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狙击手 PART ONE 新人 [3] 晚饭

百合浪子 收藏 5 1
导读:最后的狙击手 PART ONE 新人 [3] 晚饭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56/


……“解散,自由跑。”跑完两个来回,各排排长同时发出命令。

士兵们纷纷脱离了队伍,向着晚饭发起了冲击;先前的队列跑已经耗费了近三十分钟,剩下的六公里,在另半个小时里跑完,对这些已经没什么体力的人来说是个不小的考验,然而为了在劳累了一下午之后能混个饱,他们只有拼了。

杨锐和霍克并排跑着,软软的脚跺在软软的沙滩上,已然没有了任何感觉,似乎能维持杨锐继续跑下去的动力也就是惯性和霍克在一旁不停的鼓励。三十公斤的重量,软绵绵的沙子,灌铅的双腿,一切的一切都在和杨锐过不去。他实在太累了,海滩周围哪有树,哪有石头,甚至不断的海浪声他都不知道了。有几次,他都因为体力不支摔倒,每次,霍克都把他硬生生地拽起来,拖着他跑下去。曾经,霍克还想帮男孩背枪,但被旁边的副排长喝了回去,理由很简单:战场上,你不能替他去死。于是,他只好反复地说:“坚持住,杨,坚持住,快到了,快到了……”

时间一点点地流逝,一个小时的时限很快就到了尾声,而大多数士兵也都跑进了最后的五百米,冲刺开始了,胜利就在眼前。杨锐在霍克的帮助下,也快到了终点。始终结队而行的日本人从后面冲了上来,在经过这两个人的时候,杨锐又被撞了一下。这次不是大田,而是另一个壮汉。男孩重重地摔倒了。“混蛋!”霍克冲着他们大声骂。

“他们还真够团结,自始至终都在一起。”杨锐虚弱地看着远去的身影,笑着轻叹。

“得了,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夸别人。”霍克也无奈地一笑,回头去扶他。可透支的身体已没了一点力气,霍克没拉动杨锐,自己反而坐在了地上。

“我拖累你了,你快自己走吧。”躺在沙子上的杨锐,抱歉地看着霍克。

“你不想吃晚饭了?”

“想,不过我怕我连拿勺子的力气都没了。”杨锐感到自己的笑都是费力挤出来的。

“那就给我起来,别想让我傻乎乎地穿个围裙来喂你。”

“如果你打扮成那样子,我估计连海里的鲨鱼都会游上岸搏你一面的,哈哈。”男孩咧着嘴笑了。

霍克也笑出了声,惹得旁边经过的人还以为这两个人被累糊涂了。“你少恶心我了,起来。”霍克爬起来去拉地上的杨锐,但是两个人的力气都太小了。

一双手伸到杨锐的身体底下,抄着胳膊把他扶起来,霍克借势把他给拉了起来。两人回头看看帮手是谁,那人却转身向前面跑去,只听到前面的日本人在大喊:“中村,你在干什么?快回来!”

“是他?”霍克看着那矮瘦的背影,“他也是日本人。有意思。”

“他叫中村。”杨锐感激地说。他还记得,这人就是那个矮瘦的目光和善的日本人。

“快走吧。”

在跑到离营地门口还有几十米的时候,站在门外的卢克夫大声的命令:“全体匍匐前进。”

“他妈的!”霍克和杨锐一起愤愤地趴在地上,无奈地往门口爬。

本来近在咫尺的胜利,现在似乎又变得十分遥远。所有被落在后面的人,都像是沙滩上的海龟,拼命地挥动四肢却慢腾腾地爬着;正规的训练动作在他们身上早已变形出了十万八千里,仿佛正爬着的这些人都是外星球来的。

杨锐他们依旧在一起,彼此照应地前进。变形的动作使沙子乱扬,他们的身上、脸上甚至嘴里都是那该死的沙子,但没人能顾及这些了,他们依旧缓慢地向前爬着。时间已经不多,站在门口的默菲在不停地看表,那动作就像足球场上临近终场的裁判,准备随时吹响那决定很多人命运的一哨。前面的人都已冲过大门,如释重负地瘫倒在地上,大口喘着气,喝着水壶里晃了一个钟头都没让沾一口的水。而杨锐两人还在和后面的人一起艰难地爬着。

“还有十秒钟。”默菲的哨子终于要吹响了。所有还在爬的人如同被电击了似的,玩命地加快了速度。

“8,7,6……”

当数到“4”的时候,杨锐和霍克都已爬完了匍匐前进的距离,站起来向门口冲,然而剩下的十米距离似乎对这两个已疲惫不堪而且没有启动速度的士兵来说,在最后四秒里完成是不可能的了。

“3,2……”

还有五米。杨锐在他近乎绝望的时候,背后被狠推了一下,他趔趄地跨了几步,最后扑倒在地上。

“1,时间到。”

杨锐抬起头,抹掉脸上的沙子,发现自己已经摔进了营地大门。默菲站在他旁边,背着双手,看着他,“你可以去吃饭了。”随后他把脸转向门外,“抱歉,先生们,你们没有吃饭的资格了,到海边去做两百个俯卧撑。”

杨锐爬起来,回头看着门外,霍克正趴在门外五米的地方,用欣慰的目光看着自己,随之他也爬了起来,微笑地冲自己伸出大拇指,然后转身与其他人一起向海边走去。杨锐呆呆地站在原地,海风吹得他的眼眶热热的。

********

晚餐就在操场上进行,依旧是几条长桌,上面堆了许多巴掌大的面饼、碗和几口锅。饥饿的士兵们把桌子围了个水泄不通。

“一人一张饼,一碗菜汤,不准多拿。”卢克夫在一旁高喊。从见到这个俄罗斯人,杨锐就对他没什么好感,因为他说的每句话都是苛刻至极的命令。一块破饼加一碗破汤,想饿死人啊?

好不容易,男孩从人堆中抢出了自己的那一份,走到一个人少的地方,坐下便吃了起来。那饼不是白面做的,好象是玉米面和高粱面之类的粗粮混合做出来的,有点像在家里吃的杂面馒头;只不过老外做面食的工夫实在是太差,咬起来硬硬的,肯定没有发酵,咽到嗓子里像针刺一样难受,可能是嘴干吧;杨锐端起菜汤,说是汤,其实跟清水没什么区别,几根不知道是什么的叶子泡在汤里,上面一点油星都没有,喝上一口,只有淡淡的一点咸味,好象比生理盐水的浓度还要低。要是天天吃这东西可怎么活啊?杨锐看看周围,其他人虽都狼吞虎咽,但从他们的表情可以知道,他们对饭食也很不满意,有的甚至呕吐起来,也有的被噎着或被呛着了,痛苦的表情简直不堪入目。杨锐把目光移开,看多了,自己没准也会吐的,好不容易吃点东西,吐出来可就赔了。这时他看见了那些日本人,他们仍旧聚在一起,边聊边吃,与别人不同,他们似乎很满意这食物,吃得津津有味;中村看到杨锐在看他们,礼貌地笑了笑,并举起汤碗像敬酒一样示意,男孩也笑着举碗回礼;他们的举动被其他日本人注意到了,他们纷纷回头仇视地瞪了杨锐一眼,然后回过头一起跟中村说着什么,中村只是笑笑,低头吃着自己的东西。

傻子都知道他们在说什么,杨锐无奈地一笑,说实话他其实不是很讨厌日本人,只是在国内的时候,人人提起日本都是十分气愤,其中的原因他没有细问,自己也没想通;是因为核战?日本向中国扔了核弹,可我们也向他们扔了,而且毁掉了整个日本岛,直至现在,那岛还是一片寸草不生的荒土;那是一百多年前的二战吗?那么久远的仇恨能一直持续到现在,还真不容易;两国政府虽说迫于联合国的“阳光计划”而达成共识,但私下里还是互相指责,民间组织的互相攻击就更是铺天盖地,使得两国国民都莫名地对对方产生刻骨的仇恨。他曾经问过母亲,这仇恨到底是为什么,母亲没有给他答案,而是说:“你自己去寻找原因吧,若你觉得有必要,那你就去恨他们;如果你觉得没有必要,那你就要把他们当朋友。”他又问:“那你恨他们吗?”母亲很坚定的回答:“恨。”可能是父亲就是被日本的核弹炸死的缘故吧,他看得出母亲是很爱父亲的,可惜,他们早早地被分在了两个世界。然而母亲又是英明的,她让他自己找答案,就是不想让上一代的恩怨转加到下一代身上。可是,在国内的那种环境里,他能不去恨日本吗?毕竟自己还是中国人啊。也许,日本人也是如此吧。杨锐又往日本人的方向看了看,中村的脸上似乎也有一种无奈。似乎,他也跟我一样,杨锐想。

手中的饼已经吃掉了一半,食物太少,所以他吃得很慢,生怕吃多了,再想吃就没得吃了。突然他又想到了什么,左右看看,趁人不注意,把那半个饼塞到衣服里面。随后他喝掉所有的汤,连同里面的菜叶一并消灭掉,把碗送回长桌。

还没到集合时间,杨锐往海边看了看,霍克等人还在费力地做着俯卧撑。他是为了我,才这样的,可他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呢?

“集合。”卢克夫又下达了烦人的命令。还在进食的士兵,匆匆把饼和汤填进嘴里,边嚼边跑进队伍里。

整队完毕,卢克夫把他们领到了海边。下午昏倒的小个子他们不知什么时候也进了队伍,不过看脸色,他们肯定也属于没有吃晚饭资格的人。

默菲一直在海边监督霍克他们做俯卧撑,队伍到海边的时候,俯卧撑的数量已经被喊到了180。在距离做俯卧撑的地方十多米的地方,放了六辆破旧的“悍马”军用吉普车,车下面没有轮子,而是一个用圆木绑的架子。

两分钟后,两百个俯卧撑结束了。霍克和其他人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队伍,杨锐一直盯着他看。注意到男孩的目光,霍克微微地报以一笑。

默菲走到队伍前面,依旧冷漠地说:“你们大多数人已经吃过东西了,应该有力气了。现在我就要考验一下你们的力量。那边是些报废的吉普车,我要你们扛着他们在海水里站三个小时。要记住,别想偷懒,一个人松劲,你应承担的力量就会压在别人的身上,一旦出现意外,后果是什么你们自己心里清楚。现在开始,一个排两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