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南洋 正文 第十三章海军梦(二)

cxing2006 收藏 2 75
导读:铁血南洋 正文 第十三章海军梦(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307/


有了规划图,土法水泥也开始大批量生产了,一切都在按部就班的进行着。众人都在忙碌,唯独罗勇六人无事可干,只好东瞅瞅,西望望,到处闲逛。只是每到之处,都会引起众人的围观。罗勇他们以前都是小兵,就是碰到个领导或者名人下来站在最边缘、要踮起脚尖来的那种,此时在这里却可以享受这种前呼后拥,众星捧月的待遇,心中自是万分受用。于是隔三差五地就跑到工地上转转,指指手,划划脚,学着以前的领导做一些指示什么的,听着众人一口一句“大人英明”,“小人明白”,“一定按大人的指示办”,比吃什么灵丹妙药都来劲。然而去得多了,有些工地的负责人便有意见了,说他们一来,大家都不干活了,尽是听他们说话,影响了工程的进度。意见反应到了张崇儒那里,张崇儒在联系会议上提了出来,让一众汉子个个羞得无地自容,自此除非真有事,平时是绝对不敢去工地了,免得又被张老头教育。

无所事事,大家便拿沈博的毕达友女人来开刷。这女人不堪逗,又听不明白他们在说什么,但看他们嬉皮笑脸的样子就知道说得不是什么好话,因此开刷的结果通常都是哭哭滴滴地跑去找沈博,然后沈博便气势汹汹地回来问罪。通常这时候,五人便是互相指认,互相揭发,但结果就是不了了之。看着沈博和那毕达友女人相拥而走,罗勇都会想起粮仓里那个毕达友女人,但想得更多的还是张燕妮。不知道国内的亲朋好友知道自己失踪后有什么反应呢?夜深人静睡不着的时候,罗勇通常都会这样想。碰到有人也睡不着,罗勇便会问他这个问题。

对于这个问题,陈大为是这样说的:“还能怎样想?死了呗!就是不知道会拿个几等功勋章?有多少慰问金?”

冯建国则是这样说的:“向我借钱的人肯定会很高兴,借我钱的人则会很生气,但无一例外,他们都会来参加我的追悼会。向我三鞠躬!”

邓飞的答案的最简单,三个字“不知道!”然后冲着罗勇说道:“大哥,你好无聊阿。”

丁宏却是一脸的茫然,思索了一会,然后反问道:“大哥,你说他们会怎样想?”

沈博则是一言不发,看着罗勇,看到他心里发毛,然后才问道:“你问这个干吗?想窥探别人的心理?你有什么企图?”在罗勇拼命否认下,沈博才以一种外交言辞说了出来,四平八稳,听着好象对,仔细想想似乎又不对,但不对在哪里?却又说不出来。

而罗勇的答案是:“我要是知道,还问你们干吗啊?”

六人无所事事,但到了11月份中旬的时候,他们就闲不住了。原因是出海捕鱼的渔船遭到了荷兰人的攻击。早上十艘渔船出去,中午只有三艘回来,听着死难者家属呼天喊地的哭声,联系会议里面第一次有了争吵声。死难者姓氏的代表质问罗勇为什么要出海捕鱼,以至酿成今日之惨祸。罗勇被气得说不出话来,差点拔出手枪当场击毙了那人,幸好旁边的沈博眼明手快,死死按住罗勇的枪套盖子。

沈博对陈大为低声说道:“你先把大哥带出去!”陈大为点点头,叫上邓飞。两人合力,硬是把罗勇架了出去。

走到门外,罗勇挣开两人,骂道:“妈的,什么逻辑啊。他的意思是好像我叫他们去死一样。他干吗不去质问荷兰人为什么攻击我们的渔船啊?他妈的,什么东西啊。这种话他也说得出口!”说完,跑到一个土堆上蹲了下来,掏出烟盒,却发现空了。于是对陈大为吼到:“研!”

陈大为连忙掏出烟盒,把昨晚忍了很久才省下来的最后一根烟递了过去。看着罗勇在哪里吞云吐雾,陈大为咽下一口口水,走到罗勇附近蹲了下来,一边嗅着罗勇喷出来的烟,一边说道:“大哥,别介意,看那人就是内战内行,外战外行的主。我早就跟你说过,不要搞什么民主了,自己一个人说了算那多好。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想怎样干都行。”罗勇看了看他,把烟递了过去。陈大为连忙接了过来,深深地吸了一口。

邓飞也说道:“就是啊,大哥,民主这东西,说着好听,真的玩起来,就不好玩了。你看看,我们来坤甸那么久了,什么武装都没有。要是荷兰人现在打过来,我们拿什么去跟他们拚啊?幸好我们在巴达维亚把他们打怕了,他们此时不敢登陆。要不,真他妈的都给玩完了。民主,我操!”

罗勇长叹一口气,说道:“那依你们,现在该怎么办?”邓飞和陈大为互相看了一眼,都没有说话。其时他们都知道,现在再来谈这些已经是太迟了,张崇儒已经隐隐成了一股可以制约他们的势力。

自由这东西就好像毒品一样,尝过其滋味的人,就再也离不开了。现在想要让张崇儒、林光明他们为罗勇的权力让道,恐怕比说服他们支持罗勇早前提出的建立海军的计划还要困难。邓飞抱着膀子蹲了下来,迟疑地说道:“要不,咱们就军管?”

“彻,军管!军队都没有,咋军管啊?”陈大为不屑地说道:“你总不能说我们哥几个就是军队吧?!”

这时,门一开,冯建国和丁宏怒气冲冲地走了出来。冯建国边走边骂道:“他妈的,都是些什么人啊?这种话也说得出口!我靠!”丁宏接嘴说道:“我看那鸟人是他妈的做奴才出身的。”罗勇连忙问道:“怎么啦?出什么事啦?你们怎么也出来啦?”

冯建国蹲在陈大为旁边,一把抢过他手中的烟头,捏着烟屁股狠狠地吸了一口,又惬意地吐了出来,才说道:“他妈的,那个姓陈的家伙既然说可以跟派人去跟荷兰人和谈,以交纳赋税交换安全。我靠他妈的。这姓陈的就没啥好东西!“陈大为在后面照着他后脑勺就是一巴掌,这一巴掌打得冯建国差点扑倒在地。陈大为指着他骂道:“你小子说什么呢?”冯建国本来在里面就憋了一肚子的气,现在又被陈大为突然打了一下,心中更火,站起来大声吼道:“我说你们姓陈的没啥好东西!咋啦?”

陈大为也不说话,冲上去就是一拳,把冯建国打倒在地。冯建国从地上爬起来,扑了上去,两人扭打起来。剩下的三人根本没有上前劝架的意思,一个个蹲在原地动都没有动一下。只到那个毕达友女人路过,看见后吓了一跳,拉沈博出来,两人才罢了手。两人坐在地上,喘着粗气,互相瞪着对方,就好像两只还没分胜负的斗鸡一样。

晚上,六人在沈博的房间里开了个小会,此时陈大为和冯建国两人又好像什么事都没有似的,好的不得了,让那毕达友女人惊讶不已。沈博对她说道:“阿美,不用管他们,他们就这样。下次再碰到他们打架,不要理他们,让他们打好了。”

都是老熟人了,罗勇也不客气了,开门见山地说道:“目前的形势不妙,荷兰人随时会来。大家想想,看看有什么办法没有?”

陈大为说道:“没有军队,什么办法也没有!”

冯建国赞同地说道:“不错,象我们现在这样。只要荷兰人在海上打几炮过来,我们保准散。什么建立国家,屁话。活都活不成。”

罗勇骂道:“靠,叫你们来不是让你们发牢骚,而是要解决问题。少他妈的说这些没营养的话。”

沈博对罗勇说道:“老大,我看张崇儒的支持很重要。你要花点时间多跟他谈谈。只要他肯支持我们,就一切都好办。”

罗勇点头道:“我也是这样想。但是又不知道怎么跟他说,而且我们还要判断一下,建军的话是先建海军还是先建陆军?建海军的话,投资很大,而且还没那么快见效。建陆军虽然投资没那么大,但是无法解决目前我们所遇到的问题。那些氏族代表我们也别说他们什么了,他们受的压力也不小。那些人有什么事不会跟我们说,只会向他们的氏族头人抱怨。”

邓飞接着罗勇说道:“我看,先建陆军好。有了军队,我们就实行军管,到时做什么事,还不是我们说了算?”

沈博忽然说道:“老大,其时你有没有注意到你这个提议有个很大的问题啊?”

罗勇不解,问道:“什么问题?”

“我们目前总共才3000多人,可你这军队就要1000人,那坤甸城建设的那些事谁来干啊?”沈博这话,让其余五人都有点摸不着头脑。他们都是军人,做事情想问题只会从军队的角度去看。罗勇不是很明白地问道:“这不是还有2000人在干活嘛?”

听到罗勇这样说,沈博也傻眼了,心想:“敢情这家伙认为没要2000人来组建军队已经是够仁慈义尽了。”沈博抓了抓头发,对五人说道:“难怪张老不肯通过这提议了,换作是我,我也不会同意的。这简直就是胡闹嘛!我们国家13亿的人口啊,才养了300多万的军队啊,还养得这么辛苦。你倒好,要2000人养1000人的军队,这么荒唐的计划也就你们才想得出来。”

罗勇反驳道:“这有什么啊?我们那1000人的军队又不是只会白吃白喝的,不用训练的时候他们也要干活的啊!”

沈博一时无言以对,只好说道:“你们这样做会拖慢工程进度的。你们也不想拿着大刀长矛跟荷兰人打吧?难道想划着小舢板去跟荷兰人的战船干?我们的军队这样做就是因为国力还不强,物资方面没办法全部取之于社会,所以才有什么养猪兵,军队农场的。国家要是有足够的钱给,谁愿意干这事啊?!”

“我知道2000人养不起1000人的军队,所以我也有计划让那1000人没有训练的时候来参加生产啊。这没什么不对吧?”

沈博无可奈何地说道:“真是败给你了!你这样搞,还不如来个全民皆兵呢!”

邓飞在旁边高兴地说道:“好啊,好啊,全民皆兵好啊!变相的军管啊!”其余四人均点头表示赞同,沈博的一番气话既然成了他们的共识。沈博当真是无话可说了。

与此同时。张崇儒的房间里。坤甸城六个大姓的代表也正聚首一起讨论着。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