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抗日 第三卷 风起云涌 第二百一十章 抗日锄奸团

六指君1 收藏 36 76
导读:异时空之抗日 第三卷 风起云涌 第二百一十章 抗日锄奸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958/


鬼子迫于兵力严重不足,不可能在绥远这块荒凉之地长期驻扎大批军队。接到撤军命令后,鬼子纷纷沿着平绥线回到大城市,而危险的殿后工作则留给伪军来做。

“报告!”侦察骑兵策马狂奔回来,接近后奋力勒住战马,“前面正在发生激战!”

“是我军和鬼子吗?”先头连连长有些急促地问道。

“暂时还不知道!不过他们都是骑兵冲杀,并且还在四周布置了警戒线,我根本无法靠近。”侦察骑兵期期艾艾的说道。

“不管了!”连长略一沉思,对身后的战士挥挥手,大声喊道:“注意警戒,立刻加快脚步进入战场。”

在绥远土匪和伪军是不可能和八路军玩命的,前面交战的必然是八路军和鬼子。

浴血的战场上,鄂三大口大口地喘着气,不时地大声咆哮着指挥部下奋勇冲杀。

虽然县骑兵大队的战斗力并不差,但是临时拼凑起来的骑兵部队却存在着配合上的问题,偏偏眼前这支“满洲国”骑兵营的战斗力又异常强悍,不但比昨天消灭的半个“满洲”骑兵团难啃得多,甚至比起鬼子骑兵也不让分毫。

鄂三并不知道上次伏击的是“满洲兴安军”,而这次追击到的却是“满洲国防军”,率部辛苦追赶、骚扰了差不多一天,求战心切却不料实实在在地一脚踢到了铁板上。

在日本的扶持下,“满洲帝国”的军队分为“兴安军”和“国防军”,“兴安军”的野战实力要差一些,“国防军”则是堪比鬼子的精锐部队!

“满洲国防军”在历史上参加了凇沪会战、南京会战、武汉会战,在南京战役中配合日军师团攻克广德芜湖等地的于芷山旅团正是“满洲国防军”,太平洋战争爆发后入关的“满洲国防军”被编入了日本正规军,彻底变成了日本鬼子、不再隶属于“满洲国防军”了。

“大哥,我们还是快点撤退了吧!”一个小干部满脸惶恐地策马奔跑过来,“‘满洲国’的骑兵比我们人多。”因为小干部率部临阵脱逃,其身后蜂拥冲上来大批举着锋利马刀、嗷嗷叫喊着的“满洲”骑兵,县骑兵大队陷入了被击溃的危险。

“你在胡说什么?”鄂三一声爆喝,看到那个区队长依旧还在犹豫,忍不住咆哮道:“快退回去顶住!不然老子毙了你!”

小干部稍有迟疑,“啪!”一声清脆的枪响,鄂三毫不犹豫地扣动了扳机,那个小干部不敢相信的看着鄂三,双眼睁得溜圆慢慢地摔下马去。

在鄂三身后静静等候命令的骑兵战士顿时一愣,被击毙的这个小干部平常和大队长私交甚好,没料到现在说杀就杀了!

“弟兄们!”鄂三高高站在马镫上,以便于让后面的战士看到,大声吼道:“给老子冲!今天不是他们死就是我们亡!”

纷乱的战场上,鄂三带着最后一个连的预备队冲上战场,迎面向“满洲国”的骑兵撞去,马刀相撞声、刀锋砍入人体的沉闷声不绝于耳。

在双方作殊死搏斗、纠缠得南分难解之际,“轰!”一枚炮弹冷不防落在“满洲国”骑兵营后方的阵地上,十几个安静待令的骑兵冷不防被炸死炸伤,不待“满洲骑兵”反应过来,又是几枚炮弹落在“满洲”骑兵的最密集处。

突然而剧烈的爆炸声惊扰了那些安详的马匹,伪军骑兵的后方顷刻间骚乱起来,一些受惊的乱马四散逃跑,骑手们竭力控制胯下的坐骑。

在连续不断的迫击炮轰击下,伪军的整个后方呈现出一片慌乱。

“满洲”骑兵的确精锐,在这种前后夹击的突然打击之下,部队也仅仅是慌乱而并没有就此溃、逃散。一边是一些伪军骑兵开始竭力收拢战马,那些久经战场的战马很快就适应了身旁的剧烈爆炸声,不再胡乱跑动。

另一边,藏在马肚子下躲避炸弹的伪军指挥官迅速派出了最后的预备队反扑后方之敌,五十多个伪军骑兵狂飙向一公里外的八路军炮兵阵地猛扑。

“弟兄们!我们的援兵来了!哈哈哈!”鄂三骑在战马上大吼着、狂笑着,声音中带着颤抖和兴奋。大批八路军骑兵战士鼓起余勇,大声吼叫着亡命搏杀。

受到的八路军前后夹击,伪军骑兵的斗志渐渐地垮了下去,一些伪军骑兵开始勒住战马、结成队形缓缓地后退。

“同志们注意了,打马不准打人,这些伪军尽量不要去伤害它们!”刘云放下望远镜,看了看身后跃跃欲试的机枪连,又对肖馍命令道:“准备抓俘虏!”

考虑到还要挺进东北,这些伪军就是最好的向导和战士,从某种方面来说他们算得上是“活宝”,好不容易过来“做客”,说什么也不能击毙“浪费”!

但是对于抓俘虏这道命令,战士们可就不那么看了,以往和鬼子骑兵(这些“满洲”骑兵穿有的穿鬼子军装)打交道的时候,即使是把他们从马背上打下来,他们也依旧会拼命顽抗。

“大家认真执行命令!”肖馍对那些表示不理解的战士们挥挥手,大声命令道:“准备阻击敌人的骑兵。”

“满洲国”骑兵冲杀的速度虽然很快,但却是赤裸裸地暴露在八路军的优势火力前,片刻工夫后,能够冲到刘云所在主阵地前的伪军不过寥寥数骑。

“砰!”李向阳收起步枪,最后一个挥舞着军刀的战马猛然马前失蹄,骑手一声惊呼跌落下马来,几个战士立刻一拥而上,抡起枪托恶狠狠的砸下去……

此次遭遇战,我地方骑兵和八路军主力部队前后夹击,成建制地消灭一个“满洲国防军”骑兵营,缴获了他们的全部装备,连带俘虏伪军骑兵一百一十三人、轻重伤员四十三人。

我方伤亡都在地方临时组建的县骑兵大队身上,牺牲足有一百四十八人,幸存的战士也大多负伤。

“他妈的!”刘云拿着战报一声低骂,这些家伙的战斗力真的好强,县骑兵接近四百多人连死带伤倒下去了一半,和鬼子打仗也差不多是这种伤亡程度。

不过伤亡过半的地方部队居然没有崩溃,鄂三这个人的确够强悍!

“司令员!”林黑羽匆匆跑上来,声音中带着一丝喜悦,“经过刚才审讯,他们的建制是‘满洲国防军’X师骑兵营,都是精锐的正规部队!”

“原来真的是‘国防军’!”刘云立刻向那些人看过去。

此时刘云还不知道在这之前,两百三十人的“满洲兴安军’俘虏已经关进了根据地的大牢,更不知道鄂三凭借着粗狂的作风、敢打死战的作风,已经隐隐形成了他的山头。

“立刻成立专门管理战俘的特别小组。”刘云将目光放在林黑羽的身上,吩咐道:“这些‘国防军’俘虏立刻交给政治处主任冯铁!让他半个月的时间,给我把这些人的反动思想转化过来,你们特二科可以在一旁协助他,有没有信心?”

“有!”林黑羽回答得很干脆,但却并不肯离去,而是低声问道:“为什么司令员对这些人这么看重?”

根据地的兵员一抓一大把,根本没有必要挖空心思去拉这些伪军参军。

“因为我们还要挺进东北!那些本地兵是最好的!”刘云笑着解释道:“日军在关内的‘以战养战’进行得异常艰难,但是东北却给他们提供了大量的装备、兵员、原料,一直是鬼子鼓吹的‘皇道乐土’,为了抗战的长远打算,必需让他们的后院起火!”

“哦!”林黑羽点点头,转身就要离去,却不料又被刘云一把拉住,问道:“听说这段时间有不少人没事就喜欢到文工团跑?”

“我、跑、没跑……”林黑羽笑了笑后飞快的摇头。

因为钱丁苏成了文工团的一名女战士,所以林黑羽没少向文工团跑。

“不是那个意思!”刘云笑着打断林黑羽的辩解,指着那些垂头丧气的俘虏说道:“让那些文工团挑个合适的时候,给这些俘虏表演节目。”

鬼子训练这些伪军的时候,将旧军队的恶劣习气也带了进去,士兵不堪忍受残忍的压力,以至于发生了一个“满洲”士兵枪杀一个鬼子步兵旅团长的事件,这直接导致了日军停止了继续抽调“满洲国防军”编入日军的计划。

他人待以刻薄,我待以宽厚!刘云对于不但要得到这些伪军的有用之身,还要让他们彻底转化成坚定的八路军战士!

“这样呀!”林黑羽有些为难起来,半天才期期艾艾地说道:“他们文工团的人实在是太厉害,特别是他们的团长,我怕……”

刘云正要说什么,“刘云!”鄂三大喊着策马狂奔过来,身上血淋淋的伤口显得触目惊心。

李向阳不高兴了,拦在鄂三的马前,不客气地反问道:“司令员也是你直呼姓名的吗?”

“无所谓、无所谓!反正都是革命同志!”刘云立刻推开李向阳,心痛地对鄂三说道:“鄂队长伤得不轻了,你快下马,让我给你包扎!”

鄂三此人志不在八路军,能留下来就不错了,那还有心思吹毛求疵?三军易得一将难求,万一把他逼跑了就太不划算了。

“这些军官我要留下几个!”鄂三并不在乎自己的伤势,指着远处被成群结队缴械的伪军,激动地说道:“有几个家伙既厉害又顽固,不但砍死了我不少弟兄,还死也不肯投降,这个账一定要让他们还!”

“啊?!”刘云立刻皱起了眉头,随即面色严肃起来,断然拒绝道:“不行!这些人我留着还有大用处,即便是将首恶分子处决,也要在公审大会上执行!”

“你……”鄂三顿时生气了,忍不住看了看远处正在包裹伤口、哀号的八路军骑兵战士,这些人大多是原“自卫军”。

当初率部追击日伪军的时候,鄂三就特意挑选了这些往日的“弟兄”,如果说现在要自立山头,鄂三自信可以把他们带走大半,甚至只要有一部电台,就马上能得到傅司令的支持。

刘云那里知道鄂三心中的弯弯曲曲,走到他的马边,耐心教育着说道:“鄂队长,你可以随便从这些人里面拉一个人出来,看看他们是怎么参军的?”

如果猜得不错,这些人应该日本“接管”东北后,强行招募的兵员,和关内的伪军所不同的是,他们得到了很好的训练和给养,使得其战斗力并不差!并且因为日本扶持“满洲国”的关系,一些死硬分子、军官的价值观也发生了很大的改变,以至于最后认同“满洲帝国”。

鄂三的脸色变了变,立刻想起了八路军的政策——不准伤害俘虏,虽然刘云私下的政策又有一番不同,被俘的鬼子兵如果留之无用,可以“送”他们回日本,但是那些伪军却是极力保护的对象。

“哼!”鄂三阴沉着脸看了看正在打扫战场的主力部队,终究还是把“兵变”打算压了下去,临走之际还不客气地瞪了一眼虎视眈眈的李向阳。

“哥!”李向阳凝视着越来越远的鄂三,轻声在刘云耳边说道:“这个人面色不善,我觉得他刚才好像要造反!哥当初对他的任命太过于急躁了!”

“哦?”刘云从鄂三的背影上收回目光,笑着问道:“好呀!咱们的狗儿现在终于会察言观色了,那你说说该怎么办?”

“这很容易!”李向阳毫不犹豫地伸出手掌在自己脖子上一划,“谁敢造反就立刻镇压!”

“那怎么行?大家都是同志!有不同观点可以慢慢教育!”刘云立刻摇头拒绝,笑着说道:“鄂三的立场虽然不同,但还是可以求同存异!最少他还是铁了心抗日!”

内部清洗是绝对不允许的!不过鄂三的问题必须解决,地方上的政治工作软弱,县委书记不可能天天围着部队转悠,一旦这家伙拉起了山头,会给地方上、部队带来极大的伤害。

#

为了庆贺此次大捷,军分区召开了扩大庆功大会。会场就在军分区司令部外的空地前,以至于文工队擂鼓声震天严重干扰了指挥部的正常办公。

但是司令部一干干部们并不生气,相反,从大家急不可耐的神色来看,谁都想早点丢开手中的公务去看演出。

刘云拿着“部队扩军以及近阶段工作计划详表”的草稿仔细地看着,不时地添上一笔。

“绥远地区的日军截断国际交通线后,开始收缩防线、加固主要据点、竭力封锁我各个主要根据地,并且开始修筑针对苏军的巨炮要塞……。我绥中骑兵团应该积极进行骚扰……”

“……新三师之残部并入绥西区,扩编一个主力团,由赵延担任团长、韩湖担任政委,组建新编基干二团(即六连制小团),由贾更担任基干团团长兼任政委,同时从绥南区派遣干部进入基干团担任中下级干部……”

“……绥南教导队扩编为教导营,绥南炮兵队扩编为炮兵营,绥南地方骑兵部队扩编成主力骑兵营……”

“兵工厂已经派出若干人手进入绥中区,准备从掩埋在泥地里的鬼子战车上拆运火炮和机枪……”

“军分区司令部派人和巴特活佛联系,就外地部落进入绥中区放牧进行谈判……”

“派人进入后套地区,让傅司令出面联系从大后方购买机床设备、以及金属原料……”

“对敌斗争的形势越来越严峻,特科和各武工队必须深入敌之据点、核心要害部门,实施爆破和暗杀,以牵制、打乱敌人的部署……”

“在稳固绥远的同时,北方先遣队必须在察、热两省站稳脚跟,军分区进军东北的战略目标不可松懈,同时绥远根据地也会不间断地加强对先遣队的支援……”

“根据地的庄稼地大片被鬼子毁掉,在接下来的一年中,部队的后勤将是异常吃力的!不外出发展是没有出路的!我们所需要的粮食从哪里来?都要从鬼子嘴巴里一点点地夺过来……”

“眼下春耕在即,不但要扩大粗粮的种植范围、还要扩大我农垦大队的建制……”

……

“你们都去看看节目吧!”刘云放下已经大体完成的“部队扩军以及近阶段工作计划详表”,看了看在场参谋们,笑着说道:“今天我来值班!电台的发收等工作都由我来负责!平常你们这些参谋挺累的,今天全部放假!”

闻讯,指挥部的干部们顿时争先恐后地涌出大门,连李远强和戴仙兵也没有和刘云客气只言片语。

刘云并不是要脱离群众生活,而是不愿意去观看文工团的表演,在现代社会看惯了那些“大片”,哪里还会去看这里的戏剧?

而指挥部的干部们之所以要急巴巴地去看戏剧,并不是因为文工团的戏剧有多好,而是这个时代并没有什么文娱活动,除了面对紧张的生产、生活、战斗以外,能够留给自己的个人时间少得可怜,精彩部分更是少之又少。

在空无一人的指挥部里,刘云接收到了第一份电报,这是八路军总部转过来的,“……平津地区的抗日团体请求进入绥远根据地,由你部训练他们的实战技能,为了统一抗战、团结,望妥善安置之……”

怪事!刘云拿着电报沉思了起来。

历史上在平津等大城市地区有一支民众自发组织的抗日组织——“抗日锄奸团”,他们就活跃在鬼子心脏内部,大多数成员是青年学生或者高级知识分子,甚至有着显贵的身世。

随着日军的侵华战线拉长,这支活动在日寇内部的抗日渐渐地由松散走向统一,斗争纲领也渐渐地变得明朗。在百团大战之前,这个组织凭借着庞大的地下关系网,和日寇在眼皮子底下频繁实施爆破、暗杀,极大地打击了日伪政权、官员的嚣张气焰。

但是百团大战后,日本大本营从“满洲帝国”抽调了大批日伪军警特务秘密进入北平、天津等相关地区,这些由知识分子、学生组成的业余杀手没了地下关系网的庇护,冷不防受到致命打击!

虽然经过日伪政权的“强化治安”后,“抗日锄奸团”受到了重创、被迫偃旗息鼓,但是凭着根深蒂固的势力网,依然有东山再起的希望。

在这个紧要关头却发生了一件大事,国民党派驻、安插在“锄奸团”中的上层特务头目突然发生变节,这使得“锄奸团”受到了毁灭性的打击,大批的区、站、组被连根拔起,“锄奸团”从此一蹶不振,式微之后以至于直到抗战胜利,只对伪政权的官员进行过一些策反、劝降等“软”活动,几乎再也没有策划过任何暗杀、爆破等行动。

刘云从总部的电报上收回目光,但却又皱起了眉头,事实上国民党一直没有放松过对他们的拉拢、支援,甚至在百团大战后,蒋光头还在重庆大开追悼会,吊唁被日寇处死的精忠报国的大批骨干分子。

“什么地方不去,到老子这里来干什么?”刘云将电报轻轻地放到了文件夹里。在文件夹的底层躺着有军委、集总、军区发来的嘉奖电报,甚至还有傅司令发来的嘉奖电报。

无事献殷勤,难道这批“锄奸团”内混杂了国民党特务?那么国民党为啥要看上了绥远这块荒凉之地呢?刘云的目光匆匆从傅司令的那份电报上一瞥,“……绥远之八路战功赫赫,……抗战已经处于最严峻、士气最低落之时期……”

“我明白了!”刘云突然恍然大悟起来,傅司令不过敲掉了半个联队的鬼子战车(有些还甚至能够修复),就让重庆连篇报道成了抗战英雄。而绥远八路军一再打破日军的“围剿”,让日本关东军和驻蒙军频繁颜面无光。虽然国民政府并不肯给绥远做宣传,但是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都心里有数!更何况“抗日锄奸团”中有不少人和华北的高级伪军头目、伪官员暗中曲通,日本人到底吃了多少暗亏,“抗日锄奸团”不可能不知道一些!

“原来是家花不如野花香!”刘云笑着轻轻放下总部发来的电报。

现在是整个抗日战争最低潮时期,也是“抗日锄奸团”处境最艰难的时期。国民党方面降将如潮、降兵如毛,并且还发动了千人唾、万人骂的“皖南事变”。而绥远的捷报一再激励、影响全国的抗战,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成了抗战青年向往的圣地!他们这些业余杀手受挫后,自然会考虑到绥远。

他们想要变成专业的杀手就得接受真正培训,那就还得要到军队中接受训练!既然这些人要来,那老子就却之不恭了!将来抗战结束了,地方上正好需要大量干部,这些人就是不二人选!看到底是国民党的“正统”厉害还是老子厉害!

……

“报告!”外面有人脆生生地打断刘云的沉思,“我可以进来吗?”

“进来吧!”刘云有些奇怪,怎么是一个女的,而且好像也并不是陈容。

“司令员!”文工队的队长吴凤冰一抬头,礼貌地笑了笑,“为什么部队的干部战士都去看演出了,司令员却为什么不肯去?”

因为文工团的人数很少,所以吴凤冰也不得不登台演出,现在还没有卸装呢!

“呵呵!”刘云笑了笑,无奈地说道:“我这里的事情忙不完,所以……”说完无奈地耸耸肩帮。

“那好!我可以等你!”吴凤冰笑了笑,轻手轻脚地走到刘云身旁安静的等候,又不待刘云主动招呼,拿起桌子上延安送来的《开展大生产运动》、《敌伪军动态》等文件看了起来。

“待会儿部队的授奖仪式上,我还是会去的。”刘云怕这个妇女干部拿到什么机密文件,笑着打岔道:“为什么外面的这么安静?是不是在表演哑剧?或者小品?”

这是刘云第一次近距离观察吴凤冰,发现她长得还是挺漂亮的,而且还温文尔雅。

吴凤冰很快就放下那些文件,抬头惊讶地问道:“小品是什么?”不待刘云回答,笑了笑很平静的说道:“因为主角暂时不在。”

“哦?!”刘云奇怪了,问道:“为什么不在?”

“政委让我来叫你出去看表演,说准备让别人来接替你。”吴凤冰看着刘云,声音低了下来,“其实我就是那个女主角!”

“啊?!为什么不早说?快走!”刘云一惊,屁股上就像装了弹簧一样弹了起来,难怪外面安静下来了,原来有几千号人在正等着自己,……

刘云总算明白了林黑羽的意思,文工队的妇女同志的确不好对付!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