拯救我的人是谁 正文 诠释五个苦难命运的人

小鱼的眼泪 收藏 3 33
导读:拯救我的人是谁 正文 诠释五个苦难命运的人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03/


当我踏着他成长的足迹去探索他一步步走向坠落的根源,当我带着关切的心情去体会他成长历程上的挫折,当我走进他的内心世界去察寻扭正他心灵之门的钥匙,我看到了他眼中的世界,我感受到他心中的生活……

弟弟是先天性聋哑人,他天资聪颖,8岁那年父母不顾家境的贫困毅然送他去县聋哑学校读书,从此弟弟走上了一条正规化的文明教育之路,他过人的智慧得以发挥,在学校里,他成绩优秀,善长书法绘画舞蹈和手工制作,而且他长相端正,品德优良热心团结帮助同学,较好的发展趋势使他得到老师和校长的青睐,这美好温暖纯净的校园生活和电视上所接受的正面教育,造就了弟弟善良极端偏激的性格,我和他有着同根之源。

我的父母在生我们之初有过一段幸福美好生活,他们用自己勤劳的双手创造了属于自己的财富,首先是把三间破茅屋推倒,建起了三间青转瓦房。其次就是买回一台那时只有城里人才有的电视。是通过我爸爸的一个倒买二手电视的朋友买到的。我们家曾是全村普通农民中第二户首先拥有电视的人家,第一户普通农户拥的电视的人家是一位老师。那时候的电视全部是宣传正义的内容,电视给了我们一个广阔无边的幻想世界,让我和弟弟自幼时就跟别的小孩子不同。我们爱幻想爱做梦。

每次从学校回来,弟弟都要用手语向我讲述学校里发生的各种趣事,我是和他沟通交流最多的亲人,从那时起,我也学会了哑语。弟弟眼中的世界,一切就像他的内心一样充满美好无邪正义和纯洁,他在一个与自己内心世界幻想完全吻合的环境里健康快乐的成长。

然而在弟弟渐渐长大的岁月里,他越来越多的表现出与社会的格格不入。从学校回来他开始抱怨和不满的倾诉他童稚的眼睛里看到的他不能容忍的污垢。比如:同学偷东西老师没有妥当的处理好,饭堂里的饭长在给学生打饭时的不公平,人与人之间的捉弄和欺骗,贫富差距的悬殊使别人对他的轻视……多少次的委屈中,他的心受伤了,他固执的不能接受社会阴暗的一面。最难忘的是他10岁的时候,不小心打碎了别人家的几片瓦,被人关进屋子里跪在地上抽打耳光。另一次是12岁的时候,学校放秋忙假,他经常去钓鱼的那个池子里的鱼全部都被毒死漂了上来,他们个个怀疑是弟弟干的,为什么这么多的孩子不可能是投毒的那个人却偏偏要是一个不会用语言为自己辩驳的聋哑孩子,或者是那池塘主人想杀鸡吓猴而找来的一只无辜的小鸡,几个气势汹汹的人向他围上来,善良的弟弟终于被激怒了,他以一种远远大于一个12岁少年的力量勇猛地拿起一根粗木棍来捍卫自己的尊言,难以想象一个12岁的少年是靠什么毫无畏惧的战胜那几个年轻少壮的无知之徒,他当时的心理又是怎样的恐惧?他不顾一切,拿出了拼命的精神在反抗现实,早已把生死置置度外,但令所有人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那人想痛打一个不会讲话的人示威却反而被弟弟打倒在地,我佩服弟弟有这样的勇气,但是事后那事些人找到我家鸣不平,他们是村里有钱有势的人家,为了不再受到威胁,父亲当众把弟弟捆在树上用鞭子狠狠的抽打,直到那些人满意的离去。

也许这是弟弟心灵中烙下的最深的伤痕,他无力反抗现实亦无法接受现实带给他的屈辱,他选择了离家出走,年仅12岁的弟弟在下着秋雨的的野外流浪了7天7夜……

弟弟是一个有着极强自尊的的男孩,他敏感、自悲、脆弱而又孤独,没有人可以真正了解一个聋哑人的内心世界,而他又怎么可能了解这个光怪陆离的万象社会呢?他的内心充满着愤怒和怨恨。当外界被判他内心的道义和良心与他纯美的内心世界发生冲突的时候,他不懂得去面对,而是无意间在迷茫中走向了逆反。

记得从哪里看过:“谁都没有必要去孤立一个睁着童稚的眼睛看世界的孩子,他要长大,他要像我们一样去回馈这个社会,你给他鲜花,他就留给你芳香,你给他荆棘,他就会还你针刺。”

是的,并不是每一个孩子都可以在逆境中奋发向上,一个脆弱无知的心灵会在逆境中走向邪恶。

由最初的离家出走到第一次犯罪,弟弟无一不是在以叛逆的形式排斥着社会。他有过强烈的思想斗争,我不是袒护自己的弟弟,弟弟是不可以被原谅的,我相信他在2000年5月和其它三名聋哑人盗窃摩托车一案不是处于他良心的本意,我更相信以后他们几个无知少年跑遍全中国所做的案例也不只是叛逆社会这么简单。那背后隐藏着不为人知的更深的社会阴谋,只是无辜了我的弟弟,无辜了那些和他有着同样内心世界的聋哑人。

我了解我的弟弟,他的心里躺着一把善良的钥匙,我不了解和弟弟一起犯罪的其它聋哑人,他们也许和弟弟一样的善良,但是想要开启这个社会的大门,光善良是远远不够的。对于聋哑人的教育不是一个简单的问题,每个聋哑人的内心都或多或少的存在着一些缺陷。身为姐姐,我能做的就是告诉他自己仅有的一些对社会的浅见。可惜的是他不能体会,也许有些路非要自己走过了才知道。

关于祖母、弟弟和我,似乎是这个家庭成员中最弱小受害最深的人,但也是带给父亲母亲压力最强大最重的人,父亲母亲是这个家庭中最唯一的生产力,他们依靠种田来养活我们一家五口,两个学生读书的化费超出我们基本物质生活的水准。他们年年月月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生活着,用最原始的体力劳动,积累最原始的财富,这消耗了他们的精神,那精神世界是空的,空的只剩下几亩田地。在我们面前他们表露最为强悍的一面,暴跳如雷的动作和响亮粗俗的语言掩盖了他们内心的脆弱。让我们以为他们是凶恶的可怕的内心强大的。是我们心理创伤的肇事者。而当初的我们又是那么的浅薄。

他们并不知道自己的言行会对别人遭成另一种无法弥补的伤害。实际上他们的内心同样苍凉无比。父亲只有在醉酒时才会流泪。母亲从不流泪,但我从小就能从她沉默的神态中读到忧郁。他们的童年比我们更加的不幸,不仅缺少亲情的抚慰,更严重的是要遭受饥饿的折磨。母亲为了这个家19年没有回过一次故乡。春夏秋冬,年复一年,她和父亲从来没有停止过在田间劳作。我们没有权利把自己的不幸之根源架权于这样的一对父母身上,这样对他们不公。也许我们应该反醒自己,必竟我们比他们所受的教育要多,无知不是罪!

后来我曾写信给一个广播电台“真情庄园”的节目主持人,她在广播中读我的信,那封信振撼了那片土地,最后她告诉我:“如果你没有一个幸福的家庭,没有一对爱你的父母,那么就找一个爱你的男朋友吧?如果找不到,那么就自己爱自己吧!”我于是在一天时间收到31封来自四面八方的信件,其中有一封信告诉我:“对于父母亲人,我们应当心存感激,虽然他们不是按我们自己的方式来爱我们,我们应该理解、协助并融洽这种亲情。”

我由此理解了父亲和母亲!


4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