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72/


到分队后的第一个晚上真的很难入睡,毕竟从今天开始俺就算是真正的“参加工作”了,干满一个月后就能领到人生的第一份薪水,心里很是兴奋,满脑子胡思乱想,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我起得特别早,穿戴整齐后静静地坐在床上,熟悉的起床号一响,我就蹦出了门口往操场跑,一会工夫人员集中了,清点人数后在值日干部带领下开始跑步、出操。

出操结束后休息,吃早餐,然后各排自行带开,值班的排按规定上哨、边检执勤、巡逻等等,其余各排由排长组织训练。

我把四排带到了训练场,然后让大家围成一圈,我认为我有必要和排里的战士沟通一下,只有互相熟识、互相信任,才能打造出具有一流战斗力的队伍。那一年我20岁,与战士们一样的年轻,因为年轻,所以心理素质还是不够好,当第一次坐在自己的战士中间时,我突然间有点激动,有点紧张……

我先让战士们做了自我介绍,以便让自己有点时间调整一下紧张姿态。我认真的在笔记本上记着他们的名字、籍贯等,同时标注了他们的外部特征,因为我不是天才,一下子根本没法把他们的名字全记下来,因此我只有记在本子上,中午回宿舍后结合特征背名字。

到了下午政治学习时,我已经能把我们排的全部战士姓名准确无误的叫出来,战士们对我一个上午就能记住全排人员的名字显得有点意外。和战士们谈了一会心,气氛搞得比较活跃,战士们也很乐意和我在一起。

接下来的日子就象机械一样,每天重复。当看到作战排全副武装的紧急集合出去执行任务时,我感到心里酸酸的,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轮到自己上场。

1998年8月27日是我们排值班,那天也不知道是怎么了那么多事,电话久不久就响,案情一个接一个,一会有人举报某号地区有毒贩准备偷偷入境,一会又有人举报说某号地区有大宗走私准备入境,分队长、副分队长带着作战排都出去了。

大约十点多钟电话又响了,原来是我们排有个班在执勤警戒时发现有几个人比较可疑,在上前准备检查时那伙人马上跑了,执勤的战士在追捕中抓住了一个,在他身上搜到了匕首和一些假币,目前那伙人跑进了一个旧仓库里,并关上了铁门,因此需要分队组织人员前往增援。

总算轮到我上场了,我立即向上级做了汇报,由于我是第一次执行任务,所以指导员不放心,便亲自带着我和一个班的战士赶了过去。

到了现场后我注意观察了一下,发现这个仓库四面都是墙,唯一的入口就是大门,但门口装的是铁门,无法用脚踹开,在离地面四米的墙上有个通风口,勉强可以钻进去一个人。执勤战士在汇报情况时说对方至少有两支手枪,但不是制式手枪,应该是自制的火统,杀伤力不清楚。

很快作战方案制定出来了,第一:以火力封锁门口围困里面的人,估计三四天里面的人就会饿得出来投降了;第二:派人从通风口下去控制里面人员。(我们没催泪弹,而且当时的情况不适合对铁门进行爆破)

上级同意了我们的第二套方案,可是在实施时就比较难了。因为通风口太小,如果是头先钻进去的话,有可能就被对方“爆头”了,而且头先进去如何着地是个问题(大家可以想象一下,从四米高的地方头朝下着地的本领我们可没有);

如果是先钻脚进去,着地的问题是解决了,可是缺点就是无法看到里面的情况,容易被人“腰斩”。

唯一的方法就是象500米障碍训练时的穿洞孔一样,头、脚和持枪的手夹紧钻进去,然后用钻进去的那只脚猛蹬墙面,借助脚蹬时产生的冲力向前冲,从而带动后面那只脚从洞中钻过,在空中时调整身体状态,这样可以保证双脚着地,而且在空中时就能出枪,如有异常状况可以抢先开火。

说起来是比较简单,可是做起来就没那么容易了,战士们都在互相看着,这倒不是我们的战士怕死,而是因为这不是逞能的地方,机会只有一次,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的话后果难以想象。

估计了一下自己的能力,我向指导员提出了请战要求,指导员考虑了一会后同意了。

我和几个战士搭人梯上到通风口准备好后,指导员带其他的战士去敲铁门吸引里面的人注意力,同时做政治宣传教育。

看看时机差不多了,我猛的钻进去,当时什么也没多想,可惜动作没掌握好,腰还是被刮了一下,在空中没能调整好身体,所以着地时方式不正确,脚疼得好象没了感觉,对方被我吓了一跳,我当时很紧张,结果枪走火了,一梭子弹打了出去,对方见我开枪了马上双手抱头蹲了下来,我忍着疼痛走到了门边打开了铁门,仓库里的六个人全部被我们抓获。

后来在调查这个案件中我们查出了线索,并破获了一起大案,上级也还真是给我面子,大案子破获后给我记了三等功。

虽然8年过去了,可是第一次执行任务给我的印象很深,犹如还在昨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