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军十三骑 漫漫旅途 女奴

沃尔夫.弗莱 收藏 4 991
导读:汉军十三骑 漫漫旅途 女奴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66/


“伟大的波塞冬大神啊,我,埃拉西亚最伟大的魔法师……呃,当然也是最伟大的文学家‘乌鸦’司柏,现在在您的见证下,收下‘白蛇’凯瑟琳为我的奴隶……”司柏大叔站在那里,面色凝重,宝相庄严,煞有其事地吟唱着。

赵庆怔怔地看着,目瞪口呆。

凯瑟琳跪在地上,心里不仅有点儿害怕,但现在她却无力做出任何反抗。这是一种古老的契约的仪式,虽然这仪式的见证者是伟大公正的波塞冬大神,然而契约魔法却是极为邪恶黑暗的一种法术。当仪式结束后,自己就不得不成为司柏大叔的终身奴隶了,永远要服从主人的命令,不能有丝毫的违抗。除非自己的魔法力量强过他三倍以上时才有可能强行解除,但这位黑人老者的功力到底有多深自己却是毫不了解。至于向官府告发他们这违法的行径,想想自己的身份,那也不过是条同归于尽的路子,还是算了吧。

司柏大叔忽然眼睛上翻,浑身乱颤,口吐白沫,好似抽了羊癫风,手舞足蹈、拍掌跺脚地走着古怪的步伐,围着凯瑟琳来回转着圈子,不仅浑身的肥肉在不停地乱颤,连骨节仿佛也在“嘎、嘎”做响。口中兀自念念有词不已,只是他牙齿打颤,吐字不清,不知这老家伙说的是什么谶言咒语。

赵庆呆呆地看着,心中纳闷之极。这司柏大叔现在的模样,倒十足像大汉那里的方士在作法,只是手中没有拿一把木头剑,而且由于脑袋光秃秃的,也无法披头散发而已。口中唧唧咕咕的,幸好不是什么“天灵灵、地灵灵”之类的什么东西——真搞不懂这一点儿没正经的老人家又在玩什么!

“搞定!”司柏大叔口中大喝一声,猛然立定,恢复了正常。他双手叉腰,威风八面地站在凯瑟琳面前,颇有君临天下的劲头。

凯瑟琳愕然看了一眼司柏大叔,心中诧异万分,但她还是立刻换上了柔顺的表情,低下了头。

赵庆皱了皱眉头,忍不住向司柏大叔问道:“请问大叔,真的可以了么?”

“当然,我老人家的魔法岂是含糊的?!”司柏大叔回头向赵庆翻了个白眼,转身对凯瑟琳命令道:“来来来,叫声‘主人’让他们听听!”

“主人……”凯瑟琳恭恭敬敬地叫了一声。她一副十足的乖巧女奴模样,老老实实地跪在地上,大腿合拢脚掌向上,头轻轻垂下,但腰背却很挺直,跪姿确实是很正统。

“看到没有?!这就是成效!我‘乌鸦’司柏专攻这契约魔法几十年,岂有失手之理?”司柏大叔得意洋洋,不停地搓着双手,兴奋得忘乎所以了:“你起来吧,让主人好好看看……”

“是,主人……”凯瑟琳规规矩矩地应了一声,站起身,亭亭玉立地站在那里。

赵庆留意到这女子蓝宝石般的眼睛中忽然闪过一丝喜色,虽是极快地一闪而过,却被他捕捉了个正着。他心下生疑,也不说破,只是用胳膊肘捅了捅王随。

王随眼神如鬼,却只顾在凯瑟琳浑身上下不停地打量。这位刚刚沦为奴隶的女大盗最多不过十八、九岁,活脱脱一个国色天香、秀丽清雅的绝代大美人儿。一根白色的布带绑在额头,一头柔顺的红色卷发波浪般地垂过双肩,恰到好处地露出一张清纯脱俗的美靥。细长弯弯的柳眉,深邃湖蓝色的眼睛,娇俏的高鼻梁下,那艳红的樱桃小嘴……呃,好像没那么大的樱桃……嘴巴是稍微大了一些,但配上同样略微厚了一点的嘴唇却显得格外的性感诱人。

赵庆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解下腰间的水袋,然后从怀中取出一条布巾,用水将布巾打湿后递到了王随面前。

王随下意识地接过湿布巾,捂在自己的鼻子上,继续瞪大了双眼,仔仔细细地欣赏美女。这凯瑟琳一身劲装打扮,一件白色的紧身衣紧紧地裹在她婀娜窈窕的胴体上,丰满的胸膛高高耸起,裸露着雪白圆润的肩膀,双手上却戴着一副直到肘部的白色长手套。下身穿着一件刚刚能盖住浑圆丰满的屁股的白色短裙,裸着半截白嫩丰满的大腿,脚上穿的一双白色皮靴一直长到膝盖,衬托得她笔直匀称的双腿显得更加修长性感。整个人看起来英姿飒爽,却又不失妩媚,更有一种让人无法抗拒的迷人气质。

司柏大叔却显然没那么好色,只是在凯瑟琳身上打量了两眼,面露满意之色,点了点头,吩咐道:“去把这身衣服换了吧,明天就要进城,你这身打扮让人一看就是个强盗……你有平常穿的衣服么?”

“有,在那棵树后面的包裹里……”凯瑟琳一边低眉顺眼地答着话,一边用手向后指了指。

“好,那你就在车厢里把衣服换了,快去吧!”司柏大叔趾高气昂,摆足了一个主人的派头。

凯瑟琳驯服地向司柏大叔鞠躬施礼,然后走到王、赵二人身边,俯身便要拾起短剑。

赵庆先动,一把将短剑抢在手中,意味深长地看着凯瑟琳,笑了笑:“这把剑我先替你保管着!”

一丝凛冽的寒光在凯瑟琳那美丽的大眼睛中一闪而过,她没有争辩,保持姿势默默地停了一会儿,忽然谦卑地笑了笑,分别向王、赵鞠了个躬,转身便向藏放包裹的那棵树后走去。

王随目不转睛地看着她,直到她取了包裹钻进了马车车厢,才收回了那贼忒兮兮的目光。

“看够了?小心这女子把你的眼珠子挖出来!”赵庆无奈地摇了摇头,忍不住揶揄道。

“啧啧,真是个倾国倾城的尤物啊,唉……”王随幽幽然叹了口气,取下捂在鼻子上的湿布巾看了看,却见布巾上已是鲜血淋漓,不禁一阵气苦,愤然骂道:“该死的鼻子,总这么不争气,若不是看你长在脸上,非用刀将你切去不可!”


4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