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情归何处

楔 子


农历八月十五,西蓉市岷山饭店一侧,省出入境检验检疫局对面,新开张的玉芸茶宴馆二楼屋檐,高悬着书有著名作家博男作品研讨会的大红横幅。门前,整齐排列着二十多只艳丽的花篮,街沿下停放着近十部价值昂贵的高档轿车。每一辆轿车的引擎盖和保险杠前面,都扎结着大朵大朵的鲜花,车牌照被红色的“福如东海”覆盖着。

八个身着整洁西装的青年男子,簇拥着一位年过四十、身体高大,刚毅、线条粗旷的脸上没有一丝笑意的男人,恭恭敬敬地迎接着气宇轩昂的男女宾客。

八个身着黄色旗袍的美小女,簇拥着一个年约三十岁,长着一张可爱娃娃脸,气质极度高雅的年轻女士,正接受人们奉送的鲜花和红包。

宽敞的酒店大厅里面,已经摆好了十来桌宴席,就等着客人们入座。

大门口,满脸洋溢着喜悦之情的青年男女,正笑逐颜开的,向每个前来赴宴的客人们,散发着双份高档香烟,接受着人们递到手上的一个又一个红包。

当时针指向了十二点正时,长得颇有点小巧秀气的女士,款款走到脸色阴沉的男士面前,悄声说道:“博男大哥,该进去招呼客人了!”

被称做博男的男人转过眼来,看着身边将一双多情目光望着他的女士,闭上一双原本炯炯有神,但却因为岁月的沧桑,显得很有些浮肿的眼睛,沉声说道:“今天来的客人,大多都是你以前在茶业界的朋友,我和他们原本就不认识,我看今天这场戏,还是你来唱主角吧,我定然在一旁为你保驾护航!”

一个扎着两只蝴蝶结,穿得干干净净,长得非常漂亮的小女孩儿,左手举着一只很大的牛皮信封,右手拿着一只巧克力雪糕,蹦跳着来到正准备转身的俩人面前,仰起小脑袋尖着嗓子问道:“请问你们俩谁叫博男大叔?”

“我就是马博男,小妹妹你有什么事吗?”高个男人低下头,用一种和其阴沉脸色检不相称的语气,温柔而惶惑地反问道。

小女孩儿把那大大的牛皮信封递到她眼前:“给你,这是一个穿制服的阿姨,让我转交给你的。她还给我买了巧克力和十块钱!”

用颤抖的双手,拆开封得很严实的牛皮信封,一大叠文稿呈现在他的眼前,最上面的一张稿子上,秀气中透出了些许男人力度的钢笔字写着:

春去夏逝秋来,经过有如一个世纪般漫无边际的精神摧残,在无穷的守候中,又是一个中秋到来了。人们都纷纷传说今夜没有月亮。恰好你的企业运行之际,愿世上所有的幸福,都伴随着你,仰首是春,俯首已秋,愿此后人间所有的欢乐,都追随于你,月圆是诗,月缺是画,惟有这无月的中秋,将永远沉封于我人生的记忆。博男;请原谅我不能来参加你的开业喜宴。因为当你看到这封信时,我已经决定离开这座城市。

原谅我的不辞而别!其实,此时此刻我真的很想见到你,更想于众目睽睽之下紧紧拥抱你,我还想搂着你,对天,对地,对所有的人大声宣布:“我爱博男,他是我此后人生的唯一,我将爱她到生命终结之时!”整整一年多过去了,我日思夜念地想着你,每时每刻期盼着能够和你见面,曾经,你疯狂地乘着出租车,穿行在西蓉大街小巷,在茫茫人海里苦苦地把我寻觅时,我独自一人躲藏在城郊的小屋里大放悲声。想你,想要投入到你那宽厚的怀里,想要吻着你那略带甜味的唇,可却病态般地刻意躲避着你;你曾远远躲在欣喜小区的河对面,痴情专注地把我家的窗口凝望;你曾在招待所的小巷那头,伸长了脖子,欲把我窕窈的身影捕捉,你所做的一切的一切,我都尽收眼底,早就为你的一片赤诚所感动,早就想重新回到你的怀抱里。多少个辗转反复的不眠之夜,我大睁着枯涩的双眼,期待着在无穷的黑暗里,能够梦幻般看到你高大的身影------记得一首歌中这样唱到:我为春梦空陶醉,春梦一去难追回,不要陶醉梦境内,醒来梦也随------近一年撕心裂肺的练狱般日子,使我深切领悟到情灭了,爱熄了!剩下的悲伤给自己。请你相信,既然我毅然决然地选择了离开你,那么一定有非要离开的理由。爱是自私的但同时也应该是无私奉献的,希望我的选择,能使你今后的生活充满阳光,但愿我的离去变成你的幸福!让一切都过去吧!自己种下的苦果自己吞食吧!。我走了!你定然会过得更好,所有的灾难将就此结束,所有的不幸,都将化作尘埃,随风悄然逝去。

曾经,我们真诚地爱过。我亲笔写下了:魂之依、梦之托——博男。你真诚地说过:唤唤,我将爱你到生命的终结。然而,由于你在处理人际关系上的近乎弱智,更由于我的不十分冷静,加之那本该死的《楠山作证》,在过去的八个月里,命运弄人,你我竟然遭受了人间练狱的诸多苦难。到今天,梦终于醒转,远远看着你一度憔悴的面容,再度有了健康的红晕,看着你一度疲惫的神态,重新拥有了生命的活力,我感到了欣慰。历经诸多艰辛的你,终于从阴影里走出来了,我也该离开了。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至于那个丑陋的小混混,还有那个披着灵魂工程师外衣的恶狼,相信你定会用男人的方式,直面清算他们带来深重灾难的账!

这叠文稿,是一年中我写给你但没有勇气发出的信,但愿你有耐心能看完它,但愿你能读懂一个真诚爱着你的女人的心--------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