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丛林 第四章 实施A计划 第十节

雪剑如霜 收藏 10 163
导读:热血丛林 第四章 实施A计划 第十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91/


侦察3

早晨的丛林中没有南方森林里的清新空气,有的只是浑浊的令人窒息的空气。丛林外偶尔有几声AK--47的枪声,张海龙知道第一必须尽快和许红军秦刚汇合,第二这段不是很长的丛林中已经隐藏着无声的致命的危机了。

丛林中由于太阳的强烈光线还是可以看得清楚点的,这和自己家乡小树林傍晚的景色有点相似,在家乡的小树林里和恋人王艳平散步,谈过去,想象未来,无限的写意。

现实不得不使张海龙提起十二分的注意力,昨晚上自己开出来的路是不能走的了,必须赶快走,时间现在是宝贵的了,一旦走得慢的话越军炮兵阵地及有可能转移,那么此次任务完全失败。

侦察任务的失败也会导致前沿阵地攻击的滞后,将要给以后的反击带来更大的麻烦了,张海龙一边想一边小心翼翼的往前走着。

前面树林里闪过的一丝阳光引起了张海龙的警觉,不会是自己眼花,慢慢蹲下身子向四周望着,不能放过一丝可疑的地方。前面的丛林中有一根不很显眼的树枝动过了,而周围什么都没有发现。

红外瞄准镜起不了任何作用,只有凭着自己的眼睛和特种兵特有的感觉了,这人在树上,也许刚才是想调整下自己的方位而带动了树枝从而闪出了一丝太阳的光线来,也许是二个越军之间的联络讯号而在这个时候联络了一下。

蹲着的张海龙并没有马上出击,如果是二人小组的话那么攻击树上的越军自己及有可能也会被越军打中,浓密的丛林里现在的位置上树上的越军和张海龙还相互看不到。

丛林前面有根树枝动了一下,决不是风吹的那种动,而应该是一种特殊信号的动。张海龙极目看去,还是什么也不能看到,凭自己的感觉那里肯定藏着一个越军特种兵。

张海龙极其小心的用手压着每一根树枝,不发出任何声音,只有先解决树下的那个越军才能走过这段路,眼下判断就是这二个越军特种兵,必须先解决树下的那个。

眼下最要紧的已经不是如何杀掉越军和如何和越军斗智斗勇而是要尽快和许红军秦刚汇合把情报发出去,由于紧张和心急,几乎在过一块大石的时候发出声音来。

镇静,镇静,必须要镇静。时间虽然宝贵但是不镇静将会失去更多的时间,张海龙缓慢的深深的吸了口气。只要把训练时候的那种自信拿出来,无论是多么浓密的丛林都不能阻挡张海龙顺利而悄无声息的杀掉敌人。

树后已经隐隐约约可以看到那个越军特种兵的身影了,虽然只是露出了一点点的衣服而已,恢复了镇静和自信心的张海龙仔细观察了各个攻击角度,最好的从后面攻击的角度被封死了,那个树上的越军特种兵及有可能看得到他,只有从侧后面攻击。

张海龙几乎是一只偷袭猎物的雄狮,当雄狮悄然走进猎物的时候是不会发出任何动静和身息的,已经从侧后面接近了越军特种兵了。

用匕首,冲过去是二秒种之内杀掉越军,用枪也需要二秒,但是无疑会被树上的越军发现,综合计算时间和速度,再靠近一米的距离用匕首杀掉。

几乎可以清晰的听到越军特种兵均匀的呼吸声,但这一米的距离花了张海龙整整五分钟的时间,现在的攻击位置极佳了,顺势一冲而起,一手捂住越军的嘴,另一手的匕首已经割断了越军特种兵的咽喉。无声无息,一切顺利,轻轻的放下越军士兵的尸体,让尸体保持着原来的姿势。

这时候树林上又突然闪过一丝亮光,张海龙明白这是树上越军的讯号,虽然不明白到底是什么意思,但也可以猜到这是越军特种兵在报平安的信号。照着原来那越军摇动了下树枝后,张海龙迅速对了对指北针,悄无声息的往前走去。

树枝上有极其轻微的唦唦声,对于南方出身的张海龙来说,还没有见过毒蛇,因为家乡的山林里多的大多数是果树,有果农长期经营管理的果树林里基本上没有这种毒蛇,对与侵入蛇领地的张海龙当然是要进行攻击了。

双方无言的对峙了几乎一分钟多,敏捷的伸手抓住蛇头,匕首迅速往蛇的七寸一下子,这个动作在训练时做过,这还是第一次真正碰到毒蛇。

“嗖嗖嗖”,一个微声冲锋枪的点射已经过来了,要不是浓密的丛林自己现在恐怕已经被干掉了。对面不远处有树枝在动,张海龙迅速摇了摇自己跟前的树枝查看动静,就一处,还好,这里只有一个越军士兵。

自信加上勇气,张海龙已经接近了那个越军特种兵的身后,这次要比刚才顺利多了,还抱着枪的越军特种兵没有想到死亡已经来临就完了。

“考核全优”,记得这是自己在考核特种兵的那次,考官在自己杀掉假设的目标后几分钟给自己的考核下的评语。不过考核时的假设丛林没有越南丛林里那么浓密和充满杀机而已。

看着越军特种兵稚气而又充满杀气的没有气息的脸,这个和自己妹妹海凤差不多年纪的越军特种兵要是在和平时期应该在学校里念书,而不是参加残酷的战争而把自己的生命丢失。

已经杀了二个越军特种兵了,不知道前面和身后还会有多少。张海龙的心情紧张的不是有多少越军特种兵,而是怎么样尽快的把情报发出去。

走过了几十米,身后很快就会有追击的赶来,张海龙从身上摘下颗手雷,从挎包里拿出一根极细的丝线来,这种丝线当时国内还基本上没有,应该是专门为他们这些特种侦察兵而从国外买来的。

手雷挂到了隐蔽而又极其发挥威力的地方,丝线挂出去一米多,压住手雷,拔掉保险,张海龙看了看时间,这段路几乎花了一个半小时了,现在已经九点半,应该已经接近丛林小路,过了小路就可以上那边的山了,时间对于张海龙来说,是走的越慢越好,不知道二个战友现在怎么样了,支援他是肯定会的,但是如何尽快的发出炮兵阵地的情报,如何赶在越军炮兵阵地转移前发出,这个是现在张海龙最为担心的。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