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抗日 第三卷 风起云涌 第二百零四章 “WN事变”之阴影

六指君1 收藏 38 112
导读:异时空之抗日 第三卷 风起云涌 第二百零四章 “WN事变”之阴影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958/


开阔的雪地上,配合作战的鬼子机械化步兵久久都没有等到机甲中队“凯旋归来”。相反,身穿黑色军装的八路军骑兵陆续从四周密集地压了上来,这在一片白茫茫的世界里显得异常醒目。

“轰!”一枚迫击炮炮弹落在鬼子的运兵车中间,几个鬼子兵被炸得飞了起来,紧接着又是第二发炮弹落在汽车中爆炸,一辆运兵车当场被撕成碎片,随即燃起了熊熊大火

鬼子一个中队一百五十多人立刻以汽车、雪地障碍物为依托猛烈还击,仅有的一门迫击炮毫不客气地向八路军的骑兵猛砸炮弹,不时有八路军的骑兵被炸飞、战马惊群不受控制。

在络绎不绝的炮仗声中、猛烈的机枪火力打击下,冲在前面的八路军骑兵就像割麦子一样连人带马一起栽倒在地上,但是占绝对优势的八路军骑兵还是迅速地接近了鬼子阵地。

“¥##¥!”鬼子中队长挥舞着指挥刀拼命的嚎叫着。面对前仆后继凶猛扑上来的八路军骑兵,围成一个不规则圆圈的鬼子兵还在竭力抵抗,妄想等到机甲中队回援。

八路军骑兵付出了重大的伤亡后,终于得以接近鬼子临时构筑的阵地。

“杀!”伏在马背上的战士纷纷拉直了身体大声呐喊着,挥舞着雪亮的军刀向鬼子步兵猛砍。骑兵仅仅一个冲击波下来,顽抗的鬼子中队就彻底失去了战斗力……

此次作战,鬼子丢掉了一个步兵中队和一个机甲中队,损失空前惨重,而其中机甲中队的覆灭对鬼子的心理打击是极其致命的!

在随后的几天里,渡边等来等去等到了机甲中队覆灭的消息,但却没敢再回头找八路军的麻烦,这使得八路军得以顺利地开通国际交通线。

鬼子彻底退下去后,绥中区召开了盛大“祝捷大会”,我根据地军民和各地代表纷纷前来观看被八路军击毁的战车,一些态度友好、中立的蒙古贵族也被邀请过来看热闹。

在已经被打扫得挺干净的战场上,不时地有军民们好奇地跳上鬼子战车。因为鬼子最后被消灭的三辆战车围成了一个圈,而这个时候恰好一个农民、一个绥中战士以及李向阳三个人同时登上了这三辆战车。

“站好!都别动,说你们呢!对就是你们!”一个军宣队的干事大声喊道:“向这边看过来、再微笑一下……”

“咔嚓”一声,历史的瞬间被永久地凝固下来。

随后干事又照了一些相片,其中有刘司令员拿着机械工具拆卸鬼子的战车,几十个战士在一旁抡起膀子帮忙的情景。

当然,这些代表中也混入了一些不请自来的人,除了日本派遣的特务以外,还有国民党的“客人”。

几个大汉混在人群中抚摸着坦克上被反坦克枪榴弹打出的洞口,不时地低声交谈着、比划着。没多久,这一伙人就离开了,在一间隐蔽的小房子里,一丝丝电波拍到了绥西国统区。

#

“司令!我们在绥中区的情报站送来了消息!”脸色急匆匆的参谋递上一张加急电报,然后面色古怪的看着傅作义。

“哦?!”傅作义放下手中的文件,接过电报浏览起来,随即眉头皱成一个“川”字,抬头严厉的问道:“这个消息可靠吗?”

参谋有些慌乱,不自然地说道:“他们就是这么发过来的。”看到傅作义的脸色冷冰冰的,只好又说道:“我再发一封电报让他们确认!”

没多久,参谋再次急匆匆的赶了过来,老远就喊:“司令,情报战传来的消息完全属实,当地的情报主任已经亲自确认过了,八路军的确用新式武器摧毁了十三辆日军战车。”

傅作义的目光立刻变得锐利起来,死死地盯着电报上“八路军用破甲榴弹摧毁了十三辆日军装甲车”这一行字。

“把曹先生(曹振)给我叫过来,我有紧要事情要找他商量。”傅作义思索了片刻,又对参谋吩咐道:“让参谋长议定一批慰问品准备给绥西送去,再给绥南的八路军去一封嘉奖电报,并且要求他们严密保护我方派出的慰问队。”

等那参谋走了之后,傅作义的心情再也不能平静了,站起身来倒背着双手看着窗外。

包头的日军骑兵集团正在换装战车,这给后套国统区带来了莫大的压力。但是八路军拥有反坦克火力后,日军的装甲优势顷刻间化作乌有,这让傅作义的心头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既有喜悦也有为难!

此时和共产党翻脸在即,却又不得不来一个急刹车,这让傅作YI如何不为难?

在绥远八路军就像地老鼠一样顽强,他们在日军屡次重兵围剿中不但没有萎缩,反而不断壮大!全国抗战形势没有什么地方能比更绥远艰苦、条件更复杂,可是这块边远战场的争夺却又比起其他地方更激烈、更血腥!

傅作义又慢慢渡回了办公桌前,拿起一支狼毫在一张白纸上写了“刘云”这两个字,根据情报战发来的消息,此次作战正是在刘云的指挥下大获全胜,连同“破甲榴弹”也一并是刘云在绥南兵工厂所制造。

傅作义放下狼毫,目光犀利地盯着白纸上的“刘云”,等到将来打跑了日本鬼子、国共和解了,这个刘云倒要好好地结交一番。

#

“常青,此次骑兵团的伤亡大不大?”刘云看了看一脸沉静的马常青,又笑着说道:“还有什么要求早点提出来,我这就要回去了!”

“此次骑兵团战死四十三人,战马却被打死、受伤失去战斗力差不多一百二十匹,这些我们以后能想办法再补充回来!”马常青摇摇头,微笑着说道:“至于要求则暂时没有,那些拆卸下来的设备晚些时候再送到绥南兵工厂去。”说完后却将目光投向那些破碎的战车。

刘云知道马常青在想什么,不过这也只能是空想而已!没有炮弹补给、没有地勤人员、没有配件、没有燃油、没有合格的驾驶员、甚至没有需求量极少的润滑油,这些坦克就算是能够修复,也还是等于一样“死”东西!

“好!那我就先回去了!回去后,延安总部的嘉奖令就会传过来,你就等着好消息吧!”刘云亲热地拍拍马常青的肩膀,“等到将来全国解放了,弄个机械化集团军玩玩,到时候你要多少坦克就有多少坦克!”

“我……”马常青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情,一个秀丽、冷着脸的蒙古白衣女骑手从脑海中一晃而过。停顿了片刻后,马常青张张嘴巴还是犹豫着将话吞了回去,对身后的铁思明严肃叮嘱道:“路上注意安全,必须让司令员一根都发丝不少地回到绥南区。”

#

等到刘云回到绥南总部的时候,已经是半个月后的事情了。这期间不仅有延安总部、八路军总部、军区来电表扬嘉奖,连绥西国军也发来了慰问电,并且派出了一支慰问队伍,让沿途的八路军接应。

相对于其他战场上的守多攻少,绥远的抗战局势极端有利,这使得延安派来了很多年轻的干部、学生支援绥远地方建设,有很多人甚至直接进入了军队。

军分区组建了第一个十几个人的小小歌舞文工队,对于女性极度匮乏的军队中突然出现的一些年轻女性,这让不少打着光棍的干部心里一阵直痒痒,想着法子偷偷接近文工队。

“同志们,这就是我们的兵工厂。”小五的身边带着一群初来乍到的年轻知识青年,指着守备森严的兵工厂笑着说道:“这些天来‘偷看’咱们兵工厂的人很多,请大家要注意纪律,不要随便进入禁区,更不要胡乱打听根据地的机密情报,否则肯定会被当成汉奸捕捉。”

“是不是防止敌特分子的破坏?”为首的身穿蓝粗布的女大学生眨巴着眼睛问道。

“是的!前天抓了三个偷窃情报的国民党特务,昨天又抓了两个准备进行破坏的日本特务。”小五笑着了笑,“这俩日本特务身上还都背了炸弹。”

十几个年轻人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蓝粗布的女大学生忍不住拍拍胸口,“这些特务,坏死了!”

一个身材高大的年轻人带着一票人从一百余米外大步流星地走过,在寒风刺骨中居然衣着单薄并且还裸露着大半个手臂,偶尔一回头也是满脸的彪悍。

“前面那人是不是刘司令员?”蓝粗布的女大学生立刻问道。

“他不是!他们都是特科的人,前面那人是李向阳。”小五立刻摇摇头,看着李向阳的背影一阵发呆。这家伙跟着司令员又大大地爽了一把,从延安来的嘉奖令上就有这小子的名字。

蓝粗布女大学生有些失望,据说刘司令员很喜欢往兵工厂跑,不知道为啥就是碰不到他呢?!

指挥部。

“自从司令员带人消灭了鬼子的机甲中队后,这些天老是有不速之客跑到兵工厂去。”戴仙兵的嘴角浮现出一丝得意、嘲弄,“合计活捉十三个人,其中有五个日本特务,剩下八个都是国民党派来的。”

刘云想了想,眼下军分区越来越大,能够给敌对势力叮咬的破绽也渐渐多了起来,需要成立专门保护根据地的组织了!“我建议再成立一个特科二科,专门在根据地内部进行情报、侦察及反谍的秘密活动!”刘云抬头向李远强看过去。

“按照刘司令员的意见办理!”李远强点点头,又笑着说道:“从延安分过来五十多人的青年学子,他们对你可是仰慕得紧,司令员打算什么时候抽空见见他们!”

刘云哪有那些心思去见什么大学生,胡乱点点头,又正色说道:“将林黑羽从特科中分离出来,另外挑选人手组建特二科,配合警卫连主管根据地内部事务;李向阳的特科原班人马就不要动了,对外的力量不能削弱!”

干部们大多没什么意见,戴仙兵笑着说道:“可以让林黑羽从这些新近的大学生中挑选一部分人手。”

“待会儿我亲自去挑选!”刘云点点头,准备趁着间隙再培养一些内卫高手。当眼角余光不经意地扫过延安发来的嘉奖电报后,心中忍不住涌起一阵得意!军委已经号召各军区向绥远战区学习了!这是何等的荣耀!

“咦?!”刘云又忍不住皱起眉头,这国民党方面除了傅作yi因为自身利益的关系发过来了嘉奖电报,为什么重庆方面一直没有一点动静呢?!连新闻都没有!按照道理来说《新华日报》已经发表了此次大捷,即使是再平静的水面也应该有波浪了!

最后,刘云将目光落在了电报的日期上,顿时一颗心狂跳起来。

“司令员。”戴仙兵奇怪地看着刘云,问道:“什么事情这么心急如焚?”

“没、没事!”刘云的思绪瞬间飞到了千里之外的安徽泾县茂林地区,明天这里就要爆发震惊国人的“皖南事变”!

李远强奇怪地看着刘云端起茶杯又马上放下,然后再端起在放下……

“小刘,你这是怎么了?”李远强好奇地打量着,又关切地问道:“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受了风寒?”

“没有!”刘云着急得团团转,看到满屋子的人都在好奇的注视着自己,又只好苦笑着说道:“大家都自己忙自己的去吧!我是被一件琐事给缠上了。”

几个干部还想上来问个究竟,刘云摆摆手,神情忧郁地大步离开了指挥部。

“皖南事变”无论在国共两党关系上还是在GCD内部都是一件大事。它是抗战中国共两党争夺的结果,同时也使得GCD内部权力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山坡上,刘云有些心烦意乱地躺在一块草地上,喃喃的念叨:“救不救?怎么救?如何救?救了又会怎样?……”

刘云虽然躺在冰冷的雪地上,但是却对背部传来一阵阵刺骨寒冷仿佛没有感觉一样。

新四军的XY是一个坚定的无产阶级者,在下级面前有巨大的人格魅力,他的一些老部下甚至在多年后对他的遇难依旧悲不自禁,但是HY的错误和战略上的失策却是毋庸回避的。

就是因为他排斥叶T、不听中央指示、拒不执行军委的命令,最后导致新四军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

也就是说“皖南事变”是不可逆转的!

“他妈的!”刘云忍不住“腾”地坐起来,狠狠地一拳头砸在雪地上。

远处,文工队的一些年轻后生和小姑娘们正在排练节目。

“你看!”一个小姑娘指着远处山坡上说道:“吴队长,那里有人在偷看我们排练。”所谓的“队长”实际上就是那个身穿蓝粗布衣服的女大学生。

文工队队长看了看山坡上的那个人,一会儿手舞足蹈、一会儿又摆出一个怪模怪样的姿势,好像在模仿歌舞团的人排练一样。

“不是给军区参谋说好了,我们排练的时候不准有人打搅的吗?!”吴队长很有些生气,对一旁的一个十几岁的小丫头吩咐道:“把那个人赶走,如果他不听劝告,就告诉他要派人来抓他!”

小丫头飞快的跑了过去,和山坡上那个大汉交涉了半天无果,又只好飞快地跑回来了。

吴队长瞟了一眼山坡上,几乎不相信地问道:“怎么?那个人还真是赖在那里了?”

小丫头无可奈何地点点头,“这家伙凶得死,我说不过他!”

怎么搞的?!吴队长忍不住埋怨小五了,这家伙说什么“四周都有部队看着,保证不会有人打搅你们排练……”

“你们在这里等着!我去看看!”吴队长气鼓鼓地向山坡上走去,走了两步又转身有些不放心的对小丫头说道:“我怕他动粗,你和我一起去。”

刘云的心情正在烦躁之间,冷不防耳旁一声怒斥,“你是干什么的?”

刘云皱着眉头看着秀丽的吴队长,好像有几年没有人这么严厉的对自己说话了!

“问你呢!”吴队长忍不住凑上去大声问道。

刘云的心情非常难受、复杂,看到满脸严肃的吴队长忍不住就要发脾气。

“司令员!”小五远远地大喊,“请快点回去,来客人了,政委有要事商量。”

刘云吞下了满肚子的脾气,站起来转身走了。

“司令员?!”吴团长目瞪口呆地看着刘云高大的背影,同样也是在寒风中衣着单薄、裸露着大半个手臂。

“司令员就了不起?”开始那个小丫头忍不住看着刘云的背影不满地说道:“司令员就不讲究纪律了?”

“别胡说!这是司令员在抽查我们的排练。”吴队长扳住小丫头的肩膀,又低声叮嘱道:“回去了这件事情不要跟别人说!”

他妈的!救是不救?怎么救?这是几千条人命!刘云心不在焉地看着灰蒙蒙的天空,嘴巴皮子轻微地抿着。

“司令员,你在低声说什么呢?”小五奇怪的看着刘云。

“我救……”刘云又慌忙闭嘴,忍不住转头对小五训斥起来,“以后别这么神出鬼没!”

小五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不知道一向待人和气的司令员为啥发脾气。

一块半露的大石头横在雪地上,小五以为刘云会绕过去,没料到刘云飞起一脚,“嘭”的一声闷响结结实实踢在石头上,大石头几个翻滚“闪”到一边去了。

小五再也不敢说什么,就这样一路沉闷地跟着刘云到了指挥部。

“刘将军(旅长)!”老熟人曹振打着拱手,笑眯眯地从一旁简陋的招待室闪出来。

“哦!”虽然被人第一次称呼为“将军”,但是刘云依旧高兴不起来,挤出一个笑脸,“原来是贵客来了!”

曹振非常善于察言观色,发现刘云的脸色非常糟糕,一愣之后开始飞快地思索起来。

指挥部的几个参谋、干部,笑呵呵地和曹振客套着。

刘云实在是没有心思和大家客套,淡淡地笑了笑,指着自己的太阳穴说道:“我这里不舒服!头疼得厉害!”说完也不再和大家打招呼就转身就走了。

干部们和傅作YI的代表面面相觑,良久,李远强才反应过来,对小五说道:“立刻请米院长亲自给司令员看病。”

曹振生怕八路军在那些被抓的特务身上做文章,干咳一声后笑眯眯地说道:“听说这些日子有些人自称是傅司令的人?李政委千万不要中了日本人的离间之计!”

“这些人都是本地一些乡绅派出来看热闹的。”李远强也不愿意和国民党再起什么纠葛,看在曹振是恩人的分上,笑着说道:“都是一些不小心迷路的村民,给他们上上课之后准备把他们都放走。”

“那就好、那就好!”曹振知道李远强话里的意思,感激得连声说道:“只要两党不产生误会就好、甚好!”说完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精美的帐目单递给李远强。

“这是?”李远强疑惑地接过帐单,飞快地从上至下浏览。

“这是傅司令送给贵部的嘉奖物资详表。”曹振暗中盯着李远强的神色变化,可惜刘云不知道为什么突然离去,不然……

李远强的神色舒展开来,忍不住连声笑道:“我代表绥远八路军谢谢副司令的美意!”说完忍不住紧紧地握住曹振的手。

曹振立刻客气了一阵,趁着李远强的心情极端良好,又小心翼翼问道:“贵部的神来之笔傅司令连声称赞,请问刘旅长到底是使用什么武器消灭日军的?”

曹振的话音刚落,一干八路军干部们立刻警觉起来了,原来这家伙是来套情报的!

“反坦克榴弹”不但八路军总部极端感兴趣,而且延安已经发来电报,要求绥南兵工厂将制造工艺、样品、技术参数等全部上报,参与制造的技术工人已经在精干小分队的护卫下上路了,当然,那些珍贵的历史相片也一并送走了。

李远强笑了笑,低声说道:“这件事情我们都拿不定主意,连同刘旅长也不能擅自决定,除非待会儿军委发电报来能答应。”

李远强之所以要委婉地拒绝曹振,也是为了考虑到需要征求刘云的意见,而且在上级的指示没有下达之前,也不敢胡乱点头。

曹振从头到脚都是失落,看着满脸歉意李远强,忍不住问道:“绥西的日军骑兵集团在装甲战上处于明显的优势,使得傅司令不能向东挪动半步。难道贵部所说的携手抗日就是眼睁睁看着日军在包头一线猖獗?”

国民党的代表几乎同时愤愤地看着李远强。

“诸位先别着急,这几天先住在这里。”李远强无奈的说道:“说不定就会有好消息传来了。”

#

刘云无精打采的回到了自己的“官邸”,一个小窑洞。隔壁就是李向阳的“官邸”。

躺在黑乎乎的床板上,刘云一边半眯着眼睛,一边叹着气,心乱如麻!HY本人是共产国际坚决的执行者!一旦党内的分裂将加剧,到时候历史就会像一匹脱缰野马冲入黝黑的未知深渊,将会不可遏制地远离了自己的视线,

在心情极度抑郁、半醒半睡之间,刘云居然破天荒地真的生起病来了。

没多久,军分区的大批军政干部赶了过来。

“司令员发烧了!”看病的医生居然是陈容“客串”,因为米俊是外科医生。

“情况怎么样?”李远强在一旁关切地问道。

“情况很严重。”陈容看着温度计皱起眉头,“高烧四十一度!估计是受凉了。”

“啊?!”李远强立刻严肃的命令道:“立刻上最好的药,鬼子的‘扫荡’在即,打仗不能没有司令员!”

“同志们都散去!”李信开始赶人了,挥舞着手臂喊道:“都散去,让司令员好好的休息。”

刘云偷偷睁开沉重的眼皮,发现居然是陈容再给自己看病,正要说话冷不防一阵眩晕袭来,只好又带着焦虑合上了眼睛,等到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感觉身体已经好多了,最起码脑袋没那么沉重了。

窑洞里就只剩下李向阳在一旁伺候,见到刘云醒了立刻轻声喊道:“哥!醒了?”

“嗯!”刘云慢腾腾地坐了起来,问道:“我睡了多久?”

“从昨天下午一直到今天早上。”李向阳突然面带古怪地笑着,“你生病的时候,死死地抓住了陈容姐的手不放。”

“啊?!”刘云急迫地问道:“我还说了什么吗?”

“你一个劲地嚷嚷‘嫁(救)不嫁(救)’,弄得陈容姐极为不好意思!”李向阳抿着嘴巴偷笑,“当时政委和李副司令员都大吃一惊,说没料到你是这样的人。”

没有暴露身份就好!刘云悬着的心渐渐放下来了,慢慢渡步走到门前的,此时一轮火红的太阳正在东方冉冉升起,新的一天又来了!

而这个时候,新四军遭受重大挫折的命运已经不可避免!

刘云看着南方,忍不住苦笑着说道:“全完了!”

“哥!”李向阳走到刘云身后,狐疑的打量着刘云,“我总觉得你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刘云看了看李向阳,心情却异常难受!

哥看来病还没有好彻底!李向阳叹了一口气,转身准备去找陈容。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