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三国志 卷一 潜龙 第十二回 训练理论

kinghappycat 收藏 61 67
导读:梦想三国志 卷一 潜龙 第十二回 训练理论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007/


第十二回 训练理论


次日清晨,天光尚未大亮,王琦就被院子里士兵操练的声音吵醒。从真定到廮陶,一路上王琦都没有组织士兵操练,王琦不用看也猜得到,这一定是高顺在练兵。

昨天晚上,王琦和高顺、颜良谈到很晚,按王琦平素习惯,怎么也得睡到日上三竿才能醒来。虽然被吵醒,王琦可是毫不气恼,倒是为高顺如此勤勉敬业而甚感欣慰。

王琦穿好衣服,走出房间,站在门前的台阶上,观看士兵操练。

高顺看来没有颜良那么军阀,他笔挺地站在院子里,很少下达口令,命令出口更不重复,但浑身散发出慑人的力量,不怒自威。士兵们都感觉到来自高顺的压力,自觉地卖力操练。

高顺看王琦出来了,连忙走过来,深深施了一礼,至于早安一类的问候话则一概免去。

王琦点首致意,道:“得魁辛苦了,这些兵卒你觉得怎么样?”

高顺道:“这些兵卒根底浮浅,虽经训练,但时日尚短,需假以时日,千锤百炼,方堪大用。”言辞恳切,一针见血。

王琦道:“得魁所言深合我意,望得魁莫辞辛劳,苦练精兵。”

高顺道:“顺必不负主公所望。”

王琦道:“我有意在廮陶招些兵卒,购买些马匹,得魁安排安排吧。”

高顺道:“遵命。”

高顺在廮陶威名赫赫,由他出面招兵买马再恰当不过。几天工夫,高顺就招兵200多人,买马20多匹。同时,高顺把家产变卖一空,收拾细软,准备随王琦而去。

兵陆续招上来,高顺练兵的热情更高,恨不得一天就把他的陷阵营练成,早日杀敌立功。

高顺练兵时,王琦和颜良一般来说站在上房的台阶上观看。后来,王琦索性拽出来一张矮几,坐在上面,边看边思考未来的发展方向。

虽然高顺的练兵方法在三国年间也是一绝,但以现代的训练手段来看,王琦觉得还是有问题的。因此,在高顺练兵的间歇,王琦在矮几旁铺上席子,把高顺和颜良请过来。

高顺落座后,王琦先仔细地把自己对未来军队体系结构的构想讲解给高顺。高顺明白之后,王琦道:“我观得魁练兵,确有独到心得。但依我看来,尚有不足之处。”

高顺惜字如金,王琦也就投其所好,两人说的话确实不多。即便如此,王琦说的每一句话都饱含真知灼见,高顺和王琦虽然相处日短,但对这位主公深自佩服。高顺听到王琦直截了当地指出自己的不足,当下凝神倾听。

王琦道:“为大将者,当总揽全局,大将的命令应该一级一级地向下传达。就我军的具体情况来说,军长命令师长,师长命令团长,团长命令营长,以此类推,传达到班长这一层。实际上,领导士兵执行具体战斗任务的是班长。当然,在大规模战斗的初期,战斗的最小单位不可能是班,而是营、团等组成方阵进行攻击,但如果战斗胶着化,仍然需要下级军官组织单兵对抗。”

在这一番话里,王琦使用了不少现代词语,高顺难以了解,王琦就一一予以细细解释。

谈到现阶段训练的重点,王琦道:“现在我们兵力微弱,招来的新兵要逐个训练,耗费时日太多。我们应当把重点放在对下级军官的训练上,要训练这些先加入我军的士兵成为班长、排长,让他们掌握领导一个班、一个排的能力。”

王琦指指那20名从真定带来的卫兵,接着道,“这些士兵,子龙和维文就是按照这个思路进行训练的。真定现在有1300人,廮陶有200人,如果我们训练出1500名班长,在此基础上,就能比较容易地发展到15000名士兵。”

听到这些现代训练理论,高顺犹如醍醐灌顶一般,心里对王琦更加钦佩。高顺站起来,恭恭敬敬地对王琦深施一礼,道:“主公学究天人,顺得以追随主公,实万幸也!”

王琦点点头,示意高顺落座,接着道:“当然,我们训练下级军官,仍然要注意训练他们自身的能力,这一点,得魁做得很好。以后训练他们,要两手抓,两手都要硬!”

高顺道:“遵命。”

说到这里,王琦话锋一转,道:“得魁,河间张郃张隽乂,此人知否?”

高顺道:“此人乃冀州河间郡鄚县人氏,现居于乐成,家资巨万。隽乂武艺高强,足智多谋,能识变数,善处营阵,料战势地形,无不如计。隽乂虽为武将,而爱乐儒士,博览群书,可外勒戎旅,内存国朝,实乃文武兼修之才。请问主公,莫非有意招此人于麾下?”

王琦道:“得魁知我。”

高顺道:“顺与隽乂,神交已久,虽未曾谋面,但常有书信往来。既主公有此意,顺愿随主公先往乐成。”

王琦道:“如此甚好。”

高顺又道:“这廮陶城中,有位高人,姓田名丰,字元皓,乃当世大贤,此人于顺亦有数面之缘,顺愿为主公引见。”

王琦能说什么?只好苦笑着摇头,道:“这田丰吗……不见也罢。”

高顺若有所悟,不再提起此事。

几天后,高顺把庄院卖掉,准备齐行军用的粮草、营帐、炊事设备,率领着200多人的队伍,带好辎重,一起向河间郡乐成进发。

一路上,高顺对如何保持在快速行军中保持阵形进行研究和实践,这200多人被他折腾得惨不忍睹。只有那20名经过训练的士兵,虽然全副武装,还算是勉强应付得了。

在高顺的严格要求下,行军速度日益提高,行军的阵形也日见整齐。每天晚上,高顺都亲自指挥部下安营扎寨,尤其不忘王琦的指示,训练这些未来班长们扎寨的方法。

王琦念念不忘补充兵力,从廮陶到乐成,途经堂阳、阜城、武邑等地,王琦边走边招兵,到了乐成,王琦的部队又多了80多人。

到达乐成时,日已偏西,高顺随即传令在乐成城外安下营寨,安排好岗哨,埋锅造饭。

次日,高顺请王琦暂候营中,自己去见张郃。

王琦心想:“那张郃八成也是个富家子弟,高顺此去,弄不好也如文丑去找颜良一般。虽然自己应该亲身前往,但也不能挫折高顺的锐气。也罢,是我的怎么也是我的,让高顺去吧。”

高顺带领20名士兵,来到张郃家中。两人互相仰慕已久,一见之下,甚为亲热。论势力,张郃虽然胜于文丑,门第等级观念却淡薄得多。张郃和高顺相见恨晚,谈论兵法,比试刀枪,演练拳脚,果然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才。

高顺并没有忘记他此行的主要目的,找准时机,猛下说词,劝说张郃为王琦效力。张郃虽然半信半疑,但高顺如此人物既然能为王琦所用,自己有何不能?又看到那20名士兵的操练水准和连环铠,于是,带着合则留,不合则去的想法,和高顺去见王琦。

王琦的营寨虽小,但在高顺的指挥下,营门、路障、陷坑、岗哨,应有尽有,坚固非常。高顺和张郃按照军中规矩,在营门外报名求见,得到允许后,入营和王琦会面。

在中军帐内,王琦会见张郃,高顺、颜良在侧作陪。

开始,大家都各怀心事,小心翼翼,出言谨慎。随着交谈的深入,大家逐渐无所不谈。

四人从《孙子兵法》谈起,各抒己见。实际上,王琦虽然也算是精通兵法,但那是以22世纪的标准来判断的。虽然和赵云一起时,恶补兵书,但和张郃、高顺相比,仍然存在不小的差距。好在王琦多学习了两千多年的战争精华,可以把三国以后的战例拿出来讲讲,既然无法讲明出处,干脆纸上谈兵,化为自己首创的虚拟战例。另外,王琦精通现代战争理论,改头换面之下,往往出语惊人,张郃、高顺、颜良想不服都不行。

对于如何训练出一支精兵,张郃和高顺一样,对王琦的现代训练理论深以为是,张郃、高顺、颜良也各显胸中才学,谈了自己的想法。

夜色慢慢降临,大家吃罢晚饭,挑灯夜谈,谈论的内容也渐渐由兵书战策转到文的方面。

按照东汉时期文人的风俗,文人之间的重要学术交流之一就是对某些问题深入探究,认真辩论,分出个高低上下,往往一字一句,喋喋不休甚至穷经皓首。这在王琦看来,不过是腐儒钻牛角尖而已。

以王琦的古文修养,肯定问不住张郃。但是对张郃的诘问,王琦绝对能够做到对答如流。实在困难时,王琦就引用后世大儒的经典名言,这对张郃来说,就是必杀技。

谈起文来,高顺立刻就不行了,只能在一边儿旁听,听到忍无可忍之时,索性睡给他们看。

颜良更是论文不及张郃,谈武不如高顺,忍耐不住,索性告辞离去。


作者按:隽,音jùn,“俊”的通假字。乂,音yì,意为治理,安定。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