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抗日 第三卷 风起云涌 第二百零五章 北下南上

六指君1 收藏 43 93
导读:异时空之抗日 第三卷 风起云涌 第二百零五章 北下南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958/


操场上,慰问团的国军军官们在八路军教导队的指导下练习打战车。

在没有使用枪榴弹的基础上,国军的年轻军官们迅速学会了使用土方法打战车。例如:设置防战车壕阵地,制作电引爆炸弹;制作燃烧瓶,用它打鬼子战车后盖一打一个准;使用带长杆的炸药包,前端设置大量挂钩,可以比较安全的从侧后方炸毁坦克;使用简易投掷器投掷集宿炸弹,练习十几次模拟弹后就达到了百发百中的境地;……

但是在操场上担任总教导的刘云,不知道为什么总是阴沉着脸。这不但让干部战士们不理解,也让曹振等人有惊又怕,生怕刘云会反复无常。

“注意!实弹射击开始!”教导队的杨先问一声大喝,相关人等立刻纷纷回避。

刘云手持反坦克榴弹,利索地对准了五十米外的一块厚重铁板。

“先生!”一个随从急匆匆地赶过来,在曹振的耳边轻声嘀咕道:“出大事情了,南方传来消息,新四军在皖南受到了毁灭性的打击,傅司令要求先生立刻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啊?!”曹振大吃一惊,几乎不敢相信的看着随从。

“此事千真万确!事不宜迟请先生马上就走!外面自然有人接应!”随从偷偷看了看那些八路军官兵,又低声说道:“根据傅司令发过来的秘密电报,此次机甲中队被歼,日军驻蒙司令部大为震动,驻扎在山西的驻蒙军一部主力正在北上,很可能要发动大范围的报复。

而且驻扎在包头的日军骑兵集团,现已完成大约一个战车联队的编制换装,正在野外进行训练。近期的动向也有可能是参与进攻绥南。”

“哦!”曹振思索了片刻,这个情报倒是一个重要的砝码,思索了片刻缓缓地摇头,果断地说道:“傅司令交待的任务没有完成,我是绝对不会离开的!”

随从还想再劝,曹振已经皱着眉头开始挥手了。

待随从走后,曹振将目光落在井然有序的八路军干部、战士身上。他们虽然穿着统一的黑军装,但是帽子上却罕有青天白日帽徽。无论从军装这种小事情还是从新四军被围攻这种重大事件来看,也许国共双方将来终究是免不了大打出手的一天!

“先生!”另一个随从飞快地跑过来,手里还拿着一张小卡尺,上气不接下气的喊道:“钢板厚度为七十毫米。”

“材质呢?”曹振不放心地问道。

“是铁道上用的那种优质钢板!”随从飞快地回答道,眼睛却向刘云手里的反坦克榴弹瞟过去,这玩意儿到底能成吗?

刘云也在端详粗糙的枪榴弹,如果不是现在的材料宝贵,而且也没有技术制造专用的机械瞄准具,不然还可以更进一步提高破甲能力以及准确度。

“司令员。”小五从一旁飞快地跑上来,轻声汇报道:“政委让我来告诉你,因为国际交通线已经开通,军委发来了嘉奖电报。”

“从北方运来了什么东西吗?”刘云皱着眉头问道:“军委还有什么新指示吗?”

小五一愣,怎么司令员对开辟国际交通线好像并不怎么热心,停顿了片刻,还是低声说道:“包括机甲中队在内的鬼子机械化大队被打掉了大半后,绥中骑兵团的阻力几乎化作为零,从北方很顺利地就送过来了一大批进步书籍,政委和地方省委准备让人截一部分下来,再开一个学习班让干部们学习先进理论。”

刘云端起的步枪又放下了,皱着眉头想着什么心事!

小五奇怪的问道:“司令员,咋啦?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吗?”

“没事了,你回指挥部去忙吧!”刘云很快就收起不悦的神色,笑着解释道:“我是在考虑开通线路后,鬼子一定会视之为眼中钉肉中刺,所以这条国际线的时间肯定不长!”

等到小五走远了,刘云才叹了一口气,历史虽然发生了改变,但是苏俄送给GCD书籍倒是没有变!

“刘将军。”曹振远远的踮起脚大喊,“现在能否进行打靶?”

曹振的话音刚落,刘云已经抬手开了一枪。“嘭”的一声闷响,正当曹振等人寻找弹道之际,前方的铁板突然迸裂出一团耀眼的火花,紧接着又是“轰”的一声巨响传来。

刘云收起步枪,笑着对站得老远的曹振等人说道:“请曹专员上前查看。”

顿时,连同曹振在内的十几个国民党军官,立刻撒丫子跑过去察看。

八路军简陋的招待室。

“国共携手抗日也不是一天两天了,难道这些武器就不能供给傅司令?”曹振死死地盯着刘云。

“在上级的命令下达之前,我不能擅自作主张!”刘云微笑着摇头拒绝,又有些抱歉地说道:“曹先生是我们八路军的帮助,让我和政委一直都觉得欠了先生天大的人情!”

“那好!我就要你手中的反坦克榴弹!傅司令被日军死死地压制在后套地区,一日不能压倒日军的装甲优势,便就一日不能东进!”曹振义正言辞地说道。

刘云话里有话地说道:“曹先生既然是我们的大恩人,那么世上绝对没有不报恩的道理!”看了看曹振,又笑着谈起了条件,“话又说回来,别说要一些反战车装备,就算是要我部配合作战也不算什么难事,但是傅司令对待我党的武装可谓毫不留情心狠手辣呀!”

“这……”曹振也是难言之隐说不出。如果傅司令不对GCD“严格”一点,恐怕连傅司令自己也保不住自己,甚至连军队都有可能断掉给养。傅司令可没有兵工厂自己武装自己,一切军需补给、政府运作经费大多是国民中央政府供给。

沉默了良久,曹振盯着刘云打破沉寂,“日军此次吃一个天大的亏,他们肯定要蓄势报复,根据我们得到的可靠情报,山西的驻蒙军主力一部已经北移,驻扎在包头的日军骑兵集团装甲联队也有可能东进,所以两军携手抗战势在必行!”

“先生的话我明白!傅司令以往和延安合作一贯愉快,相信这次延安方面很快就会有好消息传来。”刘云笑着安慰道:“即使是两军携手抗战,也要等到上级的明确电文之后,才能付诸实际。”

其实刘云何尝不想把手中的武器装备交给曹振带回去,但是上面不点头,武器就不能送出去!不然别说政委不答应,就算到了“ZF”运动期间,自己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

延安。

“这是绥远军分区送来的《步兵战术》,印刷厂第一次印刷三百本,以后还会继续扩大印刷。这本是印刷厂特意送过来样本。”秘书笑着递上一本还散发着油印味的《步兵战术》,并且顺手递上去一份重庆方面发来的电报。

“嗯!”毛泽dong首先看了看书面封页上四个龙飞凤舞的大字:“步兵战术”。

为了指导全国的军民抗战,国民党的高级内参们编发了《抗战手本》,并且作为抗战的最高战术指导手册。而现在我党也有了自己系统的《步兵战术》,并且比他们的还要好!这在政治上不能不说是一个突破!

所以,《步兵战术》上的“步兵战术”这四个字是毛泽dong亲笔题上去的。

“这是重庆发来的电报?”毛泽dong猛吸了一口粗烟,将目光落在电报上,在烟雾弥漫之间,不紧不慢的说道:“蒋某人也有求人的时候?”

秘书摇着头说道:“从这份电报的语气来看,估计是后套地区的傅作yi让重庆方面转发的,只有他们才需要这种能压制日军装甲的武器。”

“傅作yi以前也算是我们的老朋友,但是现在可就没有那么客气了!”毛泽dong吐出一口烟雾,看了看电报,“绥远根据地这次立了大功!从战术的角度来看,这种破甲榴弹能击破日军的战车,有利于我们部队进行阵地攻坚战;如果从战略的角度来看,这种国民党所急需的武器,正好提高了我党的谈判条件,有利于打破国民党对我各个根据地的封锁。”

秘书点点头,轻声问道:“政治局的《关于目前时局的决定(皖南事变)》是否签发?”

“立刻签发!”毛泽dong点点头。“皖南事变”的爆发,使国共两党的关系降到了冰点。并且在国际上引起了轩然大波,但是“皖南事变”绝不会导致两党结束联合抗战,因为国共双方都面临着一个共同的外敌——日本。

停顿了片刻,毛泽dong又问道:“绥远派来的技术人员到什么地方了?”

“放心吧!他们一路都有人接引。”秘书说完后就飞快地离开了。

等秘书离开后,毛泽dong暂时没有去处理手中的文件,而是良久地图上绥远这一块地方。无论是领兵打仗、战略报告还是战术理论以及武器制造,刘云的软作用可以顶得上一个精锐的主力师!

百团大战后的全国抗战战场上万马齐喑,但是绥远八路军却有实力在一再挑战日军!此次歼灭了日军的机甲中队后,带给日本关东军的将是沉重地心理打击,甚至震惊日本大本营也并非不可能。因为谁也不会料到使用劣质装备的八路军能够消灭日军的精锐!

而且这个特殊的胜仗在政治上,更进一步打破了国民党诬蔑八路军“游而不击”的指控,时间又恰恰的处在“皖南事变”后的关键时期,这在有利的舆论战上又多了一张王牌!

但是,如果猜得不错,绥远根据地将也不可避免地面临日军严厉报复!……

“啪”的一声,木门几乎被人突然撞开了,毛泽dong从沉思中回过身来后正要不悦,却发现又是秘书进来了,皱着眉头问道:“这么慌干什么?”

秘书却飞快地递上一张电报,“这是贺师长发来的紧急电报,日军驻蒙军主力已经北上。”

果然还是来了!毛泽dong接过电报后,目光渐渐地变得敏锐起来。

#

“司令员!”小五飞快地闯进来,一进门就发现八路军的大恩人曹振满脸垂头丧气的样子,似乎碰了一个很大的钉子。

“什么事情?”刘云问道。

“延安来电报了。”小五说完后恶狠狠地瞪了一眼曹振。

曹振马上转头看过来,期盼地看着小五。

“曹先生不是外人,你尽管说!”刘云在一旁吩咐道。

“从抗日大局出发,军委已经决定让兵工厂生产一批破甲榴弹支援傅司令。”小五说完后又忍不住哼了一声,给了一脸关切的曹振一个白眼。

“曹先生,我就说了我们GCD绝对不会拒人于千里之外。”刘云也笑着说道:“现在你们可以放心了。”

“请问你们会支援多少榴弹?什么时候支援?”曹振正色问道。

曹振根本就没有“放心”,因为还没有决定何时交货、以及交货量呢!不把这些细节问题理顺,到头来还是一场空!

沉默了片刻,刘云正色回答道:“先支援傅司令一百枚榴弹以及其他装备,以后陆续再补上一些。”

实际上因为受到材料的限制,兵工厂加班加点每天也就只能生产几枚榴弹而已。当然,这个秘密是不能透露出去的!

曹振立刻打起了小算盘,片刻后又问道:“那么以后又如何补充?”

“这我暂时不好给你回答!”刘云正要婉转拒绝回答这个问题,却发现小五在一旁暗中做手势,立刻对曹振说道:“这样吧!天色已晚,曹先生先休息一个晚上,待我回去在党部开一个会议之后再来给你确切的答复。”

寒冷的晚风中。

“司令员!”才出招待室,小五就急迫地说道:“出大事情了!国民党在江南围攻我新四军,致使我新四军遭受重大挫折!”

终于还是来了!

“伤亡呢?”刘云急迫地问道:“我党的那些高级将领呢?叶军长呢?”

“暂时不清楚!”小五皱着眉头说道,又看了看身后的招待室,低声说道:“这辅作yi也不是什么好人,国民党在河套地区大肆收捕我地下组织,不如咱们也扣押他们的人!”

“不行!”刘云立刻果决地摇头,“在新三师的问题没有解决之前,不能和他们翻脸!”

小五奇怪的问道:“为啥司令员对新三师的兴趣这么大?新三师能拉过来吗?”

“从政治方面来看,蒋介石、国民党高层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排斥GCD的机会。”刘云抬头看着黑暗中的大山,“但是眼下傅司令急需这批破甲弹,而且新三师的上层大半为我所控制,粮秣和弹药也差不多都是咱师部供给的,所以新三师的问题并没有走到死胡同里!”

关于新三师的问题,傅作yi可以不在乎这个编制奇缺的杂牌师,但是老蒋却绝对不会答应!一旦新三师被调走“集训”,那就彻底没戏了!所以眼下不能主动和傅作yi翻脸!

回到指挥部后,李远强拿过来一份电报,摇摇头递给刘云。

“……虽面临新四军之遭遇,但不可盲动破坏抗日之大计……”刘云轻轻放下手中的电报。没想到这么快就做出了反应,政治家就是政治家!毛主席的胸襟的确宽阔!

“现在开一个党小组会议。”李远强轻轻拍了拍桌子。

“关于给国民党提供榴弹的事情么?”李信皱着眉头问道。

“不错!”刘云笑着站起来说道:“傅司令在绥西配合好了,我们这边的压力就会小点。”

“可是根据林西县诸葛同发回来的电报,称鬼子的报复已经迫在眉睫,关东军有大部队调动的迹象。”李信盯着刘云,直差没有将反对的话直截了当地说出来。

“什么时候来的电报?”刘云忍不住问道:“我怎么不知道?”

“在司令员的进门前一分钟发来的电报。”戴仙兵解释道。“这样情况可就不好了!”

刘云站起来走到地图边,用手指在山西这一块地方画了一个圈,“刚才曹振告诉我,驻扎在山西的鬼子驻蒙兵团主力一部已经北上了。”

戴仙兵立刻从椅子上站起来,惊讶的问道:“这怎么可能?”

“报告!”问外新参谋洪大清弯腰进来了。

开党内小组会议的时候,没有重大军情下面的人一般是不会鲁莽打断会议的。

“什么事情?”刘云转头问道。

“据可靠消息,驻扎在山西的日军主力一部已经北上,具体目的地不明和兵力不明。”新参谋洪大清手里拿着一份紧急军情电报。

指挥部的几个干部心情立刻沉重起来,李远强挥挥手,示意洪大清回避。

“我这就去帮着下达坚壁清野的命令。”戴仙兵呆不住了。

“清戴参谋长稍等。”刘云看了看几个高级干部,正色说道:“关于榴弹的事情请各位表态。”

“我保留意见。”李信摇着头说道:“傅司令有傅司令的难处,但是我们的难处更大!而且傅司令在绥西对赵延所部的打压,难道同志们都忘记了?”

“大局为重!我的意见就是大方地供给。”刘云正色说道:“而且还是无偿供给!”

戴仙兵看了看李信,摇着头说道:“我赞成司令员的意见,如果绥西国军能够给我们分担一部分压力,那么送给他们一些榴弹又有什么关系呢?”

“对头!”李远强也点头表示赞同,“不但要给他们装备,而且还要尽快。”

刘云突然想到一件要紧的事情,皱起眉头看着地图,不知道鬼子的731会不会跟着下来?!

#

野外,鬼子的临时指挥所。

“将军,司令部来电!”一个鬼子尉官大声报告。

“念!”渡边目无表情地挤出一个字。

“……大日本帝国之耻辱,军人之无能……”鬼子尉官每念一句话,就让渡边心惊肉跳一阵。

不是已经将机甲中队擅自出击的报告递到军部去了吗?难道是关东军本部对于这个结论并不赞同?冷汗从渡边的背上流了下来,在帝国军队内部强大派系中,渡边显得太小了!

鬼子尉官念完电报后,又报告道:“电话线已经接通,现在可以和司令部取得直接联系了。”

渡边看了看摆放在桌子上的电话机,对尉官命令道:“你先出去。”

“将军阁下!”独立步兵联队长千里贞雄大佐“腾”地站起来,“我们不需要北方的支援!这实在是太丢脸了!”

渡边正要说话,“叮叮叮……”电话铃声突然响了。

渡边站起来缓缓地接过电话,还没有反应过来,电话里面就传来了一声怒骂,鬼子的驻蒙军司令官冈部直三郎中将在电话那头咆哮起来,渡边立刻加紧了双腿,忍受着从那头传来的一波波污言秽语。

佐佐木不经意地扫了一眼,虽然脸上的表情依旧很严肃,但是心里却忍不住涌上一阵阵幸灾乐祸,现在渡边总算尝到自己当初所受到的滋味了。

“……陆军和海军无时不刻地争夺军费,陆军的每个士兵、每辆装甲车都是辛辛苦苦争取来的,难道渡边君就是这样为大日本帝国效忠的吗?……”冈部将军怒吼着。

“请冈部将军阁下放心!”渡边好不容易等到电话那边的火气小些了,大声地发誓道:“帝国军人失去的耻辱,在下一定加倍地讨回来!”

冈部中将的脾气也渐渐地小了些,训斥着问道:“帝国军人的遗骸以及报废的装甲车都找到了吗?研究所需要看看战车到底是为何种武器所摧毁!”

渡边又犹豫起来,“皇军”的尸体倒是全部找回来了,但是那些庞大的战车却不知去向,根据下面的情报员交待,老早就被八路军拆卸下来后或运走、或藏起来了。

“巴嘎!渡边君难道不知道吗?即使是报废的设备也不能落到八路军的手里吗?”冈部忍不住又要破口大骂起来。

“请阁下放心,失去的设备大半已经被收回,剩下的也已经在追缴之中。”渡边被逼无奈,不得不撒谎渡过难关,……

被冈部“纠缠”了差不多十几分钟,渡边才缓慢地放下电话,面色铁青地看了看在座的大小军官们,大声喝道:“‘大日本皇军’屡遭败绩,这次是最后的战机了,望诸君千万努力!”

“哈依!”一帮大小鬼子军官齐刷刷地站起来。

“根据冈部中将的私下透露,帝国御前会议通过《适应形势演变的帝国国策纲要》的时候,天皇陛下亲自过问此次前所没有的作战。”渡边的脸上闪过一丝庄重。

顿时,鬼子军官们一个个就像吃了兴奋剂一样,眼神中既流露着感动也流露着震撼。

“当然!”渡边冷笑着看了看这些站得笔挺的军官,继续说道:“如果再次被‘支那’八路军所击败,届时我将第一个选择破腹。但是在我破腹之前,我会把那些作战不力的家伙统统地送上军事法庭!我相信诸君肯定没有勇气继续活下去!”

众鬼子军官的眼神稍微有些惊讶。

“下面让我的参谋长讲解战术配合!”渡边一屁股坐下来,威胁道:“请诸君听明白了,此次作战计划极为庞大,谁破坏了整个作战计划,等待他的就是军人最严厉的责罚!”

在随后的作战计划上,在座的鬼子军官明白了驻蒙军和关东军之间的兵力部署。此次作战驻扎在包头“皇军”负责从西边拦截,然后由关东军派出约一个旅团的兵力南下,驻扎在山西的驻蒙军主力一部则北上,两下互相碾压,彻底消灭绥南八路军主力。

“诸君还有什么意见吗?”渡边凶狠的目光一一在那些军官身上停留。

面对渡边发绿的眼神,使得在座的军官不得不低下头来。

佐佐木毫不示弱地迎着渡边的目光站起来,正色说道:“请赎在下的唐突,在此次作战的战术中,阁下并没有交代遇到八路军的地道该怎么办?无法寻找到八路军主力部队该怎么办?”

渡边恶狠狠地瞪了一眼佐佐木,站起来走到作战地图边,在八路军根据地的所在划了一个圈,狂妄地说道:“‘皇军’所过之处,房舍一律烧毁、物资一律抢光、八路军的‘帮凶’一律处死!”

佐佐木忍不住就要反驳,犹豫了一阵还是默然坐下,看了看地图,如果这些地方被弄成“三光”了,那么即使是消灭八路,得到的也不过是一块死地,难道帝国军人都喜欢来这一套吗?更何况从历次作战来看,已经证明这一套事实上根本就无法奏效……

“阁下说得实在是太好了!”千里贞雄大佐站起来,忍不住赞美起来,“阁下的‘三光’政策完全可以消灭八路军赖以生存的后勤基础,这样一来一定可以彻底征服八路军!”

佐佐木看在眼里急在心里,最后还是忍不住站起来提醒道:“八路军有发达的地道,以及杀伤力巨大的地雷,据说他们甚至‘威迫’老百姓在自己家里加工生产地雷,这就是的地雷的数量及其恐怖!一旦‘皇军’被地道和地雷所绊住脚步,八路军的主力部队就会趁机偷袭……”

“佐佐木君!”渡边冷冷地打断佐佐木的劝谏,“此次作战,将军阁下已经将师团搜索队、独立野炮兵联队、工兵联队各一部归鄙人指挥!如果遇到进不去的村庄,就用炮轰掉;遇到无法摧毁的地下工事以及雷区,就让工兵实施爆破和探雷!即使是八路军主力避战,精锐的搜索队难道是摆设吗?”

事实上渡边的手中还有一张王牌没有打出来,那就是化学防疫小组(鬼子731一部)。

佐佐木被训得脸红而赤,刚刚坐下,身旁一个军官低声说道:“阁下,您太多虑了,以在下看来,八路非一日可肃清!此次作战是以摧毁八路军的生存条件为主。所以也就不难解释渡边阁下的战术安排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