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三国志 卷一 潜龙 第十回 巨鹿求贤

kinghappycat 收藏 78 74
导读:梦想三国志 卷一 潜龙 第十回 巨鹿求贤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007/


第十回 巨鹿求贤


王琦把训练部队的任务交给赵云全权负责,带上颜良离开真定,求贤去也。

王琦亲自挑选20名体格魁梧,身高一致的士兵,尽量挑选20套颜色、样式基本一样的装备,让他们把连环铠穿在皮甲内,以免到处张扬。

赵蕾闻讯赶来,不依不饶,一定要去。王琦坚决不允,直到最后答应给她带好东西回来,赵蕾才勉强作罢,依依不舍地送别王琦。

唉,没有太空梭,没有飞机,没有火车,没有汽车,没有摩托车,连自行车都没有,只有四条腿的马和两条腿的人,王琦能走多远?只好将就着就近找找人才吧,王琦决定先到最近的巨鹿郡碰碰运气。

与常山郡接壤的,是冀州的中山国、赵国、巨鹿郡和并州的雁门郡、乐平郡、新兴郡。东汉时代的国与22世纪截然不同,所谓国,大体相当于郡,国的地方长官称为相。

在这些地方,有哪些大才呢?巨鹿郡的第一位大才,首推田丰田元皓。田丰博览多识,权略多奇,名重冀州。田丰曾经在朝为官。他眼见阉宦擅朝,英贤被害,遂弃官归家。

王琦出真定,向东南,很快就到达巨鹿郡治所廮陶。入得城来,天色已晚,一行人先找到一家客栈住下。晚饭后,王琦派手下去打探田丰的住处。好在田丰也是当地名人,很容易就打听得清清楚楚。

次日,王琦让众人候在客栈,独自一人去拜访田丰。

田丰家的大门敞开着,门口打扫得干干净净。一个仆人守在门外,见王琦过来,施礼道:“请问先生,有何贵干。”礼貌周到,语气得体。

王琦答道:“我乃河间王琦王崇德,特地前来拜见元皓先生。”

那仆从道:“请先生随我入内。”说完把王琦请进大门。

院内很是宽敞,栽种着几棵高大的柳树,树下都铺着席子,有的席上有书生在高谈阔论或捧着竹简读书,不知是什么来历。那仆人看王琦有些疑惑,解释道:“这些都是本地的书生和异乡游学到此的仕子,因仰慕我家先生,在此间读书,有疑难时,可以随时请教我家先生。”言下甚是得意。

王琦闻言,心想:“看来田丰还是本地文坛领袖,能否说动此人,实属未知之数啊。”

院内只有几间耳房,有一道门通到另外的院落。那仆人把王琦领到靠近内院院门的耳房里,道:“请先生在此等候,容小人通报。”说完,行礼离开。

耳房里还有两个人,坐在席上,似乎也在等候田丰接见。王琦可不愿意这么坐下,宁愿站着等候,就在屋里浏览墙上挂的字画。

不长时间,那仆人回到耳房。一个人连忙站起来,脸上流露出“轮到我了”的表情。可是,出乎大家意料的是,那仆人却对王琦施礼道:“我家先生有请。”

王琦闻言,微觉错愕,心想:“这田丰果然不一般,看来我招兵买马之事,他必然有所耳闻。”

王琦看看先来的那位,见他欲言又止的样子,略带歉意地对他一笑,随着那仆人离开耳房。

在客厅里,宾主互相施礼后,分宾主落座。两人互相注视对方,都觉得对方不同凡响。

王琦本来就是大帅哥,到达汉朝以后,蓄起头发,峨冠博带,宽袍大袖,风度翩翩。往脸上看去,颌下无须,眼中闪着智慧的光芒,眉宇间英气逼人,自有一番与众不同的风采。

田丰看上去将近而立之年的年纪,纶巾儒服,神采奕奕,三绺长须,目光炯炯,大家风范,望之俨然。

王琦先打破沉默,拱手道:“在下久闻先生大名,心中甚为仰慕,今日特来拜访先生,望先生指教。”

田丰确实如王琦所料,对于王琦的作为有所了解,他甚至猜到王琦这次登门,是想请他出山相助。田丰当然不把王琦这样的家世不明,突然就崭露头角的年轻人看在眼里,但出于好奇和礼貌,田丰还是彬彬有礼地接待王琦。不过,初见面的印象还是让田丰不禁心中一动。

听到王琦礼貌的问候,田丰还礼道:“岂敢岂敢,丰不过徒有虚名而已。”

王琦道:“闻先生雄才大略,曾为朝廷柱石,如今宦官弄权,先生不屑与之共事,毅然归隐,视功名利禄为无物,怎不令人敬仰。”

田丰听了这话,心中微觉飘飘然,不禁捋须微笑,道:“先生谬赞,丰乃儒家门生,焉能与卑鄙龌龊小人为伍。”

王琦捧他几句之后,话锋一转,直接切入正题,道:“以先生高才,还请为在下指点天下大事。”

田丰没想到王琦直接问出如此问题,略一沉思,推辞道:“丰才疏学浅,怎敢妄言天下大事,不如请先生赐教一二。”

王琦早就料到田丰不会随便说话,当下也不推辞,道:“当今天子暗弱,朝廷宦官当道,忠臣良将皆不得势。长此以往,国力必衰,民穷则变。”

这一番话直斥皇帝之非,犹如石破天惊一般。田丰虽然知道事实确实如此,但他也就是胆敢辞官不做,哪敢妄议“天子暗弱”。

王琦见田丰吃惊不小,索性再吓他一吓,微微一笑,接道:“在下夜观天象,见客星隐犯帝宫,三五年内天下必有大乱!”

田丰瞪大眼睛,说不出话来,心想:“夜观天象!此何人也!居然有如此异能!要是此人信口吹嘘,但怎敢如此断言?”

王琦又道:“天下一旦大乱,必将烽烟四起,各路英雄怎甘寂寞,定会闻风而动,趁此乱局,逐鹿天下。”

田丰不禁问道:“请问先生,意欲如何?”

王琦傲然答道:“逢此乱世,大好男儿当仗剑而起,平定天下!”

这不是反了吗?田丰是吃了一惊又一惊,一惊然后再一惊。

其实,以田丰的见地,也认为汉室气数将尽,但王琦如此气魄,不但闻所未闻,连想都不敢想。

田丰稳稳心神,提出他最重视的问题:“先生英雄气概,丰不胜敬仰。丰斗胆请问先生,先生祖上何人?师出何人门下?”

王琦在心里长叹一声,答道:“在下出身低微,幼年游历海外,无缘拜入名士门下。”

田丰虽然没有答话,失望之意却掩饰不住,不禁溢于言表。田丰继续发问:“先生现官居何职?若四方乱起,将如何平天下?”

王琦答道:“在下刚从海外归来,无官无职,将不过赵云、颜良,兵仅千余人。在下心中所盼者,唯天下英雄尽为我用,则无往不利。”

以人为本的思想,田丰落后了两千年,自是闻所未闻,但王琦话里一番求贤若渴的心意也让田丰怦然心动。

王琦恰到好处地接道:“在下此番拜访先生,实是想请先生出山相助,借先生大力,共谋大业,还望先生答允。”

田丰心中交战,有心答应王琦,追随他征战天下,但文人的矜持又让他不愿意居从于出身低微之人。况且,王琦现在兵微将寡,以后纵然成就大业,其中艰辛可想而知,真是左右为难啊!

王琦言已如此,多说无益,心里虽然很紧张,但还是注视着田丰,眼睛里透着渴望,静静地等待田丰答复。

田丰思前想后,还是下定决心,要寻找一位更有前途的主公。于是,田丰略略不好意思地道:“蒙先生错爱,丰不胜感激。然丰资质鲁钝,才能浅薄,难当大任,还望先生见谅。”言下之意很明显,没有接受王琦的邀请。

王琦心中大失所望,但面上不动声色,仍然保持住风度,道:“人各有志,在下不敢勉强,甚憾甚憾!如此,在下告辞。”

田丰连忙起身相送,直送出大门。

在大门外,王琦犹豫再三,还是对田丰道:“在下有一句忠言,临别之时,赠与先生。”

田丰躬身道:“丰受教。”

王琦道:“在下观先生绝非终老山林之辈,必定会闻达于诸侯。先生本性耿直,恐言语致祸。勃海袁绍,必势倾天下,但此人心胸狭隘,不纳忠言。先生当出言谨慎,不可口出不吉之语,方可避过祸端,望先生珍重。”

这番话,前后多少有些不够连贯,自是让无缘拜读《三国志》和《三国演义》的田丰一头雾水,连忙追问道:“还请先生明示。”

王琦长叹一声,道:“天机不可泄露,请恕在下言尽于此。他日如若有缘,自然后会有期。”说罢,深深一礼,扬长而去。

身后,田丰呆呆站立在门口,不知高低。


作者按:田丰弃官归家之后,袁绍卑辞厚币以招致丰。丰以王室多难,志存匡救,乃应绍命,以为别驾。逢纪惮丰亮直,数谗之于绍。

官渡之战前,因为田丰忠言直谏,袁绍认为田丰出语不祥,竟然囚禁田丰。曹操闻丰不从戎,喜曰:“绍必败矣。”

袁绍兵败后,愧见田丰,逢纪却趁机陷害田丰。绍大怒,命使者赍宝剑往狱中杀死田丰。

汉置廮陶,故城在今河北宁晋县西南。廮,音yǐng,意为安,安止。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7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连女白领都喜欢玩的军事游戏,进入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