个雅皮士呢?”我失落中带着难于抑制的气哼哼的语调。

“雅皮士?也就是坏人!?”老妇也站起来,立刻还我了一个气哼哼,而后神经兮兮说,“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这是革命的首要问题!”

据说,她曾经读过几年私塾,学过诗词曲赋,工于毛泽东诗词、语录,但是由于一直没工作,也没人知道她的姓氏,这一带的人都随着瘦老头儿的姓氏叫她“何大妈”。她大约五十岁左右,有着晒成古铜色的皮肤,戴着一副黑塑料框的近视眼镜,镜片奇厚;她眼睛看人时凝重而怪异,时而呈游离状。听了她莫名其妙的话,我感觉她的神经一定不是很正常。她又说:“这儿没坏人,我瞧推房子的那帮子人,才操蛋呢!”

何大爷以目制止了老伴的唠叨,狐疑地问我:“您是薇洲公司的?还是房地产公司的?”

我摇摇头:“我只是要找那个叫方子洲的钉子户。就是总把陶渊明‘怡然自乐’挂嘴边上那个人!”

何大妈不再回答我的问话了,突然大、直了双眼,高叫一声:“我要申冤!你们凭嘛推了我的屋子?”

“人家说你是违章建筑!”何大爷插嘴,他不让老伴开口了,悄声对我说:“别怕,她精神有一丁点儿毛病,不会伤人!”

见老伴没听到他的话,便又悄悄问我:“您是取光盘的吧?方子洲倒是告诉我,让我把一张光盘交给一个来这儿踅摸他的女孩子。”

“光盘?”我倒莫名其妙了。方子洲怎么会给我光盘?一定是这对老糊涂搞错了。我再怎么痛恨方子洲,也不想冒充另外一个女孩,来骗人财物,何况只是一张小小的光盘。

何大爷见我不说话了,便主动问我:“您是不是总在这儿遛弯儿?是不是就住北边儿的银行宿舍里?”

我点了头。何大爷见了,赶紧蹲下身,从扔在瓦砾上的破布包里摸出一张光盘。那张光盘被一层薄薄的塑料薄膜包裹着,在夕阳的照射下奕奕的闪光。在阳光没照到的地方,我依稀发现了几点血迹。

何大爷补充道:“晌午,子洲不准那帮人推屋子,被暴打一顿,脑袋都让人给花啦!而后,公安局来了人,把他们都带走了。现在,放出来没?我俩还不知道呢!”

我接过光盘,发现在塑料包装上面,除了几点斑斑血迹,什么也没写。我忽然对方子洲有了几分好奇,脱口而出地问:“方子洲到底是啥子人?”

我的话音还没落,远处突然传来了警笛的嘶叫声。远远地望去,有两辆蓝白两色的桑塔那轿车呼啸着向这边赶来。这一定是我打110报警奏效了,一同帮我对付方子洲的人民警察赶来了!我没多思索,急忙装了光盘,赶紧沿着坎坷的来路逃跑,兜里的干土也被我连同手绢一块儿扔掉了。我不知道现在除了落荒而逃,还能有什么办法避免眼前的尴尬:我这不是成了愚弄专政机关,走到人民警察的对立面上去了吗?!


说起来,可能不会有人相信,爱农银行储蓄所一般员工(这个我厚着脸皮、委曲求全而谋来的岗位),虽然工作在地处闹市区的高楼大厦里,高坐在明窗净几的柜台后,其实,工作的性质远没银行华丽的外表来得辉煌,简直就像一个美名为“花大姐”的小飞娥,只能远看,不能近闻,而且其工作的辛苦不亚于“花大姐”的臭气,让人一心要远离。像最普通的老员工们一样,我每天一连八个小时像个机械人一般无休止的点钞,几乎没休息的时间,也没休息的地方,此外,与老员工们不一样的是,我还要不断地忍受同事们好奇的眼神和不断的盘问:

“分行?一个多好的单位!你为啥不在那儿干了!”

“你是不是捅了篓子,惹着分行啥人了?”

“你是研究生,起码也能踅摸到一份好工作呀!凭啥受他们的气?”

“有一张美女的脸蛋,有一副妖精的身段,不是你的错呀!”

我解释多了,也累了,仿佛自尊心已经长了老茧,索性也不就再解释了。只是当询问者的话语里略带同情之意时,我的眼眶里就依然忍不住要没出息地淌下泪水。但是,慢慢的,我就连这,也麻木了,就连泪水也没了。慢慢的,最让我着急的事儿倒不是自己的面子问题了,而是储蓄所里除了工作用电脑,就没带光驱的计算机!方子洲给我的那张光盘,我始终没办法打开看,也始终没揭开这个坏蛋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由于我担心光盘里会有我和王学兵的床上镜头,因此,也不敢拿到别的地方看,更不敢找家里或单位里有计算机的女同学。

一连几十天过去了,一切的一切仿佛都慢慢的趋于正常和平静了。同事里没人再对我的工作问题感兴趣,我也时常在恍惚间忘掉了自己曾经在分行工作过,还有过出国考察的经验,还似乎曾经在事业上辉煌过。仿佛自己从一开始就是储蓄所的一名储蓄员,一直就是日出而做,日落而息,过着平静而辛劳生活的普通女孩子。

忽然,有一天,储蓄所的李主任大声叫我:“柳韵,到我办公室来一下!”虽然李主任曾经当着我的面唠叨了许多对我不信任的话,但是,她终于没让我下岗,而且,在工作中,还实实在在地给予了我许多指点。她这种刀子嘴、豆腐心的为人,让我感到了人世间的温暖,也让我对人和社会有了更深刻的认识:好人是做出来的,而绝不是说出来的。

我 看一眼柜台前排队办理业务的人群,望着李主任为难起来。李主任见状,接了我的柜,并在我耳边小声说:“章行长在我办公室里。他说来视察工作,我看八成是专门看你的!我看,你的苦日子就要到头了!”

我已经把握不准这个章副行长到底是好人还是坏人了。见我一脸晦气、面目冷峻,他那本来严肃的瘦脸上反倒突然飘来了一片祥云,露出了亲切的笑容,一副和蔼可亲的样子:“听李主任说,你的工作很出色?”

我冷冷地应付:“混口饭吃呗,除了努力工作,我别无选择!”

“老话说,艰难困苦,玉汝于成。熟悉一下银行最基层的业务,对你来说,绝对是一种最好的锻炼。”

我没吭声,心里骂道:“你们这一小撮披着道貌岸然外衣的贪官污吏,像王学兵一样,除了当婊子立牌坊之外还会什么!”而后,我想:“一定是王学兵及其老婆一伙觉得对我迫害得还不够,有如美国之对恐怖分子,又要通过这个章副行长对我再进行一次冠冕堂皇的无情的定点打击了!”

章副行长见我一直低头不语,只得开口说话了。但是,他说出的话却比我的意料还让我寒心,以至双脚冰凉。他说:“小柳同志,支行已经研究决定,你明儿就不用到储蓄所来上班了!”

明天我就不用来上班了?我被他们开除了?!我惊愕了,继之是愤怒。我不管三七二十一,几乎失去了理性,面对着依然一副慈祥模样的章副行长咆哮起来:“你们凭啥子开除我!?我有啥子错误?你们别欺人太甚!我要到银监会、到法院告你们去!”

我的话还没喊完,惊愕就立刻却从我的脸上跑到了章副行长的脸上。他从沙发上慢慢地起身,沉默了好长一段时间,脸色异常地阴沉。看着他脸上复杂的表情,我辩不清他是恼火,是悲伤,是无奈,还是悲天悯人。

他语调平缓而低沉地开了腔,声音里有着一点沙哑:“你这是想哪儿去了?!”

我睁大了自己的眼睛,不知道他要说什么。

“我记得我跟你说过,我们基层银行很需要你这样有分行工作经验的研究生!请你相信我,我们一准儿可以给你提供一个施展自己才华的舞台。”

见他话语里蕴含着一片真情,我倒不知所措了。不知道他的葫芦里,到底卖得是什么药。我的选择,只能沉默不语,无言以对。

“你明天直接到支行信贷科报到,支行信贷科的客户经理队伍就需要你这样的研究生来充实呐!”他的话不容置疑。

我突然如梦初醒了,终于弄明白了章副行长的来意:他是来捞我的!对于一个在储蓄所点钞票的小出纳来说,能到支行当客户经理,无异于一步登天!

章副行长见我一副狐疑不决的样子,用关心的语气,继续说:“我看你是累了,好好在家修养几天,调整好情绪之后再来上班!”

回到南郊的集体宿舍,我又到清水洼小区外那片给予我无穷快乐的树林里散步了。虽然现在我的心依然孤独,但因为心里感受到了来自李主任和章副行长的那人间的温暖,让我重新对旷野有了审美感受。

虽然现在已是深秋的黄昏时分,但我仿佛是轻轻地、悄悄地,站在了春天清晨的小山上,自由地遥望薄雾迷蒙的远方。我仿佛是舒缓地吸食着林间花草的芳馨和空气的清新;我仿佛是静静地躺在绿野上,口中衔了一朵牵牛花,手里捏了一根细细的草,聆听树枝上无名鸟的美妙啼叫。在林中那条并不清澈的小河旁,我仿佛回到了长满野草与野花的春天,我仿佛变成了一泓清清的山里的泉水——一切都像虚无一样静谧。只有晶莹的水珠,从石缝里,轻轻地滑下来,落在水面上,“叮咚”、“叮咚”、“叮咚”……

那只硕大的黑贝犬今天离我特别近,它躲在一棵大杨树的后面,舌头伸得很长。我没感到丝毫害怕,这除了因为它本分的好名声之外,还因为我从它的一对黑眼睛里看到的不是凶恶,而是孤独与凄凉,甚至是对人类的巴结与谄媚。

终于,我又看到了林中的那片瓦砾,那曾经是钉子户居住的地方。我的眼前仿佛立刻又浮现出了那个叫方子洲的男人的身影。我的思维蓦然之间又回到了现实世界:明天,我不能休假。因为,迟到今日,我还不知道方子洲给我的那张光盘里藏着什么秘密!支行信贷科有计算机,每个信贷员都有,我一定要首先把那张光盘搞明白。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