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578.html


似乎感到自己的时日已不多,父皇从黄巾起义后就开始彻底的放纵自己。整日沉湎于后宫歌舞淫色中,基本上所有事情都交给张让等人打理。

以张让为首的十常侍只知道争权夺利捞大钱,更加剧了朝廷的混乱,还好这给了我一个机会。在张让的带领下,各级官员大肆贪污,于是我部署在各地的情报人员根据我的指示纷纷贿赂上司,取得了许多重要的官职。有的人则想办法直接搭上了张让等人,最高的做到了太守一职。到189年父皇逝世的时候,我手中已经掌握了全国大小五十多个郡的军政大权(杨小林训练的人也毕业参加工作了),其中数目最多是青州,已经被我掌握了九个郡,除了北海郡掌握在孔融手中外,其他的郡都已经换成我的人了。表面上青州主官是龚景,实际上他已经是个光杆司令。

185年到188年的这一段时间里,又有张鲁、管宁、邴原、刘晔、满宠、法正、张松、郭图、逢纪、蒯越、蒯良、简雍、孙乾等人被我找了出来。

其中张鲁(字公祺)可能很多人不知道,他其实是东汉大科学家张衡的儿子,只是那时候人们都不重视发明创造,因此张鲁才舍弃了他本来擅长的科学发明,去给刘璋做了谋士。后来在曹操进攻汉中的时候投降曹操,被任命为镇南将军,封粱中侯,官做的也并不小,但这显然还是无法让我放弃他的科学能力。所以这一次我绝对不会放过,把他送到了马钧工艺研究院,并给了他我什么人也没给过的《天体物理》(我回忆的一部分知识,当然是残缺不全的,不过肯定能给他很多启示就是了),让他注重于天文、物理方面的研究。

幽州大儒管宁被我留了下来,他是我预备的将来的教育部长,主要是他思想比较开放而又有真才实学,来当我的教育部长是最好不过的了。其他人我派到各地任郡县主官去了,以使我能尽快掌握全国,因为父皇驾崩的时间也差不多要到了。

来投我的武将有徐晃、甘宁、张郃、韩当、李严、张任、管亥、高览、过淮、鞠义、淳于琼等。把甘宁提出来单独教他一些海军知识,其他人照例送到特种兵基地训练一番提高实力,然后就派往我掌握的郡县任军事主官,帮我训练军队。

由于何进妹子确实要比我母后来得年轻漂亮,父皇逐渐沉湎于何妃的温柔乡中,与我的关系则越来越淡。由于何妃的关系,连带何进大是受宠,何氏兄妹渐渐显出了他们的历史上的嚣张面目。

何进整日带着他的家将在京城里耀武扬威,把京城当成了他家的后院一样。朝中大臣也上书过几次,不过父皇就把他喊去呵斥一顿了事,更加剧了他的嚣张气焰。

为了显示他不是屠夫,而是有文化的人,连我的书店也光顾了几次。不过可能他也是真的很想塑造一个读书人的形象,因此在我的店内倒没有嚣张,还照价付钱。

朝廷有实力的人分成了四派:十常侍一系、何进一系、皇甫嵩一系和汪风一系。其中汪风和皇甫嵩在军队中各干各的事,谁也不帮。区别在于汪风在我的指示下积极结交个方面的人,而皇甫嵩则只要自己没事,没人惹到他就行了,他不会加入哪一方参加斗争的。

正在斗争着的就是何进和十常侍了。他们两方面为了争权夺利暗中杀得天昏地暗,大有上演武斗之势。因为何进手中有兵权,十常侍奈何他不得,而十常侍是皇上身边的红人,何进也奈他们不何。因为父皇不上朝,两方的人整天就在朝堂之上为各个官职的安排调任吵架,没了一点朝廷大员的威势。

朝中大臣最惊慌不过的是太傅卢植、司徒王允、太仆李皖和司农周奂(注:周瑜老爹)四人,这四人是铁杆的忠汉之臣,却没什么实权,只能每天在朝堂上看着剑拔弩张的何进张让等人干着急。

眼看着皇上上朝的时间越来越少,最后干脆就不上朝了,几人急的火烧眉毛,可有没有什么好办法,几人没实权,皇上一走就没了发言权,实在难堪。

终于有一天,王允想起还有个太子,几人像抓住了救命草一样,赶忙直奔太子府而去。

太子宫,听到李林报告卢植等四人来访,我心中一笑,“终于来到我出场了,其实早就该来了嘛,我已经准备好久了呢!”我心中还有点埋怨道。

卢植几人都只曾在皇上的书房见太子,太子又没发一言,实在不敢肯定能不能担当此拯救朝廷的重任,但如今也只有试试了。

见我一进屋,几人连忙起身行礼,然后开始打量我。几人只见太子脸上洋溢着兴奋的笑容,眼中不时闪过一道精芒,逼人心魄。虽然年龄不大,但仪表风度俨然已是一个少年偏偏公子,“看来太子不简单啊”,几人心中想到。

我坐上主位问道:“不知太傅和几位大人突然来我太子宫找我有什么事?”

卢植先站起来行了一礼道:“殿下,想必您是知道的。现在皇上不理朝政,沉湎于后宫,朝廷上下乱作一团。宦官张让等人和何进为了争权夺利越斗越烈,大有上演武斗之势。如情势真发展成那样就不大好收拾了。所以我们想请太子出来主持大局,以制止朝廷的混乱。”

“卢太傅,这不太好吧?我皇家祖制,太子在登基前是不能正式参与朝政的。如果由我出面,恐怕众臣不服啊!”我装着无奈地道。其实以我目前的实力,在京城内有我的特种兵部队加上我的太子身份,是没人可以抗拒我的。

“太子放心,我们几个好歹也是三朝元老,有我们支持,想来朝中大臣也是不会反对的。殿下还可以不用直接出面,在宫中做决定,由我们向朝堂传达也可以的。”王允连忙答道。

“这样啊?那我父皇知道了怎么办?要是父皇不同意呢?”我又问道。

“这……”几人在来之前都未仔细考虑到这个问题,一时哑口无言,答不出话来。

我见几人无话可说,就自己接道:“这样吧,我去向父皇请示一下。如果父皇同意,我就出面来主持;如果父皇不同意,我就在这太子宫暗中指挥,事后一切责任由我来承担。你们看如何?”

“殿下英明,如此甚好。如果皇上同意那是最好不过,即使不同意,太子也完全可以在宫里暗中指挥,效果一样。”几人听闻之下大喜,连忙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