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抗日 第三卷 风起云涌 第二百零八章 奇袭

六指君1 收藏 29 67
导读:异时空之抗日 第三卷 风起云涌 第二百零八章 奇袭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958/


连续不断的巨大爆炸声惊醒了沉睡的劳工们。黑暗中,巨大的火焰冲天而起,炮弹爆炸时闪耀的光芒照得粗糙的牢房里一片雪亮,一张张惊讶、黑瘦的脸拥挤在围栏前默默地看着,一些劳工小声地议论着眼前的巨变。

不远处,一百多个鬼子兵急速窜入尚未完工庞大地堡群,试图固守待援。

“巴嘎!”矮胖的日本监工不顾低温,赤裸着大半个肩膀来回窜动,一边大声地训斥着“不安分”的劳工,一边挥舞着皮鞭抽打那些从锈斑栏杆处冒出头来的劳工。

黑暗的角落里,几个形成了势力的劳工头子不顾日本监工的皮鞭威胁,偷偷地聚集在一起。

“有人在夺取鬼子未完工的炮台!鬼子居然被他们赶到地堡里面去了。”一个高个子劳工头子幸灾乐祸的笑了起来。

“可能是土匪的骚扰,他们就喜欢这样!”矮瘦的劳工接口道,只是语气中带着不屑。

“土匪怎么啦?!连张大帅都是胡子出身!”一个操着东北话的独眼劳工不客气地反驳道。

矮瘦劳工不屑地看了看独眼,冷笑着说道:“土匪可没有这么大能耐取下鬼子的要塞!”

“哈哈哈!土匪骚扰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几股土匪完全可以合成捻子来打。”东北独眼土匪好像听到了什么稀奇古怪的事情一样,忍不住冷笑着说道:“虽然土匪还不一定能取下要塞!但是鬼子认为这里远离战场,防备一直都很松懈,所以这次肯定要吃大亏,最少那些堆放在空地上的军需品是保不住了。”

“你们都别吵了!”高个子皱着眉头,看了看矮瘦劳工,指着外面的露天堆放、仅仅用帆布遮盖起来庞大军需品说道:“涂老六,凡事不能认死理,土匪早就掂量这里的军需品了,土匪联合来攻也不算什么稀奇的事情。”

那个被换作涂老六的劳工虽然不服气,但也只好闭上嘴巴生闷气。

剧烈的枪炮声中,大吼大叫的日本监工突然“啪哒”一声栽倒在地上,在炮火爆炸的瞬间照耀下,能清楚地看到一摊血水从他脑门上渗透出来。

“卧倒!”高个子显然有些军事素质,一声大喝:“看情况外面的人已经夺取了炮台,待会儿炮弹就要从制高点打过来了,不想死的都给我趴下!”

“夏老大!”矮瘦的涂老六趴过来,一边抱着脑袋,一边说道:“土匪可没有这水准,况且他们也不会打炮,外面攻进来的肯定是正规国军!”话音刚落,一枚迫击炮炮弹落在鬼子尚没有完工的地堡边上。

“嗒嗒嗒……”就像受到了惊吓一样,鬼子的机枪火力立刻猛烈地开火了。

“好呀!国军已经完全占领了重炮阵地,已经开始用迫击炮轰击鬼子了!你们看,可把鬼子吓得……”独眼斜着眼睛看了看猛烈喷射着子弹地堡火力孔,但是没等独眼继续挖苦,地堡群的密集火力点却又纷纷熄灭了。

“小鬼子刚才盲目开枪已经暴露了阵地!现在想收手也来不及了!”夏老大一声冷笑,抬头看了看一公里外的山上,那里有隐蔽而固定的重炮阵地,片刻后又轻声说道:“也许他们能够发现这个地堡群,不过轻型炮根本就不能摧毁此地的厚实地堡,除非……”

“嗤!”矮瘦的涂老六忍不住一声不屑,摇着头说道:“国军什么时候有这种本事了?就算他们察觉到了这个地堡群,可是他们又怎么会操作鬼子的重炮?!”

几个牢头开始沉默下来,一旦外面的国军不能摧毁地堡,这一千多个弟兄(劳工)就跑都跑不掉!

“呵呵!”独眼自嘲地笑了笑,“幸亏他们不会操作重炮,不然看错了目标就会把我们给轰上天!”

“胡说!”涂老六忍不住一声地喝,“杜瞎子,老子倒宁愿外面的国军会操作重炮,就算是真的误伤在自己人的手里,也要拉几个日本人抵命。”

唤作杜瞎子的独眼忍不住就要发飚,一旁的夏老大立刻制止,吼道:“你们这是在干什么?还没怎么的就开始窝里斗了?”

“轰、轰、轰……”连续迫击炮的爆炸后,爆炸后的闪光不断地照耀到夏老大铁青的脸上。

“嗒嗒嗒……”鬼子的机枪突然猛烈开火了,从密集射击孔里猛然喷出了几十道火舌,鬼子的炮兵也开始操作两门迫击炮猛烈还击。

“国军开始攻击了!”杜瞎子打破沉寂,指着外面示意。

“什么时候?”夏老大吃了一惊,怎么一直没有注意到?!

黑暗中,鬼子开始一枚接一枚地发射照明弹。远处,的确能隐隐看到一些身穿黑色军装的国军,他们在鬼子猛烈的火力打击下匍匐前进,若隐若现的散兵线依靠洼地、土丘缓缓向鬼子的阵地逼近。但是鬼子的迫击炮炮弹落入国军队伍爆炸的时候,总能看到有士兵被当场炸翻在地。

“动作好快呀!”明白事理的夏老大喃喃地低声问道:“这是谁的部队?”

片刻功夫,涂老六突然一声怪叫打破沉寂,“哎呀!他们都撤下去了!”忍不住指着那些迅速消失的身影咆哮起来,“他妈的!我说你们撤下去干什么?快压上来呀!”

在火光的若隐若现中,国军丢下大约一个排的尸体后匆匆撤了回去,鬼子的地堡随即也停止开火,除了不时地打上两发照明弹以外,战场上居然出奇得安静。

涂老六异常焦急,拼命的摇晃着锈迹斑斑的铁栏杆,看着黑暗中骂道:“这些狗日的,倒是冲过来呀!鬼子就要抗不住了!”

“老六!”夏老大一声地喝,“放冷静些,鬼子的火力太猛烈了,他们根本就没有冲不过来,撤退是正确的!”

半个小时后,“轰!”一声剧烈的爆炸声传来,耀眼的强光刺得劳工们纷纷转头躲避,漫天的泥土屑末和硝烟迅速腾起,强大的声波冲击瞬间让包括三个“牢头”在内的劳工全部暂时失去了听觉。

“他们在使用重炮!”涂老六异常兴奋,用嘶哑的声音吼叫道:“这下看小鬼子是怎么死的!”

“快点火!”夏老大可没有涂老六那种殉葬的心情,惊恐地吼叫道:“把衣服、床单什么的点燃了全部丢出去,给国军指明炮轰的目标,不然咱们谁也别想活!”

很快,夏老大就发现他们似乎没有在听自己说话(失去听觉),只好自己首先脱下身上的衣服,摸出了珍藏的洋火点燃后丢了出去,紧接着有些机灵的劳工也开始有样学样地点燃衣服、破旧的被褥等丢出去。

一个工房照着这么做之后,紧接着其他工房也开始点燃易燃物丢了出去,在一片火光中,只有鬼子的地堡群前没有任何火焰,黑黝黝的地保群完全暴露在重炮前。

惊恐万状的鬼子散兵纷纷爬出地堡,一边枪杀地堡近处牢房的劳工,一边飞快地扑灭地上的篝火。

几分钟后,山头阵地远远的火光一闪,重炮再次爆发了,劳工们纷纷条件反射办地抱着脑袋趴在地上。“轰”的一声巨响,大地都在震动,硝烟和尘土让人根本就看不清三米以外。

威力强大的重炮炮弹虽然没有被直接命中地堡群,但是一些初始完工的地堡受到强烈震荡后开始塌陷,高高扬起的泥土和垃圾也将地堡大多数射击孔堵得严严实实。

战场暂时沉静下来了,几分钟后,在一个鬼子中队长的带领下,一百来号鬼子兵从地堡里冲了出来。因为重炮轰击后产生了巨大的震荡波,这使得鬼子的冲锋队型显得散乱不堪,一些鬼子兵的步伐歪歪扭扭显得极为滑稽可笑。

“小鬼子挨不过重炮的轰击要拼命了!”夏老大露出一个脸冷笑起来,用变得嘶哑的嗓门冷笑道:“这效忠天皇的‘武士道’可是耍得不错!”

如果国军遭受了这种重大的挫折,这个时候已经撤退了,也只有日军会飞蛾扑火地送死。

一分钟后,“轰”地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一枚重炮炸弹突然落在鬼子前进的道路上,满天的硝烟和尘土顷刻间遮住了正在紧张观看劳工们的视线,随即激烈的枪炮声突然沉静了几秒钟,等到再开火的时候已经失去了那种激烈程度。

“我的天!耳朵叫唤得太厉害了!”杜瞎子使劲地掏着“嗡嗡”响的耳朵。

几分钟后,透过烟雾弥漫的硝烟和灰尘,能够爬起来继续冲锋的鬼子已经不多了,没有地堡作掩护,大批鬼子兵被当场碎尸,即使是侥幸没有受伤的鬼子兵,也被强大的震荡波所击倒,一些鬼子兵双耳流血、目光呆痴,已经没有办法再参与冲锋。

八路军的散兵线再次出现在黑暗中,悄无声息地接近那些零星的鬼子。

夏老大忍不住惊异地看着前方,这才几分钟的时间,难道鬼子兵就已经被打趴下了?

“快看!那里好大一个坑!”杜瞎子指着远处着急地吼叫起来。

一干劳工立刻伸长了脖子,乖乖!借着战场的火光,在前方三百米处,重炮炮弹在地上留下了一个足有五米深直径十米左右的大坑!爆炸直径五十米内的鬼子都在一瞬间被弹片撕成了碎片,隐约可见各种形状的人体碎片和各种破碎的垃圾。

“这是重炮炸出来的!”夏老大喃喃地说道:“难怪鬼子的抵抗消失了,仅仅这一发炮弹就把鬼子彻底打趴下了。”

黑暗中,大队的国军开始小心翼翼地搜索着前进,一一搜杀那些妄图反抗的鬼子伤兵。

“长官!快来放我们出去!”有劳工在黑暗中大喊起来,“鬼子已经被老总们消灭了,哈哈哈……”涂老六一愣,这是那个号子里的人?居然敢抢老子的先?随即也扯开喉咙不甘示弱地大喊大叫起来。

黑暗中帮助国军摇旗呐喊的加油声越来越多,最后此起彼伏地连成了一片。

穿着黑色军装的八路军战士迅速占领四周高地,一些战士开始砸毁工房的栏杆放出那些劳工,主力则开始向鬼子的地堡小心摸索前进。

因为鬼子的地堡尚未完工,留下的窟窿很多,并且留守的都是一些重伤兵,在劳工的带领下,八路军顺利地从各个入口进入破损的地堡内部,迅速地消灭了内部残敌。

夏老大获释后,立刻找到一个军官模样的国军(戴仙兵),客气地问道:“请问贵部是哪一部分的?”

“我们是八路军!”戴仙兵满脸严肃,随即察觉到眼前这人是一个“牢头”,放缓了口气问道:“请问你贵姓,这里面有没有八路军?这些劳工你能不能帮着组织起来?”

“原来是八路军!但是这里的八路军并不多。”夏老大一愣,神色中略带失望,但随即又很快恢复了正常,看了看那些乱哄哄看热闹的劳工,笑着说道:“失敬了!在下免贵姓夏、名旭季!我这就和几个牢头打招呼,把所有人都集合到一处!”

戴仙兵对一个负责警戒的连长吩咐道:“将这里被俘的八路军另外编成一队,动作快点!”又对参谋洪大清吩咐道:“司令员马上就要过来了,注意警戒。”

“哥!”李向阳有些恋恋不舍的看了看身后的重炮,“小鬼子的这门大炮好厉害!”

“这不过是日本海军退役的重炮!”刘云摇着头说道:“算不上是什么厉害的家伙!”

“这仅仅是退役的大炮,如果换上现役的岂不是更厉害?”李向阳忍不住问道。

“胡说!”林黑羽立刻在一旁反驳道:“当年北洋舰队是何等的威风!只不过、只不过……”

“日本的军事实力虽然很强,但终究无法和老牌帝国主义相提并论!”刘云笑着安慰道:“等将来全国解放了,国家必然会重建海军!”话音刚落,却又突然想到中国的战略思维一直以来都是放到陆军身上,不由得神色又黯淡了下来。

空旷的空地上,劳工们乱哄哄地摆着歪歪扭扭的队形,等候着八路军长官的检阅,夏老大和几个劳工头子跑前跑后的忙着,一些人手里还拿着收集而来的肉罐头狠狠地咬伤一口。

知道是八路军主力打过来了,那些为数不多的、不同根据地的八路军战俘纷纷自发地站在另一边,并不服从牢头的管理,一些人甚至开始主动要求加入战斗序列。

在战士的看押下,十几个牢头站在一堆。

“你们都是劳工头吗?”刘云看了看这些萎缩的汉子,虽然他们号称“头”,可是一样也被日本人折磨得不成人样,不少“头儿”的嘴边还挂着一些食物细屑,形象很邋遢!

在战场余火的照耀下,负责在刘云身边警戒的战士面色严峻、锐利盯着这些劳工头。劳工头看着荷枪实弹的八路军又有些害怕起来,沉默了几秒钟,还是夏旭季走上来不亢不卑地说道:“长官!我们不是劳工头,只不过是大伙儿看得起,让我们出来做代表。”

刘云看了看站得笔挺的夏旭季,虽然衣着褴褛却并不落魄,顿生好感,笑着问道:“你以前当过兵?”

“报告长官!”夏旭季标准地敬了一个军礼,大声说道:“我是在贵军发动百团大战期间被俘的,前些天才押送过来。”

原来是“国军”,刘云看了看夏旭季,笑着问道:“把你们劳工中的东北人、山东人、当过兵的人全部集合起来,编成另外一队,你能不能完成任务?”

夏旭季将胸口一挺,大声回答道:“遵命长官!”但是随后却并没有离去,而是犹豫地看着刘云,“这里有一些我的旧部,不知事毕后长官能否让我们归回建制?”

顿时,周围的八路军干部战士就像看怪物一样地看着夏旭季。

“好的!只要你的人愿意,你可以把他们都带走!”刘云点点头答应了。

抗战中,国共两党经过不愉快的合作后,分歧和怨恨已经深深地渗透到了双方的军队中。因为现在处于行军作战期间,所以刘云不打算强留“党国”的人才。

“哥!”李向阳皱着眉头看了看夏旭季的背影,又奇怪地、小声地对刘云问道:“为啥非要山东人?”一旁的林黑羽也立刻不解地看着刘云。

“这是因为东北南部的人口都是从山东那边移民过去的!这些山东后裔称呼山东老家为‘海南’!”刘云笑着解释道:“有一句俗话说得好:‘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只有山东人才能和山东人更加亲近。”

大概半个小时后,四百多人的原国军士兵、山东老乡被挑选出来了,只是有些人的体力明显不支,并且还出现了劳工零星逃跑的迹象。

“立刻安排这些劳工吃饭!”刘云对身旁的参谋洪大清吩咐道:“不愿跟咱们走的,鬼子军需品他们要能带走多少就带走多少,愿意留下来当兵的,让他们全部穿上鬼子军装。”

“司令员,还有一件事情。”林黑羽指了指黑暗,问道:“她们是不是……”说完作了一个下切的手势。

这次作战八路军“缴获”了鬼子的特殊“军需品”——十五个军妓。

刚开始的时候干部战士们还以为它们都是军医、护士。因为受伤的劳工很多,就有干部拿着药棉逼着她们给人包扎伤口,如果不是刘云及时赶过来制止,暴怒的战士们已经把这些因为语言不通、行动不配合的女人全部处死了。

“这些日本女人都留着,让戴参谋长待会儿派人先送回根据地!”刘云看了看黑暗中缩成一圈的十几个日本籍军妓。

在整个抗战期间,日本举国上下全力支持侵华战争,这些被哄骗来华的日本籍军妓对她们的“职业”除了失望以外,并没有多大的抵触情绪,但是对于其他国家被强征而来的无辜少女来说,这简直就是一场人生的噩梦!

而且后世的日本竭力否定“军妓”问题,新军国份子们甚至公然声称“军妓都是‘自愿’的”,所以刘云打算让这些军妓留下历史纪录。

两个小时后,劳工庞大的队伍被分成了几溜,国军战俘、八路军战俘、山东和东北人、愿意跟随八路军的国军士兵和平民、不愿意当兵的劳工及士兵。参谋长戴仙兵带着人一一清点劳工大军,并且还抽调了几个干部,把那一百多个八路军战俘重新组织、武装起来。只是戴仙兵稍微感到遗憾的是,并没有在这里找到任何高级干部。

刘云看了看黑暗中的山脉,吩咐道:“小黑子,带上工兵班把这里的地堡和炮台全部炸掉!记得炸鬼子重炮炮台的引线记得要弄远一点。”

“向阳!那个夏旭季并不可靠。”刘云的目光在黑暗中十几辆完整无缺的汽车上一扫而过,对一旁的李向阳命令道:“你跑步前进,把这里能开汽车的人全部都拉出来。”

庞大的要塞内除了汽车以外,还有大量的骡马、板车。刘云打算用缴获的汽车作为投送工具,抢在日军的增援前闪击德善后勤站。

一阵急飞狗跳之后,总共八个能开汽车的人被拉了出来,刘云看着这些状态萎靡的技术兵,如果算上自己就是九个人了,但是这远远达不到所需要的驾驶员人数。

“司令员!”戴仙兵飞快地回来了,“经过核实,有三成左右的劳工不愿当兵,还有一成伤病得太厉害不能当兵,夏旭季又拉走了两成多旧部,这样剩下的人还有四百多人,其中有我八路军各地战俘一百三十人,大多可以作战,建议就地编成一个新编连。”

“新编连这个事情你快办理!”刘云点点头,又吩咐道:“山东和东北人有多少?”

“两百五十人!”戴仙兵低头看了看手中的文件夹,“除去不愿意当兵的还剩两百人。”

“给宋致勇配一个排的兵力,让他带这些东北和山东新兵立刻转入林西县。”刘云想了想,下达了一道人事任命,“由宋致勇担任先遣队副队长,配合诸葛同开拓当地的抗战局面。”

啊?!戴仙兵惊愕地看着刘云,原本还以为这些人要全部带回根据地。

刘云看了看戴仙兵,笑着解释道:“我的参谋长,根据地被几万日伪军围攻,相对于敌人的后方还算是安全,更何况我们也不可能带着这些数量庞大的新兵打仗。”

“好!”戴仙兵点点头转身离去。

虽然对于司令员开拓北方游击区并不理解,甚至还有些反对,但他刚才说得都符合实情。新兵因为素质和体力的关系,很难跟上部队的行军速度。

经过就地整编,愿意跟随八路军的五百多人中,两百人跟随宋致勇进入林西县,一百三十多人的八路军各部战俘编入主力建制,剩下的一百五十多人编成一个辎重连,收集板车、骡马搬运战利品,并且从主力抽调一些干部过去担任指挥员。

“司令员,现在是不是需要离开了?”洪大清看了看被分成了好几堆的劳工群,轻声建议道:“此地虽然荒凉,但是鬼子的辎重队来往频繁,长久逗留并不安全。”

“部队立刻开拔!”刘云点点头,指着那些国军旧部说道:“不要阻拦他们挑选装备,事毕后让他们先走,不然他们到不了安全地方。”

鬼子的要塞虽然被战火摧残得一片狼藉,又经过了一千多劳工和两个营的八路军大肆抢劫,但是遗留的武器、粮草、以及各种军需品依旧堆积如山。

当浩浩荡荡的劳工队伍、八路军坐着汽车或者赶着马车,离开要塞几公里后,身后传来了剧烈的爆炸声,火光冲天而起。

“我们就在这里分手吧!”刘云从汽车的窗口里伸出头来,笑着说道:“明天晚上就会有消息传来!”

“司令员要多保重!”戴仙兵有些担心。司令员偏偏说什么“兵贵神速”,要闪击德善后勤站,但是受到运输条件的限制,这次能出动的兵力不多,万一鬼子在土城受袭后增援了其他后勤站怎么办?鬼子不是傻瓜,他们知道土城后勤站失守后,肯定会增援其他后勤站。

“嗯!你们也多保重!”刘云挥手道别,又对宋致勇笑着说道:“宋连长,我们也在这里道别吧!不过你去了可就别回来!”

“请司令员放心!”宋致勇骑在一头战马上,笑着说道:“泼出去的水、嫁出去的女儿,我保证不回来就是!”

“那就好!”刘云勉励地笑了笑,又看了看身后的一字排开的十八辆汽车,这是临时组建的“摩托化”步兵营。一个营的战士和装备被当成了沙丁鱼,强塞入了这些汽车内。因为驾驶员严重不足,所以只好临时让半懂不懂的特科队员们上阵充当驾驶员,好在这一段的地势平缓,有充足的时间让他们学习汽车操作,不会出现翻车之内的事故。

为了保持次序和避免交通事故,刘云亲自在首车上开道,刚开始的时候速度还不敢太快,直到后面汽车都不耐烦、狂摁喇叭之后,这才加大马力狂飙起来。

因为当地的驻军大多被抽调走了,八路军的机动部队沿途并没有遇到拦截、追击。凭借着汽车的快速机动,第二天深夜绥远野战部队赶到了鬼子的第二个供给站——德善。

德善并不靠近中蒙边界,也没有坚固的要塞做保护。赶到后的八路军趁机连夜展开攻势进行偷袭,一直激战到天明。全歼留守的精锐关东军一个中队、夺取了这一重要的补给站,自己取得足够的补给后,又将站内的剩余军火、粮秣分发给了从四周赶来的蒙古群众和贵族,最后在撤退之前一把火烧掉了残破的军需补给站!

和戴仙兵所猜测的一样,八路军的摩托化部队刚刚离开,鬼子的增援大队就扑了上来,但是留给他们的却是一片废墟。

野外。

“司令员!电报!”洪大清手里拿着三份电报。

“念!”刘云正在飞快地伤员包扎伤口。

关东军的确精锐,八路军在没有绝对优势兵力的情况下偷袭作战,虽然全歼了一百九十个鬼子,但自身也差不多付出了一百四十人的伤亡,轻重伤员合计差不多有近百个。

“这是戴参谋长在绥南战场外围发来的电报!”洪大清念道:“……因为连日的打仗、行军,那些解救来的劳工不堪重负开始大量逃散,辎重连的建制被迫取消……”

第一封电报念完后,洪大清取出了第二封电报,“这是戴参谋长转林西县先遣队的电报。

……第二批先遣队员已经到达,但是林西县的局面严峻……”

“第三封电报是政委发过来的。”洪大清拿起来大声念道:“受到我晋西北军区的猛烈攻势,原驻山西的驻蒙军被迫南撤……”

“司令员,两个坏消息一个好消息!”洪大清放下电报,笑着问道:“山西日军已经退回去了,只要把剩下的那个补给站打掉,渡边那老鬼子也支撑不了几天,不如我们强攻……”

“不行!我们一连攻破两个补给站,鬼子肯定有防备了,再去打他的补给站就是送死了!”刘云摇摇头,笑着说道:“走吧!我们在这里停留得太久了,收拾一下马上转移。”

在疾驰的汽车内,刘云一边开车一边思索着诸葛同的电报。一种忧虑不知不觉地弥漫在心头,也许自己的确是操之过急了,不但新战士的战斗技能很差,而且包括第一批先遣队队员在内都没有进行山地、丛林战技能的训练,或许这的确难以在“满洲国”内站稳脚跟!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