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警犬王 六 112

冯骥 收藏 16 56
导读:特警犬王 六 11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15/


白歌被爆炸产生的冲击波震倒在地,身体在柔软的草地上弹了一弹,他才以俯冲的姿态落地,他的鼻子先碰到了地面,充斥着火药、青草和鲜血的味道。在那个瞬间,白歌的身体酸疼无比,鼻孔中喷出鲜血,但他的头脑依然是清醒的,头脑里闪过一行数字:手雷的爆炸间隙是4.8到6秒,爆炸后产生270块到280块的碎片。白歌能感到冲击波的源头在自己的右侧,可他想不通,手雷明明是落在自己的正前方,怎么会跑到左侧去?

段飞的脑袋被炸飞的岩石狠狠地砸了一下,头盔上陷进去一个拳头大的凹痕,他抖抖身上的尘土,大声地低头咳嗽。孙猛原地被冲翻了个跟头,一块狭长的弹片扎进了他的左臂,血汇聚成一条红色的线,顺着迷彩服滑了下来。

莫少华还在原地平躺着,紧闭双眼。

所有人都没有看到手雷爆炸的瞬间,包括远在百米之外树梢之上的狙击手李南生,在那个时刻,他们的目光全部锁定在罪犯赵德海身上。

这只是一个瞬间,却仿佛被定在了飘渺的时间隧道中。

白歌在草地上微微抬头的时候,他觉得时间变得极慢,一秒钟像一年一样冗长,他看到了天空开起了一朵血肉之花,天空变成了红色,那些红色像雾气一样凝结,凝聚成水滴,落了下来,落到他的迷彩服上,头盔上,落到手背上,脸颊上,带着腥气。甚至还有一大块黑色的皮毛,如飞鸟落地般,从天空飘下,停在距离他面孔三尺的碧绿草地上。皮毛带着血水和白生生的碎肉,静静躺在草地上,山风把那些黑色的被烧焦的毛发微微吹动。白歌忽然觉得它是有生命的,是一个整体。

最先从草地上爬起来的却是战歌。它耷拉着一只前爪,在雾般的空气中坚强挺立着,额头上的银毛已经被硝烟弥漫的空气染成灰色,它的双眼噙满了晶莹的水光,它的嘴巴闭得一丝不露,那些锋利的牙齿被深深掩藏。在人类的世界中,我们紧闭嘴唇,眼露水光的时候,通常是强忍眼泪,可是战歌呢?它是一只两岁的纯种昆明警犬,它也有这样的情感吗?

是的,它有,在它的眸子里,全部是那一瞬间的白光和血光。它被赵德海用尽全力打下的瞬间摔落在地,但它的眼睛还是睁着的。它成了这场爆炸的唯一目击者。

它看到一个黑色的影子从空中划过,它看到“风翼”从草丛中高高跃起,“风翼”的口中没有伸出猩红色的舌头,一股耀眼的白烟从它的口中汩汩飘出。它仿佛含着一团火,向后拼命地跑开。战歌没有见过跑得这么快的警犬,风翼宛如一阵黑色的风,掠过蒿草和岩石山麓,战歌听见空气被穿透的摩擦声嘶嘶作响。

那个瞬间,警犬风翼叼起那枚82式手雷向山麓的边缘跃去。

战歌清晰地记得在自己叔辈风翼叼起手雷的瞬间,风翼的眼光扫到自己的面前,它的眸子中波光闪动,流露出一种坚决通彻的神采,那神采中还有一丝告别和欣慰的意味。风翼的眸子真黑啊,黑得像一颗被清水包裹着的黑葡萄,而那种神采,正是从葡萄的中心散发出来的。

当战歌听到莫少华狼嚎一般的哭声才明白,那种神采叫做士为知己者死。


7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