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抗日 续集 第一卷 重生 第十二章 何去何从(二)

lovedxy2003 收藏 65 921
导读:异时空之抗日 续集 第一卷 重生 第十二章 何去何从(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39/


哈尔滨战事结束暨日本无条件投降后第六天,延安下令将进入东北的部队改名为“东北人民自治军”(包括延安和傅作义合建的新军),并重新组建东北局。其中林彪任自治军司令兼东北局书记,可谓是军政大权在手,名副其实的“东北王”。而副书记陈云、高岗、彭真、张闻天、罗荣桓等分别为常委,想不到高岗这个在哈尔滨战役最后时刻带领苏联红军占领联军防御要点和大肆鼓动联军投降的家伙不降反升,不仅成了东北局副书记,常委,还兼任了吉塞军区司令,松江省委书记,主持东北北部地区的政务工作。

北满军区和松江省委人事任命会由东北局常委、副书记陈云主持,新成立的北满军区的人事任命自然是重中之中,除了代理司令刘云是绥远系统之外,副司令和政委都分别换成了延安培育出的人马,绥远系培育出来的军官参谋被强制分配到别的军区。在听到自己还是东北人民自治军第四副司令、北满军区代理司令刘云、北满分局副书记的时候,刘云心中完隐隐有一种不安,完全不像当年知道自己成为塞北军区司令那样欣喜若狂。

沉默了一个星期的延安终于开始表态了,刘云不顾大局挑起抗日联军和苏联红军之间的冲突,并在冲突期间大肆污蔑苏联红军,是一起严重破坏中苏两党友谊的行为,是这场死伤二十万人冲突的罪魁祸首,为此延安向北满派出了特别调查小组,准备对哈尔滨事情进行仔细的调查!

“哥,政治部的同志找你去谈话!”李向阳进了刘云的房间的时候,发现刘云已经穿上了自己一套崭新的军装。新军装是刘云参照后世的军装为新军设计准备的,穿在身上大方又得体。

“知道了。”刘云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努力笑了笑,这一天终于到来。

“哥,他们是不是来对付你的啊?”李向阳这两天没少听说延安派遣特派员来处理哈尔滨事件的消息,各种各样的传言都有,听的最多的都是延安准备撤消刘云党内外一切的职务,并押往延安审查!

“小孩子知道什么,一张乌鸦嘴,不清楚最好不要乱说。”刘云呵斥他道。

“可是,哥,这次我们在哈尔滨打了大败仗,死了那么多人,延安不会将你当成替罪羊吧?”

“特派员来哈尔滨来找我谈话主要是了解哈尔滨事情的经过,又不是什么政治斗争!”刘云嘴巴上虽然怎么说,可是心里却没有底。虽然没有亲身经历过红军时期的AB团、肃反和文革时期的十年浩劫,但从史书上的片言只语和浩劫中苟活的人嘴中听到的叙述让他不由的打了一个冷颤。

“哥,我私底下听好多人说延安已经决定以牺牲你的代价来挽救中苏之间的关系,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李向阳凑上来轻声地说道。

刘云的手顿时僵在了半空,半晌方才放下来,笑骂道:“你知道个屁,嫌自己命长啊!这种事情最好不要乱说,当心掉脑袋!”

“哦!“李向阳很不情愿地答应了下来,他怎么看都觉得司令员有点不对劲,样子像是去赴死一般。

刘云整理好了自己的衣服,将史迪威送给自己的那只精致的手枪别在了腰间的枪套上。

在去司令部会议室的路上每个人都向刘云行着庄严的军礼,刘云都微笑着接受了。也许,在今后的日子里将再没有机会受到这样的待遇了。

在路上聚集的人越来越多,很多人都默默地跟在刘云身后,将他送到司令部的会议室前面。

延安派来的特派员姓萧,他穿着一身半新旧的灰军装,戴着一副宽边黑框的眼镜。虽然穿着军装,但刘云一眼就看出了他们不是军人,白皙的手指、身上散发出浓重的书卷气息,简直就是那个时代读书人的楷模!

屋子中间长方桌后面坐着三个人,除了李远强这个老搭档之外刘云不认识的。

“刘云同志,我是八路军总政治部的参谋萧征,请坐!”

刘云坐到了椅子上,双手规矩地放在身前,多年军人的修养让他保持这样的习惯。

萧征清咳了一声,说:“刘云同志,我受党中央的委派前来找你谈话,希望你端正自己的态度,实话实说。”

刘云惨笑了一下,说:“有什么问题萧特派员就请问吧!”

“查抗日联军副总参谋长、哈尔滨兵团司令,原塞北军区司令、原绥远省委第三副书记刘云同志在哈尔滨战役期间谎报军情、擅发电报鼓动迷惑中央决策、不顾中苏两党之间的友谊向苏联红军开枪,鼓动迷惑战士称苏联红军为侵略者,严重地违反了中央“避免冲突”的本意。现宣布中央的决定,兹免去刘云同志党内外一切职务、保留党籍以观后效!”萧征看到刘云坐在了椅子上,于是站起来读了中央的命令。

“刘云同志,你有什么话要说吗?”坐在黄征身边的另一个特派员说道,姓李。

“看来中央似乎早就把我的罪名落实了!”刘云苦笑道。

“刘云同志,你这样的想法是极其错误的,中央并不是有意思针对你。我们从一开始就没有怀疑你,然而这次事件关系到中苏两党的关系,我们要调查的十分彻底,而这个事件又非常的复杂……”萧征向刘云解释道。

坐在萧征旁边的那位李特派员可就坐不住了,对这种马上就要被清洗的人直接抓起来就是了,还要跟他那么多废话干什么。他一拍桌子站起来,指着刘云说:“阴谋分子刘云,你私自宣称苏联红军为侵略者,可有此事?”

“没错,老子在11日上午发布命令的时候就说过。”刘云也不甘示弱,什么时候这些靠嘴皮子的家伙爬到自己的头上了?

“你知道怎么说是对我们同志极大的侮辱吗?”

“侮辱,你说这是侮辱?他们的军队没有经过我们的允许就来到了国家,飞机大炮又轰炸我们的军队,军队进入工厂搬取我们的机械设备、强行霸占我们接收日伪银行没收黄金白银……昨天……昨天你没有听说吗?几个就是你他妈的嘴里的红军强奸了我们联合医院的护士……你说这是不是侵略者是什么?”刘云大声反驳道,可能就是因为昨天上午自己亲自下令抓了那几个喝醉酒闯到医院打伤兵、强奸护士的家伙才导致延安下决心处置自己吧!

“阴谋分子还那么嚣张,我看就是在塞北起你顺利贯了,连中央也不放在眼里。”

坐在萧征旁边的那个特派员拍着桌子站了起来,这时从两个特派员身后突然冲出来几个战士,他们全都把枪口指着刘云。

“刘云同志,请你配合!”

萧征对警卫战士示意了一下,那个战士立刻走上全去将刘云身上的手枪搜了下来,并扯下了他头上的帽徽。

“不准动,那个动老子打死谁!”李向阳向一道旋风一般冲了进来,手里拿着一只美式冲锋枪,并拉上了枪膛。看到刘云进屋子以后李向阳就一直很担心,于是悄悄地溜到会议室附近的一个角落里,看见有人用枪指着刘云的时候他就端着枪冲了进来。

“李向阳同志,你这是在干什么?”李远强一看是李向阳,脸色一沉,忙拦在两个特派员身前。这小子敢把枪对着延安派来的特派员,随便安个罪名都够他喝一壶的了,从老红军出身的李远强没少见过政治斗争,当面AB团、肃反的时候比李向阳更高的什么军长、中央委员还不是照样被杀了,更何况他只是一个特科的小小军官!

几个战士没想到冲进来的是李向阳,一时间僵在那里。

“李向阳,你干什么,快把枪放下!”刘云向李向阳喝道,这小子不是在给自己找麻烦,要是把你们牵扯近来,那绥远系的军政干部可就都跟着倒霉了。

“你们那个敢动老子就打死那个!”李向阳心一横,像司令员怎么好的干部都被定为什么右倾破坏中苏两党友谊的分子,那世界上还有什么好官。

“李向阳,我的命令你都不服从了?听到没有,赶快放下枪!”

李向阳愤怒地将枪丢在地上,说道:“哥,你又没有做错什么,中央为什么要解除你的职务?”

两个战士组上来将李向阳拖了下去,然后押着刘云走出了会议室。

经李向阳刚才一闹,屋子外面挤满了北满军区的一干干部和参谋们,特别是绥远系的年轻参谋军官们横堵后面使劲向前挤,让押送的萧征他们寸步难行。萧征四下望了一眼,发现投过来的全是愤怒的目光,似乎就要把他这个特派员撕成碎片!

“绥远系的干部太不像话,回去一定要向上面报告整顿一下!”李特派员对萧征说道,虽然声音很小,但还是被刘云听见了。刘云心头一惊,不禁想起他那个时代的十年浩劫,有多少的人死于非命,自己可不能因为中央对自己的不公而毁了他们的未来。

“你们这是在干什么?”刘云大喝一声,顿时把那群堵在前面的人墙喝退了一步。

“司令员,你是冤枉的,你一定要向中央和毛主席说明情况啊!”

“是啊!司令员……”

“…………”

“你们这是在干什么,中央只不过是找我谈话,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大家都快散开了,各自回到自己的岗位上去。”

看见大家都没有动的意思,刘云脸色一沉,道:“北满军区的人都听见了,现在我命令——立正,向后转,齐步走!”

围堵的人群就像海浪一样分开,刘云微笑着走在战士们让出的通道中,四周都是庄严肃穆的军礼。

被解除掉一切职务后,刘云被软禁了政治部特别调查小组驻地的一间小院子里,然后就是两个特派员不厌其烦的问话,说的刘云都快麻木了,真想一口气就承认了下来,可是想到绥远系自己辛苦培育下来的几千干部战士、已经被改的面目全非历史、中国模糊的未来……刘云硬是忍着向他们解释……

被问了一下午的刘云又累又饿了,精神都有点恍惚,胡乱啃了一个黑窝窝头就躺在硬木板床上就睡了过去。午夜时分突然听见隐约的声响,特种兵出身的他自然知道这是有人来了,翘起身走到窗户前一看,只见几个黑影从房子上溜了下来。

“哥!”走在前面的那个黑衣人得意地向刘云挥了挥手。

“李向阳?”刘云惊的差点下巴没掉下来。

“哥,我们来救你来了。”

“你们简直胡闹嘛!在他们还没有发现之前快走,不然被发现了可就来不及了。”在被抓后刘云也曾经想过逃跑,可是现在东北全是共产党的地盘,自己又才和苏联大打了一仗,天地之大,却没有刘云的容身之处。如果真的是他的命运,他也就认了,可不能因为自己毁了这自己辛苦撒播的种子啊!

“这样是找我谈话,你看我又没什么。”

“还说没什么。”李向阳指了一下桌子上放的黑窝窝头、没有被子的硬不板床……

“哥,着就是中央给你的待遇?”李向阳气愤地指着刘云桌子上残留在碗里的黑窝窝头和只有木板的床说,他对身边的几个战士使了一个眼色,几个战士上来就要架刘云。刘云是特种兵出身的,自然不会轻易被自己教出来的徒弟轻易击倒,几个人顿时在屋子里就打了起来。

很久没有动过手的刘云身手有点生疏,最后被几个战士死死地按在了地上,他刚想开口叫,可李向阳立刻塞了一块破布到刘云嘴巴里。

“司令员,对不起了。”

李向阳闭上了眼睛,一掌敲在了刘云的脖子上,刘云不可思议地看着李向阳,最后不甘心地闭上了眼睛。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6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