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抗日 第三卷 风起云涌 第二百零七章 鬼子要塞

六指君1 收藏 26 34
导读:异时空之抗日 第三卷 风起云涌 第二百零七章 鬼子要塞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958/


“报告!”一个鬼子参谋带着硝烟味跑上来,低头说道:“将军阁下!经过仔细的火力侦查,前方是八路军一个极为庞大的野战地道群。他们故意放过了开路的‘支那盟军’,选择对后面的‘皇军’开火。我方连续三次攻击都被瓦解,两个‘皇军’中队因为伤亡惨重而失去了战斗力。”

“用大炮摧毁地面上的火力点!再让工兵用实施爆破!”渡边不假思索的命令道:“如果不能奏效就绕过去!”

越靠近八路军的老巢,他们的地道就越多、越坚硬,渡边不能在这里长时间的纠缠下去。

“可是阁下!因为八路军的突然开火,已经造成了帝国军队的惨重伤亡,而且从地道的火力密集程度来看,八路军很有可能将大部分主力部队都藏在这里进行反击!”参谋指着平铺在大石头上的地图,分析道:“八路的地道修得很巧妙也很庞大,仅从地势上来说,西子平的野战坑道硬生生将帝国作战部队劈成两半,而且还威胁整个帝国军队的后方!”

渡边一愣,思索了片刻,又忍不住勃然大怒,吼道:“这么庞大的土木工程,为什么我们的情报却没有任何提示呢?”说完愤怒地向参谋逼视过去。

“小野阁下上次乘座铁道装甲车的时候,被八路军的游击队颠覆了火车,小野的大腿骨折到现在还没有恢复,如果阁下需要,我现在就向司令部打报告请求人力和情报支援。”参谋低着头回答道。

虽然鬼子在绥远的特务机构很庞大、繁琐,但是随着八路军将根据地内的防渗透措施逐步完善,日伪特务已经很难搞到八路军的核心情报了!

渡边皱着眉头盯着前方看了片刻,沉思了片刻,咬着牙齿说道:“给我把八路军的野战地道填平了!让炮兵配合攻击部队猛烈轰击,让工兵多带炸药、催泪瓦斯。”

“将军阁下!”佐佐木忍不住又提醒道:“现在不是给八路军喘息之机的时候!‘支那’同盟军的战斗力虚弱,指望他们根本就不可能速战速决,所以……”

日本军队的等级森严!渡边转头恼怒的看了看佐佐木,对参谋命令道:“立刻让关东军的木本大队参加战斗!”

炮火连天的西子平,我八路军主力依托野战地道顽强地抗击着占据绝对优势的日伪军。

在隆隆的炮声中,“政委!这次阵地前换上了鬼子主攻。”黄青海对近在咫尺的李远强大声喊道:“鬼子的炮火很猛烈,地道破损得很厉害,一些道口已经开始崩塌,我们是不是可以撤军了?”

如果掩体能够再结实一点,用上日本人修炮楼的那种水泥,而不是纯粹的“土木、石块”工事,黄青海自认不会让鬼子占到任何便宜!

李远强满脸的硝烟,半边脸上都是泥土,转头大声问道:“你在说什么?我听不到!大声点,地道的回声太强烈了。”

黄青海只好凑到李远强的耳边大声重复了一次,又焦急地抬头看了看瞭望孔中越来越接近的鬼子散兵线。新换上来的鬼子兵训练有素、装备极为精良,他们依靠射击死角交替掩护或者趴在地上匍匐前进,一个火力点一个火力点地和八路军反复抢夺。

“现在还不能撤!”李远强用接近吼叫的声音回答道:“要等司令员那边传回来消息,这边才能撤离!”

“嘿!这事……”黄青海急得直跳脚却又没有办法,只好又飞快地回前沿指挥部队去了。

“轰、轰、轰……”一连串的爆炸声传来,从天而降的迫击炮炮弹就像死神一样,迅速地将鬼子散兵线前后耕犁了一次,逼近接近八路军阵地的鬼子先头部队被炸得七零八落,抛下一百多具尸体后,关东军主力第一次试探性、以大队为单位的攻击被迅速打垮了。

看着鬼子兵落荒而逃,被销烟熏得黑不溜秋八路军战士爆发出一阵欢呼,野战地道里沸腾了。

黄青海对身旁的战士焦急的咆哮道:“立刻转移阵地,鬼子的炮兵马上就要反击了。”

连续猛烈的炮火也让李远强吓了一跳,随即忍不住一阵恼怒,这个黄青海居然把储存的炮弹打出去不说,还将杀手锏(炮兵阵地)的位置给暴露了。

“传令给黄营长!”李远强一把拉住一个干部,看了看远处芝麻大小的日军步兵炮,“让他立刻收缩防御,撤出的地道一律埋上地雷。”

渡边手持着望远镜,拿着望远镜的手却因为极度气愤而在轻微发抖,在爆炸声连天的八路军坑道阵地前,关东军第一次作战就报销了一个中队以上的兵力。

“报告!”参谋跑上来,大声说道:“我方虽然已经占领了坑道的侧翼,但是无法进入坑道内继续扩大战果,八路军在地道内埋设了大量的地雷,先头部队冲入地道后,一枚地雷造成一个步兵班组全部殉国。”

佐佐木的神色阴霾,前方八路军的坑道阵地已经被压缩成横一百余米、竖三百余米的狭长地带。虽然在“皇军”炮火的猛烈轰击下,他们的阵地缩小了很多,但八路军抵抗也越来越顽强。

“为什么工兵一直都没有实施爆破作业?”佐佐木严厉的责问道。

渡边也立刻向参谋看过来,眼神中满是怒意,“工兵为什么一直没有投掷催泪瓦斯?”

“泽田少尉率部参与第一次攻击的时候,就因为阵地的位置太靠前,被八路军的劣质大威力炮火(抛射弹)摧毁了发射阵地,少尉连同部下十余人全部战死,装备和弹药大会被毁坏……”参谋说不下去了,低着头不敢看渡边愤怒的样子。

一阵剧烈的爆炸声传来,渡边顾不得在发脾气,立刻举起望远镜观察。

远处,“皇军”的炮火再次发威,八路军的阵地上顷刻间被猛烈的炮火所笼罩,大片大片的泥土、木屑、石块飞上半空,一些土质松软的地方受到猛烈炮击后,地道开始崩塌,露出了黑乎乎的地道口。

远远的,一个“皇军”军官拔出指挥刀一声狼嚎,大批趴在地上的关东军散兵立刻爬起来弯着腰冲锋。没等渡边反应过来,那个“皇军”军官突然就像一根木头一样摔倒了下去,其麾下的“皇军”士兵没了指挥官,队形开始骚乱起来。

“‘支那’军队中有狙击手!”佐佐木也看到了这一幕,放下望远镜催问道:“阁下,现在是不是应该让机甲中队突击?”

渡边顿时犹豫起来,帝国战士战死不要紧,这些价格不菲的战车被八路军摧毁了,冈部直三郎中将是绝对不会“原谅”自己的。

“报告!”一个鬼子尉官急匆匆地跑来,大声报告道:“在五股泉一带,八路军主力一部冲破我军虚弱的拦截,现在正向北方逃逸!”

“巴嘎!”渡边一声怒骂,指着参谋大声命令道:“立刻让满、蒙盟军的骑兵展开追击,让机甲中队立刻压上去夺取八路军的阵地。”

坑道内。

小五弯着腰跑过来,“政委,司令员传来电报,二营和三营已经顺利突破鬼子的拦截,现在正向山区转移中。”

“他妈的!总算来消息了!”李远强说了一句粗话,抹了一把脸上黑乎乎的汗水,大声命令道:“立刻转入后山撤退!”

远处,鬼子的战车小队慢吞吞地爬上了山坡,这让渡边在心惊肉跳不已。

一直到十来分钟的时间后整个坑道阵地上爬满了鬼子兵,所有的战车都安然无恙地占领了阵地之后,渡边悬着的心这才慢慢地放下来。

八路军的破甲榴弹产量并不高,而且现在处于坚壁清野阶段,连同兵工厂也匆匆转入了地下,处于半开工状态,所以让鬼子的机甲车队耀武扬威也在情理之中!

“他们已经从后面的地道跑掉了!”佐佐木面无表情地放下望远镜,心中却猫抓一样难受!这一仗最少报销了两个中队关东军,其他杂牌部队两个中队,还无缘无故地消耗了大量的炮弹。而地道中的八路军却伤亡甚微,如果八路军的弹药充足,沿途以地道为依托一直抵抗下去,“皇军”除了付出重大伤亡以外,只能望洋兴叹!

#

山口,一营伪蒙古骑兵疾驰而来,接近后却又齐刷刷地停住。

片刻后一个大嗓门的伪军骑兵一边跑一边老远就大喊:“前面的人听着!不管你是不是八路,乡里乡亲的都不要伤了和气,我们只是找一条路路过而已!”

树林子里也很快就又有了回应,有人用熟练的蒙古话大声回答道:“我们也是过路的,你们要过去就过去,但是不要耍花招!”

“他妈的!还真的有八路!”伪蒙古骑兵带队的军官犹豫了片刻,看了看身后疾驰而来的友军,咬着牙齿对身后一挥手,“迅速通过!”

大批骑兵立刻举起步骑枪,高度戒备地、快速地从树林子的一条小路中穿了过去。

“司令员!这追兵都追到咱们前面去了,好厉害呀!”已经身为二营营长的肖馍忍不住一声冷笑。

“报告!后面又过来了敌人骑兵,最少也有一个营!从服装上来看应该是鬼子的骑兵。”侦察骑兵飞快地跑回来报告,脸色有些紧张。

“哦?!”刘云正好收起电台、准备下令率部队开拔,闻讯立刻思索起来。

“司令员!要不咱们把他给打下来?”肖馍笑着问道。

和伪蒙古骑兵一样,又是一营骑兵在山口处停了下来。他们身穿鬼子军装,在日军顾问的指挥下,一些骑手纷纷跳下战马,端着骑步枪爬上山坡实施警戒,沿着山脉前进。

“司令员!”肖馍放下望远镜,低声问道:“咋看这些人就不是那么顺眼呢?他们不太像鬼子兵!”

刘云放下望远镜,思索了几秒钟后说道:“如果猜得不错,这些都是‘满洲’骑兵!”

紧随其后的“满洲国”骑兵可就没有“蒙古骑兵”那么好的运气了。

“轰!”一枚迫击炮炮弹冷不防落在骑手中间爆炸,马群受到炮声的惊扰后立刻炸群了,骑兵们条件反射般的跳下战马,在军官的指挥下抢占两头的山地。

这一发炮弹就像是一个催命符,原本跑进山口的“蒙古”骑兵以为受到了突然袭击,一个营的伪军骑兵慌忙调转马头向来路逃跑。

调头逃命的“蒙古”骑兵和急于追击的“满洲”骑兵猛烈地撞在一起,红了眼睛的“满洲国”骑兵要精锐得多,撞击之下“蒙古骑兵”冷不防吃了大亏,死了几个人之后,差点当场引发火并。

日伪军的整个追击行动因为一枚炮弹和一些地雷而完全中止,“满洲国”和“蒙古”骑兵谁也不肯当替死鬼冲在前面。即使是“满洲国”骑兵的鬼子顾问也因为建制上的问题,而根本就无法指挥“蒙古骑兵”。

“同志们,加把劲!”刘云对后面挥挥手,大声喊道:“鬼子正在肆虐我们的家乡,政委他们坚持不了多长的时间,早点打破鬼子的‘扫荡’,当了战斗英雄也好在乡亲们面前露一个脸!”

李向阳背着沉重的设备,累得直喘气,一边快步疾行一边问道:“司令员,为啥非要向北方挺进?以前就留在本地不是挺好的吗?带着鬼子在本地转圈圈,咱还怕了他们?!”

“少胡说!”刘云一声断喝,“执行命令哪来的这么多废话?!”

林黑羽看了看刘云,喘着气轻声说道:“主要是因为粮食问题而不得不进行外线作战!现在春耕在即,如果再不把鬼子赶走,乡亲们可就没有办法种粮食了!”

“小黑子说得不错!”刘云赞扬道:“是一个人才!不过司令部作出北进还有一层意思,那就是为了将来向北发展打一个基础!”

得到司令员的表扬后,林黑羽礼貌的笑了笑,继续地头赶路。

刘云看了看不喜出风头的林黑羽,将来的政治运动很多,你的聪明才智可要用在正道上!

“司令员!前方有人挡道!”侦察骑兵策马狂奔而来。

“挡道?不是遇到敌军了?”刘云立刻问道。

“是地方反动武装!”骑兵是蒙古族战士,熟悉蒙古的地方风俗,想了想又正色说道:“好像是巴特活佛带着伪骑兵部队进行拦截!”

“啊?!”戴仙兵忍不住张大了嘴巴,这些本地贵族和活佛的政治影响力很大,就好像是豆腐掉在灰里——吹不得打不得!八路军之所以一直不敢向牧民收租,也就是害怕得罪蒙古权贵,要不然绥中区的地盘决不止这么小。

当初“自卫军”被八路军打败之后,那些不肯投降日寇的“自卫军”在流窜之时,就曾经被那些恨得牙痒痒的蒙古反动地方势力趁机偷袭过。

“派人过去问一下他们是什么条件!”刘云对戴仙兵交待道,又思索了片刻,对侦查战士命令道:“立刻探路,看能不能从附近穿插过去。”

不长的时间,戴仙兵倒是很快就回来了。

“他们怎么说!”刘云一脸的凝重,在这里耽搁不得。

“这个活佛老爷倒是很会做人!”戴仙兵笑着摇摇头,“原来他们以为我们是流窜的土匪,后来我将我们的真实身份相告后,他们也不愿意给日本人卖命。但是他们正准备散去的时候却又突然提出了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刘云的心一沉,部队除了武器珍贵一点以外,没啥值钱的东西!

“他们要求迁移至雪盟的后方放牧,具体地点在我绥中区的北方!为了让我们保护他们,他们愿意每年无偿提供一些战马和给养给绥中区的我骑兵团。我已经答应他们了,等待这次鬼子退下去了,就派人进行谈判。”戴仙兵忍不住幸灾乐祸地笑了笑,“鬼子横征暴敛连这些贵族老爷也受不了!他们说‘政府’(伪政权)征收部落的一头健壮牲畜,不过几块钱而已,而且都还是纸币(鬼子的军票)!”

这个时候的内蒙古并不统一,外来蒙古部落绝无可能进入绥中区后方放牧!如果得不到八路军的保护,他们将会受到本地的蒙古部落极力排挤。

“不错不错!这是鬼子给我们送来的资源!”刘云点点头,笑着说道:“鬼子待之以刻薄,我却待之以恩惠!”

“呵呵呵……”戴仙兵也忍不住笑了起来,一边笑一边说道:“绥中区的那些蒙古老爷将尾巴翘到天上去,这些外来部落却可以为绥中区缓解一部分战马和粮草问题!”

经过这段小插曲后,部队继续向北方前进,为了达到作战的突然性,路上部队昼伏夜出,尽挑一些人迹罕至的无人区前进,甚至沿途偶尔遇到的日伪军运输队、辎重队都放了过去,就这样马不停蹄的急行军三天后,到达了绥远西北方的鬼子土城补给站。

傍晚。

“让部队抓紧时间休息。”刘云趴在草丛中,举起望远镜观察着前方的山脉中的要塞。

“报告!”一个侦察员小心翼翼地爬过来,“我们部队偶然遭遇到了这里的胡子(土匪),还活捉了几个,后来胡子头亲自下山谈判,他说他们愿意接受‘招安’。”

“现在正在侦察敌情!别小心暴露了目标。”戴仙兵的出身根正苗红,对那些信用度不高的土匪并不是很看重。

“慢着!”刘云低声拦住那个侦查战士,问道:“他们都是本地人吗?”

“不错!”侦察战士看了看一百多米外正在离开的足有两百余人的日军辎重队,压低声音说道:“都是本地的土匪,里面还有一些被打散的原国军官兵。”

“走!回去看看!”刘云收起望远镜想来路爬去。

山坡上,一堆衣衫褴褛的大汉围坐成一圈,周围看押的八路军战士头上扎着草环、步枪上了刺刀,虎视眈眈的盯着这些不老实的家伙。

“长官!我们不跑!我寨子里就有不少以前吃过‘兵饭’的人!”一个四十多岁的光头大汉忍不住抬头大声说道:“我说得都是真话!”

“你要死呀?!”一个战士将刺刀一挺,低声喝道:“这么大声说话是不是想把鬼子招惹过来?”

大汉还想说什么,看了看明晃晃的刺刀,话到了嘴边又犹豫着吞了回去。

一个高大的八路军“长官”(刘云)急匆匆地跑过来,看了看地上围坐的十几个土匪,低声喝问道:“谁是头儿?”

光头大汉立刻站起来恭敬地说道:“长官好!我就是这些人的把头大哥!有什么事情长官尽管吩咐!”

“从现在起你们被征收了,你们敢打仗吗?”刘云严肃的问道。

“这个……”土匪头子一愣,没料到“官军”这么快就要让他们当炮灰了,犹豫片刻咬着牙齿说道:“愿意听候长官的调遣!”

“你叫什么名字?”刘云满意地点点头,“手下有多少人?枪法好的又有多少?”

“长官,我叫许少佩!”光头汉子偷偷看了看自己十几个手下,在这个节骨眼上他们居然一个个萎靡不振,心头忍不住涌上一阵光火,几秒钟后又正色回答道:“我手下总共有六十三号人,能打仗的有五十多人,除了这里有枪法好的三、四个以外,寨子里还有五、六个没来。”

“好!将你的精壮汉子都挑出来,待会儿都打散到部队中给我们带路,李向阳!”刘云压低声音喊道:“过来给他们换一些好点的枪支。”

深夜,喧哗了一整天的鬼子补给站渐渐安静下来了。

许少佩看了看身后安静得几乎是鸦雀无声的八路军大部队,估计最少也有六百人以上。可是他们极为安静、井然有序的行军队形,又让许少佩恐怖地觉得不是在和国军行军,而是在跟随训练有素的鬼子大部队行军。

“长官!”借着月色许少佩指着远处戒备森严的补给站说道:“从上个月起,鬼子抓来就上千劳工在这里修筑工事,在后山还有他们没修完的大型工程。”

刘云立刻皱起了眉头,历史上,鬼子为了修筑这种大队守备的大型坚固要塞,无数中国苦力命丧黄泉!

“长官找我们,还真是找对人了!”许少佩得意地一笑,吹嘘起来,“我就是这里长大的,熟悉这里的一草一木,鬼子刚开过来的时候,我还一直带人过去抢掠他们的军需品,然后仗着地形熟练再把他们甩掉……”

“少啰嗦!给我注意隐蔽。”林黑羽忍不住在后面一声断喝。

……

特科队员摸清鬼子巡逻哨的行动规律后,两条人影无声无息地向鬼子的岗哨摸去……,片刻后,一簇手电筒的亮光一闪而逝。

得到信号后,山头上、大路两旁、洼地里大批身穿黑色军装的八路军战士立刻悄悄地匍匐前进。鬼子在要塞的周围修筑的警戒炮楼暂时还没有完工,在黑暗中就像一个个巨大的豁口朝天仰视。

一道雪亮的灯光隐隐照来,三辆鬼子汽车从远处疾驰而来。当雪亮的灯光照到许少佩光头上的时候,许少佩的条件反射般的就想逃跑。

“别动!”黑暗中林黑羽一声低喝,一柄暗黑色刺刀迅速地抵在许少佩的胸口上,许少佩的光头上顿时冒出了细小汗珠。

汽车雪亮的灯光并没有发现藏在枯黄草丛、洼地、路基下的八路军主力。等到汽车有惊无险地开过去后,许少佩喘着气摸了一把脸上的冷汗,跟着“国军”主力继续前进。

“轰!”一声惊天动地的爆炸声在黑暗中传得老远,爆炸后的回音还没有消失,紧接着又是连成串的剧烈爆炸声,黑夜中火光冲天。

(为了避嫌,关于蒙古部落以及蒙古势力,都用了化名)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