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1939之海狼 决战大西洋(下) 科林斯大桥作战(三)

bigstore 收藏 4 67
导读:回到1939之海狼 决战大西洋(下) 科林斯大桥作战(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28/

迫击炮弹如同乌鸦一般落在了这支沿着河堤前进,试图从德军阵地侧面合击的英国人头上,在漫天飞舞的迫击炮炮弹爆炸产生的弹体碎片的打击下,顿时就有十多个英国士兵当场阵亡。德国的37毫米反坦克炮也不甘寂寞,对准英国坦克就是一阵猛轰。虽然英国坦克是有厚厚装甲的‘马蒂尔德II’型坦克。但看到随同进攻的步兵被放倒一片,很多人躺在地上在呻吟,连忙掉转炮塔用它的40毫米炮向对岸的炮兵阵地开火。以掩护其他还可以行动的英国士兵将那些还活着的袍泽拖回来。

德国炮兵在占了便宜后也不敢继续呆在原地,立即转移阵地。迫击炮手立即拆卸两脚架,而37毫米反坦克炮则在几个炮手的拖曳下迅速的消失在灌木丛中。

在赫斯廷上尉这边,英国士兵和英国坦克出现在他们的阵地正面后,英国士兵惊异的发现,德国人的阵地上没有任何的回击,静悄悄的。不见一点动静,几个英军老兵觉得非常奇怪,刚才的英国炮兵炮火十分稀少,按理说德国人应该没有太大的伤亡,这个时候自己也出现在了德军武器的射程中,为什么德国人却不开火呢,难道撤到对岸去了?

不过新兵们则没有管这些,他们奋不顾身的向前跑去,远远的脱离了坦克的掩护。

在冲到离德国阵地不到300米的时候,英国人突然看到在战壕里露出了一顶顶的德国伞兵钢盔,随之还有就是一副经过精良训练后才能显示出来的凌厉的眼神。最后是冒出来的黑洞洞的枪口。

当德国伞兵的第一把‘李。恩菲尔德’步枪打响的时候,离膛而出的子弹立时击中了冲在最前面的英国士兵的大腿,那个英国士兵失去了重心重重的倒在了地上。

随后德国伞兵使用架在河这边的水泥混凝土工事里缴获的英国改进型的‘维克斯式马克I’型重机枪开火了。7.7毫米口径的子弹在空中飞舞,粗短的枪口喷射着火焰,肆意收割着英国士兵的生命。在后面开火的还有几挺‘布仑’轻机枪,射手有节奏的三发点射虽然没有‘维克斯式马克I’型重机枪枪口的火焰看起来令人兴奋,但是他们精确的射击却在很多英军士兵的身上开着大小不等,方位不同的口子。赫斯廷上尉这边由于有可能得不到很多的补给,所以他们将自己的武器留在对岸,全部使用缴获英国守军的武器。德国伞兵的射击顿时就将英国士兵给压在了地上。

赫尔曼手持着‘李。恩菲尔德’步枪,瞄准了英国士兵的致命地方开枪。他不停的拉枪机,射击,退弹壳,再次射击。冷酷的将英国士兵一个个的送进地狱。

这时缓如牛行的‘马蒂尔德II’型坦克出现了,坦克乘员见到步兵的进攻被德国军队的火力给压制住了。于是停了下来,炮塔开始旋转,准备轰掉德国的机枪火力点。

赫斯廷上尉大喊道:“机枪快转移阵地。”几挺‘布仑’轻机枪射手端起了枪支就走,可是笨重的‘维克斯式马克I’ 型重机枪可就没有那么容易转移了,只见一辆‘马蒂尔德II’型坦克的40毫米主炮火光一闪,炮弹随后就击中了那座水泥混凝土工事。

硝烟未落,赫斯廷上尉就顺着战壕进入了工事,在二楼他见到了几个机枪射手,他放下心来,看来这几个躲的都快。其中的那个叫汉斯的士兵还笑嘻嘻的对他说:“我们都趴在地上,听了好一会的打击乐。”

赫斯廷上尉的脸色好看了一些,对他们说:“赶快去拿些武器,我们还要坚持一会才能撤回主阵地。”

等赫斯廷上尉回到阵地上的时候,几个反坦克火箭发射手过来对他说:“长官,我们刚才用这武器对英国坦克进行攻击,可是我们打到英国坦克的前装甲,他们只是停一会就继续向我们开火。还被他们打死了我们的几个人。我们怎么对付那些英国坦克?”

这时在地上趴着的英国士兵也在蠢蠢欲动,但被几挺随时转移阵地,时不时露出来打一梭子的‘布仑’轻机枪和几个手持‘斯登’冲锋枪的士兵给压制住了。

赫斯廷上尉清点了一下人数,大概还有二十多人有战斗力,他拿着PIAT反坦克火箭发射器看了看,突然哈哈笑了起来,说:“我怎么没有想到这个!”

几个德国伞兵一头雾水的看着他们的连长在那里傻笑。赫斯廷上尉收了笑声:“你们几个人分下工,英国人现在的坦克不是还停着的吗?你们几个人分下工,有的人上弹药,有的人观察,有的人就是射手,这么打,我不信英国人的坦克装甲到处都是一样厚的。”说着他给几个人做了一下示范。将手里的PIAT反坦克火箭发射器象使用迫击炮一般竖了起来。

几个德国伞兵一看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立刻拿着PIAT反坦克火箭发射器去了。

一会后一辆‘马蒂尔德II’型坦克突然在它旁边落下了两枚反坦克火箭弹,爆炸起来。还没有等坦克乘员搞清楚是怎么一回事,第三枚PIAT反坦克火箭就准确无误的落在了它的炮塔上。PIAT反坦克火箭的空心装药弹头的金属射流轻而易举的穿透了炮塔顶部那薄薄的装甲,将里面的乘员全部扫死,并顺便点燃了里面的装备的坦克炮弹药和子弹弹药。

轰的一声,炮弹爆炸的气浪将那辆‘马蒂尔德II’型坦克的炮塔给炸脱离了坦克的底盘,炮塔炸飞后重重的掉了下来,倒扣在那辆坦克的底盘上。

嗖嗖四处乱飞的子弹和不断产生的炮弹殉爆的爆炸声彻底摧毁了英国士兵的心理防线。他们中间很多人站了起来,没命的向后跑去。任凭军官们的大声喊叫也没有一点的作用。反倒被躲在战壕里,时不时探出头放冷枪的德国伞兵给放翻了不少。英国军官见攻势不成,也只好指挥剩余的士兵向后撤退,而失去步兵指示和掩护的英国坦克也害怕自己遇到刚才坦克所遭遇的情况,只好胡乱的向德军阵地开炮开枪,掩护着步兵撤退。

赫斯廷上尉将撤退的命令下达了,同时要士兵不忘给英国人留几个诡雷尝尝味道。

几十个德国伞兵前后掩护爬出了战壕,带着受伤和阵亡的袍泽通过自己身后的大桥向英军主阵地撤去。

英军第二装甲旅的旅长哈特刚开始还听见自己的军队和德军交火,可是双方都是使用的英国武器,那熟悉的英国武器的枪声差点使他认为这是英国军队在互相交火了。

等到自己的队伍撤了回来,他一看100多人的士兵只回来了60多人,10辆坦克被摧毁了了一辆。德国人的阵地还是没有攻下来,差点鼻子都气歪了。

但是自己必须还是得进攻,毕竟自己的长官已经问了几次什么时候能把科林斯大桥的控制权给夺回来。还说如果自己不在上午10点钟以前夺回科林斯大桥的控制权,就等着上军事法庭吧。

等英国第二装甲旅的部队再次冲到河这边的战壕时,他们发现德国人已经离开了战壕,这个时候突然对面的德军火力大作,英国士兵不得不跳进战壕以躲避河对面德军打过来的子弹。

轰轰几声从战壕里传出,一些还在后面没有跳进战壕里面的英国士兵以为是对面的德国炮兵开火了,连忙往坦克后面躲。但一些英国老兵却听出了异象,他们没有听见炮弹在空气中飞舞的声音,他们知道情形不对,迅速匍匐向战壕前进。

到了战壕上面往下面一看,即使是这些身经百战的老兵也不得不说面前的战壕已经变成了血腥地狱。在战壕里面已经找不到一具可以说的上是完整的尸体,到处都是被弹片撕烂的碎肉,鲜红的血液从战壕的胸墙上,地面上慢慢流下并汇集流向低洼的地方。那些英国士兵手中的枪也多数变成了零件状态。

老兵们忍着一阵阵涌到喉咙的强烈的呕吐的感觉,赶紧要进去清理这些战壕,不然如果让那些菜鸟新兵蛋子瞧见这些,说不定会向后面逃跑的。

正在他们开始清理那些烂肉和血迹的时候,从河对面的德军防御阵地上突然传来了一阵阴阳怪气的英语的喊声:“英国佬,番茄酱的味道怎么样!”

几个英国老兵气极,探出身子与对岸的德国人对骂。德国人在和他们对骂了半个小时后,好像不耐烦了,砰的一声,一发7.92毫米的步枪子弹落在了距离英国老兵面前不到2米的地方,几个和德国人对骂的英国老兵吓了一跳,本能的弯腰。对岸却传来了德国人的狂笑声。

在后面的英军大队慢慢的移动过来,当后面的人在知道对面的德国人的行径后,个个怒火填膺,一个个恨不得马上冲到对岸,将对岸的德国伞兵撕成碎片。

偏偏德国伞兵还不打算放过他们,他们不知道在哪里找来了一个高音喇叭,在里面用刚才一样阴阳怪气的调子唱着‘上帝保佑我皇’。把英国人气的暴跳,但是一冲上桥面,就被对岸猛烈的机枪火力给压制住了。

坦克也不敢冲上桥去掩护英军士兵的攻击,但是向对岸开火却也是在浪费弹药。英国坦克在轰击了五分钟后明白了这一点。他们只好找来了自己的苏格兰神枪手,试图用神枪手压制住对面德军的嚣张气焰。

德国伞兵在两个机枪火力点被干掉后好像明白了过来,立刻潜在战壕里不见了踪影。英国方面的狙击手正在探头寻找对面的目标的时候,这时突然从对面的德军战壕里跳出了一个德军士兵,飞快的向另一头的战壕冲过去。

啪,一发子弹落在了这个德国伞兵的两腿中间,英军神枪手开枪的时机慢了一点。就只听又是啪的一声,这声音来自于对岸,英国士兵感觉到不对劲,向神枪手所隐蔽的地方看过去,只见一支‘李。恩菲尔德’步枪露出了短短的枪口一点的部分。上面的血慢慢的流下。英军士兵心里很清楚,他们的神枪手被德国人的狙击手给干掉了。

英国第二装甲旅旅长哈特刚刚在无线电里被他的上司劈头盖脸的骂了一阵,在知道先头部队已经攻下了科林斯大桥西侧的阵地后。他急匆匆的从后面的指挥所赶往桥头,刚到那个小村子的时候,他被告知在科林斯大桥东侧的德军镇守阵地上德国出动了狙击手,现在英军和德军正在隔河对峙。

哈特想了想问下属军官:“你们有没有派出神枪手和对方对抗?还有,有没有检查大桥下面是不是有德军设置的炸桥的炸药?”

那个军官苦着脸说:“德国人的狙击手早就布置好了,我们下去了几回都被他们给射回来了。(其实是还没有想到这个呢,只不过说没有派,那么迎接自己的是什么英国低级军官很清楚。)哈特一听,骂了一句:“妈的,那空军呢,和他们联系上没有?怎么还没有来。。从克里特到这用不着这么多的时间吧。”

军官说:“我们一直没有联系上,不知道那边是出了什么问题。”(问题大了!)

哈特躲在房间里观察了一会动静后,马上下了决断。他回头对那下级军官说:“集中所有炮火,攻击对岸,我们不能指望空军了。在炮火的掩护下去检查桥下有没有德国人埋设的炸药。我们不能再耽误时间了。”

呜的一声,一发炮弹从科林斯大桥西侧射了过来,海德里希上校一听就知道那炸弹的落点离他们非常近,他一边嘴里喊着:“敌炮击,找隐蔽,找隐蔽。”一边就连滚带爬的滚进了一个战壕。顺着战壕小跑了几步,顺势趴下。

轰的一声,炮弹爆炸溅起的泥土差点将他埋了起来。他从沙堆里爬了出来,大声喊叫着刚才和他在一起的军官的名字。直到他们一个个的应声这才放下心来。

海德里希上校咧开嘴刚想笑笑,就听见天空中传来了更多的炮弹那划破空气的恐怖的声音,海德里希上校脸色都白了。他知道对面的英国军队是要向自己大举进攻了。他连忙顺着战壕向自己的指挥所冲了过去,一边冲一边喊道:“隐蔽,隐蔽,敌密集炮击。”

冲回设立在坚固的水泥混凝土工事的指挥所后。他开始通过电话在询问各单位的状态,直等到各单位汇报了自己的情况后。他马上接通了电台呼叫空军。

一个带着浓重汉堡口音的声音从电台的通话器里传来:“对不起,我们遇到了一点麻烦,20分钟后赶到战场。”


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