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父亲坎坷的一生 第六章   逃荒 第十四节 缘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14/



“爹,你看,又来了一个烧香的。”

正在吃饺子的爷爷猛地一抬头,正和这位男子的眼睛相对视,此时,二人都楞住了,相互看了好久,谁都没有先开口说话,也许,彼此谁都没有想到会又在这破庙里再见面,谁都没有心理准备,谁都不知到先开口说什么才合适,“啊,对不起,我还以为你们早已经离开此地了,原来你们三口人就是在这里安身呢?你怎么不到我家去要饭,我给我家佣人交代过,不管我在不在家,只要你站在我家门口,佣人自然就会给你拿吃的,摔的伤情怎么样,好些没有?如果我知道你们老少一家人没走,我再忙,也要带点吃的过来看你们,说真的,自从你那天摔伤躺在雪地上,又被我家的狗差一点给咬伤了,我心里很不平静,感觉很对不起你,人心都是肉长的,都有哭与笑的情感,更何况你是老实人,丝毫没有赖我的意思,就凭你这一点,我都倍受感动,真的。”还是这位阔商人打开了尴尬的局面,滔滔不绝地,象是给朋友道歉似的说这么多好听话。并且,这位商人在与爷爷说话的同时,很动情,脸上充满了忧伤......

“俺是穷要饭花子,俺们担当不起您说对不起俺的话,俺还得记住您对俺们的恩情呢,是您拦住了您家的那条狗才保住了我的一条小命,要不是丢下俺这没爹没娘的三个孩子,谁来照应他们......”爷爷说着又难过地哭了起来。

这位阔商人眼圈红着说:“快别难过大哥,真没有想到咱俩又相会在这寺庙里,说明咱哥俩前生就有缘分,我也就坐在你的铺盖卷上与你聊聊家常话吧。”说着就要蹲下,爷爷赶快扶起他说:“哎呀,太脏,您坐不得!”这位商人笑了笑,丝毫不在意地就一屁股坐在了爷爷的破被子上。

这位商人 还没有等爷爷开口,就自我介绍说:“大哥,我姓任名仪,新年已是三十六岁,你就称我任弟吧,不知大哥你的尊姓大名,今年高寿?”

没有读过一天书的爷爷似乎听不懂商人的话,对任仪问候自己的术语琢磨了老半天才前言不达后语地冒了一句:“我没有您的个头高。”

商人看出了爷爷没有进过学校门,也不理解自己问话的意思,就直截了当地问爷爷:“大哥,你姓啥,叫啥?今年多大岁数了?”

这时,爷爷才恍然大悟的用手拍着头笑着说:“俺是个笨老粗,也听不懂您们读书人的洋话,我还以为您是问俺个头很高呢,我姓刘,叫刘星泰,交新年四十三岁。来烧香的人们都说我是六十岁的老头。”

“唉,这也没有什么稀罕的,自从盘古开天地,生活在这天底下的人们,就是人富精神爽,人穷精神蔫,自古论今就是这个道理,大哥,我对你毫不隐瞒地说,我现在生意做得烘烘火火,光顾的用人就有十几个,是远近闻名的阔商人,享受着荣华富贵,过着花天酒地,无忧无虑的阔老爷生活,大哥你可不知道我现在内心的忧伤和未了的私仇......”

任仪说到这里,脸上愤怒的肌肉蹦了几下,用手扶了扶近视镜,喘着粗气,也许是提到“仇”字心情过于激动,脸和鼻子上都冒出了汗。

爷爷猛然愣了一下问到:“私仇?您有钱有势的,谁敢欺负您,年纪轻轻的会有啥私仇?”

任仪停顿了一会儿,用左手指头抹去鼻尖儿的细汗珠对爷爷讲起家史:

“大哥,我看你是老实厚道的人,给你说了也无妨。

“我家三代人都是穷的和你们一家一样逃荒要饭,我爷爷奶奶活着的时候,也是给地主家扛长工,白天在地里干活儿,晚上也不能休息,象驴一样给他家拉磨,白天与黑夜不停地干,就是再强壮的人能有多大的精力,更何况是整天食不饱肚,衣不挡寒,为全家四口人能挣扎着活下去,就在爷爷三十六岁,奶奶三十四岁的一八八零年的一个风雪交加的夜晚,竟活活累死在地主齐记家的磨房里,因为我的爷爷奶奶是从几百里以外的岭西县要饭来到这里安家落户的,在这庙里是村无亲无故,就俺一家姓任的在这里居住,没有人替我们说公道话。

当时,我十四岁的父亲和我十二岁的叔叔哭着求地主齐记做两个棺材帮助把我爷爷奶奶的尸体给掩埋了就算了事,可禽兽不如的齐记破口大骂道:“你这两个狗杂种,小小年纪心眼儿倒是挺多的,这两个短命的死鬼死在我家里,真霉气,你弟兄两个还想俄我两口棺材,哼,你也没看看你的爹娘值我家的两个棺材钱吗?你弟兄两个现在就把你爹娘的死尸抬回你家去,要是再敢赖我齐家,我就放狗把你爹娘的死骨头吃掉!”

我父亲和叔叔吓得赶紧用身子挡住我爷爷奶奶的尸体,生怕齐家的两只大狗扑过来咬住了爷爷奶奶,齐记看吓唬住我父亲和我叔叔不再问他要棺材了,就在爷爷奶奶死的第二天下午,齐记把我爷爷奶奶的尸体让他家的佣人抬到山坡上挖了一个大坑埋掉了。”

任仪说着已经是泣不成声,手不停地摘下眼镜擦眼泪……

本来就是流落他乡,庙里熬年的爷爷一家老小就够伤心了,又听着任仪讲述着他前辈的悲惨故事的时候,也就好象是在讲述着自己此时的现实生活的遭遇,我的爷爷也泪流满面地痛哭流涕.....

“你父亲和你叔叔后来怎么样了?”真是人到难处痛伤情,爷爷哭着还想问个究竟……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