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云天下 江湖 第八节 武当山(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17/


“道友不用谦虚,你出生在桃花源,我早就已经知悉,本来本派掌门知道你来武当想见你,但是忙于各种事务终是不能,想我幽山古刹多年未有高人降临,你能来我武当是我武当的荣耀啊。”

“不敢当,不敢当,道长是世外高人,通晓世间之事,这夸奖不是我这后学末进可以担当的起的,我随师父数月,所学不及师父百分之一,原本要等到师父出关继续学习,奈何机缘巧合,加上年少难免心气浮躁,来到贵地一来为欣赏武当这仙家圣地,二则是为了学习道学精髓。”

“道学之道十分的广泛,本门开创祖师创立本派并不是完全以道学为基础的,祖师在少林熟读少林佛法,得传部分少林所传九阳神功,理解了道家冲虚圆通之道,加上自己所悟的以柔克刚的拳理后来才创立本派,成本派百年威名,而祖师所学并不仅仅是这些,他通晓世间人情,豁达不拘一格,能人所不能,近年不潜修,想来修为必是更进一层了。”

“小生早就耳闻贵派祖师张真人之高,但恨缘分太浅,未能前往拜见,不知张真人现在何处?小生希望能去领略他的风采。”

“祖师多年前云游四方,现在不知在何处,只记得最后见面的时间是我和随祖师一起去参加祖师的孙子张无忌的婚礼,参加完毕婚礼,我便回山,而师祖则留在张无忌那里,从此便没有回山。”

乾坤_易简听着这些一时无言,缓了一缓问道“请问道长,张无忌所住何处?我帮朋友处理完事情以后前去拜访。”

“河南洛阳雨濛巷,如果施主能见到张无忌,请带我向他问好。”

爱在曾经一看乾坤_易简与清风长老的会话有了一个暂停,忙给乾坤_易简使了一个颜色,意思是说“你接着问张无忌和张三丰的事情啊”。

乾坤_易简看着爱在曾经,并没有接着问相关的事情,只是随便聊起自己知道的道家的东西。虽然有些自己读过,但是自己真正懂得的却是不多,一时间清风道长兴奋异常,滔滔不绝的讲了起来。眼见天色渐暗,华灯初上,到了观中进行晚课的时间了,那清风道长叫来饭食,饭后迎着徐徐清风,清风道长邀请乾坤_易简弹奏一曲,乾坤_易简推辞不过,坐在屋前的石凳上,拿出古琴,一首高山流水缓缓弹奏而出,时急时缓,轻柔处如弱柳抚风,欢快处如小溪畅游,激昂处如万马奔腾,一时间连带旁边等的早就已经着急的爱在曾经也忘记了要等着领取师门进阶任务了。

午夜过后,那清风也觉得不可再留,唤过爱在曾经,交代了师门的任务,并允许乾坤_易简一起完成,同时手书一封书信,让乾坤_易简和爱在曾经带着明日去见掌门,爱在曾经非常的惊讶,要知道普通的师门任务是没有可能见到掌门的,想来是乾坤_易简和清风关系处得融洽,自己跟着占了便宜吧。

一夜无话,等二人醒来参见掌门俞莲舟,只见俞莲舟坐在一个蒲团之上,沧桑的脸上写着过去江湖上的残酷经历,仿佛天地之间的苦涩都已经尝过。乾坤_易简两人向着俞莲舟叙礼完毕,递上清风的书信。俞莲舟并没有看清风的书信,直接把信放在一旁,向着两人说“今天早晨,清风已经来过,向我说了你们的事情,想来你们二人真的和道学有缘法,爱在曾经是我门派弟子,我看你能听清风将经达五个时辰,而与道学理解还可,我便传你一些功夫作为能真正入我门来的奖励如何?”爱在曾经一听,心中大喜过望,忙起身作揖道“谢掌门!”于是俞莲舟叫来一个道童领着爱在曾经走进内堂,不知道去了何处。

俞莲舟看着乾坤_易简缓缓说道“你与道学本是极其有缘法的,但是由于你已经是黄裳弟子,虽然他并无门派,但是我们对你还是以门派相看,这当然是我们门派之间的事情,但是得知天下有你这样的良材美玉,就是师父知道了也必十分欣喜,师父他老人家早就已经不再问门派之事,如果你有时间快去见见师父。我师父所学甚博,我等门人所学不及其十之二三,还望他老人家看到你之后得尝所愿,能传其所学。”

乾坤_易简听着这些不由的一阵感慨,本来昨夜还和爱在曾经商量,先去办理完他的师门任务,学了功夫就去洛阳找张无忌,然后通过张无忌看看能不能找到张三丰。要知道张三丰的功夫未必比张无忌强,但是武学的修为要不知道比他强多少了,能与张三丰比肩的人估计也就是那了了的数人,黄裳是其中的一个,而其他的人现在还不知存在与否。此时听俞莲舟的话是说,他知道张三丰的所在,心中能不高兴。一时间喜悦之情溢于言表,躬身前道“敢请掌门指点迷津,告知小生张真人的所在。”

“呵呵,不忙,不忙,那爱在曾经着急去忙着任务,你也去帮忙吧,另外去少林你也可以去见见少林藏经阁里面的高僧,我与你书信一封,你见到少林掌门之后,他必乐于引你见那高僧的。”

于是谈笑之间,一份带着武当掌门名讳的书信完成了,乾坤_易简小心把他收入囊中,一面不断的向着俞莲舟道谢,一面和俞莲舟不断的聊着江湖上面的事情,俞莲舟年轻时候也做过很多大事,但是他只是简单的略过,谈起武当的不肖弟子,俞莲舟早就已经看淡,但是却也无可奈何,毕竟家大业大,管理起来并不容易,在大殿当中两人谈起的事情包罗万象,远不是和清风所谈的只是限于道学。大约谈了三四个时辰,爱在曾经才在里面出来,看着他脸上的笑容,估计是学了很多东西。看着时辰已经不早,两个人向掌门告辞,出了俞莲舟所在的太和殿,爱在曾经再也压抑不住心中的喜悦,抓着乾坤_易简的手说:“你知道我学到了什么?”全然没有了武当侠客的沉稳之态。

“什么功夫,是剑法还是拳法?”

“剑法!”

“普通人能学到么?”

“不能!”

乾坤_易简对武当的剑法所知的甚少,只记得有太极拳,太极剑,两仪剑法,于是说道“两仪剑法?”

“不是!”

……

“不是”

“说,是什么剑法!!”一个自创“龙爪手”抓在爱在曾经的脖子上。

“靠,谋杀啊!!”

“我说了啊,我真说了啊”

“说啊!”

“我真说了啊!不后悔啊?”

“快点!”

“太乙玄门剑!”

“啊!??”

乾坤_易简也不禁呆住了,太乙玄门剑啊,那是仅次于太极剑的功夫,比高级才教的九宫八卦剑级别还要高的剑法。太乙玄门剑是武当太乙门剑法,其剑法特点是快慢相兼,刚柔相含,练习时要求剑随身走,以身带剑,神形之中要做到形与意合,意与气合,气与神合。六合之中亦需要手、眼、身、法、步神形俱妙。此剑法,行如蛟龙出水,静若灵猫捕鼠,运动之中,手分阴阳,身藏八卦,步踏九宫,内合其气,外合其形,是武当剑中的佼佼者,自古为武当山的镇山之宝,秘传之法。(附:这段介绍引用自武当功夫网)

一时间,爱在曾经仿佛失去了继续做师门任务的兴趣,拉着乾坤_易简就要在武当的练功台上练剑,乾坤_易简忙着阻止他的不智之举,拉着他远远的离开人多的地方,找了一个四处无人的僻静地方,仔细的听爱在曾经讲述刚刚的经过。

原来爱在曾经在俞莲舟手下道童的带领下,穿过了太和殿后门,进入一个小小的别院,之间那院子比较的破露,比清风道长所住的地方颇有不如。那院子里面只有一个小道童,不知道俞莲舟的道童进去说了一些什么,院子里面的道童把爱在曾经领到院子的后堂,只见一个年过中旬的男子正在院子当中舞剑。爱在曾经不敢吭声,静静的站在那男子的身后不远处,那人练习的剑法在现实当中十分的常见,竟然是太极剑。爱在曾经知道自己所学剑法的顶级就是太极剑,虽然在现时当中没少见到这种剑法的演示,但是在游戏当中确实第一次见到,看那剑法吞吞吐吐,实在是看不出所以然,心中想到可能是自己对剑法的修习时间太短,无法看透此中的奥秘。但是他依然很仔细的看着那人练剑,从昨天仔细听清风的将道学,爱在曾经就知道了对待这些NPC礼貌,谦虚,诚实是非常重要的,常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爱在曾经仔细的看着那人舞剑,虽然和现时当中的剑法是一样的,但是同样的剑法在那人手中,仿佛变了一种剑法,只见那人静时如苍松矗立,巍峨庄严,动时如蛟龙出海,连绵不绝。只见那步法,交错纵横,或前或后,虽快,但并不零乱。爱在曾经正看的入神,忽然那男子回转了一个圆圈,回到了启手式。爱在曾经不再多想,向那人深施一礼,说道“弟子见过本门长老。”(为什么称为长老?因为那个童子和俞莲舟都没有告诉自己这人是谁啊)那男子微微一笑:“看来你还不知道我是谁,那么我就告诉你吧,我是宋远桥,是你们掌门的大师兄。”

宋远桥看着爱在曾经吃惊的样子,笑了笑,说道:“我已经早就不问世事,既然掌门让你来这里学习功夫,看来你的武当功夫已经练的颇有火候,来来来,你来练一套功夫我看看。”爱在曾经脸上理解呈现出十分尴尬的神情,想想自己刚刚练熟的柔云剑法怎么跟这个眼前的张三丰的大弟子的太极剑相比啊。但是自己不练上一套剑法的话恐怕这个大师伯就不会教自己功夫了。于是硬着头皮,接过宋远桥手中长剑,向宋远桥又深施一礼,说道“弟子功夫卑微,还请大师伯多多指点。”

拿着手中的长剑,站在院子中间,平心静气,一套柔云剑法缓缓展开,白光闪烁之间,尽现武当以柔克刚的剑义。爱在曾经施展这套剑法可以称得上是如武当以后最认真的一次,剑法本身也发挥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一套剑法演练完毕,把手中长剑递给旁边的童子,静静的立在宋远桥身旁。

宋远桥看着爱在曾经说道:“对于一个进入师门刚刚三个月的人来讲,这套剑法已经是练习的相当的不错,看你剑法当中虽然领会了武当剑法的一些精髓,但是你本身性格当中颇多棱角,少了一些柔和之色,而且我看你剑法之中多有峥嵘之气,那我就教你一套武当的太乙玄门剑吧。此剑法与一般剑法不同,需要以八卦和九宫相附,那么你便看我先演练一遍。”

于是宋远桥接过童子手中的长剑,缓缓的演示开来。爱在曾经仔细的观看这套剑法,只见这剑法十分的复杂,正如刚刚宋远桥所说。宋远桥用了大概一刻钟的时间才演练完毕。于是又耐下心来给爱在曾经仔细的讲解九宫和八卦的相关知识。其间爱在曾经在宋远桥的指引之下,自己演练了一次,然后宋远桥不断的给他讲解九宫八卦,指点手眼神意等内容。短短几个时辰当中,爱在曾经的功夫就突飞猛进,如此学了接近个三时辰,按照宋远桥所说,已经学到太乙玄门剑的有些皮毛,就把爱在曾经放回来了。

爱在曾经把这一切讲述给乾坤_易简之后,又迅速的把这个消息告诉给其他的几个好兄弟,于是爱在曾经的通讯的消息当中传来了,羡慕与要求请客的嘈杂的声音,夹杂着飘仙剑客抱怨为什么乾坤_易简不来天山和他一起向师门复命,那样自己可能就更好运气了。其实最难过的要算是乾坤_易简了,想想他有超强的内功,绝世轻功步法,和只有一招的幻剑功夫,但是却偏偏没有好的攻击性的武功招式,那些五十级的基础功夫虽然已经不错,但是并不能完全发挥自己的能力,而爱在曾经他们的功夫都是师门功夫不能外传,自己练习了现时当中太极拳,使用太极拳攻击还不如那些基础拳法,所以只能放弃。此时面对爱在曾经的兴高采烈,只能自怨自艾了。

爱在曾经忙完消息之后,和乾坤_易简简单的吃了一点饭,趁着月夜站在一片光滑的平台上,运用宋远桥所教的九宫八卦,一边又一边的练习着刚刚学会的太乙玄门剑。月光之下,平台远处一个盘腿而坐的白衣人,平台中间一片银色的剑光。夜已经深了,爱在曾经不断的练剑,不断的思索。乾坤_易简面对着月光,不断的想着自己所创的那一式幻剑,那散发着光芒的一剑,由直刺开始,回撤,疾刺,横削,所有的招数瞬间完成,完全超过了自己平日的速度。

乾坤_易简缓缓的站起身来,看着爱在曾经舞起来的长剑,长剑把他的全身隐藏在剑网之中,乾坤_易简毫无意识的把手伸了过去,用两个手指捏住了爱在曾经的剑。爱在曾经刹那间一阵失神,不知何时乾坤_易简跨进自己走的步法,不知道乾坤_易简何时进入了自己的剑网,不知为何乾坤_易简如此轻易的用手捏住了自己的剑,想要怪罪乾坤_易简,可是看着乾坤_易简茫然的表情,又不知道该不该出口。忽然听乾坤_易简长叹一口气,说道:“原来如此。”

这个月明星稀的夜晚,乾坤_易简虽然没有想出更好的攻击招数,但是他向明白了自己的弱点,自己的弱点就是不够快,不够快的原因在于自己的内功运转需要时间,远远的落后与意识的速度。当然自己的速度相比江湖上面的高手来讲已经太快,但是在自己看来还是不够快,自己以前能杀死那些终极头目是因为自己手拿长剑,他们的功夫再高强也不能把脸部练的不被伤害,而心脏的伤害则是因为已经面部已经受伤致死,心脏部位才会受伤。于是向着爱在曾经歉意的一笑,重新坐下,面对冷月的光辉,重新想起那一剑:带着隐隐的光,如风般变换,如波涛汹涌,如月光倾泻,如乐者低吟。

乾坤_易简拿起自己的古琴,手指在上面随意的挥舞着,一首同样随意的曲子在寂静的夜里传出去,那曲子里面也有风的变换,波涛的汹涌,月光的冰冷,乐者的低吟,浑然不知十几丈外的一个大殿里面,有一个人正看着他们,脸上的笑容带着欣慰,或许还有一点嫉妒吧。


这样一个平凡的夜晚,夜色依旧,月光依旧,平凡的一如往夜。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