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狼》 第四章 秋日 第四章 秋日 第二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672/


第四章 秋日 第二节




赵破奴又惊又喜的看着霍去病,他追随票姚校尉差不多有两年了,很少看到他如此兴奋。他平常玩蹴鞠,为培养士兵的协作精神,向来注重团队的配合;然今天他单打独斗,分明是被白队的那两人激发的。此情景,就和两年前他和自己的相遇一模一样。那时也是这个季节,是汉军一年一度的秋季大检阅。无论是骑马射箭,还是刀砍剑拼,又或是蹴鞠角力,自己总是遥遥领先,然就有一个十六岁的少年总在和自己较真,他是处处争第一,硬生生的把打遍天下郡国军无敌手的自己踩到了第二的位置。是的,票姚校尉就是那种遇强就更加强的人,在他的信念里,绝没有“败”这个字的位置!记得自己当时输得心服口服,一心想和这个小英雄交上朋友,可兵将众多,那少年转眼就不见了。正在怅惘之际,少年自己找上门来,于是,自己摇身一变,由小小一介郡国军变作了期门郎。这个票姚校尉啊,不单自己要勇冠三军,也要他的手下雄霸汉军!看来,这两个激发了他的斗志的士兵注定要成为自己的新战友了。


果然,霍去病把那两人叫上来,询问他们的名字。


两人同时施礼,年长的那个士兵道:“属下上郡徐自为,拜见票姚校尉。”年轻的那个士兵马上跟着说:“属下北地卫山,拜见票姚校尉。”


霍去病点点头道:“徐自为,卫山,从现在起,你俩在我麾下听令。”


两人闻听此言,大喜过望,忙磕头致谢。在退下时,两人仍是欢喜异常,不敢相信有这么好的运气。然他们没料到的好运还不只这些,在他俩下去之后,霍去病对赵破奴说:“你等会通知他俩,咱们几个一块到‘三步醉’喝酒。”


赵破奴“嘿嘿”的笑起来,陪冠军侯喝酒,这可是求之不得的美事。要知道,冠军侯挑食爱美酒,凡他所到之处,不喝则已,一喝非得要上品。再说那“三步醉”可是长安最好的酒馆,是响当当的老字号,其佳酿无数,净是上品中的上品;就是花消太高,若非侯门公卿,商人巨贾,谁敢到那里蹭酒食?于是,赵破奴眉飞色舞,赶紧去传达冠军侯的意旨。


“三步醉”的店面并不奢华,跟大多数普通酒肆一样,一进门,客人就会看到一个大大的土台子“垆”,那上边放着大大小小的酒罐酒坛,随客人取点,即刻可以端上来。此店十分讲究卫生,铺在地上的筵(一种用蒲草或是芦苇编成的粗草席)一尘不染,就是那矮矮的案几也擦得光亮照人。店内的客人不少,你一团,我一堆的,似乎再也塞不下人。当换上便衣的赵破奴领着徐自为和卫山在店门口探头探脑时,店老板一看他们身上的粗布衣裳,就断定他们只是些乡下穷汉子,一发嫌这些大老粗脏了他的筵,便剔着牙,不耐烦的说:“今儿没位了,几位请回吧。”


徐自为脾气刚烈,眼见店老板以衣取人,兼之一副狗眼看人底的龌龊模样,不由得大怒,正待发作,赵破奴忙扯了他一把。这时,霍去病领着花梗,才在店门露脸,店老板只是眼角的余光瞟见,便欢喜不迭的叫起来:“今儿吹的是哪样风啊!我的爷,总算把你老给盼来了。快,快,里边雅座专给你留着。”


说罢,店家亲自张罗着把霍去病一行带往里边的雅座。所谓雅座,不过是在平地上加高一尺的土台,再贴上木地板而已。汉代的所有酒肆均无坐具,人们饮酒,都是席地而坐。身份低的人,只能跪坐于筵上,地位高的,按不同身份在筵上加席(用焦草编成的细密软席),但有人敢越礼坐席,便是有罪之人。


待众人坐定,老板忙命端上等好酒,辅以精美小菜。看到霍去病脸露满意之色,老板才松了口气,欢欢喜喜的退下。


才进店的时候,徐自为、卫山、花梗实在是弄不明白“三步醉”凭什么在长安出名,等酒菜上桌,一开酒翁,一股浓郁的酒香顿时散布满整个酒店。引得旁边客人使劲嗅鼻子,羡慕不已。


这时,一个客人拍了一下桌子:“店家!”


小二连忙跑过去:“客官,有什么事?”


那个客人吹眉瞪眼:“我一进店的时候就说了,给我上最好的酒,看看你们给我上的是什么!”


小二被那人一把揪住衣领,他吓得结结巴巴:“客……客官,这……这已经是最好的酒……了……”


“放屁!你闻这气!你品这味!这是最好的酒吗!”客人大怒,厉声大喝。其他的客人纷纷侧目,继而又窃窃私语。老板忙上去劝解:“客官息怒,有话好好说。别动粗嘛。”


“老子要你换酒!”


“客官,你这酒已经够好的了。你问问,我‘三步醉’的酒哪有不好的……”


“砰”“啪”两声,一个木制的酒器摔破了,小二也被扔在地上;客人两眼冒火,烧得老板卷成一坨,他恨恨的说:“给老子上南边人酿的洪梁酒!”


店家战战兢兢的道:“客官,没,没有了。仅有的四罐,全,全给那边的客人上了……”


听到此时,霍去病缓缓回过头来,他看到一个挺拔高壮的汉子,年约二十八岁上下。那人五官虎虎有生气,气度不凡,既有大侠之威,又有将门之气。霍去病微微一笑,对花梗低语:“去,拿两罐给那边的客人,替他斟酒。”


花梗被那人凶恶的眼神盯得心头发毛,他怕是怕,但还是依言而行。


霍去病举起酒器,淡淡的道:“美酒会英雄,这位大哥,请!”


那人哈哈大笑:“小兄弟,爽快!这酒,老哥一定喝!”说罢,他仰起头,“咕鲁咕鲁”一气将整翁酒喝完。


这时,满堂的人纷纷发出叹息。有人是可惜美酒以这种方式被糟蹋了,有人是为霍去病的大度击节叫好,也有人为那大汉子的豪爽称道。唯有赵破奴注意到冠军侯的嘴角浮现起赞赏的笑容,他立刻就有预感,对面的那个男人,早晚有一天也会成为票姚校尉的人!


这不,霍去病也提起一罐酒,一仰脖子,也一气将酒干完。两人对视一眼,同时将酒翁仍到一旁。于是,粗犷而响亮的笑声就长长久久的回荡在小小的酒肆之中。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