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光芒(台海之战) 正文 第十一章

xujh26 收藏 16 166
导读:红色光芒(台海之战) 正文 第十一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849/


夕阳不再把那地狱般的烈火怒射向这片脆弱的大地,她害羞地、无声无息地往天边泛着红色的晚霞后躲去,仿佛不愿意岛上的人们看到她就要涓涓睡去的样子。可天上那一丝丝细小的薄云却怎么也不足遮挡她那暗红色的庞大身躯。万道金色的光芒射洒在地面上,让人感觉仿佛自己不是生活在真实的世界里。周围不算雄伟的建筑似乎在向我们倾诉着他们对即将到来的战争蹂躏的畏惧和对和平的渴望。

跟着郝营长,我们来到了K区。这里是的左边是一个化学工厂,右边却是电子元件生产厂和两座公寓民宅。可能是5团的伤亡太严重了,师部才让他们守卫这个既下小,又易守难攻的K 区。而听许长奕说,我们团是防守K区北面的R区,那里虽然也有一座工厂,但更多是高高低低的居民楼,而且面积也比较大。

我一到这里就焦虑不安,与其说我是惦记着连里战友们安危,到不如说我更担心老童交给我的艰巨任务。

看到一些武警部队为5团他们送来了无线电等装备,我和孔元军就要回了我们的无线电,并以通讯不便的借口回到了我们自己的连队。

“丧心病狂!”还没有进连部,就听到连长席长福在叫骂:“居然用轰炸平民,真是不在他们的本土作战。这些王八蛋,老子不把你们活成泥,老子就去剃了头发当尼姑。他妈的!”

“报告!”我和孔元军在门口打了声报告。

席长福回头看到是我们,立刻走过来道:“是你们?!你们没事吧,快,快进来。”

师志峰他们看到我们回来脸上也都多云转晴,黄自超冒了句:“可把我们担心坏了,我们还以为你们... ...”他话说了一半,觉得不太合适用生生的咽了回去。

席长福拉着我们的手问道:“你们从哪里过来的,刚才在体育场吗?听团部说,刚才美军从航母上起飞的飞机轰炸了那里的平民。情况怎么样?郝营长和许长奕、刘世鸿他们没事吧。”

我忙回答道:“他们都没事,可是有很多的百姓都被炸死了,看着那些老人、妇女和孩子尸体,我... ...”想起刚才的情景我按耐不住伤心又一次萧然泪下。

“是啊。”孔元军接过话题道:“场面真惨啊,敌人居然用集束炸弹轰炸平民,我看他们的良心能不能安下来。”

“集束炸弹?!”师志峰惊道:“敌人在城市里用集束炸弹,他们真的不把平民的安危放在心上,天理难容啊。”

席长福道:“他们哪有什么良心,他们哪知道什么天理,他们又不是第一次犯下这样的滔天罪行,以前的哪一次他们不是心安理得的胡乱狡辩?你们给我记住了,这就是敌人的本性。”

连部静了下来,每一个人都在捏紧拳头暗自谴责着敌人的卑劣行径。

增援来的武警部队为我们带来了弹药补充和许多新装备,还为连部铺设了光纤信息互换系统。我们以前虽然学习过其中一些新装备的使用方法,但这些装备有许多还是第一次亲眼见到。孔元军这下可坐不住了,他一手一个导弹发射筒,还想再往胳膊底下夹上一个,席长福拉了他一下道:“你急什么,这次给后勤上给我们送来了很多弹药,地下室里还多着呢。我们得慢慢来,节约弹药,我们要坚持到台风到达这里。”席长福的语气有些沉重,使人都有一种压力感。

我环顾四周,大家都忙碌着收拾新配发的武器,我被其中一个可以用手提起的怪仪器吸引住了,我指着这个怪装置问他的新主人黄子超道:“这是什么东西?样子怪怪的。”

黄自超把他的眼睛从手中说明书上拉回来,神秘的回答道:“手提式激光发射器,这个和之前登陆艇上的不一样,这个主要是用于点攻击的,而且威力更大。”他说完就低下头不再理我,继续看他的说明书。

我不好再打扰他就走抱起了一枚反坦克导弹走到江少波的身边。江少波正在揣摩着一新的狙击枪瞄准镜,他身旁还放着一台崭新的激光炮弹指引照射示器。我对狙击一点都不懂,也就没有问他这东西和以前的有什么不同。

我点着了一根余海扔给我的香烟,坐了下来准备休息。我发现赵一江没有在连部我就问江少波道:“赵一江呢?”

“恩?”江少波徒然回过神来回答:“我们遇到了赵一江所属的装甲部队,听说他们部队同5团一起受到敌人科曼奇直升机的突袭,损失很残重。他现在已经回自己的部队去了,他们现在应该正在市中心休整,一会儿会同我们师一起进行市区防御战斗。哦,对了,你知道吗?他居然是一名上尉连长!”

“什么?”我脱口而出:“他居然是一名连长?!”江少波看着我正色的点了点头。

回想起与赵一江在一起的情景,要不是江少波此刻肯定的眼神正盯着我,我怎么也不会相信赵一江是一名连长。

“哎。”江少波放下手中的新瞄准镜,用肩膀顶了顶我道:“刚才已经证实了,我今天早上击中的那名大校是台军的一个旅长,我打穿了他头部,当场就挂了。”

我看着刺着牙兴冲冲的江少波,心里也着实替他高兴:“那可要恭喜了,上边一定会在给你记功的。”

“我才不是为了记功呢。”江少波忽然收起笑容问我:“你怎么看敌人用集束炸弹攻击平民目标这件事?”

我想也没想就气愤的回答道:“有什么怎么看的,美国人就是这副德行,他们眼里根本没有人民的死活。”

江少波拿了一根烟,慢悠悠的说:“恩,美国佬是不关心别国人民的死活,但是你想想,他们攻击平民目标肯定会有很多麻烦的,要是我们把这些证据发给全世界各大媒体,那就会对他们很不利。况且,美国佬用几万美圆的炸弹去炸一个与战局无关的平民目标,这不符合战争的经济原则。但要说是情报错误也不对呀,美国佬的卫星连报纸的头条都能看见,怎么会分不清楚军事目标和平民呢?”

“那?你说是为什么?难道是他们在那里发现了我们,为了打我们他们就连平民一起炸了?”我有些内疚的问道。

江少波皱着眉头边思索边说:“也不对,他们用的是能分出数百颗小炸弹的集束弹药,如果是想袭击我们的士兵而连平民一起攻击,那他们可完全没必要用集束弹药,他们可以用空气燃料弹,这样可以不留任何轰炸平民的证据。”

我被他问糊涂了,似乎真的没有办法解释美国人的这种行为,可江少波却坐在那里沉思了起来。想不通就索性不去想,我靠在墙角吐了口烟,灵动的烟雾带着尼古丁在我面前跳起了醉人的舞蹈,我此时才感到有一些困意,已经一整天没睡觉了,趁着夕阳正不情愿向阿里山后落去,我的眼皮开始慢慢的接起吻来。

一阵震天的爆炸将我从酣睡中惊醒,炸弹的爆炸波晃动着市区每一栋大楼的墙壁。席长福站在一名数字兵身边大声的命令:“注意隐蔽,这是敌人的直升机在进行轰炸,前指要求我们在与敌人地面部队进入巷战之前,不得攻击敌人的直升机!妈的,我们只能挨炸了。”席长福的声音充满了不满的情绪。

我把目光转向刚被惊醒的江少波,想从他那里得到前指不让我们打敌人直升机的原因。他却只冲我笑了一下,卷起睡袋跑到墙角去继续睡觉了。我跟了过去正想开口问他,孔元军也凑了过来,他摇了摇江少波问道:“前指是什么意思?为什么不让我们打敌人的直升机?”

江少波无奈的坐了起来,他对我们俩把声音压的很低道:“127师可能快撑不住了,前指是想给美国佬造成城内防守空虚的假象,让敌人攻进城来,然后我们在用巷战脱住敌人,这样就可以为我们后续部队的反击争取时间。否则美国佬只派少量部队围困我们,而大举攻向台南的话,我们新增援来的重型机械化部队就没有充分的时间准备,他们得仓促应战,这对我军来说,十分被动。”他说完就又躺下睡觉了。

我和孔元军面面相觑张着大嘴都说不出话来。敌人直升机在看到没有防空火力的还击,胆子就大了起来,他们飞的越来越近,攻击的也越来越更加猛烈。而整个市区却没有一个用高射机枪还击的都没有。轰炸就这样持续着。

我躺在睡袋上,担心着前方的战事,面对高科技拼装起来的美军,我真为127师的同志们捏上了一把汗。

“都起来,大家都起来,准备战斗。”忽然席长福在连部大厅里大声的喊道。

我睁开眼睛,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我爬了起来,快速整理武器,等待席长福的命令。

“127师已经撤了下来。”席长福严肃的向大家通报情况,“他们以很高的代价为我们赢得了宝贵的休整时间,现在该我们上场了,前指要求我们不但要在台风‘卫国’到来之前守住阵地,而且还要牢牢的把敌人吸在这里,使敌人的主力不能南下,这关系到战争的全局。”

席长福正说的慷慨激昂时忽然停了下来,他歪着脑袋仔细的听着无线电,他越听就脸色越难堪,不到一分钟他就压不住火了,他猛的把耳机往地上一撂道:“妈的,打的什么窝囊仗,师部居然让我们暂时不要攻击进城的美军。”

“啊?!!!”我们都不敢相信师部居然下达了这样的命令,难道让我们只能挨打吗?大伙呼啦一下都围向也不知情的席长福。我也正要上前,江少波却在后面拉了一下我,小声的说:“咱们去休息吧,一会还要有恶仗打呢!”

我开始会意江少波的意思了,美军肯定会先派小股部队进行试探性进攻,我们可不能把他们给吓走了。

天色刚暗下来,美军就开始进行强电磁干扰,压制的炮火也疯狂地向我们打来,各种口径的炮弹雨点般落在这座已经饱收磨难的城市里,一栋栋早已千窗百孔的楼房相继坍塌。一块块碎砖烂瓦伴随着巨大的爆炸声从天空落下,浓烟和火焰在整个市区扩散开来。只有这曾经美丽的城市含着泪水,默默地承受着战火的摧残。

还好我们连部设在工厂的办公楼里,办公楼的东侧是一条宽阔的街道。这座楼虽然只有三层,但却还算结实,只有临马路的一角被一枚203毫米的榴炮击中而塌陷。

炮击大概持续了半个小时后,突然停了下来。耳朵再经受了巨大声波的考验后,感觉有些隐隐作痛。我凑到张学斌身旁问他前方的情况,他只说了一句,“127师已经撤退的市区的南边,空中有敌人的无人机。”后,就再没理我。

我走到屋外,面前几乎是一片废墟。正在惆怅间,忽然一颗颗在月光闪闪发光的小颗粒从天而降,他们叮叮当当均匀的砸在这一片断垣残壁上。我猛然感到不妙,这些一定是美军探测器。

刚入伍的时候,我们就已经学习过有关探测器的知识了。我深知这些小小东西的厉害,他们是多种多样的,有声音探测器,有热能探测器,有电磁探测器还有移动探测器。尤其是移动探测器最为阴险,他们落在地上后会相互之间传递超声波,根据声波的传递时间或者信号的强弱,他们自己可以互相确定距离。一旦这些距离有变动,哪怕是几公分,他们也会将移动的数据信号发给情报部。这些小探测器还带有粘性,无论落到什么上边都会自动粘在上边,如果落到哪辆卡车或着哪个士兵身上,那可就倒大霉了。

其实无论被哪一种探测器探测到,都会招来敌人的精确打击弹药或密集火炮的攻击。

趁着这些探测器还没有完全停下来,我跳回屋里,在自己身上迅速的检查了一边,确定没有粘上任何探测器后,我轻手轻脚的跑到席长福身边小声的说,“连长,叫大家别乱动,别出声,敌人在外边洒下了大量的探测器。”

席长福听到我的话脸色立时变的煞白,他压低嗓门命令道:“全排的人,都到二楼去,注意,保持肃静。”

来到二楼,席长福用同样的嗓门,用无线电向在临近大楼里驻守的一排和三排他们通知了探测器的情况。接着他问张学斌:“现在情况怎么样?敌人有没有进攻?”

“恩。”张学斌紧张的望着电脑屏幕道:“敌人刚开始进攻,他们只有两辆坦克和四两装甲车,不过倒是有十几架直升机掩护着。进攻的路线好象正是我们这里。”

“妈的!”席长福有些急噪,他不知不觉的提高了嗓门道:“师部又不让打,总不能把阵地就这样送给美国佬吧。”

师志峰连忙打手势,要他小点声。席长福这才想起外边还有探测器,他抿着嘴走到江少波旁边问道:“有没有什么办法能让敌人的探测器失灵,万一不小心让敌人探测到了,我们都得当炮灰。”

江少波小声的答道:“用等离子干扰机,敌人就收不到探测器的信号了。不过我不赞成这么做,因为这样会暴露我军在市区的实力,师部不让我们攻击这些来试探的敌人,就是想引他们的大部队来和我们打巷战。”

席长福好象想通了什么,他一声不吭的走到张学斌的电脑旁坐了下来。

敌人坦克的轰鸣声越来越近,坚硬的履带压在路面上吱吱作响。为了不被敌人发现,张学斌已经关闭了毫米波雷达,而用红外探测器监视着美军的坦克动向。

敌人的坦克开到离我们楼不远的地方停了下来,他们头顶上的直升机在紧张盘旋。一班的数字兵立刻打开了信号接受器,可除了在L段有短暂的杂波外,其他频段是敌人一片干扰的杂音。果然装备精良的美军用的是加密的压缩通讯技术。这种通讯技术很难被破译。但那数字兵还是认真的收集了信号,并通过光纤将它传送向前指的电子战大队。

敌人稍停了片刻后就开足马力继续前进,他们就象是饿疯了的狼群,飞快的向前挺进,驶向市中心去。

大伙都松了一口气,席长福紧张的看了几分钟电脑屏幕后,转过头仍然很小声的说:“敌人果然是试探性进攻,他们已经从市区西北侧出城,跑回去了。”

师志峰上前说:“等会敌人再来的时候,我们就可以狠狠地给他们一点教训。”

张学斌手指着电脑屏幕,回过头来轻声的道:“可是师部的不准攻击指令还没有解除,你看。”

师志峰看着电脑楞了一会儿后,叹了声气又坐了下来。

我都把目光转向江少波,可江少波就象丝毫没有察觉一样,坐在地上沉思着什么。突然他眼睛一亮,台起头来看着我,我会意走到身边坐下来问:“怎么,你想到什么了吗?”

“恩!”江少波用力的点了点头,扫视了一眼都在注视电脑屏幕的战友们,小声的对我说:“我发现敌人的CI4系统可能出了问题,至少也是他们的情报系统可能有问题。”他一边说一边双手比画着,“我想了想,敌人下午肯定是错炸了平民,这说明他们的侦察系统出现了错误,而他们可能还埋在鼓里,前指要是聪明的话,就会先不让媒体报道这件事情。”

“你说的不对,你忘了美军每次轰炸完都会通过卫星、侦察机等手段进行多次毁伤评估的,事后他们怎么会不知道攻击了平民目标?又怎么会不知道自己的情报或通讯出了问题?”

江少波听我说完不由的点了点头继续道:“现在他们派探路的部队明显缺乏协同,居然要地面部队停下来等待直升机进入协同位置,这可是天大的笑话。目前敌人的战前策划能力明显不是其应有的水平。”

“不过你是怎么能断定美军的CI4出了问题呢?”我追根问底。

“我是说CI4系统或者情报系统!”江少波更正道,他咽了口吐沫继续说:“美军的战斗任务从策划到发送再到执行时的协同都是用CI4系统完成的,他们如果情报准确的话,就不应该去轰炸平民目标,除非是他们的指挥系统出现了部分混乱,要不就是在传输命令过程中,由于软件的设计不足而出现错误。总之他们的命令从发送到执行的过程中有漏洞。而且敌人试探进攻的部队在进入我们攻击范围内,居然因发现掩护自己的直升机位置不对而不得不停下来,这不是敌人的协同指挥不畅,就是数据传递延缓或根本就出现了某种错误。”

我彻底听迷糊了,但依稀觉得有些道理。

席长福和师志峰朝我们走了过来,他们满脸笑容,一看就知道有喜讯了。席长福笑着略微提高了嗓门对江少波说:“前指传来了通报,由于你击毙敌大校一名,特再记一等功一次,并提升你为干部,授予你中尉军衔。不过你现在还不能带部队,仍然听师志峰排长的指挥。”

师志峰走上前来因担心敌人的探测器仍小声的对江少波说:“你来接替冯全志负责二班的指挥工作吧。”他看了一眼席长福后又道:“你连续两次记一等功,军委会安排你家乡的政府部门敲锣打鼓的到你家里报喜的,这是多么的荣耀啊,你家人一定会因你而骄傲的。呵呵。”

江少波双眼阴红,泪水从浓眉下流出,他缓缓的抬起头对师志峰说:“排长,我,我没有家人!我从小在孤儿院长大,我连自己的父母姓什么都不知道。”

“... ...”我和席长福、师志峰楞都在那里,我们在一起服役那么久了,而我又是他最要好的朋友,我们却对他的身世居然一无所知。望着他伤心的面庞,我有些不知所措。

江少波抹了把眼泪继续说道:“我在半个月大的时候就被父母遗弃在孤儿院门外,我想他们一定有难处,我从不怪他们。听院长说,阿姨捡到我的时候是隆冬季节,我被一个军用棉袄裹着的。所以我想,我的父母一定是军人,从小的时候,我就对穿军装的战士们特别尊敬,而且也开始对军事方面的事情特别感兴趣,哪怕是些小道消息,我也要琢磨琢磨,畅想一会儿,所以我长大后就参军了。我没有亲人,无牵无挂,就是死在这里也不会有人关心的。以前我不是有意隐瞒大伙,只是不愿大家因此而对我特别照顾。现在我之所以说给你们听,是想如果我牺牲了,希望你们能记得我,有你们这些能一起出生入死好战友,我就没白在世上走一会。”

听着江少波诉说自己的身世,刚才围过来准备来祝贺他的战友们都低下了头,孔元军满脸泪水,吸了一声鼻涕激动的说:“少波,我们就是你的亲人,我们一定会记得你的。”他说完感觉不对,怎么能说这么不吉利的话,连忙改口道:“不是,我,我是说我们永远在一起。”说完还觉得不对,干脆一拍腿骂道:“你看我这人,就是不会说话,我的意思你明白了的。”

眼泪早已打湿了我眼眶,可让孔元军这么一闹,也忍不住破涕为笑,我拉了一把江少波的胳膊说:“我们在一起经过了这么可怕的战争,有的人甚至甘愿为战友们抛开自己宝贵的生命。”想到了冯全志我不禁顿了顿,然后继续道:“我们要比亲兄弟还要亲!我们现在就是血脉相连的亲人。”

“好!”席长福叫了声好,他看着我,又拍了拍江少波头上的钢盔道:“我们就是亲人,我们凝聚在一起就是强有力的力量。我们都有自己的信念,我们要告诉美国人我们中国人不畏惧死亡!”他停了一会儿,突然想起了楼外还有敌人的探测器,于是又把声音缩小了说“大家要好好珍惜生命,等战争结束了,我请你们都到我老家去做客,你们一个也不能少。我的家乡,那是个美丽的地方!”

冯全志安慰了一下江少波后说:“对了,我差点忘了,台风‘卫国’现在加快了移动速度,前指通知,台风很可能会在明天下午就到达这里。台风从这里过后将吹向福建,因此我们的后勤补给将会有一段时间的中断,我们必须注意节约弹药。从高雄登陆的机械化主力部队也将在台风过后,才能组织大规模的反攻。”

“报告!”张学斌打断了师志峰道:“连长,敌人十余辆坦克,三十余辆装甲车在五十六架各型直升机的掩护下向我们这里扑来,现在距离我们3公里。”

席长福浑身一震,转过头来问“师部怎么说?”

“我们已经传报了有关情况,可师部没有更改命令的通知。”

“你就不能问问?去现在就去!问问到底是打还是不打。”席长福有些急了。

顷刻张学斌又小声的报告道:“师部发来命令,”

席长福满脸沮丧,他低着头小声的说:“大家听到没有?原地不动,注意隐蔽,不准攻击!数字兵,关闭所以雷达和无线电装置,全部通过光纤通讯与上边和一排、三排他们联络。

还有,密切注意敌情,大家也都做好战斗准备,万一我们被敌人发现了,不打也得打,总不能做俘虏吧。”

江少波擦掉眼泪,冲我勉强的做了个笑脸道:“这次肯定要和美军干了。你要小心。”

我用力的点了点头,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刻着“孝”字的弹壳道:“少波,这是我亲手刻的,如果我有什么不测,请把这个叫给我的父亲,希望你也能把他当成你的父亲。他是不同意我来当兵的,我,我对不起他。”

“你傻说什么?”江少波收起了弹壳道:“你不会有事的,这个我可以先替你收着,等打完仗,我和你一起去见咱爸咱妈的时候,再把这个给他们。”他发自内心笑容映在年轻的脸上,如果不说谁又能知道,正是这张年轻、难脱幼稚之气的脸上,还写有一段充满凄厉、感人的故事。

敌人的装甲部队在直升机的掩护下在城外来回游走了大约十分钟后,突然向我们发起了进攻。美军的空地协同进攻果然了得,坦克和装甲车在强电磁干扰、烟雾与直升机毫不吝惜的火箭弹支援下,分为四组分别向市区内的各个要害部门发起了进攻,其中一组就是从我们所在办公楼的西侧、我们的眼皮底下飞驰而过的。不到二十分钟,他们如同平时演习般的进攻就“圆满”完成了。他们的机降部队在第一时间里突袭了市政府大楼、电视台以及电力中转站。并在地面部队的配合下又迅速占领了各大医院和市内仅有的几栋高楼。

一次“漂亮”的空地协同。

虽然美军占领的地方不具任何的战略意义,那里的大部分设备和药品都已经被转移,但是这一行动在美国人眼里却有着非同一般的意义,他们狂傲的升起了台湾所谓政府更改的新“国旗”并在旁边加立了一面美国国旗,并用一展亮度极强的装甲车车灯,时刻的照在着上边。

席长福透过窗户看到那两面花里胡哨的旗帜,恨地直咬牙。我甚至可以想象得到,一名美国军官正得意的向他们的指挥部报告着中国军队有多么不堪一击。他不停的询问数字兵,师部是否发布了攻击命令。可是回答总是令他失望。

攻击命令没有盼来,却盼来了敌人更大规模的进攻。敌人在见到先前的特种作战异常顺利后,就加快了头脑攻击步骤。在大约半个小时后,美军又发起了全面的进攻。他们纠集了三十余辆坦克和近百辆战车在数十架无人机和八十多架直升机的掩护下,向嘉义市扑来。

“连长!你看。”张学斌指着不停滚动的荧光屏叫席长福。

屏幕上显示着师部命令的作战步骤。并在第一条上电子干扰行动条目上闪动着倒计时电子钟。席长福申请激动,他对凑上去的师志气峰说:“师部要求我们在40秒后启动等离子电磁干扰机。”

“恩!”师志峰点着头道:“学斌,你去准备启动干扰机。千万注意,不要在启动前出发了敌人的声音探测器。打开后就立刻上来报道。”

张学斌答了声“是”就转身走向楼下。

席长福有对江少波说:“等干扰机一启动,你就去找个有利地形,我指的是能快速撤离的地方,准备用激光炮弹指引照射示器为炮兵的炮弹指引敌人装甲目标。记得在打开耳机,我们将为你专门申请一条与师属团直接通讯的信道。”

江少波点了一下头,什么也没说就跟着张学斌跑了下去。

席长福看着表说:“大家等一下都打开无线电,分头埋伏起来,主要攻击敌人的黑鹰直升机,不仅仅是因为黑鹰的速度慢比较好打,主要是不能让城里的敌人逃走了。我们要让他们拿不走,放不下,让这里成为他们一个永远的痛。这次的等离子电磁干扰是抗侦测的,是通过自动接替开关机而不能使敌人定位的。覆盖率可能会偶尔有问题。”

席长福话音刚落,就听到张学斌从楼下边跑边喊:“连长,等离子电磁干扰机已经开机了。”

还不等席长福答应,就听到孔元军底气十足的一声大吼:“啊... ...终于可以大声点了,快把我憋死了。”

敌人在抛洒了探测器后,我们已经小心了很长时间了。本来搭救就已习惯了小声的世界,可先是张学斌,后是孔元军这么一喊,还真把我吓了一跳。不过经他们这一喊,我心里如去掉了块压在上边的巨石一样舒畅。

席长福拉着个脸,他刚才也被吓的一哆嗦,“别胡闹,快大家都拿起防空导弹,营部有一部低空雷达,它会通过导弹发射筒上的屏幕为我们显示战场的低空信息的。留意,要集中弹药打敌人的黑鹰!”

电磁干扰一开始,张学斌就光纤收到师部通过卫星上的合成孔径雷达监视的战场情况。敌人的进攻部队先是停了一下,接着他们没命的往市区里冲。拥有厚的贫铀装甲、行驶速度在60公里以上的M1A2坦克一边一字摆开向前冲刺一边把一枚枚含有贫铀的破甲弹毫无目的的打向幢幢残破的楼房。我们连阵地的前方一片电闪雷鸣,每一声爆炸都在摇晃着周围已经支离破碎的残砖烂瓦。

沉寂了半天的市区突然热闹了起来,我军的炮兵也开始发射威力强大的炮弹了。在众多的激光照射示器发指引下,一枚枚炮弹就象是长了眼睛似的砸向敌人的坦克,但是由于我们师是一个山地师,师属炮兵配备的都是利于搬运的小口径火炮,威力不大。M1A2坦克在挨了几炮后除有三辆因履带被炸坏而瘫在那里外,其他大部分仍能继续前进。但是炮弹仍从不同方向执著的飞向敌人,不过更多的是飞向后面的装甲车。

我很清楚,在敌人掌握指控权的情况下,要完成这样持续的火炮攻击是极其不容易的。首先要把炮团按营,甚至按连为基本单位部署,他们各自在自己活动范围寻找合适开火的地点,然后师部再通过CI4系统为他们提供前方负责侦察或指引精确打击的士兵提供的设计诸元。得到命令后,各连要进行交替开火。交替过程中,打向敌人阵地的炮弹应该保持一定的数量与正确的设计诸元。而且在开火完成后,要在敌人报复火力到达之前迅速的撤离阵地。这不但要有现代化的通讯设备、先进的信息管理能力,而且还要有训练有素的士兵。

敌人的坦克凭借着厚厚的装甲和可靠的反应装甲,顷刻就冲近了市区。在没有任何地雷、反坦克导弹的阻挠下,他们很快就与被困在城里的部队回合了。

然而正在他们欢欣鼓舞的时候才发现,由于救人心切,冲的太快,后面的装甲部队又遭到了激光制导炮弹的密集攻击,他们与后续部队联系被切断了。

6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