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三国志 卷一 潜龙 第七十二回 冀州银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007/


第七十二回 冀州银行


在汉代,白银还没有成为流通货币,基本货币是中间有方孔的铜钱,每1000枚制钱用绳子穿起来后,称为1贯。大额的交易,也可以用金块作为支付货币。

在市场流通中,实际上哪贯钱也不足1000个。不过,以当时的消费水平,整贯整贯地花钱的都是当代大款,一般来说也不会数铜钱。

在汉代,已经有钱庄经营黄金和铜钱的兑换业务,从中收取手续费赚钱。但是,在汉代,钱庄也算不上什么了不起的大买卖。

陆军后勤部的金钱往来,动辄以万贯计,运钱的车辆都排得老长,实在不便,更加大保安难度。

为规范金融市场,王琦的冀州银行于四月十八正式成立,总行设在邺城,各郡治所都将设有支行。

在曲梁钢铁厂附近,早在去年十月份,就开始建设一座新工厂。这座工厂围墙之高之厚,保安之严密,甚至超过毗邻的兵工厂和钢铁厂,这就是高度保密的曲梁造币厂。

在当时置于王琦势力范围之内的四郡治所,银行的办公场所在各郡太守府内开始建设,在府第的东面或者西面围墙上对外另开一个门,便于对外营业。

春节刚过,曲梁造币厂就开始生产,生产出来的钱币由重兵押送,陆续送到各郡支行。

王琦升任冀州牧后,新编各军从后勤部领到的军费已经是冀州银行新铸造的钱币,各郡治所的支行也随即在各郡太守府内开始建设。

冀州银行发行的新钱币有五种,它们是铜钱、铜币、银币、金币、大金币。

曲梁造币厂铸造的铜钱和现有各种铜钱通用,尺寸、重量、材质也没有什么区别,所不同的只是铜钱上的字正面为“光和通宝”,背面为“冀州银行”。

成串的铜钱即将在冀州成为历史,1铜币可兑换1000铜钱,等值于原来的1贯铜钱。

王琦曾设想过引进“元”作为新的货币单位,但是如果1元等值于1枚铜钱,似乎“元”太小,而且更大面值的金币也无法设定其价值。如果1元等值于1000枚铜钱,那么,一个士兵一年的伙食费只要2元就够,似乎“元”又太大。因此,这个设想没有变成现实。为了尽快让市场接受新币,新币的单位直接使用“贯”。

铜币由建在造币厂内的冶铜炉精炼的高纯度紫铜铸成,直径3厘米。正面为一圈麦穗图案,中间为大写的“壹贯”。背面上部是和凤凰军旗上一样的凤凰图案,下部是“冀州银行”四个字。

银币为白银铸造,可兑换10枚铜币,相当于原来的10贯铜钱。除正面文字为“拾贯”外,尺寸、图案和铜币相同。

金币为纯金铸造,直径3.5厘米,可兑换100枚铜币或10枚银币。正面文字为“壹百贯”,图案和铜币相同,按比例放大。

大金币为纯金铸造,直径5厘米,可兑换1000枚铜币或者100枚银币或者10枚金币,正面文字为“壹千贯”,图案和铜币相同,按比例放大。

在上次普及公制计量单位时,考虑到涉及面过广,用于称量用于交易的黄金的重量单位仍然采用16进制,这次在冀州境内同时彻底改革。根据计算,每克黄金可以到冀州银行各支行兑换3枚铜币加上225枚铜钱。

与新铸钱币一起运到各支行的还有一套带有编号的标准度量衡,包括长度单位的标准米尺、重量单位的标准砝码和天平。米尺和砝码都由曲梁造币厂用精钢制造,保证不会变形。

在曲梁造币厂,珍藏着第001号标准度量衡,用来校准以后发往各地的度量衡。第002—008号标准度量衡分别由王琦、赵云、陈群、杨修、沮授、马钧、蒲元收藏。

从冀州银行正式开张后,冀州境内禁止使用以两、斤为单位的金子、铜进行交易,所有交易必须采用各种铜钱和冀州银行发行的货币。违者被视为非法,视交易金额进行处置。

虽然曲梁造币厂的铸造技术难以仿制,但是,历朝历代造假币的从来就没有被彻底禁止过。为此,由陆军军令部颁布法规,所有伪造货币者一律处以死刑,并没收所有财产。

严格来说,统一度量衡和发行本位货币这两件事,只能由中央政府或者中央政府授权的机构进行。王琦的正式职位只是冀州牧,他却统一度量衡,自行发行货币,实在是过于僭越。这也就是在汉末这个特殊的历史时段,一众诸侯为所欲为,只要你有兵马有势力,虽然不是皇帝,可确实是“老子”。

不过,为掩人耳目,在公开的场合,第1兵团对外声称所谓银行只不过是钱庄的别称,铜钱上又铸有“光和通宝”的字样,坚决否认有任何越权行为。冀州官府当然也为冀州银行说话,尽力掩盖意图改朝换代的现实。当然,所有这些言行也不过能混淆百姓的视听,那些精明的读书人们都心知肚明,只是没人胆敢强自出头而已。

冀州银行不是挣钱的买卖,至少现阶段还不行。发行货币只是为规范市场交易,体现政权的归属,没有什么直接的收益。要说有利可图,只能体现在用来铸造货币的金属如果熔化后卖掉,确实卖不出来货币的面值。不过,这笔账很难算得清。

虽然风险巨大,但是造假币的“勇者”各郡都有出现。在付出几十颗脑袋的代价后,造假者才总算销声匿迹,不过,估计也只是暂时消失。

一开始,冀州百姓对新币还是很抵触的。制钱还没什么,反正和历代皇帝铸的都一样。可是,用一大串沉甸甸的铜钱换一枚铜币,心里可没有那么痛快。

至于那些大款们,原来去一趟娱乐城,不是带着块金子往柜上一扔,就是让仆人推着小车,要知道,100贯的最低消费可是绝对没法揣在衣袋里的,一句话,没感觉啦!估计在这个时空里,诗人不会写出“腰缠十万贯,骑鹤下扬州”的名句。很显然,新币的推广需要一个过程。

屯田出产的粮食,足够军队使用,但是时令蔬菜还得去买。每个军人每年的伙食费原来是2贯铜钱,现在是2枚铜币,后勤部扣除粮食、油、咸肉、肉用牲畜等的价格后,剩余的钱每月调拨到各军。奶牛、蛋鸡等则免费配发给各军,由各军自行饲养,饲养费用从军人伙食费里出。

各郡驻军从后勤部领到的用于日常开支的军费都是新币,后勤兵在市集上买菜的时候,还担负着推广新币的责任。驻军所到之处,市场都会随着繁荣起来,连带着促进新币在市场上的流通。

对普通老百姓来说,新币的通用对他们基本上没什么影响。一般来说,小门小户的都家无余财,哪有机会花到相当于1贯铜钱的铜币,更何况银币、金币、大金币,这也在很大程度上减少铸造新币带来的不良影响。

花得起新铸货币大户们也渐渐发现新币虽然不适合摆阔,但还是很方便的,也开始逐渐接受新币。尤其是在娱乐城,去得起的谁家里都有的是钱。慢慢地,在娱乐城,潇洒地从衣袋里取出大金币扔在柜上,还带上一句“记我的账”,成为一种时尚。偶尔看到有仆人推着小车,一贯一贯地往柜上搬铜钱的,一定是没见过世面的乡下土包子。

四月末,邯郸马场报告一条喜讯,乌骓马的好几个孩子陆续出世。王琦随即下令,认真饲养,同时,要精选种马进行品种的杂交和优化实验,确保军队战马的后续供应。

从四月起,天气转暖,娱乐城新增加的新式婚宴生意红火,每间娱乐城每月的收入都保持在30万铜币左右。而且,规模最大的,完全新建的邺城娱乐城也于四月开业。

在邯郸和邺城,优先建设的兵工厂和钢铁厂已经投入生产。加上原来的曲梁兵工厂的优质产品,大量的兵器和防具源源不断地沿着正在建设的高等级公路运往各军驻地。

邺城的陆军司令部和两城的兵营也在五月份投入使用,陆军司令部随即迁入邺城。第1、2军移防邺城,第6军移防邯郸,第3军移防曲梁。

邯郸、邺城、高等级公路的建设也都进入高潮阶段,陈群穿梭于各个工地。随着两个新兴大城市的日见雏形,陈群却日见憔悴。

热气球经过近3000次升空试飞,已经定型投产。在这个时空里的中国第一批空军飞行员已经秘密选拔完毕,开始接受训练。

黑色炸药的配方经过不断的失败和无数次改良,已经基本定型。经过遴选后,保留下来五种配方。用这五种配方配制的炸药,在矿山试用,既高效率地爆破开山,又在实践中继续检验炸药的威力,以决定最后的配方。

在炸药的试制中,先后出现近百次意外事故,其中重大事故四次,有24位研究人员殉职。他们的遗体经过整容后,埋葬在房子烈士公墓。

自从丁点和泠霜华的婚礼后,出现一个怪现象,就是不知道为什么,小公主赵蕾总是有意无意地躲着王琦。

王琦多少大事要办,虽然有时觉得赵蕾不在,似乎缺点儿什么,但随之而来的烦琐事务很快就让他暂时遗忘。

其实,司令部的所有官兵们都看得明明白白,糊涂的只有一个人,就是当局者迷的主公王琦。


作者按:具有高利贷性质及无利息存款业务的钱庄与票号在宋朝首次出现,第一家具有近代特征的银行是上海中国通商银行,于1897年成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