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没有军衔的尴尬

没有军衔的尴尬

建国后我军在两个时期没有军衔,一是建国至1955的年,二是1965年至1988年。没有军衔给军队的平时工作及战时指挥带来了诸多困难。在我入伍时没有这种感觉,毕竟就是一个士兵,干部叫干啥就干啥。后来我当了连长,遇到了几件事,有些颇感尴尬。

1、 这是内部电影,战士不能看!

提干后的我很快调到司令部担任作训参谋,在那时部队内部常有些内部电影,按级别观看。有一次,我参加一位团领导组织的坑道施工领导小组。在施工期间,一般都是穿着比较破旧的服装。一天接团里通知,有一部内部电影《解放》要求我们参加观看。我急忙换了件新一些的军服随这位领导前往师部大礼堂。在礼堂门口,团里的干部按单位列队准备进场。我是作训参谋,排队基本就是在团领导的后面。那年月能看场电影,简直就是享受,更何况看的内部电影,还是苏联二战的《解放》。时间长达七个半小时,按时间来看,这才算是巨片。当然在那时还没有巨片这一说。但不管怎么说,进场前,心情是比较亢奋的。轮到我进场时,师部特务连的哨兵将我拦下说:你不能进去。我一听没有多想,只是望着这个高出我一头的哨兵说:为什么我不能进?哨兵很有礼貌地说:这是干部看的。我当时没太在乎,还和哨兵说了一句:干部看的?这一“步”,我早就干上了。说着就往礼堂里走。也许我这蛮不在乎的态度激怒了哨兵,这大个子哨兵一把将我从队列里拽了出来。我一看大事不好,赶忙大声喊前面的团长:团长,快来证明。团长过来一了解情况,批评我说,参加师里的活动,你也不穿干部服来。我一看可不是,我穿的是战士的两个口袋的服装。后来还是团长说这是我们的作训参谋。哨兵才放我进场,否则这场巨片怕是看不成了。

2、谁是连长?

如果在现在,你很容易在一伙年青的军人中找出他们职务高者,因为有军衔可供参考。但没有军衔的年代你就难了。士兵提干后中,如果没有遇上换发服装,那么你就继续穿着你的士兵服装――上衣仅有两个口袋。就是发服装也是一套一套地逐次发。反正一提干只是排长,活动范围就是那么一点大。当时干部与战士的区别从外观上看就是上衣多两个口袋。当然后来有了志愿兵了,就更难区别了。因为志愿兵从外观上你无法与干部区别。倘若要休假,这些兄弟都能想办法先借套干部服装穿上。可能是我士兵当的久了,积下的士兵服装比较多,在当连长时干部服装没有几套,训练时基本上都是穿着士兵服装。在连队里有谁不认识本连长呢?有一天带队在团部周围的一个小山头上训练,团里来了个参谋,我不熟悉,是刚从别单位来的。可能是我们的训练对他在山下正在组织有炮兵连考核有影响,因此上山来要求我们离开。他上山后可能看没有干部,便直接让战士们离开。战士们没有我的指示,当然没有离开,这时他开始找带队的干部,战士们说连长在。他就问:谁是连长?我走上前去答:我是连长。没想到他怀疑地看了我一会儿说:你是连长?我当时也是年青气盛,一听这话就反问,我不是连长那你说谁是连长?这位参谋指着我的服装没说话。我一看,可不是,我穿的是士兵的服装,按常理,排长穿士兵的服装比较容易让人理解,连长就不好说了。我只好报出我的职务姓名并叫战士们过来作证。这位参谋才将信将疑的说出了他的要求。我顺从地带队离开,毕竟不能影响团里组织的考核。但从此,我将士兵服装收了起来,不再当这艰苦朴素的标兵了。


3、 为什么他先发了帽徽领章?

有了“谁是连长”这一事件后中,我比较注意了,基本上都是穿着干部服。有一次我想到新兵连去了解一下分到我们连的新兵情况。晚饭后我特地将皮鞋擦得锃亮,想给新兵们一个好印象。到了新兵连,新兵们都不在,我找新兵排长了解一些情况,外出活动的新兵们陆续回来了。刚到部队的新兵什么都不懂,因此也就没有后来的拘束。一进来都是向排长打招呼,然后就挨着我坐下,听我和排长说话。可能是排长认为这个连长大家都认识,因此也没有再

做介绍。我也没在意,于是就和新兵围坐在排长的床边聊天。这样我反而了解了新兵们的一些真实情况。我自认为该走时,有一个新兵突然问排长,他是哪个连队的?排长见他问的是我,便随口说到,我们连队的。这个新兵不满地说:为什么他发了领章帽徽,我们还没发?因为新兵一到部队,就盼着能发领章帽徽,好照张像寄给亲朋好友。但部队一般是在45天之后,确认身体没有问题后,才发领章帽徽。排长终于醒悟过来了。他笑着说,你们为什么只看他的领章帽徽,不看他穿的衣服和你们有什么不同,为什么穿的是皮鞋?他这一说我也反应过来了。只好说,我是你们的连长。为了不使这些新战士难堪,说完我便走了,一切留给排长去向新兵们解释吧。

4、 报告错了对象。

在部队时还有这么一件事。我们的团长体形较瘦,但他的驾驶员却出奇的胖。团长,为人比较随和,他的驾驶员也比较随便。有一次到闽南某地看地形,正好当地驻军在训练,一看来个嘎斯69,知道来了个至少是团一级的首长,果不其然,下来了两人,前面一人体态伟岸,后面一人则较清瘦。前面一人挺个大肚子一摇三晃的,后面一人步履平稳,基本上是按一步75公分的标准先行进。前面一人没穿军装,后面一人军容严整。当时,天气炎热,部队是允许穿白衬衣的。当然是在不训练时。团长的驾驶员比较稀拉,在加上人胖,开车时就没穿军装,只是穿个白衬衣。在场的干部迅速做出了判断,前者为首长,后者为参谋(这当然是事后他为自己的失误所做的解释)。于是下达了口令:停!稍息,立正!尔后以十分标准的动作跑向首长,立定,敬礼,报告,这时,驾驶员知道他的大大咧咧行为闯祸了。赶紧又是解释,又是躲避。团长发现这一问题,赶快上前两步,回礼,命令:继续训练。才解了驾驶员的围。也为这位干部解了围。

随着我军第二次实行军衔制,肩章将你的身份地责任明确地告诉了你面前的人时,你就不必要再费心去向人们解释你是个军官还是士官或是士兵了。当然随着职务提升,年龄增大,这样的问题也没有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