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抗日 第三卷 风起云涌 第二百零九章 是金子就会发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958/


从近代来看,日本虽然神奇般地崛起(日本侵华之前的贸易对象大头就是咱中国!当时日本粗糙滥制的商品根本就无法打入欧美市场。所以不管时代是怎样变化,抵制日货都需要刻不容缓、坚持不懈),但是说得不客气一点,他们纯粹不过是天生的模仿大师!

日本的模仿特别体现在军队的建设上,“皇军”的作战理论一直停留在一战的阶段上,直到盟友在欧洲大获全胜后,这才开始派出外交参谋团进入盟国——第三帝国,去学习先进的坦克机群作战,还开始酝酿组建一支类似于德国的那种战无不胜的铁甲雄师。

“日军在包头野外搭建了机甲车临时基地,并且开始训练机车编队作战!”参谋长拿着电报静静地看着傅作yi。

“嗯!”傅作yi轻轻点点头,目不转睛地看着桌子上的一枚粗糙榴弹。

当八路军绥南区送来第一批破甲榴弹后,曹振几乎是马不停蹄地送来了样品。

“司令!”参谋长笑着问道:“日军将重心都放在包头以东,装甲联队也开出了野外进行集训!是不是……”

“可以!”傅作yi沉稳地点点头,随即又摇摇头说道:“但是不能完全指望这个破甲榴弹!免得武器失效、也免得受制于刘云!另外在绥南被八路军培训的那批军官立刻派到前线去,让部队扩大训练学习打战车。”

“好!”参谋长点点头,笑着说道:“我这就安排布置!”

“慢着!”傅作yi及时叫住了参谋长,冷静地说道:“偷袭日军装甲联队不需要太多人,拉一个精干小队伍上去就行。再给他们配山西造的连射武器,沿途的封锁线也要舍得打点,得手后立刻向八路军绥西区撤退!”

“司令可是担心日军的报复?”参谋长奇怪的问道:“要祸水东引?”

“不错!这种破甲榴弹在大后方兵工厂没有仿制出来之前,用一枚就少一枚。”傅作yi伸手拿起沉甸甸的破甲榴弹,摇着头说道:“老头子把人家新四军几千人给剿了,军长也给扣了,万一八路军以后对我们留后手,而日军的机械化部队又掉头报复,则后果不堪设想。”

“好的!”参谋长点点头转身就走,但是走到大门口的时候,却又回头说道:“后套地区GCD的渗透实在是太厉害,而且总裁发来电报已经隐隐带着着责怪的意思了,司令您看是不是……”

“我知道了!”傅作yi有些生气地挥挥手,说道:“重庆方面站着说话不腰疼,日军的装甲集群都压在我的家门口,我能怎么办?难道让我退到宁夏、甘肃去?”

参谋长歉意地笑了笑,劝说起来,“司令别生气了,日军重兵压境并不一定是为了西进,从日军仅仅只在野外修筑了临时后勤基地来看,他们的战略目标应该在南方!”

“不管怎样,这一仗只能胜不能输!”傅作yi将那枚破甲榴弹大力丢给参谋长,神色冷峻、眼睛眨都不眨地盯着参谋长,“一旦败退下来,就会把日军给招惹过来,后果你是知道的!”

参谋长有些不以为然,但还是点点头顺从地说道:“请司令放心,我将亲自挑选士官,保证让此次作战立足不败。”

国民党军队有一个特点,那就是始终坚持正面防御作战。对于骤然增加的日军装甲战车联队战力,傅作yi部更是早有准备,在沙丘后深挖反坦克壕,并做好事先射击诸元的标定。

眼下山西日军已经回撤,张家口过来的日军精锐旅团还在绥南区和八路军捉迷藏,包头日军的作战重心也在八路军的身上。

所以在参谋长看来,要日军西进反咬一口,恐怕暂时没有哪个能力!

深夜,一溜车队急速行使在颠簸的荒原上,前、后几辆都是装甲汽车。车队在接近日军的封锁线之前,闪耀的汽车灯光又一齐突然熄灭了,然后悄悄地停了下来。

足有一个连的“黑八路”无声无息地纷纷跳下汽车,如果不是装甲汽车、以及他们携带的精良武器暴露了他们的身份,咋一看上去还真以为是绥远特有的黑八路军!

几个高级军官从汽车的驾驶室里钻了出来,小声地催促着那些健硕的士兵和下级军官。在一片“簌簌”声中,从汽车上跳下来的国军士兵迅速结合完毕。

黑暗中,参谋长严厉的脸色就像一块冰一样,也不训话,就挨个看了看那些排列得整整齐齐的士兵,最后将目光落在带队的队长身上,凝视了几秒钟后终于挥挥手示意其带队出发。

带队军官向参谋长敬了标准的军礼后,回头对部下挥手示意出发。在暗淡的月光照耀下,带队军官赫然正是一贯仇视八路军的许永明。

可不要输了呀!参谋长将身体斜斜地靠在汽车上,默默地看着精锐小分队悄无声息地消失在黑暗中。此次作战参谋部下了大血本,士兵都是精锐善战的老兵、一些军官都是降级任用、装备全部都是最新最好的,其中包括宝贵的M1921汤姆生冲锋枪。

“参谋长!那边有我们的人,穿越封锁线不会有什么事情!”一个下级军官凑上来低声提醒道:“但是这里太过于靠近日军的封锁线,您还是早点离开吧!”

良久!参谋长点点头,满怀心事地登上了汽车。

鬼子的骑兵集团虽然正在集训、改装,但是他们的重心完全放在八路军的身上,对于一向紧绷但却又安然无恙的西边并没有太多警惕。

而且鬼子大部队被抽调走去参加堵截八路军去了,这使得留守的伪军有足够的条件玩忽职守,在得到了中间人秘密送上来的金条后,傅作yi派出的精锐小分队得以顺利穿过封锁线。

小分队在向导的带领下,经过将近十个小时的艰苦潜行,终于得以接近在野外的日军机甲车联队驻地。在暗淡的月光下,一些机甲车整整齐齐的摆放在野外。

因为鬼子的后勤还达不到要求,野外的临时车库不具备保暖的功能,并且外界的温度依旧低下,所以那些停在外面的装甲车发动机不能停火,否则一旦发动机的温度就会冷却下来了,战车就再也不能到发动了。

国军精锐开始四散潜入疏于防范日军的阵地。“砰!”深夜中一声清脆的枪响传得老远,警戒瞭望灯塔的探照灯就像受惊了一样,立刻活跃起来。

很快,鬼子的装甲车临时基地活跃起来,战车、装甲车也一辆跟着一辆开动起来,黑暗中,为数不多、紧急出动的鬼子步兵伴随着战车组成了搜索队,向四周警戒搜索。

一辆胡乱扫射的鬼子坦克突然停了下来了,紧接着车内的弹药被引爆了,在“轰”的一声巨响中,整个战车四分五裂。跟在战车身后的十几个鬼子兵纷纷趴在地上,有鬼子兵一抬头,发现黑暗中的“黑八路”,立刻大声叫喊起来,“八路来袭……”

在越来越密集的枪炮声中,国军突袭部队的冲锋枪火力给予了日军散兵巨大伤亡,冲锋枪的五十发弹鼓、甚至一百发弹鼓如同“泼弹如雨”。狂妄自大的鬼子战车一辆接一辆向前猛冲、胡乱打炮,但是在一片混乱的枪炮声中却又连接不断地“趴窝”。

鬼子战车在锐利的破甲枪榴弹打击下,就像小刀切黄油那样,装甲被轻易地撕开……

“司令!”参谋长拿着一份电报急匆匆的跑过来,满脸都是喜悦,“小分队发回来了电报,前日深夜偷袭日军在包头的驻地,总共击毁、击伤日军战车五十辆!日军战车联队损失过半,此战大获全胜!”

“当真?”傅作yi一个箭步冲上来,拿着电报的手忍不住有些轻微发抖,将那份简短的电报从头到尾看了两遍,最后忍不住“哈哈”笑了起来,良久才兴奋地说道:“立刻给重庆发电报捷!”说完将电报反扣在手心“啪”地一声重重地拍在桌子上。

“好!我这就向重庆方面发电报。”参谋长说完后意味深长的笑了笑,“此次我方出动一个‘团’突袭作战,歼灭日军一个完整的机甲联队!但是前线急需补充物资和装备,请求支援。”

傅作yi倒是没有反对参谋长虚报战功!这件事情别人都在做,不做那就是傻瓜了!倒是傅作yi一贯爱惜士兵,在惊喜之余开始为那些出生入死的将士担心起来,沉思了片刻,问道:“参加此次作战的我方将士现何在?”

“绥西八路军已经派出了部队进行牵制性攻击,并且接应到了我方将士残部。”参谋长笑了笑,安慰道:“司令,这几天你一直没有休息好,现在既然大捷了,还是早点休息吧!今时不同往日,鬼子此次吃了大亏,根本就不敢来报复!”

“嗯!这次算是还了八路军一个人情。”傅作yi点点头,如释重负地说道:“这下不但包头的日军鸡飞狗跳了,恐怕连驻蒙军司令部也要惊慌失措了!你再去布置一下,给包头日军留下后套地区国军大规模调动的迹象,再吓唬他们一下!”

“这样配合八路军,会不会有麻烦?……”参谋长将声音压下来问道。

“不要让他们知道(国民党特务),偷偷地发电报给绥南八路军总部,告诉他们我方已经履行了诺言,还请他们继续提供破甲榴弹以及接应、护送我在绥西的官兵回来。”傅作yi说到这里脸色一沉,现在这个时候已经顾不得老头子的态度了,和绥远八路军有限度的合作已经无可避免。

国民党重庆当局当天得到傅作yi在包头重创日军战车联队的战报后,紧接着第二天大后方,关于绥远战区“歼灭”日军战车联队重大战果的新闻、各种宣传就像雨后春笋一样冒了出来。

这对于缺乏破甲火力的中国军队来说,击毁日军战车的新闻是震撼性的!而且还是一个战车联队!

和刘云摧毁日军的机甲中队完全不同,国民党为了限制八路军的政治影响,当初并没有用媒体给绥远八路军做任何宣传,甚至重庆方面竭力回避刘云所部首先摧毁日军战车、以及供给傅作yi破甲榴弹的实情。

因为重庆的报纸大半被国民党所控制,所以除了我党控制的《新华日报》大幅披露、连载绥远沦陷区的战事外,其他报纸只字不提我晋西北军区在此次作战中,对山西的驻蒙军进行的牵制性进攻。

傅作yi原本就是声名显赫的抗日名将,现在又被后方的报纸一阵吹捧,此时简直就是可以用大红大紫来形容!各界纷纷向傅作yi来电或者来人表示慰问,以庆贺大捷。

只有绥远的驻蒙军吃了一个天大的哑巴亏还作声不得,此次被国军偷袭实在是太丢脸!虽然中国国民政府是在胡乱吹牛,但是没有反装甲火力的中国军队却实实在在地打破了日本装甲神话,并且还打乱了“皇军”对八路军绥南区围剿的步骤,以至于不得不紧急分兵一部向包头开拔!在恼羞、无奈之下,日军对国民政府这个“重大战果”故作不屑一顾,既不做任何评叙!更不肯公布战损。

傅作yi的官邸。

“司令!”参谋长飞快地跑进来,身后还跟着几个人。

“嗯!”傅作yi看到参谋长身后那几个人之后,目光立刻变得锐利起来,除了党部的几个要员以外,还夹杂着中、军统的几个特务。这次他们居然一起过来了。

“司令!”参谋长笑着说道:“重庆方面来了嘉奖令,并且还派出了慰问团,西安兵站也准备给我们补充一批物资!”

“所有的荣誉都属于那些浴血奋战的将士!”傅作yi摇摇头,正色说道:“在这次参与行动的将士未安全回来之前,我不会接受任何勋章和嘉奖令!”

经过绥西区的八路军来电确认,此次只接应到了三个人,其他国军将士全部战死。

一个重庆专员忍不住赞叹起来,笑着点头说道:“司令真是君子!”一干国民党党棍立刻围上去吹捧……

“此次司令取得如此大捷,直接导致了国民军事委员会编写的《抗战手本》重新修改!”一个国民党矮子要员笑着说道:“重庆方面已经下令,准备将司令打战车的方法添加进《抗战手本》。”

“这个很简单!”傅作yi点点头,说道:“待会儿让我的参谋长带你们去参观打战车的阵地,还有燃烧瓶的制作过程!”

“如此甚好!”矮子要员点点头,有些急不可耐的说道:“事情宜早不宜迟!请贵参谋长这就带我们去参观、记录。”

“这边请!”参谋长礼貌地一挥手。

“哦!”矮子走到大门口却又突然想起了什么似,问道:“请问这个燃烧弹是司令发明的吗?”

参谋长一愣,正要做肯定回答,傅作yi却抢先开口了,“是从绥南区八路军那边传来的!”

“原来是这样!”矮子的脸上明显带着一丝失望,停顿两秒钟后摇摇头,“司令为人虽然正直,但是有些东西不必如此执着!”

“我自有我的分寸和原则!”傅作yi淡淡地给矮子纠正。

一旦此次大捷和八路军扯上了什么关系,就会提升八路军的政治声望,这在重庆方面看来是万分不愿意的!所以矮子这么问傅作yi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

在日军“摧枯拉朽”的攻势面前,仅仅三天时间,就“夺取”了绥南八路军的所有地盘。山西日军中途撤回老巢“救火”后,渡边则带着独立旅团一部和关东军一部开始寻找苏联存在的证据,并且开始了大范围的搜山,以寻找被八路军“蒙蔽”、“遗弃”的老百姓。

正当渡边一边派人破坏根据地的时候,一边派出小部队和“土八路(地方部队)”争夺村落地道的时候,两个不幸的消息传来,三个主要补给站中的两个被八路军摧毁;驻扎在包头机甲联队受到国军的偷袭而损失惨重。

包头的机甲车遗骸经过日本帝国的高级武器专家鉴定后,很快就得出了结论,摧毁帝国战车的是一种新式破甲枪榴弹。在这种劣质但却大威力的枪榴弹面前,帝国机甲战车的装甲优势已经荡然无存,唯一的办法就是重新设计一款装甲厚度和火力都有所突破的新式战车,否则用一辆战车去换一枚微不足道的榴弹是绝对不划算的。

鬼子的“扫荡”进入了第十天,根据地几乎所有的村落、市场、庄稼都变成了废墟。鬼子使用了除细菌武器以外的所有武器(为了防止细菌武器伤害“皇军”,渡边未得到授权之前不能使用),但是废墟下的地道依旧牢牢地在八路军军民手里。

但是鬼子和坚守在地道内的八路军军民相比,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鬼子除了容易受到偷袭以外,还已经吃完了携带的粮食,当粮荒悄悄地来临后,偏偏又无法在一片坚壁清野的地方抢掠,甚至连喝水都要跑很远的地方去运。

补给站被毁后,从张家口司令部迅速通过平绥线紧急运来了大批粮食,解决了一部分问题后,八路军铁道游击队从各个道口频繁偷袭平绥线并导致其陷入瘫痪。当两万多“皇军”和“盟军”不可避免地发生大范围的饥荒后,开始掉头大肆抢劫伪政权控制下的“模范区”,并且还发生了“皇军”士兵偷偷杀吃战马的事件。

鉴于绥西国军已经获得反装甲火力,并且也没有找到苏联人插手的证据,再战下去已无任何战略价值,“扫荡”的第十一天早晨,渡边接到了张家口司令部的撤军电报。

#

隐蔽的野外地道,八路军绥南军分区临时司令部。

因为连日来的突围、转战在地道里面呆久了的缘故,繁忙的几个干部大多是深陷双眼、头发乱糟糟的狼狈模样。

“报告!”侦察骑兵回来了。

“鬼子现在到了什么地方?”戴仙兵眨巴着红肿的眼睛问道,又伸出黑乎乎的“爪子”抓了抓烂草一样的头发。

“鬼子离开得很慢!”战士摇着头,有些气愤地说道:“他们在沿途炮轰摧毁老百姓的房舍、破坏庄稼、在地道内释放毒气!”

小五一愣,问道:“他们是怎么破坏庄稼的?”

房子被摧毁了不要紧,反正也不是一次两次被摧毁了,到时候再重新扩建就是了;地道内有防毒气的结构,鬼子更别想得手,但是破坏庄稼地那就是极端致命的,眼下春耕在即,庄稼农活耽搁不得。

“小鬼子在庄稼地里倾倒炸弹、和一些气味很难闻的东西。”战士也有些疑惑,倒下去一些炸弹、垃圾也就算了,干什么还要倒一些“臭水”呢?!

“哎呀!”小五猛然一拍脑袋,大惊失色地说道:“我明白了,我听司令员说过,鬼子兵的有生化部队,小鬼子这样做是为了让庄稼地彻底长不出什么东西来(植物杀伤剂:这是一种能使植物枝叶凋落、不育、枯死的一种化学药剂,除了能摧毁大片农作物以外,还对人、畜有一定的伤害作用)。”

“啊?!”指挥部的一干干部惊讶地看着小五。

“不能让他们撤得这样利索了!”李远强一声冷笑,拳头紧紧地捏成一团。

“好!”戴仙兵点点头,将目光落在地图上,察看哪支部队可以进行反击、沿途堵截日伪军!

“报告!”很久没有回来的侦察科副科长冯汶一头闯了进来,声音带着激动大声地问道:“在须子沟一带是哪支部队?”

“怎么了?”戴仙兵抬头惊异的问道:“什么事情这么激动?”

李远强的心猛然间紧缩了,在须子沟一带坚持抗战的正是鄂三的县大队,他们那里有事情,岂不是鄂三反叛了?这样一来地方县委以及县政府的整套班子岂不是被他们一窝端了?!

“是不是那里的部队发生了什么纪律问题?”戴仙兵没有李远强像得那么深远,皱着眉头反问道:“当地的民情、民族复杂,这种严肃的军纪问题为什么不发电报回来?”

“你们都误会了!因为近段时间鬼子封锁实在是太过于严厉,那里侦察员的手头上早就没有电池了,鸽子刚好也用完了,这不就只好让我赶回来!”冯汶连连摇头,笑着说道:“大捷呀!在须子沟一带,县大队的队伍和着几个区小队、民兵近千人伏击了正在撤退的‘满洲国’骑兵,斩获极多!仅仅俘虏就有两百三十人!”

“啊?!”李远强和戴仙兵等人同时张大嘴巴,‘满洲’国防军可不比本地的伪蒙古骑兵,他们接受的是和日本正规军一样的训练(甚至在淞沪会战中,他们就被安排在最前线冲锋当炮灰,到了日本投降的时候大多又被押到日本去了),跟他们对阵间接等于和鬼子兵对阵。

“这样呀!”李远强惊叹完毕后随即又明白了一些什么,因为当时县大队附近的区小队都是由原“自卫军”组成,鄂三凭借着自身的威望将他们凝聚到一起,形成了强大的战斗力。

和刘云所说的一样,鄂三此人是一柄双刃剑,虽然他们一举打了个漂亮仗,但是这样一来他们在不知不觉中形成了自己的势力,有演变成山头主义的危险。

“他们把那些缴获的装备放在什么地方了?”李远强盯着冯汶正色问道。

这个问题很重要,万一鄂三出现私藏军火的情况,就只能说明一个问题:准备拉杆子单干了!

“县委已经派人开始统计了!”冯汶有些莫名其妙,但还是一五一十的回答道:“我记得缴获战马三百多匹、机枪八挺、步兵炮三门……”

李远强悬着的心终于放下来了,转头对戴仙兵交待道:“听司令员说过鄂三此人喜好骑兵,是黄埔军校骑兵科的优才生。这些骑兵就给他们县大队,让鄂三立刻挑选合格骑手组建一支三百人的骑兵,准备追击撤退的日伪军。”

绥远的少数民族很多,部队中的蒙古族战士也不少,步兵只有马匹就可以很快转化成骑兵,而且还可以很快形成战斗力!

“想不到那个‘土疙瘩’还真有一手!我这就去布置!”戴仙兵点点头,但随即又感慨地说道:“没料到司令员识人的水准真高!当初愣是从那么多人中找出一个会打仗的!”

“报告!司令员来电。”小五站起来,大声念着电报,“我主力已经顺利摆脱了日军的围追堵截,现正在返回途中……,沿途遭遇的日军体力明显不支,司令部应该发起一场歼灭战,打掉敌之一路……”念到最后话音中忍不住带着一丝兴奋。

“我说呢!”戴仙兵忍不住笑了起来,“这小鬼子为啥这么快就要撤走了,原来是‘体力不支’了!”

“准备重建根据地!”李远强笑了笑,又叹了一口气,“部队回缩后必须快速结束休整,也先暂时不要弄训练大纲,准备帮助老百姓进行春耕!”

“我回来了!”门外有人大喊,侦查科的科长叶奇一头闯了进来,一抬头,看到久没有碰面的搭档冯汶后一愣,“咦”了一声后又大声对李远强说道:“我收到了绥西区侦察员发回来的电报,国军一部前几日深夜偷袭了鬼子的机甲联队驻地,消灭日军战车三十辆以上。”

绥西区钟副政委怎么没有传回消息?李远强皱着眉头正要说什么,一个参谋站了起来,拿着一份刚刚收到的电报念道:“……国军小分队偷袭日军战车驻地得手,日军战车联队损失惨重,后国军分队残部辗转进入我绥西区,随即被我保护起来,但其身后足有日军几个大队尾随而来实施报复,我绥西主力立刻将部队打散进行游击……”

“报告!后套国统区发来电报。”参谋曾育德拿着一份最新电报站起来,大声念道:“……日军大部队已经被我成功调动……,我部官兵望妥善安置,设法送回后套地区……”

“日军在绥西的报复作战很快就会退下去!不足为惧!”戴仙兵心头上又浮现出鄂三桀骜不驯的面孔,这个人见过几次面,就象山里的土疙瘩一样!沉思了几秒钟,对几个参谋说道:“立刻布置追击计划!让鄂三所在的县大队立刻成军(骑兵)!”

(如果不出意外,以后每三天更新一次,见谅!)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