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守北京初秋 银杏·秋之韵

wcm008802 收藏 0 22
导读:留守北京初秋 银杏·秋之韵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银杏,俗称白果树,又叫公孙树。古老得基本上跟恐龙可以称兄道弟了。因为古老而又神奇,冠若华盖,又抗病虫害、耐旱耐瘠薄,因此被选为北京城市的园林树种也是理所当然。银杏果实的果肉叫白果,在锅里炒熟后又糯又香,还能治气喘,老北京还有道小吃,就叫“炒白果”。


因为银杏高大长寿,而且不招虫,佛家常用银杏木雕刻佛像,最见功力的是雕刻佛像指甲,虽轻薄如真,依然不损不破不裂,因此各地千手佛皆以银杏木雕成。


古人看银杏叶,首先想到的竟然不是扇子而是鸭掌,因此曾将其叫做“鸭掌叶”。取其不易被虫蛀和染病,又仪态俊雅,古代情调人士就喜欢以银杏叶相互馈赠,就像安徒生童话里经常出现的被压在书本中的玫瑰花一样,表示着恋恋好感。北宋欧阳修就曾经写诗说:“鹅毛赠千里,所重以其人,鸭脚虽百个,得这诚可珍。”


初秋漫步,捡些完整美丽的银杏叶,效仿古人相赠,惠而不费,暗香残留。

想到京城之秋,第一印象就是:灿烂。如果没有数不清的银杏,想必这灿烂也无从说起了。到了十一前后,秋风一起,那大街小巷里的银杏树,就像灯一样,刷的一下,被点亮了。鲜亮的绿叶镶着黄边的,通体黄成一片的,阳光一照,通体明媚,再趁上蓝得没一点儿渣滓的天,就一直明快到人心里去了。


钓鱼台 银杏地标


一早,我就已经在钓鱼台国宾馆墙外银杏道上徘徊了,银杏树林基本上还是一片绿色,晒得到太阳的地方的树叶已经镶上了浅浅的金边。周围很是安静,我可以从容与林中清理杂草枯枝的清洁工大妈攀谈。大妈说,这儿的银杏,是北京最早种下的那批,大概可以称得上是北京银杏的标志了。大大小小近千棵银杏都变黄的时候,走在银杏林里,眼前就是一片金黄。那个时节,赏秋的客人、浪漫的情侣,举着长镜头的“拍客”,支起画板的“画客”,都成为林中一景。大妈还热心地带我去看结了果的银杏,那树真好,满树都是果子,密密扎扎,挂得跟葡萄似的,据说到时候还有收白果的,那果子可值钱了。


提示:钓鱼台国宾馆东墙外迎宾路没有停车的地方,只有在甘家口或三里河停车步行或骑自行车前往。就餐也在这两处有。


建议:10月中下旬时树叶全黄,不过很可能一场秋风,就叶落归根了。银杏树有围栏,林区中段有一小门可进入,不要擅自翻越带尖的围栏。同时注意爱护林中草木。不要乱扔垃圾。


银杏大道 也是江湖元老


此处也是成名很久的北京秋天观赏银杏的去处,每到秋日都吸引了周边很多市民前去拍照赏秋。我到这里的时候是晌午时分,从地坛公园西门进入,直奔公园北区。


寻问一位坐在长椅的老人,他指着东面说,看那叶子有些发黄的树就是了。这里的银杏,有些似乎比钓鱼台的更加古老,据说有些在建地坛的时候就种上了。


在林阴路不远处,一对新人正穿着雪白礼服拍照,阳光灿烂,碧草如丝,越发衬得人笑靥如花。这浪漫感觉,想必会铭记一生一世吧?


提示:叶子全黄大概要在11月初,不过秋意是如今就能感觉到了。在公园西门外有很多就餐的地方。因为是在公园里,欣赏起来要比钓鱼台国宾馆墙外显得从容一些。地坛公园门票2元。


建议:找一个公园没有书市或展销会的时间前往。


北大银杏 别有一番滋味


看到北大银杏,感觉总有些不同,因为地处北大校园,这里的银杏也沾染了些许的书卷味道。

最喜欢西门的两株巨大古树,已经成了北大秋景的标志,一旦叶子开始变黄,就有无数少男少女在树前留影,青春与银杏树叶一样灿烂。未名湖边上也有稀疏的银杏树,只是幼树居多,需要耐心从北到南转上一圈。金黄叶子映衬着著名的“一塔湖图”以及湖边看书的学子,或者私语的恋人,真是比画片更像画片。如果再往深处走,生物楼与第一教学楼之间也有小片银杏林,因为人少,所以安静,是聊天和拍照的好地方,不过最应景的,应该是什么都不说,在夕阳下的金黄中深情对视。


熟人指路


李怀玉,北大退休教师,在这里工作和居住了几十年。

西门前共有4棵银杏树,不过后面的两棵总不被注意。前面两棵大树实在太老了,老得没人能说清到底是哪年哪月谁种的了,不过据说都有300多年历史,可从来不结果,因为是雄的。


看银杏的时候顺便看看树边的华表,其实不是一对儿,当年运错了,可也就将错就错了。

如今北大都成了旅游景点,进进出出的人也多了,十一的时候可能更多,汽车都得从西边的机动车门走,按时间收费,在校园里开车,可别忘了慢着点儿。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