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光芒(台海之战) 正文 第三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849/

太阳悄悄地从东方露出了头,金色的阳光洒在大坝一样的阵地前,清凉的风迎面吹来,带着令人不安的血腥味,扶动着血一样鲜红的五星红旗和八一军旗。不远的前方可以看到阿里山巍峨、模糊的身影在向我们招手,在向我们身后的祖国招手。

他们终于走回来了,离战壕四、五十米的时候,二十几个战士冲过去把他们扶了回来。

连长席长福跑过来拉着一个受了轻伤的班长问情况。

“我们遭到了伏击!”我认得他,他是我的老乡,叫李祥云,是一排三班的班长。

“我们绕过了一个小村子,就受到了强烈的电磁干扰,和连里的通讯就中断了。”李祥云喝了口水接着说:“坦克排长说坦克的探雷装置发现前边有地雷,让我们步兵破障。我们排长说还是撤退的好。他们正在商量,四周就射来了十几枚反坦克导弹和迫击炮弹。我们还没有回过神来,坦克排的三辆坦克就...就全完了。”

说到这里李祥云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看来他确实已经压了很久了。

“你是名军人,看看自己什么样子。让敌人打怕了?”连长明显也很难受,但是他还要为士兵鼓舞士气。“你们都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去,都聚到一起,一发炮弹就可以把我们连给全包了”连长回头冲着围过来的连里其他班的战士说。

李祥云抹掉眼泪继续道:“我们也来不及救坦克兵们就往回撤退,四面突然冲出很多敌人,还有坦克和装甲车。排长命令我们不许回头继续后撤,他自己却带着一班在后面掩护我们。”

“有多少敌人?”席长福明显觉得李祥云的报告不详细。

“最少一个连,还有狙击手,二班班长就是被狙击枪打中的,他和两名受重伤的战士带着炸药包埋伏在路上炸毁了一辆来追我们的装甲车,我们才能活着回来。”

“对,有狙击手,我们班长胳膊上的伤也是被他打中的。”一名没有受伤的士兵上来拉开了李祥云的袖子。

席长福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儿,对着李祥云说:“敌人在受到电磁脉冲攻击后能这么快的恢复局部电磁优势,看来他们的通讯也恢复的差不多了。你先去处理一下伤口,等会和师志峰一起来连部开会。”

“三排长,三排长,收到请回答。”连长转身往刚刚利用敌人的一个工事建起的连部走去。

师志峰对冯全志说:“你去找个地方把那些俘虏给关好了,敌人一会儿可能要进攻。”

“是!”冯全志向我们招了一下手就向俘虏跑过去,我们几个还在想着刚才李祥云说的话,黄自超站了起来说了一声:“走!”也跟跑过去。我们担心他拿俘虏出气,就都赶紧跟了过去。老童却没跟过来,他在照看一名受伤的老兵。

黄子超这次理智多了,他一句话也不说,用尼龙绳从后边狠狠捆紧俘虏的双手,做为战俘的台军士兵们觉得气氛不对,一声也不吭。我们把俘虏们带到坑道里一个有铁门的小房间里,往里边撂了些水,就琐上了铁门。

我们一出坑道就听到战壕里的吵闹声。“你还是人吗?向自己的战友开枪!你不是和他的关系最好吗?你有什么权利决定别人生死。他就是被俘虏了,等我们解放了整个台湾还怕救不回他吗?你这个人渣,回答我!”一个愤怒的声音在咆哮着,是刚才那个拉李祥云袖子的战士。

被质问的那个士兵是个志愿老兵,医务兵已经为他脱去了防弹衣,腹部模糊不清的伤口还在淌着血,不知道他是没有力气回答问题,还是不想回答问题。老童和他很熟,蹲在他旁边默默无语地为他檫轼着伤口。

“别人不是把你背回来了吗?你就不能可怜可怜他?”那名战士见这个受伤的老兵越说越生气,冲上去拿起那个老兵身旁的六四手枪,把枪递了过去“你那么喜欢杀战友,就向我开枪呀!你不敢吗?拿枪呀,叫你拿呀!你就是用它打死自己战友的,现在又不敢拿了?”

被血染红的枪把上还有几个指头印,枪把已经贴到那老兵的脸上,为本来就粘着些血点看着非常憔悴的脸上又画了几道。那老兵仍然面无表情地忍受着疼痛和羞愧两种感受。

“啪!”老童一巴掌煽在那情绪激动的士兵脸上。整个战壕都安静下来。“你给我安静一会儿,不要妨碍医务兵治疗。”老童涨得通红的脸上闪露出一丝杀气。吓得那个士兵连退了几步。

医务兵清理完伤口后站起身来,冲着老童无奈的摇了摇头。老童拉着那名医务兵走到一边小声的说:“他向战友开枪一定是有苦衷的,求求你不要不管他。”

“不是我不给他治,我只是医务兵,不是大夫,这里也没有仪器。他可能坚持不到医疗舰上的直升机来了。问问他还有什么交代吧。”医务兵虽然也很小声的回答,那名挨了巴掌的士兵还是听到了,他一声不响的坐到角落里。

“我,我好痛,给,给我,给我来一针吧!”那老兵看着医务兵,这是我进战壕后他说的第一句话。

老童看了看医务兵,医务兵低头取出了一支度冷丁从他胳膊上打了进去。很快那老兵呼吸缓慢均匀了些,他伸出被染的黑红的右手,抓住了身旁的一个绿色背包。老童打开背包,里边放着一台被金属网包裹着的和张学斌身上一模一样的笔记本电脑,那电脑已经被完全烧坏,根本不可能在使用了。

老兵笑了笑,眼睛盯着那台坏电脑,目光再也没有里开。老童放下那电脑,伸手为那老兵合上眼睛,用衣服盖在他的头上,泪水从他那满是尘土的脸上划落。我真不明白,那台已经完全没用的电脑就是他的遗言?

余海拍了拍老童的肩膀,让他节哀。他却静静地坐在那老兵的尸体旁,再送这位和他做了近十年的战友最后一程。突然他太头看了看一排的其他两个数字兵,把那台坏电脑交给他们,又有血红的眼睛瞪了一眼刚才还情绪激愤的那名战士,抱起那名老兵的尸体转身走近了坑道。那士兵明显打了个冷战,缩在角落里一动也不敢动。余海想跟着他进去,我拉了他一下说:“让他一个人静静吧,哭出来也许会好些。”

师志峰急匆匆的走进了战壕,对一排的战士们说:“你们排现在是预备队,快去坑道里看好战俘,你们有新排长了。”

“数字兵们都打开电脑,班长往前站。”师志峰等一排的人都走完了,指着电脑屏幕说:“我们现在的方位是在嘉义市以西25公里处的海滩上,刚才连长和前指联系上了,具卫星、无人飞机和第14侦察大队提供的情况来看,早上一排遇到的应该是敌人驻嘉义市第109机械化师的先头部队,其主力现在离我们只有7公里,他们的目标直指我们师的阵地,我们团防守这里1000米宽的阵地更可能是敌人进攻的重点,敌人想趁我们没有站稳脚就把我们赶下海去。他们后面还有敌人的第333步兵师和第86装甲旅。我们后面是大海,没有阵地纵深,跟本不能后退一步。团里只分给我们连150米宽的阵地,我们排在南,三排在北,一排做为连里的后备队。前指也承认没有想到敌人的反映速度如此的快,所以我们虽然比较顺利的占领了敌人的滩头阵地。但是也绝不能低估了敌人的力量。

“我们北面和我们一同登陆的我第二十一军的六十一师不可能来增援,他们还要防范驻彰化市的敌人第73装甲旅和第234步兵师。我们南边只有一个两栖作战旅,已经开始向我们靠拢,为我们防御敌人南边的进攻,海军陆战队的其余部队都在南线上投入到解放的高雄战斗中去了,在这里我们只有靠自己了。

“前指要求我们师一定要坚守阵地到中午12点,到时增援我们的第二波攻击群就会到达。晚上我们的工兵部队会在这里建立临时码头,在临时码头建成前我们无法得到重装备的增援。”坚持的中午12点!在我军没有重型装备阵地上,还有六个多小时,这简直难以想象。

师志峰停了一会儿继续道:“前指已经配发给我们与海军和空军直接通讯的信道,各班的数字兵负责向海军呼叫炮火支援,各班班长负责进行激光制导,狙击手各自寻找有利的射击位置。我们面对的是三倍于我们的敌人!”

“敌人既然已经到了,为什么现在不发动进攻呢?”孔元军站起来问。

“应该是在等电磁和炮火支援吧。”师志峰若有所思的回答。“好,现在大家都先进坑道去,敌人可能会进行炮击。”

“除非敌人的炮兵不想活了,我们现在拥有绝对制空权!”江少波小声的在我耳边反驳排长。我用胳膊顶了他一下,没有说话走进了坑道,在坑道口有一个三十见方的地下室,我们全排的人都挤了进来。

师志峰是对的,二十分钟后,敌人果然发动了猛烈的炮击。随着张学斌一声“来了!”我们藏身的坑道里猛然一晃,紧接着是一声巨大的轰鸣,敌人进攻前猖狂的吼叫开始了。我们躲在坑道里承受着连续巨大的爆炸所带来的强烈震撼,每一枚炮弹爆炸都象是一击重锤狠狠地敲打在我的耳朵上,同时又用力地摇晃着我们借以躲避的混凝土坑道。炮击虽然只有短短的三分钟,但是炮弹似乎是长了眼睛,打得非常准,全部落到了离我们头顶只有5米的阵地上。随后,我们后面海军的压制炮火终于制止了敌人的喧嚣。

炮击停止后,张学斌跑出坑道在战壕边上支起了一部红外测距仪和一部通讯天线后,迅速的跑了回来。他打开电脑,一支电子笔在荧屏上点点画画的。我也看不懂,就等着排长下命令。

“排长,海军发现台湾海峡南部海域有美国核潜艇活动,海军他们要组成反潜队形,暂时不能为我们进行炮火支援了。”张学斌台头向排长汇报。

“妈的,敌人原来是在等美国人的骚扰支援。”师志峰气愤的骂道。

“排长,我海军电磁支援船要暂时撤回澎湖湾!”

“排长,敌人装甲部队进攻了,距我五千米!”

“排长,敌人防空雷达突然开机,正在与我空军对抗,我电子战飞机暂时后撤!”

“排长,敌人突然实施强电磁干扰,我们与海军的联系中断了。”

“排长,团部与前指的联系中断了。”

面对一条条不利的消息,师志峰沉没的攥紧拳头,牙咬的吱吱作响。

“敌人距我四千米!”张学斌嗓门提高了。我们全排的人把目光都投向师志峰,等待着他下达命令。他却似乎没有察觉到一样,目光直直的盯在荧屏上,依然保持着沉没。

“排长,敌人距我三千米!”张学斌的声音已经变调了,其他两名数字兵也在确认复读着数字。

“都出坑道,向两千米出发射烟雾弹!快”师志峰终于下命令了。我们呼啦一下都跑出坑道,手里还都忙活着装烟雾枪榴弹。“扑,扑,扑,扑”一枚枚烟雾弹射向阵地前方,三班的战友们居然配备了一门机关榴弹发射器。三班班长尚忠旭一口气打完了一梭子烟雾弹。他这次一定过足了瘾,平时训练时只允许点射,大家总抱怨不能试试连发。

霎时间阵地前两千米的地方形成了一道烟雾墙,敌人的坦克只要一越过这道屏障,就会成为我们反坦克炮猎物。

烟雾墙明显的拖延了敌人坦克的进攻步伐,他们只是在烟雾中徘徊,不时的用红外瞄准仪向我们阵地射来105毫米滑膛炮弹。敌人坦克后面的装甲车也用机关榴弹发射器漫无目的的向我们阵地前后乱打着榴弹。孔元军架起了一枚红箭-8反坦克导弹,用红外激光瞄准器捕捉着他早就想猎到的战利品。但可能是没有完全的把握,他迟迟没有发射,要都知道,我们还要坚持五个多小时,过早的消耗掉弹药,只能是过早的丢掉阵地。

在零星的炮火间隙中传来直升飞机发动机的响声,是我们直升机支援。我兴奋的回头张望,有机会的话我还要向他们挥手致意。可是在我们身后的海面上,除了远去的驱逐舰身影外,浩瀚的蓝天上没有一架飞机,连早上反复巡航的战斗机也不见踪迹。

张学斌站在坑道口大喊:“敌人的阿帕奇直升机来了!快回坑道,利用工事射击口射击。”我这才如梦出醒,我听到的是敌人直升机的声音。敌人雷达突然开机躯干我空军战机,一方面是为了给敌人的进攻部队扫清空中威胁,同时也为敌人的攻击直升机提供了制空掩护。我拉了一下孔元军,急忙跑向坑道。

“元军,快走,敌人的直升机来了!”张学斌把手放在嘴边用力的喊。我回头看到孔元军还一动不动地继续爬在导弹旁边,嘴角露出一丝微笑,他正通过红外激光瞄准器瞄向沉浓的烟雾。我望向阵地前方,看到直升飞机螺旋桨制造的强大气流吹得烟雾团团打转。直升机悬停就是在准备攻击。

情急之下我赶忙带上防护眼镜,取出前卫-4防空导弹,打开红外探测仪,一个个红色小点出现在屏幕上,我将其中一个较高的红点套进屏幕中心的绿色小圆圈内,绿色小圆圈立刻闪烁不停,我随即扣动扳机。“嗤!”一声,我面前一股热浪扑过,一个火红的亮点一头冲向烟雾中,随后一声爆炸,几个明显是直升机残骸的黑色残片冲出突然鼓起的烟雾,摔落在地上。坑道里的战友们一片欢呼,我本来只想干扰一下敌人的直升机,让他们为躲避导弹,而不能发动攻击,没想到居然让我先得了头奖。

我扔下发射筒,跑到孔元军旁边,拉住他回头往坑道里跑。他右手还死死抓住反坦克导弹筒不肯走。我只好抓起他的导弹筒往坑道里跑,这家伙这次跟上来了。

“你不想活了!想当烈士?现在还早呢!只要活着,还怕没机会让你打坦克?我指望你将来打几辆美军的坦克呢!”刚进坑道冯全志气劈头盖脸的对孔元军一阵痛斥,孔元军始终保持着调皮的笑脸,一句话也不好意思说。“还有你,柳枫!为了一个火箭筒命都不要了,人死了,再多的火箭筒还能来打坦克吗?”“我?”原来冯全志没有看清楚是怎么回事。我转头看了看孔元军,他象小孩子一样不好意思的朝我吐了吐舌头,然后走到过来笑着强回了他的反坦克导弹筒。

轰隆隆的爆炸声响起,敌人直升机发射的火箭弹把我们头顶的阵地整个给砸了一遍。爆炸的冲击波带着撩起的尘土冲进了坑道,坑道里顿时光线暗淡,不小心吸了一口灰尘的战士蹲在一边不断的咳嗽。只有孔元军还张着大嘴巴呆呆的看着眼前的情景。敌人的直升机上的机关炮又开始扫射早我们阵地的战壕上,装有空炸引信的迫击炮弹也星星点点的在战壕上空爆炸。我们完全被压制在坑道里了。

“不要都聚在这儿,各班在坑道四处走走,看有没有合适的工事和射击点。不能让敌人攻上来!”排长看到张学斌的电脑屏幕上显示红外测距仪已经被炸坏,这次可真是着急了。我们在坑道里四处寻找合适的射击点,这里所有的射击点都是对着西边大海的,根本没有能向东方射击的地方。现在要还击就必须出走坑道,否则就只有坐以待毙。

终于,敌人的迫击炮和直升机的扫射都停下来了,黄自超抄起反坦克导弹筒自言自语地说了句:“老子就不信你的弹药打不完。”冲出了坑道。我们都跟了出来,七辆敌人的坦克快速地扑了过来,最近的距离我们只有200米了,可以清楚的分辨出是台湾的M60A型,炮塔上的并列机枪还在吵闹个没完。他们身后远远跟着敌人的装甲车和尾随的步兵刚刚穿过了已经被海风吹散的烟雾墙。空中发泄后的阿帕奇直升机急匆匆飞向东方。

“给我狠狠地打!”师志峰大声的下命令,霎时间一枚枚反坦克炮弹冲出阵地,敌人最前边的那辆坦克立刻火光四射,一团腾起的黑烟阻挡了这只野兽的步伐。敌人其他的坦克继续冲了上来,孔元军用红外激光瞄准器盯向他前方的坦克,沉着的按下发射按钮,他头顶一团火焰向后喷出,一枚红箭-8反坦克导弹拖着短短的火尾冲向它早以期待的目标,又是一次强烈的爆炸,敌人数吨重的坦克炮塔燃烧着被抛向天空,经过一翻痛苦的挣扎后又被地球强大的吸引力拉回地面。敌人攻向三排那边的一辆坦克也被反坦克炮弹击中后低下了刚才还高举的头颅。

敌人的其他坦克还在继续进攻,一辆倒霉的坦克在阵地前100米的地方引发了三排布设的一颗距离他五米远的反坦克感应地雷,这种地雷是专门针对美军MIA2坦克贫铀装甲设计的攻顶感应雷,如今打在M60A坦克炮塔上就好象刀砍西瓜一样,整个炮塔被砸的粉碎。

看到这样的情景,敌人的坦克纷纷开倒档后退。但炮塔上的7.62毫米并列机枪和105滑膛炮却没闲着,疯狂的把弹雨倾泻到我们阵地上。远处敌人的装甲步兵看到坦克开始后撤,也掉头往回跑。

黄自超架起了他一直背着的反坦克导弹瞄向敌人后退的坦克,冯全志一把按住了他的肩膀。黄自超回头疑惑的看着冯全志,冯全志笑着说:“敌人已经退了,我们要节约有限的弹药应付敌人下一波攻击,我们可是要坚持到12点的。”黄自超明白了冯全志的意思,没说什么就收起导弹。

三班的数字兵飞快的跑了出来,在战壕上方架了一部小型毫米波战场雷达,然后又跑进了坑道。

阵地上一片欢呼声,一班的战士们更是向三排那边祝贺,因为起决定作用的那枚反坦克地雷是三排的战士们布设的。孔元军跑到战壕后面的一个小土堆后,举起被敌人火炮轰倒的国旗旗杆,左右摇晃来庆贺这次胜利。

“啪!”师志峰拿出手枪朝天上开了一枪。“都回坑道里去,敌人会有火炮攻击的!”师志峰高举的手枪冒着青烟。大家这才听到这位排长说的话,一个接一个的跑到坑道里。孔元军固定了一下旗杆,也迅速的跑回坑道。刚才敌人直升机火箭弹的猛烈攻击确实给了他一个教训。

“排长,轰击只有两枚,速度比较慢,应该是特种弹药。”干菜支小雷达的那个数字兵向排长报告。

师志峰立即回头说:“快关上地下室的铁门,带上氧气罩,数字兵关电脑,张学斌去给通风口安装电磁过滤网。”

“已经安装过了!”张学斌对排长笑了笑说。排长没有说什么,找了个靠墙的地方,坐了下来。数字兵们关了电脑,拔掉了与电脑连接的所以线路,把电脑装进细铁丝网做成的包裹里。

“咚”一声不大但非常清脆的爆炸声响起,地下室里的灯泡同时跟着爆炸,本就不是很亮的地下室,一下子漆黑一片。刚才关闭的大铁门上闪烁着蓝色的火花,我感觉95式冲锋枪象带了电一样,把我的手电的麻麻地。头顶上通风口处的细铁丝网也依稀发着蓝光,整个地下室充满了恐怖的气氛。“这是电磁脉冲弹,妈的,一定是美国人卖给台湾的,台湾从来没有过核实验,不可能制造的出这种......”

我身边的江少波话还没说完,又是一声更加响亮的爆炸声带动着整个地下室剧烈晃动。我们都听的出来,这是空气燃料弹。江少波又一次抓紧了我的胳膊,幸运的是这次他没有扣我。突然一条舌型火苗从通风管道口伸了出来,又迅速的缩了回去,接着通风口响起空气摩擦产生的哨声,强大的吸力把地下室的空气一个劲的往外吸,似乎要把这里抽成真空似的。这次我感觉的身体被一股神秘力量往前拉,而不是我和江少波那次,把我死死的按着,但是同样感觉到呼吸困难。不久风开始往地下室里倒灌,不过强度低的多了,也没刺耳的哨声,地下室里显得更加沉寂。

“空气中没有毒气,现在大家现在检查电子装备!”漆黑中师志峰打开了空气毒性测试仪。这里除了我和江少波可能都被这可怕的空气燃料弹吓坏了,我和江少波几乎同时打开手灯。大家都借着这点光亮寻找自己的手灯。还是江少波眼睛比较尖,一下子就找到了冯全志的应急灯。

整个地下室恢复了光亮,大家开始各忙各的,黄自超检查自己的反坦克导弹,江少波检查他的前卫-4防空导弹,排长师志峰和班长们等待着数字兵打开电脑,孔元军在向黄自超要反坦克导弹不成后,又向老童去要反坦克地雷。我台头看了看刚才喷出火舌的通风口,上边的细铁丝网已经被高温融化。要是敌人先用空气燃料弹,再用电磁脉冲弹的话,我们的电子设备可能就完了。我检查了一下夜视仪,确定没有问题后,就往电脑旁边凑,屏幕上是师部综合第14侦察大队和各阵地收集的情报发来的战场态势图。

“敌人确实退下去了,不过敌人只损失了几辆坦克,没有伤到元气。应该很快就会再发动进攻的。”师志峰看着电脑分析道。我们没有人怀疑他的看法,敌人的目的就是在我们援军到达之前占领这里的滩头阵地。我们不约而同的看了看表,现在是7点45分,还有四个多小时增援不队才能到。

连长席长福刚走进我们的地下室,才接上线的电话就响了,“喂?...连长找您!”师志峰把电话递给连长。“喂!是,我是。恩,好。是!”席长福放下了电话说:“刚才空军和海军用反辐射导弹对敌人的电磁干扰源和雷达站进行了攻击。在澎湖岛炮兵旅的无人侦察机发现在我们阵地前方有敌人攻击集群,炮兵们正准备用SW-1远程火箭炮轰击了那里,以减慢敌人的攻击节奏。三十分钟后空军会恢复空中支援,海军已经从新派来了火力支援舰艇,他们正在赶往这里赶。我们还要留心临近阵地的伤亡情况,随时准备支援,无论如何都要守住阵地!数字兵,你们现在开始试着联系前指、海军和空军,看看敌人的电磁干扰源被打掉了没。”

席长福走到我跟前,拍着我的肩膀,眼睛却看着孔元军说:“都是二班的吧。好样的!”然后又走到孔元军旁边说:“怎么又盯上人家的导弹了?”孔元军被问的不好意思伸手去挠头,他戴着钢盔,手指挠在钢盔上,可他自己根本没有发现,还继续在钢盔上的挠来挠去,惹的我们都呵呵直笑。就连从早上到现在一个字也没说的老童也忍不住笑了。

“我给你个好差使。往南走,过了二连的坑道就是的5团一营的阵地了。他们营的郝营长答应借给我们一些导弹和地雷,你快去拿吧。”说完看了看老童说:“你也去给他帮个忙吧。”

老童起立表情为难的说:“可是,可是我还有......”“我去吧,我现在又没事做。”我看出老童不想去,我就赶忙接这个差事。也难怪,老童刚失去了十来年的战友,心里肯定不好受。连长看了看我,又看了看老童,什么也没说转身去和师志气峰说话。老童感激的看了我一眼,又一声不吭的坐在地上。

敌人修建的坑道把各个阵地都连接在一起,不用上战壕就可以从这个阵地走到另一个阵地。刚才的战斗场景全团都看到了,我们过二连坑道的时候,二连的战士们为我们欢呼,有的直接上来拍我们的肩膀说:“干的漂亮!”

“一连真是厉害,一个人都没有受伤就击退了敌人装甲部队的进攻。”

“还干掉了五辆坦克呢!”

“不是五辆,是四辆还有一架是阿帕奇直升机!”

“哪里有什么直升机,是坦克,美军的M1A2!”

听着他们传来传去,我只是微笑不回答。孔元军却更正道:“是直升机,不过不知道是不是阿帕奇!”终于来到5团的阵地了,我们走出坑道,拉着一名士兵问一营长的下落,“他在三连连部,往前直走就到了。”

我们走进了5团一营三连的连部,这里明显没有我们那里的紧张气氛,但是每个战士都在很认真的工作。我看到有一个少校军衔的人,身材有十分魁梧,双手交叉放在胸前,看着桌子上的地图。我猜想应该是个营长,就上去道:“请问同志,您是5团一营的郝营长吗?”“你有什么事吗?”那少校反问我。

“我是139师7团三营一连二排二等兵柳枫,这是我们班的二等兵孔元军。我们奉命来找郝营长”我立正应道。

“哦,是老席派你们来的,我就是三营营长,你们是不是要借些反坦克导弹和地雷?”郝营长带人非常亲切。

“是,最好再给点防空导弹!嘿嘿。”孔元军厚着脸皮向郝营长开口。

“哈哈,好吧,补给和增援部队12点就可以到了,你们也确实急着用,就再给你们两枚防空导弹吧。不过将来可是要换的哦!”郝营长的脸上依然保持和蔼笑着。

郝营长从旁边的士兵身上取下了一枚前卫-4防空导弹交给了孔元军,然后指着一个墙角说:“那些都是给你们的,拿去吧。”孔元军接过前卫导弹转身就扑向墙角,我也刚要转身,“柳枫”郝营长叫住了我,我回头看他,他收起笑容伸出右手严肃的对我说“好好干!”

“谢谢!”我激动和他握了手,走到墙角和孔元军一起背了他们为我们准备的两枚红箭-8反坦克导弹和三颗感应雷。看见郝营长又看着地图陷入了沉思,我不好意思再打扰他,就跟着孔元军往回走。

刚踏进二连的坑道,就听到一阵阵爆炸声从东方传来。孔元军回过头高兴地对我说:“咱们的火箭炮一定打得敌人找不到北!”“敌人进攻的方向是西!”我更正了他的方向错误又说:“我们轰击的未必就是敌人的主力进攻部队。”

“为什么这么讲?”孔元军有些不明白我的意思。

“你记得我们每周四下午是什么训练科目吗?”我反问孔元军。

“是伪装和布置假目标呗!”孔元军说着回头看了看我,“你的意思是敌人用假目标迷惑我们的炮兵?”

“我是说有可能。我也不能肯定。因为敌人不可能在发动第二波攻击前不用火炮轰击我们的阵地,那么我们的炮兵现在打的不一定就是他们正在移动的目标,不是正在移动的目标就有可能是假目标,摆在那里让你打的!”我一边推着孔元军往前走,一边向他阐述我的看法。“有道理。”孔元军同意我看法,但是我们的内心还是希望现在爆炸的地方就是敌人准备发动攻击的装甲主力部队。

回到我们排的地下室里,连长已经到二排的坑道里去了。师志峰要我和钟卫、孔元军到阵地前三百米出布设反坦克感应雷,一班的那门机关榴弹炮被敌人的直升机给炸坏了,他们把烟雾弹头拆了下来,给我们每人装了满满一大包,加上身上背着的两颗地雷,我连冲锋枪都拿不上了。三班的战士在阵地前一千米的地方打了几枚烟雾枪榴弹,这是最后的几枚了。我又从包了取了两颗烟雾弹头,用力向前扔了出去,烟雾开始弥漫,但是还不能形成一道完全看不透的烟雾墙。江少波拉架起了他的狙击步枪说:“小心毫米波战场监控雷达,尽量匍匐前进,我会掩护你们的。”

我跳出战壕,艰难爬着往前走,阵地前空旷土地上早已经被双方的炮火轰的没有一根绿草。我只能凭借着烟雾和一个个弹坑的掩护朝前爬。爬到我投的烟雾弹附近,我又往前扔了两枚。就这样一步一步爬到了离阵地大约三百米的地方。在离一个弹坑越5米的地方用钢盔挖了个浅坑,小心的把感应雷放进去,打开开关,盖上虚土后,有向左爬布设了另一枚地雷。我正准备往回爬,一枚空爆迫击炮弹在我前放上空越30米的上空爆炸,炮弹破片迅速地冲向地面,深深的镶如松软的土壤中。他妈的,被敌人的毫米波雷达发现了。我撅起屁股迅速的往回爬,第二颗炮弹又在我北边的上空爆炸。我干脆站起身来,扔掉了装烟雾弹背包用出吃奶的劲往阵地百米冲刺,后边的爆炸声始终紧紧地跟着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