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289/

北京,王一林家。

彭静与女儿在厨房里忙碌着,王一林难得在家里吃上一顿晚饭,而更难得的是,黄龙飞也将到他们家来吃饭。所以,从中午接到电话之后,彭静就与同事换了班,去市场买了好几样王一林与黄龙飞都喜欢吃的菜回来,女儿放学回家之后,也帮着妈妈忙活了起来。

王绾娉已经上初三了,马上就要准备中考。她是一个很懂事的孩子,几乎没有让父母在学习上操过心,而且话说回来,王一林也没有时间为女儿学习的事情操心。妻子几次提起想把女儿送到重点高中去读书,王一林都没有能够给个好的回答。其实王一林知道妻子的意思,是想里用他政府总理的身份,来达到这个目的。当然,王一林是不赞成这么做的,但是也不好直接反对妻子的意见,伤害妻子的感情,他知道他欠这个家的实在是太多了,也就装做不知道。按照王一林的想法,女儿最好还是去国务院的职工学校读书,反正教育质量也不差,只是无法与外面的重点中学比较而已了。

这时候,女儿就站在厨房的门边,一边理着菜,一边小心的注意着爸爸与干爹的谈话。其实她也已经知道了父母之间为她今后学习的事情的那些话,只是她不想表达出来。作为这个特殊家庭的一员,这颗幼小的心灵很早就成熟了,她用着远超过她那个年龄段的心灵,在理解着大人的世界。

“说吧,我的大总理,我知道这顿饭不是白吃的,开个价,我保证不换价就是了!”黄龙飞一边泯着葡萄酒,一边看着对面有点局促的王一林,他还从来没有见过总理在大学毕业后出现这样的表情呢。

“怎么,说什么?”这时候,彭静正好出来拿点东西,听到了黄龙飞的话,“难道你到我们家来吃饭还需要给饭钱吗?你也别把你兄弟看得那么小气了吧!”

“你快去做饭吧,我们可都饿了!”王一林皱了下眉头,知道妻子是在讽刺他,这位总理在政府财政上的小气,可是全国出名的。

“关于我们大总理的小气,小静不用说我都知道了!”黄龙飞笑了起来,从王一林与彭静谈恋爱的时候开始,他就叫她小静了,“说吧,这顿饭我绝对不白吃,小静有什么要求,也可以说出来,我肯定想办法帮你做到?”

“干爹,是不是我想上月球你都帮我做到啊?”这时候,站在客厅门边的妞妞也插话进来了。

“大人说话,你小孩子来插什么嘴?”王一林这下马上就虎起一张脸,虽然他平时对女儿很好,但是他的家教还是很严的。

“你也不要这么大的火气嘛,小孩子,说说又有什么呢?”看到彭静要生气,黄龙飞赶紧打了圆场,对妞妞说道,“妞妞,只要你努力学习,今后要是能够当上航天员的话,干爹一定想办法送你去月球!”

“好,干爹,这可是你说的哦,到时候别反悔!”妞妞得意的笑了起来,跑到了黄龙飞的身边。

“当然不反悔,干爹什么时候反悔过?”黄龙飞笑着摸了下干女儿的脑袋,让她先去厨房做事了。一看到彭静还站在那愣着,心里一想,就知道还有事,就对她问道:“怎么,弟妹有什么事也告诉我吧,我一定帮你想办法!”

“哎,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彭静擦了下手,坐到了凳子上,看了一眼王一林,才说道,“我只是在想妞妞上高中的事,现在你兄弟又不管,就我一个人操心,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黄龙飞一皱眉头,目光转向了王一林,一看到王一林那尴尬的表情,马上就明白了事情的前后原委,马上笑着说道:“这还不简单,这事就交给我吧,明天我就让人去联系,保证让妞妞读上北京最好的寄宿学校,你们就都不用操心了!”

“那我可要多谢二哥了!”彭静一听到黄龙飞的保证,马上笑容就露了出来,“那就拜托二哥了,我马上去烧最后两个菜,等下就开饭了!”

“哎!”看着妻子兴奋的进了厨房,王一林长长的谈了一口气。

“怎么,有什么心事吗?妞妞的事你就别担心了,你放心,我会做得很漂亮的,不会让人说闲话!”黄龙飞拍了下王一林的肩膀,“说吧,今天找我来为了什么事?”

“看来我什么都瞒不过你啊!”王一林笑了起来,其实哪次叫黄龙飞来,他不是有事情要麻烦别人呢?想了一下,王一林才很郑重的说道:“这次我又要麻烦你帮我们政府一个忙了!”

“很重要?”黄龙飞皱起了眉头,哪次需要他帮忙的事,又不重要呢?

“对,很重要!”王一林点了点头,一说到正经事,他正个人的样子就全变了,“事情不大,但是却很重要,我想来想去,也只有你合适帮这个忙!”

“说吧,什么事!”黄龙飞点了点头,虽然没有答应,但是也表示不会拒绝了。而他也从来就没有拒绝过王一林的恳求。

王一林扭头看了眼正在向盘子里盛菜的妻子,摇了摇头:“算了,我们还是先吃饭,等下到书房里慢慢谈!”

一看到王一林这个样子,黄龙飞就知道这事情很严重,而且属于国家机密,也就不再多问。很快,几个他们两人都爱吃的家常菜端上了桌子,这一顿饭,大家都放下了心事,吃得很开心,毕竟这种聚会,对他们这些各自都有着自己事业的人来讲,已经是很难得的了。

吃完饭,王一林与黄龙飞先陪着彭静母女俩聊了一会,等到她们收拾桌子,去洗碗筷的时候,两人才移到了书房,继续开始中断的话题。

“这是我们的一份投资意向书,你先看看!”一进了书房,王一林就反锁上了门。而这里也已经让国安部的反窃听技术人员来检查过,绝对的安全。

黄龙飞翻看了一下,眉头皱了起来,当他合上文件的时候,神色已经变了:“怎么,政府现在手中还很有钱吗?准备到这样根本就连收回成本都难的国家去投资搞基础建设?”

“当然不是,你难道不知道现在政府的财政有多困难吗?所以我们并没有准备用政府的钱去办这些事情!”王一林笑了起来,让黄龙飞有种被人盯着腰包的感觉。

“那就是说,又要我破费了?”黄龙飞痛苦的眨了眨眼睛,真是人怕出名猪怕壮,兜里有了几个钱,还得时时刻刻防着别人来算计。

“不,你又错了,难道你认为你那点钱,政府还能够看得上眼?”王一林笑着摇了摇头。

怎么我又错了,难道现在他们还能够看得起我出钱之外的东西吗?黄龙飞疑惑了起来,真想不到他能够为政府提供的还有什么帮助。

“其实这次我们并不是需要你拿出什么来,只需要借助你的影响力,来为政府办一件事!”王一林也不再转弯,直接说道,“开始给你的那份是巴基斯坦对我们提出的援助要求清单,后面还有更多的内容。而现在,我们已经答应了他们的这些要求,但是并不准备用政府的力量来办。而根据我们与巴基斯坦的协商结果,我们将让民间资本作为主要的投资者。而你,就是这个带头人。明天,关爱华外长就将前往巴基斯坦与他们的官员谈判,到时候你与他坐一班飞机过去吧,相信你会与关外长有个愉快的合作!”

“这么快?”黄龙飞下意识的再翻了下那份文件,后面确实还有很多别的项目。而让他最惊讶的是,这次事情来得竟然这么快,他一点准备都没有,至少,也需要对这些投资项目做一个分析吧。而且他这么匆匆一走,公司那么多事情都还没安排好,那又怎么行呢?

“对,现在时间已经很紧迫了,我们也没办法!”王一林看出了黄龙飞那个为难的样子,“你也放心,这次你只需要与巴基斯坦政府谈判这些投资项目的问题,而且谈判只要一开始,你们就不用急着定下最后的结果,只需要让巴基斯坦知道我们并不会反悔就好了。另外,你可以安排你的人,明天一起过去。而在投资以外的任何事情,你都不用操心,全由关外长负责!”

黄龙飞一愣,点头表示他明白这个道理。很显然,这是一次国家与国家之间的利益交换。而他就想是抛出去的诱饵一样,而真正的交易还是在关爱华与巴基斯坦官员之间进行。当然,作为非政府人员,他能够知道这些就已经很不错了,而他也只需要做好关于投资方面的事情也已经足够了。

“好吧,那我等下回去就做好安排!”黄龙飞苦笑了一下。虽然王一林说不会让他有什么损失,但是哪次又不是一样呢,现在投到坦桑尼亚去的钱都还没有冒个泡呢,而巴基斯坦,大概又是另外一个无底洞吧!

当黄龙飞走出王一林的家,坐到了汽车上的时候,感觉到这绝对不是一顿便宜的饭,如果有可能的话,他是希望这样的饭局能够不收任何的报酬就好了。

“黄总,回公司还是回家?”司机一直等在外面,因为李明翰到哈国去处理那边的事情了,所以黄龙飞到这里来,并没有带另外的随从。

黄龙飞愣了一下,才说道:“还是先去趟公司吧,顺便联系李明翰,让他不要急着回国了,马上去伊斯兰堡等我,另外,召集公司主管以上的负责人到总部集合,今天晚上大家加班!”

汽车一溜烟的离开了政府主住宅区,而王一林在阳台上看到黄龙飞的轿车消失在道路的尽头之后,才转身进了房间,这个夜晚,对他来讲,其实也一点都不平静,因为他欠黄龙飞的人情又多了一分!

黄龙飞心情沉重的走下了这辆豪华奔驰,抬头看了眼这家伊斯兰堡唯一的五星级酒店,白色的外墙上已经泛黄了,台阶上甚至有几处缺了,就连大门上的金漆都显得暗淡无光。这样的饭店在国内的话,能够评上四星的话,那就很了不起了。

每向台阶迈出一步,黄龙飞都觉得沉重无比。在飞机上,关爱华已经将这次访问巴基斯坦的目的大概的向黄龙飞透漏了一点,毕竟需要黄龙飞配合他的工作,不可能什么都不告诉他吧!而正是因为知道了现在的情况,他们这次访问巴基斯坦不仅仅是为了加强双方的友谊,还是为了北方那场导火索已经点着了的战争,所以黄龙飞才会觉得心情沉重。

商人都讲的是和气生财,但是在黄龙飞看来,为了祖国的利益,就算不生财,他都要将这次的事办好。而怎么利用好自己这张牌,让巴基斯坦答应中国的要求,黄龙飞却觉得有点茫然,因为关外长透漏的消息确实是太少了,而碍着国家机密的面子,黄龙飞并没有详细的询问。所以,他觉得这次的事情有太多的不确定因素,即使是自己努力了,恐怕也起不到多少的作用吧!

在黄龙飞心情沉重的向十多级台阶上的大门走去的时候,李明翰已经站在门边看着他的老板,也是他的义父,而黄龙飞那个样子,也让李明翰感觉到这次专程赶到伊斯兰堡来绝对不会是一次轻松的休假。

“怎么,有很重的心事?”李明翰站到黄龙飞面前的时候,黄龙飞都还没有发现,显然他的心事不小。

黄龙飞惊讶的抬起了头来,一见到是李明翰,真是又惊右喜:“你这么快就到了?”

“是啊,听说你调我到这边来,而我也问了下,你自己也赶过来了,就知道有重要的事情,所以马上就坐公司的专机来了!”李明翰笑了笑,陪着黄龙飞一起走进了酒店的大门,“怎么这次有很重要的事吗?”

“对!”黄龙飞点了点头,“幸好你及时赶到,我们还是上去再慢说吧!”

李明翰一看到这周围人多耳杂,点了点头,就跟着黄龙飞上楼了。

他们的包间是在顶层,虽然是最高级的总统套房,但是红地毯上还能够看到暗暗的污迹,这让黄龙飞的感觉不是那么舒服,但是想到这里便宜得吓人的价格,也就忍了下来。

“怎么样,你有什么想法?”黄龙飞将从王一林那里拿到的那份清单给李明翰先看了,然后再问他的意见。

“全是赔本的生意!”李明翰苦笑了一下,“其实也没什么,我们不是都习惯了吗?”

“呵呵,我也没有想过要从总理那拿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了!”黄龙飞也苦笑了起来,“说说你的想法,这次我们应该怎么做呢?”

“如果必须要干的话,那我们最好还是先拖一段时间!”李明翰想了下,见到黄龙飞有点疑惑的样子,继续道,“这次我在哈国查了分公司的帐,发现了很大的问题,可能我们今年的年终结算会受到影响!”

“怎么?夏炎又出了什么漏子?”黄龙飞这下真是动了火。夏炎并不是一个善于管财的人,而且手脚还有点不干净。而这影响到了公司年终的结算,那就绝对不是个小数字了。

“夏炎并没有大问题,不过是贪点小便宜,挪用了公司几千万的资金,问题是出在他下面的!”李明翰现在都为他查出来的东西感到惊讶,“分公司的主管阶层中,至少有5人接受了科克将军的贿赂,以低过市场平均价近一半的价格,向科克出售产品,而从中抽取回扣。而且,他们还擅自作主张,向科克预先提交了超过20亿的货品,现在货款是肯定收不回来了。这是夏炎并不知情,或者他知情,而没有说出来吧!”

“夏炎现在人呢?”黄龙飞咬着牙关,愤怒快要爆发出来了。

“大概他发现我在秘密查帐之后,就跑了!”李明翰摇了摇头,知道夏炎这一步走得极为错误,现在即使他没有大的过错,都洗不脱关系了,“我已经派人在找他了,但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找到他!”

“不管怎么样,动员我们在各地的人,一定要找到他,我要亲自来问问他,为什么要这么做!”黄龙飞的怒火突然消了下去,沉思了一下,问道,“这次的损失大概有多大?”

“具体的数字还在统计之中,但是肯定不小,我估计在50亿左右!”李明翰其实还是很小心,故意说了个保守的数字,避免再让黄龙飞发火。

这笔钱确实不小,现在“龙飞集团”一年的纯利润大概就在150亿左右,一下就损失了50亿,一年1/3的收入泡汤了。其实黄龙飞担心的并不是这笔钱,他以及李明翰这些心腹手下在集团内占有的股份超过了80%,他们完全可以用自己应得的一部分分红来抵消这次的损失,而不影响到别的股东的利益,而且钱对黄龙飞来讲,那是最便宜的东西,只要是能用钱买到的东西,那就是最便宜的东西。但是黄龙飞担心的正是这次的影响还不仅仅是钱的问题。如果这个消息传出去的话,肯定会严重影响公司的名誉。而在过去十年中,“龙飞集团”在全国企业评比中,公司名誉与形象都是名列第一的,这也是黄龙飞能够成功的主要原因之一,永远让那些支持他的用户与股东放心。而这次的事情只要传出去,那么肯定就将造成非常严重的后果。

“这样吧,这边的事情办好之后,你先不要回国,到那边去拖一段时间!”黄龙飞思考着处理的办法,“另外,我回去之后,马上调用我们的秘密资金来填补这个缺口。而在这段时间内,你必须想办法找到夏炎,不管是用什么办法,都要将他找到,而且要他活着回来,到时候,让他出来给股东一个解释,平息这起事件!”

李明翰想了下黄龙飞的办法,点头答应了下来。钱确实不是问题,那笔秘密资金就是上次黄龙飞他们在金融危机中赚到的钱,因为不可能全部洗干净,所以很大的一部分就存了下来。而现在解决问题的关键就是要找到夏炎,只有他能够给大家一个合理的解释。而李明翰也明白黄龙飞的意思,到时候就算找不到夏炎,都要搞一个夏炎出来,而至于怎么做,那就是李明翰需要去考虑的事情了。

“这事我们先不说了。”黄龙飞结束了这个话题,回到了主题上来,“你看,这次我们应该怎么配合政府?”

“难办!”李明翰仔细观察了下黄龙飞的态度,与以往一样,黄龙飞是绝对不会改变支持政府的立场的,这才说道,“既然我们是与政府配合行动,那么只需要让对方感到满意,同时钓起他们的胃口就好。当然,具体那些项目是巴基斯坦最迫切的需要,那我们还需要与外交部的同志商量一下,另外,也需要从巴基斯坦这方搞到点情报来!”

“关外长这边的事情就由我去处理吧!”黄龙飞点了点头,他也是这么想的,但是却并不完全放心,“我们在巴基斯坦并没有大规模的投资,也没有开设分公司,怎么来知道这边的情况呢?”

“这个还是我来吧,相信我们的朋友应该有这方面的消息!”李明翰笑了笑,反正这些事情也该他做,总不能让董事长去做吧!

两人又商量了一些细节上的事情,这才各自去休息,以及准备明天的正式谈判了。而从明天开始,他们在巴基斯坦这几天绝对不会感到轻松。

休息室内,吃过午饭的中方人员都集中到了专门为他们准备的休息室内,这是唯一一间有空调的休息室,而他们在谈判桌上对手在对面那个休息室,而那些巴基斯坦的官员就没有那么的幸运了,他们只得靠风扇来应付近40度的高温。

房间中的人明显的分成了两批,靠里面的是政府的谈判人员,而靠着门边的是黄龙飞带来的私人谈判人员。显然双方的人员即使熟悉与认识,都不会在这个地方坐在一起聊天,毕竟官商有别,而且这是涉及到国家利益的重大事情,双方要是太亲密的话,很容易引起别人的误会,这在政府严抓廉政工作的时候,可不是一件好事情。

黄龙飞并没有耍特殊,而是与自己的属下呆在了一起,李明翰去给黄龙飞买来一根冰激凌后,也坐到了黄龙飞身边。

没人开口说话,大家抓住这难得的休息机会,希望能够让精神更快的恢复过来。在这个靠近热带的南亚国家,气温实在是让黄龙飞这批从北京飞来的人受不了,不但很热,而且很干燥,让人觉得是在烤箱里面一样。而上午那拉锯战式的谈判,让大家都觉得很疲惫,如果无法得到休息,那么下午的谈判显然无法进行了。而他们也不得不佩服巴基斯坦的那些官员,竟然还在对面有说有笑的,好象一点都不在乎这个恶劣的天气一样。

正当李明翰吃完自己的那根冰激凌的时候,看到关爱华外长正与巴基斯坦外长从外面的过道想楼梯走去。

“黄总,你看关外长的精神还真是好啊!”李明翰笑了下,自己一个年轻人还比不上40多岁的女外长,看来他需要锻炼了。

“哎,没得比!”黄龙飞摇了摇头,相信了女人是骆驼的那句话。

“你看关外长那么急匆匆的,是不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李明翰大概也热晕了头,问了一句不适合的话出来。

“算了,我们还是不要管那么多了!”黄龙飞可没有昏头,横了李明翰一眼,“抓紧时间休息吧,下午的谈判不轻松呢!”

房间里重新陷入到了死闷中,没人有心情再说一句话,炎热的气候让这些来自北方的人都快要忍受不了了。

楼上,当关爱华坐在巴基斯坦外长办公室的沙发上的时候,虽然电扇吹来了一股股大风,但是那风都是热的,连关爱华都觉得有点受不了了,而她现在还不得不忍住,因为最重要的事情就等着她去解决了。

“外长阁下,相信我们的谈判今天下午就能够有个让你们满意的结果了!”关爱华接过了巴基斯坦外长递过来的茶杯,“所以,我希望现在我们能够谈谈关于这次我们提出的那几点特殊恳求的事情!”

“呵呵,我看不用急嘛!”巴基斯坦外长那张黝黑的脸上露出了笑容,“以我们的意思,是不是应该等到相关的投资事项都落实之后,我们再说另外的事情呢?”

关爱华咬了咬牙,也露出了笑容:“外长阁下,如果你认为那时候再谈的话,这是不是太晚了一点呢?”

巴基斯坦外长一愣,算是真正见识了这位强硬的中国女外长,而对中国政府中表现杰出的女性也终于有了个认识。

“我们暂不说时间上的问题,仅仅从两国的友谊上考虑,我希望外长阁下能够重新考虑我们的要求!”关爱华见到对方的态度有所松动,赶紧趁热打铁,“从中巴两国的长久友谊上来讲,我们这次对你们提供的帮助可以说是非常巨大的,相信你们也应该理解到我们的热情。而两国之间的友谊,是需要我们双方来共同维持与发展的,如果仅仅是中国做出积极的努力,那绝对是远远不够的。所以,我们应该相互帮助,为对方提供自己力所能及的帮助,你说是不是呢?”

巴基斯坦外长愣了下,笑着回答道:“我当然知道中国一直很重视与我们的友谊,而我们也非常重视与中国的传统友谊,我们毕竟是两个最友好的国家,而且中国也为我们提供了巨大的帮助,不然我们也发展不到今天。但是,这次我们还有一点点觉得不满!”

在关爱华惊讶的目光中,巴基斯坦外长拿出了一份文件出来,交到了那位女外长的手中。

“这是我们正在筹划修建的一条东部战略大通道,我们希望中国能够提供帮助,协助我们完成这条战略通道的建设!”巴基斯坦外长笑了起来,“当然,我也相信,这条战略大通道,对中国也是有利的,毕竟我们今后可以共同使用,是不是?”

无耻!关爱华心里狠狠的骂了一句,但是表面上却没有任何的变化,而是笑着翻看了起来。当她合上文件的时候,出了口气。在这次来巴基斯坦之前,王一林总理就已经预料到会出现意外情况,所以给了关爱华很大的决定权。只要不涉及到国家的基本利益,而且能够为中国今后所用的项目,都可以先答应下来,一切应该以让巴基斯坦同意不让美军通过为中心。所以,看到这条连接卡拉奇,从巴基斯坦东部北上,最后到达伊斯兰堡的铁路公路大干线的计划书的时候,关爱华粗略的估计了一下中国需要投入的援助资金,心里也有了底。

“好吧,这个要求并没有多大的问题,我们可以协助你们建设这条战略大通道!”关爱华点了点头,还没等巴基斯坦外长开口,她又继续说道,“但是,这条战略通道竣工之后,我们要按照投资比例来分划使用权,当然,这只是和平时期。而我也相信,如果巴基斯坦受到了来自东面的威胁,我们会坚定的支持你们的卫国战争的。所以在战时并不存在使用权的问题,对不对?”

巴基斯坦外长一愣,再次见识到了这位女外交官的厉害。条件虽然答应了,但是却加上了一个紧箍咒。而这个要求合情合理,还照顾到了战争时期的使用情况,即使巴基斯坦这方面有点小问题,也不能拒绝这样的要求了。

“那么,现在说说我们的问题吧!”关爱华对这种外交上的利益交换,以及拿着手里值钱的牌来要求获得更多的利益的事情是司空见惯了,也就一点都不惊奇,直接把话题扯了回来,“现在,我们的特殊要求很简单,只需要巴基斯坦保证,没有一个美国士兵,没有一件美军装备从巴基斯坦的国土,以及巴基斯坦的领空上通过,我们就很满足了!”

巴基斯坦外长笑了起来,这个要求看起来简单,但是却一点都不简单。

早在美国发动对阿富汗的反恐战争时,巴基斯坦就与美国签署了一系列的条约,允许美国战机使用巴基斯坦领空,同时用巴基斯坦的陆上通道,将重型装备送到阿富汗去。当时美国为了让巴基斯坦签署这些条约,甚至不惜解除对巴基斯坦的制裁,并且暗中承认了巴基斯坦核国家的地位。而为了让巴基斯坦更好的为自己服务,美国直接提供了数十亿美金的援助,这笔钱看起来不多,但是对这个年收入才1000亿美金左右的国家来讲,确实是一笔不小的援助了。

现在,阿富汗的反恐战争事实上已经结束了,而且塔利班政权也已经被推翻了,但是因为拉登还没有被找到,另外还有几名塔利班政府的高级成员没有被找到。所以美国军队还留在了阿富汗,继续着他们的反恐行动。而按照巴基斯坦与美国签署的条约,在反恐战争结束之前,巴基斯坦都要为美国军队提供帮助。所以,这些条约还没有失效。

虽然有着条约的限制,但是谁都知道,这只是利益上的交换,并没有多少的约束力,如果有了更大的利益诱惑,那么条约就是一纸空文。显然,巴基斯坦是很明白这个道理的,而且还充分的利用了起来。而现在巴基斯坦正是借着这个理由,想从中国这里索取到更多的利益。

问题是明显的,中国政府当然也早就看到了。所以,为了让巴基斯坦答应阻断美军的通道,这次是不惜血本的在答应巴基斯坦的要求,而关爱华也是忍气吞声,希望能够尽量快的取得结果,毕竟美军的行动是不会等到他们谈判有了结果才开始的,而时间每延长一天,那么在西部作战的周国辉上将他们就要多出一份麻烦来。

“哎!”巴基斯坦外长长长的出了口气,“其实我们也知道与中国的关系非常重要,但是现在我们与美国签署的条约还没有过期,这让我们很为难啊!”

“外长阁下,我们就明着谈吧!”关爱华看到事情走到这一步,不得不用上撒手锏了,“我们这次提供的援助是非常巨大的,而且还调动了我们国内的民间资本来帮助巴基斯坦建设。至于我们民间资本的能力,相信巴基斯坦应该看到了坦桑尼亚的变化了,我就不想多说了。而对我们两国的关系,你们也更应该明白,只有我们两个国家才有着共同的对手。至于美国,他给你们几十亿的援助,但是给了印度多少援助呢?公布的数字大概是一百多亿吧,但是实际有多少?相信你们的情报部门有一个很准确的数字。所以,只有我们才是巴基斯坦真正的朋友,而做伤害朋友的事情,我想这对巴基斯坦来讲,并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吧?”

巴基斯坦外长耸了耸肩膀,似乎觉得自己手里的砝码够重,所以并不是很急。

“我想请你们再考虑下我们的要求,当然,我们也不会强迫别的国家做不想做的事情!”关爱华加重了语气,对这种顽固的人,还真要把话说到尽头才能起到作用,“对于这次在哈国发生的事情,显然你们也很关注。而对于我们与美国之间可能发生的冲突,我们有着必胜的信心。50多年前,新中国在才建立的时候,就用小米加步枪的军队战胜了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而在50多年后的今天,我们仍然有着必胜的信心!而你们也看到了我们的解放战争,所以,你们应该明白解放军的实力。这次,我代表中国政府来与你们谈判,说白了,就是为了减少我们解放军将士的伤亡,让哈国尽快恢复正常状态,同时也希望借助这次的机会,加深我们两国的关系。如果巴基斯坦认为我们必须要借助你们的力量,而仍然没有一丝诚意的话,我想下午的谈判也不需要进行了,我们现在就可以离开巴基斯坦,用我们自己的办法去解决问题!”

听到关爱华这番带着明显的威胁,而且底气十足的话,巴基斯坦外长开始还洋溢出来的自信消失得无影无踪了。虽然现在他知道中国需要巴基斯坦的帮助,但是他更明白,巴基斯坦绝对需要中国的帮助,而美国的那点援助,对巴基斯坦来讲,根本就起不到多少帮助作用。

美国虽然部分解除了对巴基斯坦的制裁,但是在武器上,仍然保持了对巴基斯坦的禁运。而在是个世纪八十年代末,美国扣住了巴基斯坦已经付款的那批F-16战斗机的事件,给巴基斯坦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直到近20年之后,巴基斯坦才通过与中国合作,找到了代替这批战斗机的FBC-1战斗机。而这足足让巴基斯坦空军落后了20年,落后了印度空军一大截,影响直到现在都还没有完全消失。而在巴基斯坦的国防上,大部分的装备都需要依靠中国的帮助。不但空军的战斗机,陆军的坦克大炮,海军的战舰,就连军队的教官都需要中国帮助培养。而在中国的支持下,巴基斯坦也能够用50万不到的国防军与印度上百万的军队对抗,用弱小得多的国力抵挡住了印度强大的压力。可以说,巴基斯坦的国家安全就建立在与中国合作的基础上,而真要得罪了中国,恐怕明天印度的大军就会开到伊斯兰堡的城外了!

“好吧,我们也很重视与中国的友好关系!”巴基斯坦外长的态度终于软了下来,“但是,我们不可能完全答应中国开出的要求,也希望中国能够明白我们的难处,当然,我们会给中国提供最大限度的帮助!”

关爱华笑了起来,她也没有想到要巴基斯坦接受所有的要求。而看到巴基斯坦外长那个完全改变了的态度,她知道自己开始那番威胁成功了。虽然要求没有完全被满足,至少,数万将士不用承担那么大的风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