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007/


第九回 连环铠


对于在文丑那里的遭遇,王琦想的很多很多。看来,这是一个等级森严的世界,自己从22世纪来到两千年前,要想建立自己梦想中的帝国,就不得不动摇封建社会的基石,和占据高位的统治者针锋相对地斗争。

不管怎样,虽然文丑没能如王琦所愿来加盟,这件事毕竟给王琦敲响一记警钟,提醒他前路步步荆棘,一定要在战略上充分重视起来。

文丑虽然没来,颜良毕竟来了。颜良的加盟,很大程度上解决了目前领导者严重不足的问题。赵云作为“组织上”重点培养的对象,可以把更多的精力放在军事理论层面的研究和提高自身战斗力上。

颜良则把大部分训练新兵的任务承担过来,虽然颜良也不是训练专家,但以他优良的素质和高涨的革命热情,再加上王琦对他“扶上马,送一程”,他很快就进入角色,以罕见的高效率和严酷的军阀作风训练新兵。

王琦对颜良的训练非常满意,可是颜良对王琦却有意见:“主公,你让我练兵,可是,没有刀,没有枪,没有剑,没有马,没有盔,没有甲,没有……没有……没有……”

王琦打断颜良的牢骚,道:“维文,你要的这些,我这就着手准备。你放心吧,刀枪会有的,盔甲会有的,战马会有的,面包会有的……”说到这里,王琦发现自己又没有管好自己的嘴巴,连忙停住,大笑着扔下不明白面包是什么东东的颜良,去解决装备问题。

虽然这个时代没有电力,没有高炉,没有电脑,但作为宇航材料学博士,著名的冶金专家,只要不是让他制造宇宙飞船的外壳,王琦随时可以因陋就简,设计出整套的炼钢设备,炼出超时代钢铁,用来制造超时代武器。

实际上,王琦已经画出炼钢炉的设计图,只不过,他考虑到现在他还没有一个根据地,无法保障后勤供给的连续性和安全性,改良武器还为时过早。所以,王琦先派出士兵,在附近郡县秘密采购兵器、盔甲和马匹。

到东汉时代,铁制兵器大约才开始使用400多年,一般的兵器材质很差,铁质不纯,不耐久,易折断,不够锋利。

这个时代的盔甲是皮盔皮甲,高级的货色应该用犀牛皮或者鳄鱼皮,可哪来那么多犀牛、鳄鱼,于是只能用水牛皮、黄牛皮制作,一般只用来护住前胸和后背的要害部位。盾牌其实就是一块厚重的长方形木头,一面安上挽手。

东汉末年,生产力每况愈下,物资供应极度匮乏。但是,由于世风日下,越来越不太平,相对来说,黑市上武器、盔甲的货源还算不少。而饲养马匹所需不菲,只有官府、豪绅才能养得起,贩卖马匹的商人往往无利可图,很少有实力雄厚的商人经营马匹生意。

很快,刀、枪、剑买到不少,但长的长、短的短,品质良莠不齐。尤其是剑,买到手的大多是游学公子佩带的装饰性佩剑,也就是勉强能砍人而已。无论如何,得到武器之后,就可以开始训练士兵破阵刀和冲锋剑。

盔甲也购置齐备,每个士兵得到一套,不过更加难以做到样式统一。士兵们穿戴整齐后,远远看去,五色杂陈,纯粹一支杂牌军。进行步兵队列训练时,整齐划一的动作加上各色各样的甲胄、大大小小的盾牌,让王琦哭笑不得。

负责采购的家丁费尽周折,也不过买到40匹马,而且每匹都有点营养不良。那到也不能怪马,这年头,大户家里有马也不卖,小门小户人家,哪有那么多钱去喂这些大胃口的家伙。不过,加上赵云、颜良的存货,好歹凑足50匹勉强能用的“战马”,用来轮训骑兵,剩下的残次品则好生喂养起来。

随着训练程度的提高,训练的逐渐侧重于训练他们成为骨干力量,成为未来军队中的基层干部。准确地说,其中大部分人将成为班长,可以训练新兵。

在训练中,王琦发现皮质盔甲的防御力不能令他满意,他觉得就算暂时不能改良武器,提高杀伤力,也必须对单兵防具进行改良,最大限度地保护自己这支来之不易的种子军队。权衡利弊之下,还是人命更重要些,为此,王琦亲自设计了小型炒钢炉和木质风箱,在赵云家院落围起一角,开始建造。为了保密,还加高了这个院中院的围墙。同时,王琦一边派出人马大量采购铁矿石和上好木炭,一边在附近郡县招募铁匠。

王琦招募的铁匠可是要掌握汉朝最先进科技的,这先进的科技自己应用可以,要是流传出去,万一让自己的敌人掌握,岂不是大大的吃亏?王琦现在还没有十足的把握保守如此最高机密,这也是他想在站稳脚跟后再大力发展冶金业的主要原因。

于是,王琦给应聘的铁匠优厚的待遇的同时,也随之附带苛刻的条件。待遇是熟练铁匠和满三年的正式士兵待遇相同,每人每年2贯铜钱,徒工和受训士兵待遇相同,每人每年500钱。附带条件是所有铁匠三年内不得离开军营,军营到哪里,铁匠就得跟到哪里。为此,还专门安排卫兵守卫铁匠营房。与其说是保卫铁匠,还不如说是把铁匠看管起来。

即便如此,王琦还对科技的运用有所保留。为防止泄密,王琦让铁匠们实行流水线作业,不让铁匠们掌握全套工艺流程,每个铁匠只能了解某个步骤。

首先,王琦对铁匠进行培训,指导他们改良铸铁冶炼技术和锻造技术。训练完毕,根据铁匠们的实际水平,王琦把他们分为大工、小工、徒工,待遇改为大工每人每年2贯铜钱,小工每人每年1贯铜钱,徒工每人每年500钱。

矿石逐渐运到,根据王琦的要求,铁匠们先砸碎铁矿石,用筛子过滤矿石碎粒,再加以研磨,使颗粒整齐,利于冶炼。然后,铁匠们按照改良的方法炼出生铁,再把生铁砸成碎片。

一个月后,炒钢炉、风箱、生铁碎片、上等木炭等一切准备就绪,铁匠也经过培训和演练。

王琦一声令下,正式开炉炼铁。

生铁碎片和木炭一起被放入已经预热的炉膛内,风从上面鼓入。不断升温的生铁被加热到半熔融状态,工人用铸铁长棍不断搅拌,冷却后,凝聚成疏松的团块。

失败是在所难免的,不过,失败乃成功之母,经过无数次失败,终于摸索到冶炼钢铁的门路。

假如工人能有效地控制冶炼过程,就可以直接获得低碳钢、中碳钢以至高碳钢。但是,以三国铁匠等于零的炼钢经验值来说,钢是想也别想。即便如此,得到的熟铁铁胚也远超时代水准,只不过这样一来,炒钢炉变成“炒铁炉”。熟铁铁胚经过锻造,就得到真正的世界领先的锻铁。

接着,在王琦的指导下,铁匠逐渐掌握拉丝技术,把锻铁拉拔成铁丝,再弯成一个个小铁环。每个铁环与另四个铁环互相套扣,形如网锁,环环相扣,连成一件锁子甲,把士兵的整个上半身、上肢、头颈都完全包裹起来。

经过模拟实验,这种护甲能够有效地抵挡刀砍、枪扎、箭射。虽然不能使士兵完全不受伤害,但除非近距离直接命中要害,士兵不会阵亡。

对于新式护甲,王琦很满意,他把这种超越时代的防具命名为连环铠。

一件连环铠大约重15公斤,折合汉斤大约68斤。十几个士兵试穿连环铠后,大呼吃不消。

颜良拉出佩剑就砍,砍得这几位晕头转向,不过,士兵们也确实发现连环铠的奇特之处,就是被砍倒在地的哥们竟然不流血!看来这怪东西虽然沉重无比,确实能保住小命。这么一来,大家的认识有了飞跃,抢着得到这种铁甲。

虽然大家都想穿上连环铠,可连环铠必须一件一件生产。颜良眉头一皱,计上心来,先从体格最弱的士兵穿起。王琦不解,问之,颜良的理论依据是:“启禀主公,弱者先穿,就能让他们多锻炼些时日。这样一来,就会赶上强者。最后,就都是强者了。”

最搞笑的是赵蕾得知消息以后,一定要弄一件穿。王琦也存心看她的笑话,也不说什么,直接牵着她的小手,把她领到练兵场,挑选一个块头最大的战士,让他脱下连环铠,给赵蕾穿上。

可怜小赵蕾,拿起连环铠都费劲。在王琦的帮助下,勉强套上连环铠之后,铠甲又沉又大又长,赵蕾哭丧着小脸,举步维艰。

在大家的笑声中,赵蕾勉强行走几步,走到王琦跟前,再也无法动弹,干脆扑到王琦的怀里。

虽然隔着铁甲,王琦似乎仍然能感觉到赵蕾的温度。


作者按:中国开始和使用铁器的年代,目前尚无定论。考古发现的人工冶炼的最早铁器,为春秋时代之物。

炒钢技术是中国古代最出色的冶金技术,在河南巩县铁生沟,发现西汉后期炒钢炉的遗址,在藏铁坑中发现高碳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