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先锋 第一章先驱 第五节侠盗遇高人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604/


从小生长在封闭的环境中的钱瑞和当武术教头的父亲一向不和,所以早早的离家开家行走江湖,和张学义一样靠打土匪杀恶霸发了点小财,靠着手上几个钱从陕西一路跑到山西,山西地上的古迹十分多,自然风景也不错,尤其绵山地区,这里曾经是李世民的大营,唐朝著名大将尉迟恭在此与宋金刚大战过。

进了山西地面钱瑞把自己的盒子炮藏了起来,买了一身好衣服把马存到车马店后徒步走在太原的大街上。

山西第一大城市太原城可比老家热闹,满大街都是开买卖的,一片繁荣景象,看来山西也是太平之地,可越太平自己的本事越用不上。钱瑞穿着长衫戴着礼帽戴着黑色的太阳镜,提着一支箱子走在大街上东张西望的,他发现本地的饭馆非常多,来山西这么久还没去过大饭馆,反正自己有钱,找家宽敞的吃饭。

钱瑞上了酒楼的二楼,摘下帽子就叫:“伙计,来一大碗凉粉,一碗刀销面,在来四个凉菜一壶汾酒。”来了山西就要吃点这里的特色。

伙计动作很快,菜和酒很快上齐,面还在锅里煮着。钱瑞也算是苦出身吧,见了好吃的使劲吃,先端起凉粉碗吃了几口,拿起辣椒碗往里加了几勺子辣椒,碗里已经加了‘忌讳’(醋的本地叫法),他端起碗来两三口就吃完,辣的他马上拿筷子夹起凉菜猛吃几口,把辣椒的刺激给冲淡,然后拿起酒壶就喝了好几口,汾酒的味道果然好,他慢慢的吃着菜,不一会一大碗面就端上桌子,他独自吃着并没注意周围的人。


一个戴墨镜的年轻后生看看周围没人,就坐到钱瑞对面,用一口山西话说,“先生,外地来的吧?”

“关中来的。” 钱瑞钱少侠放下面碗看看对面的人,看到他放在桌子上的手,这人手很瘦但是有不少老茧,看老茧的位置很像是玩枪玩出来的,钱瑞自己手上也有这样的老茧。

“先生那发财呀,点菜都不问价钱。”陌生的后生继续和钱瑞随便聊聊着。

“怎么活不是活呀,能吃点好的就吃点,看先生的手么,是做这个生意的?” 钱瑞拿左手比画成一个枪的形状。

“兄弟好眼力,咱们都是一路的。”山西人说完笑了笑,压低声音说:“我手里有好货,你先看看,一百大洋给一大件,五十大洋一小件。”

“拿出来看看。”钱瑞放下手里的碗和筷子,拿出手帕擦了擦手。

山西人拿过一个箱子放在他腿边,钱瑞拿过开打开一看,是两支大眼儿盒子炮还有一支大眼儿花机关枪,这是两支晋造盒子炮手枪和一支晋造M1921冲锋枪,全套山西货。钱瑞见过这东西,阎西山的晋军武器口径跟外边不同,就像铁路一样。大眼盒子炮只有山西军队和他们的友军使用,尤其是他的王牌部队,几乎全玩儿的是这些家伙,。

“三件,加子弹和附品要你三百大洋。”山西人说完看看周围没人。

“老哥,这东西虽然好可没子弹也白瞎,你虽然卖的便宜,可我打完了去拿弄子弹去呢?全国只有山西铁路是窄轨,只有山西的盒子炮花机关枪是大口径的。” 钱瑞把箱子放到旁边,继续吃菜喝酒。

“兄弟,我是常做这东西的,又不是一锤子买卖,你用完子弹可以去找我。”山西人说完了把一张纸片递给他。

纸上写的是他家的地址,钱瑞笑了笑,“不错,不过你要和我去外边验货。”

“没问题。”山西人说完,钱瑞把伙计交过来把饭钱给了,然后俩人一起下了楼。


饭馆门前有辆马车,带顶子的,山西人直接上了马车,把装枪的箱子放到车上,等钱瑞上了车,山西人就赶着马车出了城一直走了很远。

钱瑞在车上闷的无聊,拿着晋造M1921反复看着,这枪口径大子弹多,一梭子里有三十发子弹,口径比自己以前见过的国产伯格曼冲锋枪、川造M1921冲锋枪大的多,估计一发子弹命中了人就完蛋。大眼儿盒子炮,比自己手里的家伙口径大,子弹越大威力也就越打谁都知道这个倒流。

车走到偏僻无人的地方,赶车的山西人下了车,“这里人少,你打几枪试验一下。”

钱瑞跳下马车,端着M1921瞄准树上一只鸟,轻轻的扣动了一下扳机,“哒哒哒”三发子弹出去麻雀吓的飞起一大片,一只麻雀从树上掉了下来。

山西人一看就知道自己找对人了,这小子枪法好又有钱,他肯定识货。钱瑞打完冲锋枪又左手拿起大眼儿盒子炮,对着飞过的一只乌鸦就开了枪,乌鸦应声摔了下来,“枪是好枪,可惜我只想买一支盒子炮和一支这个,剩下那支我就要不了,我也不是大财主,跑江湖的么钱不是那么好赚。”

“盒子炮加这个给两百吧。”山西人现在似乎缺钱,少卖点也愿意成交。

“好的,上车说。” 钱瑞拿枪回了车上,两人同乘一车又回了城。


买到新枪的钱瑞回到客栈,先看看自己的马,又吩咐伙计给马吃点好的,自己提着箱子回到房间,随便吃了点东西他就盘算,山西这么大太原又这么富,自己不能百来一躺,必须出去搞点钱,自己一路从关中到太原路上灭了打死不少土匪和帮会,也就赚了几百个大洋,可又被精明的太原人赚走了,不搞钱难道要饭继续往东走,自己还想早点去看大海。

吃饱了饭钱瑞睡不着,他换上夜行衣打算看看太原的夜色。他每到一地都是白天看路,晚上夜入豪宅看看能弄点什么东西,反正有钱的都是为富不仁,杀几个这样敌人也是造福一方百姓。他拔出匕首看看重新装回身上,他把新买的冲锋枪和盒子炮装进一个贴身的背囊里,戴上头巾和蒙面布就悄悄的从客栈后门墙溜达出去。


太原的房子又高又大,这对他的轻功可是有点挑战,他出可客栈猫着腰找到一间低的房子跳上去,顺着房顶跑,专找挂着大灯笼的房子,有钱人住的地方亮堂,很好找的,他用轻功一口气跑到城边附近的一片大宅院附近。

他找个背光的地方他看看大宅院正门,大门紧闭,守夜的估计在里边,山西人有意思,就喜欢修造房子,大房子很多,什么王家的大院三多堂什么的,眼前这家看上去也不小,今天就来这里做生意,他想好后顺着漆黑的夜路绕到大宅子后边,他发现墙里边有个大树,他发现树长的很好可以帮自己进院子,他提气用轻攻轻轻的往山一窜飞身想跳上墙,可墙高他上不去,他跳起来以后只好伸开两只手抓住墙头胳膊一使劲才爬上墙头。


钱瑞上了墙轻轻的骑在墙头上,伸手抓住大树准备往下跳,下去之前他要看看院子里有人没人。他发现下边是个小套院,院子不大屋子里点着一盏很暗的灯,就见院子里空无一人。

其实院子里有人,人家正晚上练武呢,但听到外边有很轻的脚步声也就不练了。院子里只有个年轻的女孩儿,她爹就是给大户人家打工的教头,她家也是武术世家,当教头的老爹去带人巡院,她也没睡独自在院子里练武。

莲儿听到动静以后就不出一声大气,站在暗处悄悄的看着墙头上的贼,她笑这个贼倒霉居然偷到这里来,这不是找自己揍他么?就凭自己的功夫根本不用叫人,一个人就能摆平他,别说一个贼就是来一群也未必是自己的对手,莲儿拿着宝剑就等他跳下来抓他。


钱瑞仔细看看怕院子里有狗,他从怀里摸出块小石子儿扔到院子里,石头院子里没狗叫他才放心,他正要使劲跳下去,忽然就感觉后边有谁推了他一下,他一下就掉进院子里,他会武功,可以说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怎么身后有人自己不知道?那人武功一定高出自己很多,可以人家不露面,估计是看不上自己不想见吧。

他心里还盘算高人是谁,居然还偷偷推了自己一下,他正想着,就见寒光一闪凉凉的东西架在自己的脖子上,他心说坏菜了,自己这次可失手了。

他就听一个女孩的声音说:“你要吭声就弄死你。”随后他身上被点穴道,顿时感觉失去知觉不能动了,像雕塑一样站在那,钱瑞学过武术知道是点穴功,今天栽跟头栽大了。

他听说话声还是个女的,心里就更丧气,怎么落在女人的手里真倒霉,他被拉进屋子里借着灯光这才看见是个很年轻的女孩儿,他感觉这女孩儿年纪跟自己差不多大,但是功夫比自己高一大节,真了不起,他不由的马上就喜欢上这个女孩儿,看模样长的十分漂亮,自己长这么第一次喜欢一个女孩儿。

莲儿拉把椅子坐下才问:“你这贼胆儿真大,那都敢来?”

钱瑞辩解道:“当今世道为富不仁的太多,我把这些人从穷苦百姓的身上榨出来的钱拿回去,给接不开锅的百姓买点粮食,我又不指望劫富济贫发财,你看我这一身能卖几个钱?”

莲儿自然不会轻信他,打开他身上的包把他带的几支枪全拿出来,发现枪还很新,她也是喜欢枪的人,可现在她只有一口宝剑,没有热兵器,“你可不是一般的贼,我看你是强盗。”

“胡说,我才不是强盗,我是侠盗,我从不杀好人。我看你像个教头家的孩子,我家也是干这个的,我爹不思进取就知道为口饭给地主捧粗腿抱臭脚,和你差不多,世上的人都是这样,只会依附有钱人不懂行侠义救百姓,我看陕西没好人山西也一样,假装看不见有人没饭吃饿死,你闭上眼就是太平盛世。”钱瑞一通话把莲儿给激怒,莲儿给了他一拳,“我可没你说的那样,我也只是临时在这里,我没想给有钱人打一辈子短工,你以为就你能当侠客,我要出去肯定比你强,就你这身能耐,迟早要栽大跟头,天下那有你这么笨的侠盗,今天我先修理你一顿,免得落到‘冠狗’手中被他们打。”


钱瑞知道好汉不吃眼前亏的道理,更懂好男不跟女斗,他脑袋灵活知道什么时候该说软话,“姐姐别动手,是我瞎了眼不知道高人您在,我要知道我就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也不敢冒犯,请饶了我,我把身上的钱都给你,我还有六十多个大洋呢,都孝敬您,好不好?” 钱瑞使出嘴上的十八般工夫对付这个漂亮的女孩儿,好话说了一大堆,又套近乎又玩江湖上人们常用的贴身靠,不亲假亲不近假近。

莲儿从小到大都没离开父母身旁,现在母亲去世了,家里经常只有自己一个人,除了练武术没别的事可做,真快把她憋坏,有时候她也想离开家闯荡,她相信自己的一身本事绝对能做一个女侠客,做个真正行侠仗义的侠客,今天晚上抓到个和自己想法一样的傻瓜,看他不太像坏人,她就打算和他一起出去闯荡,自己一个女孩儿出门也多有不方便,带个他一起出去也安全,他也会几下子还有这么好的枪。

她想好以后,就把武器从新放回包里,“你出来果然是做侠客的?”

“当然当然,山西陕西土匪多,老百姓除了受官府的气还要被地主欺负,再有土匪欺压简直没活路,不出去把恶人全收拾了老百姓就没法活,我还听说关外有一队侠客,专杀欺负穷人的家伙,连山西的小报纸都写他们,我还想去找他们合伙,那大家一起干多好,杀光天下不仁不义之人,打出一个太平盛世。” 钱瑞把自己的计划说了一大半,“你见过大海么,我生在山里长在山里,我还没见过大海,这次我打算一路向东一直走到海边,然后我还想去南方,你知道长江么,很大的一条河呢,听说很宽,你不想一起看看?”他又说了一堆把她给说动了心。

“当然想去。” 莲儿现在计划和他一起走,就解开他的穴道,然后拿出自己的一包衣服,“我现在放你走可以,但你要带我一起走,你要赶半路把我扔了小心你的狗头。”

“真是好姐姐呀,你放了我别说我领你走,就是骑我走都行。” 钱瑞为自由什么软话都说了。

莲儿从桌子上拿出纸和笔,很迅速的写了一封短信放在桌子上,她给父亲留了信,写明了要去那里,写自己想出去闯荡,然后就放下笔拿上包袱和宝剑离开房间,“快走,一会我爹回来他肯定不让我。”她就把自己的未来交付给一个还不如自己的人,俩人借住夜色的掩护离开了地主家。


两人都有功夫,一起飞身上房子然后顺着房子跑回了客栈,然后悄悄回到房间,钱瑞把灯点上,把枪都从身上拿出来放在床下的箱子里。

“请随便坐吧,这是我临时的住处,可惜只有一张床,你先睡吧,我在凳子上躺一会,天一亮我们就走,但我怕你爹爹来找你,你先换上一身我的衣服,早上你戴上我的墨镜直接去后边牵我的马,我从前门走你从后门骑马走,我到马市上再弄个好马,这样我们就能快点离开这里。” 钱瑞给自己倒了一大杯茶水,也不管凉的热的,一大口就喝了下去。

“那我先睡,你可不许乱动,小心我打你。” 莲儿衣服也没法脱,只好穿着衣服躺在床上抱着宝剑就凑合了一夜。


天亮以后两个人不敢吃早饭,分别穿上相同的一身衣服,莲儿化装成钱瑞的摸样去后院子牵马就走,伙计上来打招呼她急忙丢下几个大洋。钱瑞提着箱子从前门出去,前边的伙计看他没骑马走以为他还住,马还寄存着呢也没和他要钱,就目送他出去,他们俩顺利的离开客栈开始游走江湖。


两匹快马出了太原城,两个个年轻人就像出了笼子小鸟一样快活,钱瑞提议,“姐姐,你的马骑的好,咱们赛马玩吧,正好我看看马力。”

“我好久没骑马,就是陪东家出去打猎的时候才能骑一回。” 莲儿说完使劲一甩鞭子,马撒开四个蹄子使劲跑。

钱瑞也两腿夹紧战马,抓进缰绳甩着鞭子打马就跑,两匹红色的大马就在土路上跑起来了,两个马是越跑越快,一会就跑了几十里地。


“姐,别跑了,让马休息一下,把马跑伤了可不好,咱们也没吃早饭呢,前边有个小店,我去买点吃的。” 钱瑞下了马牵马往前走。

两人坐在店外的桌旁,伙计马上跑过来问:“二位先生要点什么?”伙计没认出来穿着男装的莲儿。

“来壶好茶,五盘子最好的点心,两碗好面,还要一盘子牛肉。” 钱瑞当游侠已经有些日子,因为每次和土匪打他都能取胜,所以也没少从土匪身上捞钱,口袋始终是鼓的,出门吃饭也大方惯了,再加上有人新入了伙,所以更不能吝啬。

伙计去后边准备,钱瑞说:“要这些够么,要是不够走到县城里我们找个大点心铺子多买点,路上我们是没事就往前赶,不能每顿饭都按时的找地方吃,尤其是被他们追赶的时候。”

“我知道,游侠江湖风餐露宿再所难免,要这些够拉,你小子到底有几个钱,怎么住店住大的,吃饭也这么奢侈。” 莲儿出生在普通人家,粗茶淡饭的也吃习惯了。

“不是我爱吃肉呀,是肉这东西耐饿,吃饱了一顿可以顶三天,路上我不停下吃饭只喝几口水,追我的人就怎么追也追不上。”

伙计把热茶、点心、面和肉全部用一个大托盘摆上来,然后整齐的摆在桌子上。

“别客气,快趁热吃。” 钱瑞早上起来没喝水,有点渴,先拿起茶碗灌了一碗水,然后端起面大口的吃,一点都没有说装的斯文点。

莲儿看他狼吞虎咽的,“没人和你抢,怎么这么吃呀?”

“习惯了,以前我每顿饭都不超过一支烟的工夫,总是想抓紧时间走路。”


两人正吃完了饭准备走,一对穿黑制服戴白领章白绑腿的警察也来到小店里,钱瑞眼力好一下就看出来是地方保安团的,一般城里的警察是不出城的,保安团习惯在郊区、县城附近出没,保安团只会欺压善良,他们见什么抢什么,基本没好人。

一个穿马靴的保安团的小军官走到店前,看着两匹拴着的马,上去摸了摸说:“好马,真是好马,给我牵回去好好养着。”

“是的团长。”几个跟班的上去就牵马。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