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战伊拉克 人民战争 第十二章 挑拨离间(七)

酒盏花枝 收藏 9 6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153/


威尔玛走后,亚提尔安排自己和自己仅剩的两个随从在房子大厅内铺好草席休息,给韩晋安排了一个单间休息。

“韩先生,今天忙了一天了,抓紧时间休息吧。”亚提尔看着韩晋满是血丝的眼睛,心中充满愧意。

韩晋拿出一张伊拉克地图铺在床上,喝了一口伊利牛奶,摇摇头说道:“你休息吧,我还想多看看这张地图。此次战役事关重大,我们赔不起。我再看看,看我还有没有考虑不全的地方。”

亚提尔只得轻轻出去,出门的时候,亚提尔悄悄将门留了一道小缝。

韩晋坐在床上,分析着每一个地方驻伊联军的兵力部署情况,计算着每一条道路的长度,想象着幕萨里德他们可能会遇到哪些麻烦。正当韩晋沉浸在纷扰的思考之中的时候,韩晋突然感觉背后一热,然后一双白白嫩嫩的手就从自己的背后绕到胸前。

这是一双女人的手!

韩晋感觉自己的血液一下子似乎燃烧起来,身体的某个部位也立刻态度强硬起来。

遇上狐妖了?又做淫梦了?韩晋掐了自己的手背一下,疼,生疼。这不是梦。

韩晋轻轻掰开胸前的细手,转过身去。

我的乖乖,how beautiful!

刚才抱住自己的是一个十七八岁的阿拉伯女孩,只穿着简单的内衣,面貌相当清秀,略带稚气,皮肤象剥壳的鸡蛋一样白,睫毛修长修长的,一双大大的眼睛忽闪忽闪,流露出对韩晋的无限崇敬。通过这眼神韩晋看得出来,韩晋要是对她做任何事情她都不会反抗的。

不会吧,我韩晋在异国他乡走桃花运了!

韩晋狠狠地咽下几乎积满口腔的口水,用吃奶的劲将自己的眼睛从少女的胸前挪开。

“你,你是,什么人?”韩晋说话都有点结巴了。韩晋想不到自己曾经面对千军万马杀机四伏都面不改色,今天却在一个小姑娘面前局促不安。

“真主的守护者,我叫安妮丝,请允许我把我的身体奉献给您。”安妮丝说着又要拥抱韩晋。

韩晋虽有色心可还没这色胆,况且,韩晋还想不通这是怎么一回事,更不敢乱来,于是韩晋吓得连连在床上后退,直到背靠墙。

“真主的守护者,请你不要嫌弃我。”安妮丝脱下鞋子上床,一步一步向韩晋逼近。

韩晋一个纵身一蹦下床,光着脚三步两步跃到房门口,一扭门把手,打不开,门被外面反锁着!

韩晋倏地明白怎么回事了,这个浑蛋亚提尔,他是想生米做成熟饭把自己箍在伊拉克,这一招也太损了吧!

就在韩晋拼命摇门把手的时候,背后又被两团温温软软的肉球贴住了,一双纤手又从后绕到自己的胸前。

韩晋感觉自己除了某个部位变硬以外其它地方全部软了。永别了,我的男孩岁月!韩晋在心中哀叹道。

一双玉手在韩晋的胸前来回地揉着,韩晋觉得自己已经在逐渐失控了,浑身汗毛仿佛在暴长,喉咙一阵阵发痒,只想昂头向着月亮“嗷——”地长啸一声。

安妮丝的手轻轻在韩晋胸前揉着,手也悄悄伸入韩晋的衣内,冰凉的脸蛋贴在了韩晋的后颈上。

突然,韩晋全身肌肉一紧,安妮丝措手不及,竟被韩晋的后背撞倒在地上。

原来,安妮丝的手按在了韩晋藏在内衣深处的那颗鹰眼子弹上,韩晋顿时觉得整个人象被高压电打了似的,一下子清醒了。

韩晋转过身,看着坐在地上的安妮丝,右手捂住胸口说道:“你走吧,我不会碰你的。”

韩晋的态度极大地伤害了安妮丝,安妮丝坐在地上眼泪汪汪地望着韩晋:“韩先生,难道你嫌弃我长得不好看吗?难道你怀疑我的身子是否干净吗?真主可以为我做证,我的身子象天边的彩虹一样,从来没有人碰过。能够把我自己献给真主的守护者,这是我们家族世世代代的荣耀,韩先生,请不要吝啬您的光芒吧。”安妮丝说着就从地上站起来,一步一步向韩晋逼近。

这都哪跟哪的事啊!从来只听说过男的强奸女的,今天邪门了,自己千呵护万呵护珍藏二十多年清白之身,可能就要从此葬送了!

韩晋急了,眼见自己逃又逃不出去,躲又没处可躲,情急之下一把掐住自己的喉咙吓唬安妮丝:“你别过来,你,你再过来我就掐死自己。”

“韩先生!”安妮丝的泪水淌了下来,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韩晋见自己的这一无赖之招起作用了,索性两眼一翻躺在床上。

果然,安妮丝吓坏了,用力拍着门跺着脚喊了起来:“亚提尔先生!亚提尔先生!救命啊!韩先生不行了!”

门“哗”地一声开了,亚提尔首先闯了进来。

亚提尔给安妮丝披上一件外套,用赞扬的语气对安妮丝说道:“不错啊,这么快就把事办完了!对了,韩先生怎么了?”

“韩先生,他……”安妮丝抽泣着,说不出话来。

“亚提尔!”

韩晋几乎是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站了起来,咬牙切齿地冲亚提尔吼道。

亚提尔打量了一下韩晋完整的衣衫,诧异地问安妮丝:“怎么,你们,没有?”

安妮丝抽泣着点了点头。

“亚提尔,亏我韩晋还把你当朋友,你却这么暗中整我!”韩晋说得额上青筋暴绽。

亚提尔自知理亏,赔着笑脸讪讪地说道:“我哪能害韩先生呢?人家安妮丝还是一处女呢?”

“我韩晋还是一极品二十六年珍藏的处男呢!”

安妮丝忍不住破涕为笑了,亚提尔和他的两个随从低着头抿着嘴,鼻孔内笑得哼哼直响。

亚提尔走到韩晋身旁,做了一个手势,要韩晋把头凑过来。韩晋把耳朵凑到亚提尔嘴边,只听亚提尔用极小的声音说道:“我前几天早上看到韩先生睡觉时,裤子前部总要湿一大块,所以今天……”

亚提尔的话还没说完,韩晋的脸上已烧得象烙铁了,心中暗骂着亚提尔这个偷窥狂。

韩晋走到安妮丝面前,安妮丝眼泪汪汪地望着韩晋,韩晋用手轻轻擦去安妮丝脸上和眼角的眼泪,双手拍拍安妮丝瘦小的肩膀说道:“安妮丝,你是一个好姑娘,我安全相信你对真主的忠诚,真主也一定会保佑你和你的家族的。你纯洁的身体应该属于你心爱的人,我纯洁的身体也应该属于我心爱的人。你很漂亮,比雨后的新月还要漂亮。但是,我已经有心上人了,我的一切都已经属于她,我的生命也将为她燃烧。虽然她现在不在我的身边,但我的爱就象向日葵一样,永远指向她的方向;我的爱情已被紧紧锁住,只有她的手才是世上唯一的钥匙;我的爱情是一辆没有刹车的火车,永远不会改变方向,永远不会停止。爱已经使我疯狂,使我丧失理智,我看不到其它更美的事物,听不到其它更悦耳的声音,品尝不到其它更可口的食物。安妮丝,我不是嫌弃你讨厌你,只是我们是属于不在同一平面的两条直线,永远不可能相交的。你明白吗?”

安妮丝含着泪点了点头。

韩晋终于松了气,再回头看亚提尔时,亚提尔和他的两个随从却已不见踪影。

“亚提尔!”韩晋生气地喊道。

“来了来了!”亚提尔和两个随从匆匆从外面跑了回来,亚提尔边用袖子擦嘴边说道:“今天下午吃坏肚子了,刚才和他们两个在外面全吐了。”

韩晋惊奇地说道:“不对啊,今天下午你们吃什么我也吃什么,我怎么一点事也没有?”但韩晋马上明白亚提尔为什么吐了,恶狠狠地瞪了亚提尔一眼。

“你们送安妮丝回家吧。”亚提尔对自己的随从说道,然后又拍着安妮丝的胳膊说道:“不管怎么样,我多谢你了。”

安妮丝向亚提尔行了一个礼,又含情脉脉地望了韩晋一眼,这才在两个随从的护送下离去。

安妮丝一走,韩晋就拉着亚提尔说道:“今后别再给我弄这些无聊事了,否则我会翻脸的。”

亚提尔赔着小心道:“没有下次了没有下次了。不过,这次就算做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男人吗,我们这里只要有钱哪个男的不是娶七八个,要是老这么憋着憋出病就不好了,该发泄的时候就得发泄一下。”

韩晋没好气地对亚提尔说道:“我是中国人,你们那套我也学不了。真要娶个七八个,那我一回国不就构成了重婚罪?就算是憋久了,要发泄一下,那也不一家非要找别人帮忙吧。”

亚提尔差点笑岔了气,他听明白了韩晋的意思,同时也极度同情这个中国男人。

“那,韩先生,既然你能自我解决,那有什么我能帮忙去做的吗?”

韩晋想了想,低声说道:“你能不能帮我弄几本《花花公子》?”

“行,没问题。”亚提尔一拍胸脯,“我马上传下令去,今后抓住美军俘虏,喊话时一律把‘缴枪不杀’改为‘缴《花花公子》不杀。”


8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