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伊,贾秀权扔给你的是烂摊子!!!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2:0,与几个月前秦皇岛的惜败不同,中国国奥队在东京国立竞技场上奉献给大家的是一场真正意义的完败,作为败军之将的贾秀全对于这片球场一定不会陌生,19年前的10月26日,他和他的队友们在这片土地上缔造了中国足球的历史,带领中国足球第一次冲出了亚洲,走向了世界,我们没有想到,作为历史缔造者的他,在距离那场经典比赛19周年的前一天,居然为我们上演的是如此耻辱的一笔,日本媒体的嘲笑并不过分,从比赛的任何一个技术环节看,我们都没有任何可以赢得胜利的可能,无论是整体攻防的意识还是队伍的技战术水准,我们都被对手远远的甩在了后面,距离05年荷兰世界青年锦标赛已经过去了一年半的时间,短短的一年半时间,一批曾经才华横仪的孩子们居然以堕落加速度的方式蜕变着,中国足协在克劳深走后都干了一些什么。


在一年半以前的时候,几乎所有的中国媒体都在妖魔化克劳深先生,几乎所有的中方教练组成员都在指责克劳深先生,一个可以把国青带成世界级强队的老帅却无缘国奥的帅位,这本身就是只有在中国才发生的希奇事,但是无论怎么样,克劳深留给中国足球的是一笔丰厚的遗产,他留下的这支中国青年队具有同年龄级别中非常高的战术素养和超强的个人能力,荷兰世青赛酣畅淋漓的比赛内容就是证明,我们不强求在之后的一年半里,贾指导可以把这个队伍的整体战斗力提升一个档次,但是保持其现有的能力和状态却是可以做到的,即使是单纯的沿袭克劳深的成功经验,这支队伍的现状也不至于如此的糟糕,可是我们又看到了什么呢,五月份的土伦杯,国奥队已经明显流露出疲软的态势,以往酣畅淋漓的多点进攻方式早已经不见了踪影,留下的却是五场比赛只进一球的惨淡现实。但那时侯我们尚且可以用主力队员缺阵来作为借口,8月的秦皇岛,我们被缺兵少将的日本人用两次偷袭摧毁了胜利的梦想,但是那时侯我们还可以用全场技术统计占优势的虚假繁荣来自慰,然而这场比赛,我们又能找到什么借口呢,人员已经齐整,新帅已经到位,在19年前中国国家队缔造了他们最辉煌历史的地方,这些后来人们输得体无完肤,徒给人留下了老子英雄儿孬种的感慨,其实这又何尝不是中国足球的现实呢,从04世界杯出局到今天,中国足球就一直以几何速度堕落着,似永远没有停止的时候。


平心而论,如果是一年半以前,让荷兰世青赛时候的国青队和荷兰世青赛时候的日青队打一场,从两队在世青赛上的表现看,中国青年队起码是占据着六成以上的胜算的,那支中青队也构建成了今天中国国奥队的脊梁,而当时那支中青队最弱的位置之一----门将这一环节,今天已经换上了被捧上天的王大雷来弥补,而从人员构成上看,这支国奥队的成员大体来自三支青年队,分别是克劳深的05中青队,刘春明的03中少队和张宁的05中少队,刘春明的03中少队是亚洲第三名,张宁的05中少队则是亚洲冠军和世少赛八强,克劳深的05中青队不但是亚洲范围同年龄段的最强者,也是世青赛上表现出色的黑马之一。从基础上看,我们没有任何理由去输给日本人,在中日对抗赛的整个过程里,解说黄健翔口口声声的强调着我们的队员在整体战术意识和足球观念上的差距,但是他却忽略了很重要的一个问题:当年05中青队之所以能够在国内引起如此大的惊喜,并不仅仅是因为16强的成绩,更因为他们的胜利摆脱了前几届国青队单纯以刻板的整体配合和防守反击取胜的固定模式,是靠出色的个人能力和先进的技战术打法取得成功的,而这,恰恰是国产教练和洋教练的区别所在,中国足球一直在强调着个人服从集体,但是论足球的战术纪律,相信中国足球距离德国的差距不止50年,而正是那位来自严格强调战术纪律的德国的克劳深先生,将这批中青队员的个人技术特点最大程度的挖掘了出来,只有以先进的战术理念为指导的整体足球,才能在赛场上赢得胜利,而非贾秀权先生这种照猫画虎的把戏。


杜伊说本场比赛他只是观战,并不直接行使指挥权,所以本场比赛的真正指挥者,依然是那位水平有限却屡屡被足协当做救命稻草的贾秀权先生,于是我们看到了国奥队弱智得近乎可笑的传球,于是我们看到了国奥队在整体足球的招牌下如散沙一般的进攻,于是我们看到了周海宾,蒿俊敏,朱挺,这些中超联赛的青年才俊们被束缚住手脚的发挥。不要去苛责我们的队员,我们可以看看他们在联赛里的表现是什么样子,再回想一下他们在05世青赛上的表现是什么样子,至少是与本场比赛形成鲜明的反差的,输球的罪过不能仅仅由这些队员们承担,他们比球迷们更想去赢得这场比赛,每个人也都奋力拼杀到了最后,可惜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一个如草包般无能的指挥官,就算手下的战士都如大汉铁骑一般骁勇善战,也终避免不了兵败如山倒的狼狈结局。我想举几个简单的例子来说明一下,首先是郜林,在05年的世界青年锦标赛上,他被看做是中国青年前锋里的一大发现,但是我们却忽略了最重要的一件事情,即使是在荷兰世青赛最辉煌的时期,他的个人进球数也是寥寥无己的,他更多的是承担一个进攻支点的作用,用他的掩护能力和出色的进攻为全队制造机会,而我们的贾指导却把他当成了一个抢点前锋来用,可谓是自坏长城,另一个例子就是陈涛,陈涛在克劳深的战术体系里是一个九号半的角色,类似于郑智在山东鲁能的作用,他有非常好的突破和分球能力,也有超强的射门意识,但是请注意,他的作用在于在中场扮演一个鲇鱼的角色,用以激活全队的进攻,如李金羽一样的抢点打门,却并非是他的专长,而我们可爱的贾指导却荒唐的把他放在前锋的位置上,从中日比赛的内容看,中国队在下半场曾一度制造出了几次运动战里的破门机会,并威胁到了日本队的大门,而那段时期正是陈涛开始回撤拿球,以他的盘带与分球扯开日本队后卫线的时段,遗憾的是,或许是对这一使命久违了的缘故,他的组织进攻的能力已经出现了严重的下降,而这责任却不单单应该由运动员来负。


体坛周报的评论员周文渊在点评本场比赛时,为三名鲁能的队员打出了罕见的低分,并加以刻薄的指责,我很理解周老先生输球后的愤怒,可惜他的指责却避重就轻,不知道是他真的老眼昏花还是别有用心了。这让我联想到了不久以前某些人对于鲁能攻击群在国家队不进球的指责,这些言论煌煌而谈,却真的是荒唐可笑,如果鲁能队员们不中用,那么鲁能队又何以近二十分的领先优势夺取联赛冠军,如果鲁能队员被他们说的如此不中用的话,那么他们所吹捧的其他人岂不更是草包。鲁能队员在国家队的表现,其实大部分的责任应该归咎于教练身上,周海宾的优点是大局观出色,组织能力强,崔鹏的特点是作风顽强,并有不错的突破技术,苑伟伟虽然长年司职后卫,但是在鲁能队却更多的充当进攻奇兵的作用,他们优点的发挥,首先是需要教练们高超的技战术思想和人尽其才的战术布置,而这一切却是朱广户和贾秀全所无法做到的,国奥队单调刻板的进攻方式使周海宾的进攻特点几乎无从发挥,虽然他也传出了许多穿透力极强的威胁球,可是前场拿球的是不擅长打前锋的陈涛,又怎能发挥作用呢,边前卫在防守上的不作为使得作为后卫的苑伟伟承担了太多的防守压力,至于崔鹏,作为中前卫的他发挥了抢断出色的特点,事实证明,用邹游换下他是一招臭棋,中国队的中场拦截能力几乎是雪上加霜,最后造成了日本队的第二个进球,而首先应该为这一切担责任的是,恰恰是作为代理主教练的贾秀权,克劳深离开了仅仅一年半,他就把中国队所有的优点败坏殆尽,拿他和许多反映旧社会大家族生活电视剧里的败家子相比是毫不过分的,甚至说到败家的程度,贾秀权认第二,怕是没有哪个浪荡公子敢认第一的。


不过我更感到奇怪的是,就是这么一个教练,怎么屡屡的会被足协委以重任,刻薄点说,把一批颇具天才的队员交到他手里,简直就是一种对年轻队员不负责的行为。甚至在杜伊与足协签定合同的今天,依然委任给他助理教练的重任,这究竟是对杜伊权力的帮助还是对其指挥用人的掣肘呢?我们联想一下今年中国各级别青年队的情况,那位带领中少在新加坡兵败如山倒的郑雄比贾指导更加的糟糕,我们无法去探求幕后究竟有什么样的事情,但是我们很想搞明白中国足协选拔和任用教练员的标准究竟是什么,他们究竟是要成就这支队伍还是毁掉这支队伍,杜伊科维奇来了,他提出了进四强的目标,不过从现在看,这无疑又是个美丽的安徒生童话。不是我们不相信杜伊的能力,也不是我们不相信现有这些队员的水平,根本的问题在于,杜伊面对的是比克劳深当年更为艰苦的局面,无数的明枪暗堡在等待着他,一个足协留下的烂摊子也在等待着他,他需要的不仅仅是拿出他在非洲取得成功的经验,更为悲惨的是,作为一个优秀的教练,他需要与身边一切中国足球落后的东西进行斗争,他需要有米卢的狡猾,克劳深的倔强,以及06世界杯时加纳队的运气。我们不知道幸运女神是否还能再次眷顾他,只能默默的祝福这位老人多加保重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