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网 5、扮酷的雅皮士 6、通奸之罪莫须有

yifu_chen 收藏 0 19
导读:钱网 5、扮酷的雅皮士 6、通奸之罪莫须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03/


婚姻盗窃者真不是一个我等俗辈能充当的角色。自打在我的生活中出现了那个自称方子洲的人,我的心里就仿佛扎了一根冰冷的刺,我不但心惊肉跳,总生活在不安的心境里,而且,没多久,我的恶运就很现实地来了。王学兵并没亲自操刀,我成了哑巴吃黄连,有苦难言。

这天,分行人力资源部的余主任亲自给我打了电话。我很快赶过去,望着余主任办公室紧闭的门,突然,在我的潜意识里有了一种不详的预感,仿佛预感到什么不幸就要发生。

见我敲门之后,站在门口不敢进门,余主任像一个慈祥的老伯伯,微笑着迎出来:“小柳来了,请进!请进嘛!”

他甚至亲切地拉了我的手,让我坐在了他旁边的椅子上,而后,转身,从办公桌抽屉里摸出一摞纸杯子,抽出一个,作罢找茶叶而不得状之后,亲自到饮水机上接了一杯热水,又亲自端到我的面前,依然像老伯伯一般慈祥地说:“小柳,上楼累了吧?喝水!喝水!”

我是从小地方来的女孩,没见过什么世面,对余主任嘘寒问暖的热情简直不知道如何是好,心里刚一放松,正不知所措的时候,余主任却突然把脸上布满了阴云,咬着舌尖开腔了:“柳韵同志,组织准备把你下派到京兴市天竺支行工作。如果你没啥意见,赶明儿你就可以报到了,你的档案也可以自带。”

我惊呆了,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我们这些研究生都要下去吗?派我去,是下去锻炼吗?”

余主任笑了,但是,此次的笑容里没有半点慈祥,完全是奸邪和冷漠:“那说不准。”

“可我来了不到一年,对分行的业务还没完全搞明白呢,为啥子这么快就下去了呢?”

余主任继续笑着并疵出了他那口长长的白牙:“这是分行孙副行长定的,你们王主任还说你表现得倍儿棒,还特意叮嘱我们人力资源部把你按排到天竺支行去,他原来是那儿的行长,说天竺支行是京兴市工作条件和待遇最好的支行。” 他说着,从办公桌抽屉里摸出一个大信封,抽出几张照片,煞有介事地快速地看了几眼,就又若有所思地赶紧放了回去。

我突然明白了,一定是我在王学兵家的照片被那个扮酷的方子洲曝光了,刚才余主任故弄玄虚拿出的照片一定就是他们获得的证据!爱农银行为了面子或者为了摆平王学兵的老婆,采取了丢卒保车之策。被丢的自然是没根没蔓的小人物――我,被保的自然是八面玲珑的大巨头――王学兵。我气愤了,狠狠地问:“如果我不同意呢?”

余主任笑出了声,他大概没想到我这么一个小女子胆敢和他直接叫板,而后,把脸一拉,面带冰霜一般地说:“这是组织安排,不是我于某人决定的,也不是王主任的异想天开!柳韵同志,你当然明白啥叫组织原则。”

我也犯了拧:“别用组织的大帽子压人!啥子组织安排,这完全是侠私报复!”

余主任的笑已经完全变成了冷笑:“行啦!别扛着啦!谁报复你了?你干了啥?你说!你说说看!”说着,他双手又在办公桌的抽屉里摸索着什么,似乎又要找那几张照片,但是,却迟迟没有拿出来。

我无言以对,我怎么能说出我和王学兵的关系,我又怎么能把我的推测当事实说出口呢。

余主任见我哑然,脸上的冰霜似乎触手可及,狠狠地补上一句:“当然,你如果情愿自决于组织,存心流入社会,我也不拦着!我们对你就按照自愿解除劳动合同的辞职人员处理。”

如果真的离开工作了快一年的爱农银行,自己流向社会,我简直不知道自己能干什么了。我对市场经济的大海真的是一无所知,也对这浩瀚的不知道哪里是浅滩,哪里是暗礁的大海充满了恐惧。我这样一个小女子,在市场经济的大风大浪里,能找到栖息甚至只是生存的港湾吗?我的大脑一片空白,前途一片茫然,剩下的只有落泪一哭的能力了。

余主任见我以哭来服软,把办公桌的抽屉一合,立刻又换上了老伯伯一般慈祥的笑脸:“小柳同志,人嘛,在社会上混,要学一点真本事!你到基层工作,也未必就是个坏事儿!”

我感到委曲,克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终于对这位分行的大领导大叫一声:“跟王学兵搞到一块儿,又不是我的错!为啥子要处理我?”

余主任很稳健,并没有因为我交待出王学兵而改变态度,更没有流露出半点惊愕。他只是冷冷地一笑,急忙接过话来,说:“你瞅见啥了?你听到啥了?我可没说你和王主任有啥!我是安照分行孙副行长的指示办事。”见我依旧没停止哭泣,他又降低了语调,舌尖咬得也更地道了:“不过,既然你的话已经把话亮到这个份儿上,我作为一个老同志,倒要提醒你们年轻同志一下:做事得悠着点,千万别捅了篓子,让人抓了把柄,自个儿还丝毫不知呐!!”

“你们有啥子证据?”我真的不甘心这么不明不白地被处理,宁愿看一眼余主任抽屉里被拿来拿去的照片,于是,我便擦干了眼泪,厚着脸皮继续大声叫道。

余主任没有拉开抽屉,依然和蔼,又忍不住笑出声了:“小柳同志,有些事儿何必说那么白呢?孙副行长只指示我办理你的工作调动,并没指示我给你出示啥证据呦!”

哭闹、 叫喊看来都于事无补了,面对余主任,我感觉我无论怎么努力也只是一只小老鼠,而他怎么轻松也都是一只老猫,我只得无奈地全败而归。

“小柳同志,人嘛,在社会上混,要学一点真本事!”临了,余主任给了我这么一句,大概是他对我的临别赠言。这句话,像根耻辱柱,深深地刺进了我的心。他的话外音是什么?分明是我柳韵是个无能之人,是个靠脸蛋和身体混饭吃的卖花人!我发誓,我一定要证明给他们看,我是靠脸蛋后面的脑子,而不是靠脑子前面的脸蛋吃饭的。

“做事得悠着点,千万别捅了篓子,让人抓了把柄,自个儿还丝毫不知呐!”余主任说话时的腔调,让我时时刻刻心如刀绞般难受。我要报复,我要报复王学兵,我要报复给我莫明其妙拍照片的那个络腮胡的高瘦男人,我要让算计我的人也都同样没好下场。

我怒气冲冲地敲响了王学兵主任办公室的门,想先向他讨个说法,可一连敲了几分钟,却没一点动静。

隔壁的崔科长难看着窝瓜脸出来了,见了我,他又依旧是诡秘地笑了,小小的眼睛里充满了狡黠的光芒。我想,他一定想起了我依靠美女脸蛋、妖精身段进入分行的那段绯闻;我想他一定知道我和王学兵的故事,也一定知道王学兵为什么躲了出去。

我稳住自己的情绪,耐心地问:“崔科长,王学兵到啥子地方去了?”

老崔干咳一声,嗽了嗽嗓子,异常爽快地回答我道:“王主任出差去了,得等两个星期以后才回来呐!”见我愣愣地发呆,他又故意反问道:“咋?你难道不知道!?王主任没跟你说?”

“都是你们搞的阴谋诡计,我怎么会晓得!”我突然对老崔发疯一般地大喊一声。

老崔被我的叫喊吓懵了,好半天才缓过气来,支支吾吾地辩解:“这事儿跟我没关系!我可没跟别人传过你和王主任什么!我像你一样,在别人的矮檐下,只是混碗饭吃……而已!”见我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要走了,他又试探着问我:“你捅了啥篓子自个儿还不知道?是不是把王主任惹着了?否则,光一段美女脸蛋、一副妖精身段进分行的绯闻,也¨¨¨不至于呀!”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