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荡气回肠

94年,我在我旅新兵2营5连当指导员,新兵1营有位指导员姓张,这位张兄是地方大学毕业后直接入伍的部队干部。虽然人长的五大三粗外加一脸青春美丽疙瘩豆,但是非常腼腆,遇事比较爱紧张。话说这天,军区来了位首长(时间长具体什么职务我忘了),中将军衔。首长在我们集团军首长及旅首长的陪同下,来到新兵团视察。按照我们部队的规矩,当首长到来时,训练分队需要一位现场职务最高的值班员向首长报告。不巧的是当时担任值班的一营长头天晚上吃的比较多,溜达到体能训练场时看到几个笨手笨脚的新兵在玩单杠,营长同志一时心血来潮非要给几个笨蛋做示范。不成想,我们的集团军比武尖子久经沙场的营长同志在小河沟子里翻船喽!事后,具营长说是因为吃了个猪蹄子手滑,才导致……呵。接着说敬礼的事儿。营长不在,只好由一营的值班员,也就是我们这位张兄来报告了....只听“嘟....”一声凄厉的哨声响起,紧接着“立正.....”到现在我都怀疑这声口令是不是张兄发出的,异常的尖细,荡气回肠。随后,张兄跑步向首长进发了,首长所站立的位置到张兄的出发点具我当时目测有个50米左右。《队列条例》规定,当行进到距首长3-5米时,立定报告。但当时的一幕把我们惊呆了。只见张兄以标准的步伐跑到了距首长不到1米的距离(事后张兄解释是因为没戴眼镜..哼!),这时张兄也发现不大对劲了,这位仁兄也不含糊,立马来个立定紧接着原地倒退着往回跑了几步,然后开始用他平时没用过的那种异常尖细的声音报告了,“营长同志,新兵2连正在进行队列训练,请指示,2连指导员张某”(这位老兄现还在部队并且有一定职务了,叫什么就不说了,给人家留点面子吧,见谅!)他由于太紧张了,把平时向他们营长的报告词原封不动的搬出来了。首长当时到没说什么,只是命令“继续训练”。事后,笑着向集团军首长说“这小子,报告的乱七八糟,还给我降了职”。

自行车行进间敬礼

上周六全旅干部点名时,我们政委对干部科的张干事提出批评,原因是这位老哥的敬礼比较有创意。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周五晚九点钟左右,张干事蹬了辆自行车外出办事后飞奔回营.当时时速达到30迈,当行至具营房600米处突然发现前方路边有一位倒背着手溜达的大校同志.由于张干事眼神不大好,等发现大校同志时,已具目标不到1.5米,想下车是来不及了.这位老兄情急之下左手扶把,双足猛蹬,迅速抬起右手,来了一个标准的军礼,等礼毕时,高速运行的自行车已把他带到了营房门口.事后,政委(那位大校同志)高度评价了张干事,他说,我正低头溜达溜达琢磨点事儿,突然,蹿出个黑影......到我跟前还举起个什么东西挥舞了一下,我本能的抱了一下头(张干事始终认为政委在还礼),等我看清了,才发现是我们的一位干部,搞什么吗?突然袭击吗?就不能骑慢点吗?......对了,张干事是我们旅干部科分管计划生育的干事。他所创造的敬礼动作,我估计将来有可能在《队列条例》修编时会增加进去,八成会命名为“自行车行进间敬礼”。

奇怪的口令声

那年我们集训,通知下午4点准时到集团军教导队报到。各级干部共计八九十人,到了开饭时间了,听到哨声我们迅速列队集合。首长讲完话后,指挥员下达口令“向右转”、“齐步走”。我们迈着整齐的步伐行进在通往食堂的柏油路上,这时,我们听到好象是指挥员在很有节奏的喊“吆1”“吆1”“吆1”…….。走在队列中的我军各级军官,尤其是走在队列后面的同志感到费解了,都在琢磨这位指挥员是什么地方人,口音怎么这么奇怪……并且,老是喊“1”,怎么不喊“2”呀?正琢磨着,我们的队伍转了个弯,离食堂不远了。但是,那洪亮的很有节奏的“吆1”“吆1”“吆1”仍然一直在喊着。突然,队伍前面的同志爆发出哄堂大笑,原来,发出这么洪亮的“吆1”“吆1”“吆1”不知什么地方口音的居然是教导队食堂喂的一条不知什么品种的大狗。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