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抗日 第三卷 风起云涌 第二百零六章 策略

六指君1 收藏 38 79
导读:异时空之抗日 第三卷 风起云涌 第二百零六章 策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958/


排列着整齐队形八路军战士正在急匆匆地行军,不时地有战士向路旁撇上一眼。

路旁,青春活泼的文工队的女战士们丝毫不顾已经渐渐暗淡下来的天色,打着快板欢快地唱道:“……来了一个打他一个,来了两个打他一双……”

刘云骑着高头大马恰好路过,偶然看到那几个文工队的女战士,顿时不悦起来,对身旁的小五问道:“这是怎么回事?为啥她们还没车走?”

这些女同志可不好惹,小五摸摸脑袋,为难地说道:“早就给她们传了消息,可是……”

“胡闹!”刘云一声断喝,对小五严肃地交代道:“快点把这些女同志弄下去,鬼子的重兵马上就要包抄过来了。”

鬼子的搜索队行动迅速、隐秘,一旦瞎猫逮着了死老鼠,被鬼子的这些小部队给迎面咬上了,蜂拥而来的鬼子大部队可不是好玩的。

刘云策马奔过文工团的时候,偶然撇眼看了一下,一个年轻、干练的女同志正目不转睛的看着自己。这个女同志看上去挺眼熟的。

“你们咋都还转移?”小五勒住战马,粗暴地命令道:“别唱了、别唱了!都赶快转移,鬼子马上就要开上来了,万一被鬼子包饺子了,又要让部队揩屁股,烦不烦?!”

小五在部队干了几年,已经不知不觉间会“出口成脏”了。但是有了思想觉悟的女同志岂能忍受这种“污言秽语”?!更何况还有“能顶半边天”的女干部在场!

“你先告诉我你是谁?”一个女干部从刘云的背影上收回目光,冷冷地说道:“待我找到司令员了,再找他讨一个说法。”

小五就像被人敲了一记闷棍一样,结结巴巴地说不出话来了,半天才期期艾艾的回答道:“鬼子快上来了,请你们快点撤退。”说完也不待人家回答,猛地一拍马屁股飞快地逃走了。

“我会去司令部的!”女干部看着刘云越来越小的背影。

“吴队长,这个人我认得!是司令部的马参谋马小五。”一个小丫头打断女干部的沉思,又劝说起来:“我们还是早点走吧!部队都已经催了几次了。”

“走吧!”文工队的队长吴凤冰点点头。

#

野外。

手持钢枪的警戒连战士开辟出一大块空地,绥南区的一干军事主官、地方党政要员都在这里开秘密军事会议。会议场地中心,以蓄电池提供电能的小灯泡散发出昏暗的光线,将布置作战计划的戴仙兵照射出一个老大的投影。

“同志们安静!都安静!”李远强喝道,交头接耳的干部们迅速安静下来了。

刘云默默地看了看神色各异的干部们,此次日军南北夹击,动用的兵力空前强大,如果说干部们的心里不紧张、脸上没有焦虑不堪的表情,那就是在说谎了。一旦日军长时间侵占绥南根据地,大肆修筑据点、圈地,那就将会彻底摧毁根据地的政权!

而事实上到了明年的“五一大扫荡”期间,整个抗战的形势会更加严峻,那个时候绥远抗战局面才是真正面临铁与火的考验。

在观察干部之余,刘云又忍不住有一点自豪,老子凭一己之力改变了历史!仅仅这次铺天盖地的“大围剿”凭空出现来看,历史在持续、越来越大地偏离原来的发展轨道!

“……此次日军的空前‘扫荡’以我绥南区为重点。”戴仙兵用手指在地图上画了一个大圈,几乎将绥南区的数个县、区囊括其内,手指最后却重重地落在另一个地方,正色说道:“但并不排除日军会闪电般地对我绥中区进行突然打击!”

“此次反击敌‘扫荡’分成两步走。”戴仙兵缓缓地看了看在座的干部们,将目光落在刘云身上,“由政委率领地方军民三千余人坚持游击战以牵制日军,其中主力部队一个营进驻西子平野战地道,在这里首先狠狠地打击日军的嚣张气焰!

而司令员则亲带两个营的主力进入敌之后方,采用昼伏夜出的方式进行长途奔袭,接近鬼子的补给站后,一举端掉他们在后方的补给基地……”

李信忙于后勤,对这些新制定的作战计划并不明了,听完了后立刻惊讶地问道:“不打散?那怎么行军?万一让鬼子搜索队迎面撞上了怎么办?”

“现在不能再搬套以往的经验!”刘云正色说道:“待会儿让绥中骑兵团在外翼捅一下,吸引一下鬼子的注意力,待鬼子让开一个大口子后,我再带两个主力营迅速插过去。”

战术风格发生改变了,有些干部心存怀疑,拉着旁边的人交头接耳起来。

刘云大多在军队中,久不管理地方事务,对李远强问道:“老百姓在野外能自持多久?”

“除了老区一些村子可以全村人都藏下去,其他村子的地道也就只能藏住老弱病残,不过部队中有了伤员,还是可以送到就近的村子里。”李远强说完后又摇了摇头,“外围村子除了留在村里坚持斗争的民兵以外,其它年轻壮劳力可就要露营在野外了,好在天气已经变得暖和起来,应该可以待上半个月以上。但是时间一长可就不行了。”

“同志们,这仗要是打得不好,这恐怕就是最后一次作战会议了!”刘云表情严肃的说道:“说句实在话,咱们不怕鬼子来多少!怕就怕他来了不走。万一是这样,留在山里面的老百姓就会首先熬不住。一旦鬼子抓住了老百姓,结局就是被迫背井离乡,被他们迁入所谓的‘治安模范区’,一旦我们失去了群众的支持,在绥远我们就呆不下去了!”

戴仙兵点点头,低头看了看手中刘云参与制定的作战计划,标题是一行大字:“打仗打的就是后勤”!

“根据地情况极为严峻!这就要求我们主力部队必须快速打破鬼子的‘扫荡’!”停顿了片刻,刘云一字一顿地说道:“打仗打的就是后勤,日伪军差不多倾巢出动,我们至少面对一个师团以上的日伪军,其总兵力保守估计也有三万人!这样一来他的后勤就显得极为沉重!所以我要求日伪军在根据地内不但不能抢到一粒粮食,而且还不能让他们喝到一口水。”

“地方上的坚壁清野已经大体完成!鬼子休想占到什么便宜!”省委书记点点头,带着笑意说道:“鬼子即将大举入侵的消息传出去后,日伪军控制范围内的不少蒙古部落、村庄也跟着‘坚壁清野’,发生了部落、村舍大范围逃散的事情,当地伪政权根本就控制不住!”

随着敌占区的蒙古部落、村舍的大量逃散,日军很难从绥远这个荒凉的战区就地征集粮草(那年头的鬼子“就地征集”就是掠夺粮食),虽然鬼子行动迅速、来势汹汹,但这也更进一步造成了他们的后勤吃紧。

……

半个小时后,除了跟随刘云出战的营级干部留下来继续开会以外,其他留守的主力部队营级干部、地方军政要员纷纷离开。

“根据我归绥地下党组织传回来的绝密情报,为了支撑日伪军庞大的军需作战,此次鬼子在德善、土城、黄营等三地设立了大型临时补给站,先期到达的各种军需物资堆积如山。”刘云看了看在座的几个主要干部,手指将地图上的三个地方分别点了出来。

“情报是怎么得来的?”李信惊奇地问道。

“还记得井山一琼吗?他在归绥的军需厂当萝卜头大的小官。”刘云笑了笑,“这些情报原本也算不上绝密,随着时间的延长鬼子的补给站终究会被我们知晓。但是从时间上来说,在鬼子尚没有全线发动之前获得这份情报,它又是实实在在算得上是一份绝密情报!

当然,这三个补给站都有满员的鬼子中队把守,土城、黄营两地更是由精锐的关东军亲自把门。根据井山一琼交待,充足的后勤供给足可以让鬼子支撑一个月以上的时间。”

“根据北方先遣队队长诸葛同发回来的电报,路过林西县的鬼子运输队络绎不绝。”戴仙兵扬了扬手中的一份电报,补充着说道:“也就是说,此次作战中的鬼子北方集团,他们的后勤全部都是关东军本部供应。”

“能不能让诸葛同想办法打掉他们的运输线?”李信忍不住问道。

“先遣队正在想办法,现已派出人手沿途挖掘道路。”刘云点点头说道。

虽然北方先遣队的实力比较差,绝对没有能力掐断日军的运输线。但是这个时候中国的基础设施极差,一旦骚扰、掐断日军的运输线,就能降低日军辎重队的速度,使作战的鬼子出现口粮、弹药和油料等“空当”。而且日军的机械化程度低,部队中大量使用畜力,牲畜的饲料量是相当很惊人的。道路受阻后,其运输成本(运输途中的消耗)将直线上升,即使日本能生产出再多的补给也运不到前线。

“不知道大家怎么看,反正我总觉得这次鬼子有点小题大做了!”李信看了地图后,说了一句不相干的话,又转对刘云皱着眉头说道:“即使当年鬼子打‘五原战役’也不过如此!”

和李信同样大惑不解的干部不少,都不鬼子为什么会如此大做文章!但是刘云却知道原因,自从三九年诺门坎一战后,苏联打得“皇军”心惊胆战,几乎再无“皇军”敢言北进。所以鬼子看重的并不是绥远日益紧张的局面,而是恐惧绥远八路军得到了苏联的暗中扶持。这就是为什么鬼子要兴师动众铲平绥远根据地的原因。

“同志们先安静,我说说看法!”刘云站起来走到地图前,在“国际交通线”的线路上来回划了一个圈,“鬼子虽然在绥远战场屡屡吃亏,但是还没有能力达到让鬼子如此恼羞成怒的地步!实际上鬼子并不是怕我们,而是怕我们得到苏联的装备!在他们看来,如果我们没有苏联提供的装备、技术,我们绝无可能聚歼他们的机甲中队!”

“我就说小鬼子为啥反应这么激烈?!现在明白了!”李远强想了片刻后明白过来了。

“所以鬼子掐断‘国际交通线’也是他们的主要目的之一!”刘云原本对国际交通线就不喜欢,笑了笑后说道:“鬼子受惊后必然会大肆修筑要塞、炮台,只要不是抵在我们的要害上,我们就不要轻易去惹他,以后也不要随意再开‘国际交通线’,免得招惹大范围的报复。”

“没有重型装备,我们也没有能力去惹他!”戴仙兵有些惋惜,想不到国际交通线这么快就寿终正寝了。

“好了时间不早了,司令员也该出发了!”李远强看了看刘云几秒钟,像老太婆一样地叮嘱道:“绥南区部队的精锐就只有这么一点,如果受到了重大挫折,到时候想东山再起就难了……”

刘云正要说一些安慰的话,却被小五急匆匆地跑上来打断了。

“报告!总部来电!”小五手里拿着两份电报,抽出紧要的一份大声念道:“……日军之大范围‘扫荡’来势汹汹,晋西北军区将克服万难配合作战。……驻蒙军北上导致兵力空虚之际,将趁机展开迅猛攻势。但绥南主力遭遇挫折后,准许以游击战的形式存在,或者主力向南、向西退却……”

李远强接过电报后,将目光落在电报落款的“第十八路集团军副总指挥彭德huai”上,心中忍不住涌起一阵感动,大声说道:“总部对我们的处境极为关切!同志们,总部的首长在看着我们!我们坚决打好这一仗!坚决不丢失根据地!绝不向外败退……”

经此一战根据地的地面建筑恐怕会被全部摧毁,这以后的根据地重建又得大费周章!片刻后刘云对小五问道:“还有什么消息?”

“绥西的赵团长发回来电报,已经接应到了傅作yi手下那一帮子‘生意人’,连人带物都没有任何损失,再过几天工夫就可以送过包头了。”小五合上电报。

现在这个时候离不开国军的支援,曹振等人的安全是至关重要。只要傅作yi能够在西线吸引包头的日军、一二零师在山西北部进行迅猛的牵制性攻击、然后绥南主力攻击摧毁日军的后勤供应站,这个仗还是有可能获胜的!

刘云看了看在场的三个主要干部,笑着说道:“就这样吧!注意保持联络!”

为了解决此次长途奔袭作战的口粮问题,刘云提前使用了抗美援朝期间广泛使用的炒面。这种变异的炒面(并不是历史上的那种真正炒面),也曾让李信好一阵惊奇。虽然这玩意儿吃就了口感就会不怎么好,但是炒面适合储存、营养丰富、便于携带,优点多着呢!

#

一些鬼头鬼脑的柴夫、货郎游走在乡野之间,甚至有些人还窜入了空空如也的村舍,他们有意无意地东瞅瞅西望望,细细地搜寻蛛丝马迹,总之根本就不像是做生意的人。

藏在地道里的对敌斗争经验丰富的民兵,一看就知道这些人是鬼子派过来的特务,但民兵们并没有打草惊蛇,而是将这些先遣队全部放了过去。

二十公里外,文海带着大批便衣特务紧随其后,不时地有特务窜入村子试探火力。面对庞大的大股特务,地道的民兵这才开始零星的还击,随后文海布置人手记录各个村子的抵抗强度,再将情报及时地送给渡边。

五公里外,大批牌子不一的伪军步兵在鬼子顾问的指挥下,向根据地掩杀合围,紧跟在身后的伪蒙古军则将骑兵部队分得老开,其中还夹杂着大批‘满洲国’的精锐骑兵。

为了避免被地道里的土八路打冷枪,各个派系的伪军们一个个都保持着极度警惕,生怕从什么地方射过来一发子弹。

一公里外,精锐的鬼子关东军悄无声息地行军,虽然他们周围都是友军,但是他们依然派出了大量的斥候。这些关东军都是从“满洲国”各地按照大队级别抽调过来的,却几乎不存在战术配合上间隙,他们的散兵线依然极为严密,各个不熟悉的大队配合依旧严谨。

队后,渡边在一个中队的精锐骑兵掩护下,大摇大摆地走在荒野平原上。

此时的渡边显得有些忧心忡忡,“支那”的圣人有一句成语说得很好——“一叶知秋”!从去年起(四零年),帝国因为在“支那”极大地消耗了国力后开始走下坡路,驻华“皇军”不得不“就地筹措”经费,也就是说帝国不再拨与经费,让驻军在当地“自力更生(掠夺中国老百姓)”、以战养战。

自从绥远大片的农村和草原被八路军控制后,凡是“皇军”进击的路上,几乎可以用“千里无人烟”来形容。八路军“裹挟”着老百姓,连人带粮食全部都藏到地下去了,这给“皇军”的后勤带来了极大的麻烦!以至于“皇军”的所有军需,甚至饮用水都是依靠兵站解决。

让人惊讶的是每天例行的军用牛奶饼干,到了今天早上居然破天荒地变成了普通的饼干。帝国提供给军队的后勤补给,在不知不觉中已经不那么及时和丰富了。

“佐佐木君!”渡边虽然厌恶佐佐木的“僵硬”,但是很多时候却依然将他带在身边。

“阁下!”佐佐木小心翼翼的策马跟上来。

“佐佐木君!冈部将军私下里跟我说了一件事情。”渡边指着绥南根据地所在的方向,低声说道:“帝国大本营一致认为,机甲中队之所以殉国,其背后有苏联的阴影。”

此次大范围“扫荡”作战还有一个不为人知的目的,那就是寻找苏联人插手的证据。因为事关重大,所以这个机密电报仅仅传达到渡边这个级别为止。

“我明白!”佐佐木并没有表现出惊愕,点点头说道:“对于绥远地区,苏联有足够的手段进行支援和渗透,所以帝国在边境线上,修筑要赛炮是必须付诸于实际的重要战略。”

“对于苏联,帝国已经不能再承受失败!这决不仅仅是尊严的问题!”渡边低声说道。

“阁下多虑了!”佐佐木有些小心翼翼,不到万不得已才不会犯傻去招惹渡边。

“因为陆军和海军激烈的争夺军费,使得陆军不得不压缩了相当一部分开支。”渡边看了看正在“洗耳恭听”的佐佐木,冷笑着说道:“在无奈之下,居然有人提出要裁减陆军。”

“事实上海军并无建树!”佐佐木的级别不够,咋一听到这个内幕消息冷不防吓了一条,“帝国的荣耀全部是陆军挣来的!真不知道这帮家伙的脑袋里面整天都在想什么!”

“帝国已经有人开始打南洋的注意了!”渡边看了看四周,低声说道:“我也认为应该让海军南下,以夺取帝国所需要宝贵的石油、缓解帝国的危机!”

“南洋暂时还不能招惹!”佐佐木立刻忘记了身份,反驳道:“在‘支那’的战事结束之前,帝国没有能力再开启第二条战线!除非是那些傻瓜!”佐佐木知道这个时候支持“南进”的大有人在,可那些傻瓜却忽略了美国这个庞大的战争机器。

渡边的脸上一阵红一阵白,自己正好是佐佐木所说的“傻瓜”了。事实上因为石油的关系,帝国已经处于有进无退的境地,为了生存,选择夺取南洋的国策已经由不得帝国选择!

良久,渡边冷笑着说道:“佐佐木君,帝国的海军不是用来装点门面花销玩意儿,军队是用来开拓帝国疆域的!南洋终究会变成帝国的内海,就像地中海变成罗马帝国的内海那样!”

佐佐木忍不住就要反驳,远处突然跑过来一个参谋,大声喊道:“报告!有紧急电报!”

“念!”渡边面无表情地说道。

“绥中区的八路军骑兵团突然南下,威胁我北方侧翼!”鬼子参谋大声报告道。

“命令足立联队派出骑兵追击。”渡边眼神的眼神划过一丝凶狠。

“阁下!”佐佐木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在一旁低声劝谏道:“八路军的骑兵根本就无法对‘皇军’构成重大威胁,还不如集中兵力围捕绥南区的八路军。”

渡边的眉毛一挑,忍不住就要生气,骂人的话到了嘴边又吞了下去,对还没有离去的参谋恶狠狠地命令道:“告诉足立君,如果不能抓住八路军的骑兵,就请他接受严厉的责罚!”

“将军阁下!”佐佐木忍不住提醒道:“八路军使用的是调虎离山之计,一旦整个防线松开一道口子,他们的主力就要溜出去了。”话音刚落,那个鬼子参谋已经策马飞快地离开了。佐佐木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参谋离开。

“佐佐木君!”渡边脸色阴暗,几乎是瞪着佐佐木的说道:“为了掐灭苏联对‘支那’的插手,绥中区也是主要作战地域之一,帝国军队将随时闪击八路军绥中区!”

“哈依!”佐佐木怕渡边会勃然大怒,不敢再说什么,只好黯然的低头“认错”。

“报告!”先头那个参谋又回来了,大声报告道:“前方运动的部队突然受到了打击,八路军似乎将地道修到了野外,从火力的猛烈程度来看,好像是八路军的正规部队。”

渡边倒吸了一口凉气之后,又马上对那个参谋问道:“战况如何?”

“已经将八路团团包围,工兵正准备实施爆破和排雷。”参谋大声回答道。

“巴嘎!”渡边冷眼看着前方,那里隐隐地传来激烈的枪、炮声。看了看远处随时待命防疫小组后,又很快压下了心中的想法。根据军部的指示,在没有得到苏联插手的确切情报之前,绝对禁止使用生化武器。

对于生化战,“皇军”只对其进攻能力所不及的地区、或者长期攻击所不能占领、或者屡次被迫放弃的地区、以及打算放弃撤离的地区进行生物战细菌战,并且在细菌战以后将数年不再进攻该地区。

绥远地区的八路军还没有资格让“皇军”使用生化武器!

#

傅作yi倒背着手一言不发地来回走动两个圈,将目光落在参谋长手里的一份电报上。

“司令,我们的人从八路军那边传回消息,日军几乎是倾巢出动!驻扎在山西的鬼子兵北上,关东军和‘满洲国’的‘国防军’南下,发誓要将绥南八路军总部碾碎!”参谋长有些幸灾乐祸笑了笑,指着电报说道:“当初曹先生找他们买武器的时候,可把他们给惯坏了,嘿嘿!现在好了!又反过来求我们了!”

“他们想要新编第三师!”傅作yi摇摇头,冷笑着说道:“老头子当初给了GCD三个师的编制,一直到现在都还在后悔!又岂能会再给他们一个师的建制充军?!

想当初这三个师的番号都是东北军覆灭的杂牌军,原本想让GCD沾染一些晦气,没料到这GCD的发展势头却反而越来越大,已经渐成脱缰之势……”

“报告!”一个参谋走进来打断傅作yi,大声说道:“重庆方面来电,让新编三师立刻进入甘肃境内进行‘休整’,不得延误!”

“你先出去!”参谋长点点头命令道。

“老头子这是在不顾我的死活!”傅作YI有些焦虑不安,皱着眉头说道:“如果不能打破日军的装甲优势,包头以西就始终不能收复,现在只能‘将在外君令有所不受了’!”说完向参谋长逼视过来。

“这样会不会让调查统计局(军统、中统)的人有所察觉?万一老头子问起来可就不好了!”参谋长迟疑了片刻,又问道:“不知司令的底线是什么?”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现在我还不能和延安决裂!”傅作yi来回走了两个圈,有些无奈地说道:“就让中央专员拉走新三师的架子,但是又让共产党的人成建制地带走一些部队。”

“还真是便宜他们八路军了!”参谋长忍不住低声冷笑着。

“不过这些部队不能归属到刘云麾下的建制。”傅作YI突然狡黠地笑了笑,“分出来的新三师残部必须全力保障绥中到绥西交通线的安全。”

“嗯!这样不错!”参谋长点点头,又建议道:“不如我们再向西安后勤请求兵工支援,让他们分出人手仿制八路军的破甲榴弹,司令你看如何?”

傅作yi立刻恨铁不成钢地说道:“指望他们那些人还不如自求多福!”停顿了片刻,又无奈地说道:“昨日我就已经派人带着一大笔款子南下了,不过到底能不能成却并没有把握!”说完轻轻地摇摇头。

“报告!”先前那个参谋打开门大声报告道:“绥西有新战况传来。”

“念!”傅作yi的面色沉了下来。

“日军的进展神速,已经对绥南八路军的根据地完成了分割包围,但是八路军的主力去向不明。现在日军正分兵屯守各处交通要道,一些地方处于激烈交火中!”参谋大声汇报完毕后,等候傅作yi的指示。

“日军居然没有找到八路军的主力?会不会是藏到地道里了?日军的战术搜捕是怎样部署?”傅作YI抬头奇怪地问道。

参谋长挥挥手示意参谋离去,然后代为回答道:“刚刚传来的消息,据说鬼子在发动‘扫荡’时,前头是特务先行,第二层是杂牌伪军,第三层是杂牌骑兵,最后则是日军殿后。四周严密得没有任何空隙,简直就像拉网捕鱼一样。

这么严密的搜捕,八路军主力肯定无法逃走,估计都藏到地道里去了!”

沉默了良久,傅作yi下了很大的决心,轻声说道:“我想偷袭驻扎在包头的日军战车联队!”

“啊?!老头子那边怎么办?”参谋长带着震撼,异常犹豫的劝谏道:“姑且能否打得下,万一被调查统计局的人知道了,司令可就很被动了!”

“我意已绝!如果有谁有异议或者重庆来电质问,就用‘正当调防’来堵他们的嘴巴!”傅作YI斩钉截铁的说道。

“好的!”参谋长良久才点点头,“我马上去布置作战计划。”

皖南事变发生后,和其他地方不同,后套地区国民党居然不易察觉地暂缓停止反共,仅仅使用传讯、“驱逐”来对付中共地下党员和进步人士。虽然中国GCD与傅作YI部的统一战线岌岌可危,但并没有完全破裂。历史再次发生了巨大的改变。

(现在每章都比以前的章节多出三分之一到二分之一,虽然更新次数有所减少,但实际上更新总字数并没有减少!)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