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狼》 第二章 它似你 第二章 它似你(中)

帝俊缔结 收藏 3 109
导读:《苍狼》 第二章 它似你 第二章 它似你(中)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672/


第二章 它似你(中)





阳光照在桑格花上,金灿灿,红艳艳;伊稚斜站在花丛中,脸色却如死人一般难看。


赵信就陪在一边,他现在已被大单于封为右谷蠡王。原来,匈奴领袖不称皇帝,乃称单于。单于下面,有左、右贤王,左、右谷蠡王,左、右大将,左、右大都尉等二十四名官员,各领数万骑兵或数千骑兵不等。其中,左、右贤王和左、右谷蠡王是最大的官,赵信以一降将的身份,得此殊荣,除了他本是匈奴人的身份之外,还有个缘由,那就是伊稚斜大单于要倚重他来对抗汉朝。原来,伊稚斜曾有个重要的参谋,是个叫中行悦的汉朝宦者,此人在汉文帝时被迫随和亲的公主来到匈奴。因他是被强迫而来,所以他临离开汉朝的国都长安时就说:“天子如果一定要我去,那么我就会成为汉朝的祸害。”这人还真说到就做到,他一到匈奴,就投降了匈奴的大单于,为匈奴对付汉朝出谋划策,谋略十分奏效,因而甚得匈奴的几代单于的宠幸。然刘彻继位之后,采用儒学治理天下,重用大将军卫青,国策军事均有重大改变,中行悦从前的策略便没那么有效了,兼之又重病缠身,伊稚斜不得不另寻一个熟知汉军情况的谋士。赵信的归降便显得十分及时,所以匈奴大单于才毫不吝啬的封他作右谷蠡王。


赵信心里感激大单于对他的信任,但注视着羞恼交加的大单于,他还不敢冒然开口。伊稚斜的年纪比汉朝皇帝刘彻略小几岁,与卫青同龄,因常年生活在草原深处,经朔风吹打,面孔变得粗糙干涩,比之在深宫里养得白白胖胖的刘彻要显得衰老。朔风在催老他的同时,也将他捶打成铜骨铁臂,威风凛凛,其身上的王者之气,毫不逊色于刘彻。且昆仑神的子孙天然膘悍,此种旷达之气,又非汉天子可比拟。赵信虽然一面在心底揣测大单于愤怒的原由,另一面却在庆幸自己回归到强悍的大单于身边是个极其英明的决定。忽然,伊稚斜把脸转向赵信,目光如炬:“汉朝除了卫青,还有什么能人?”


“没,没有。”


伊稚斜狠狠的把唾沫吐到草地里:“我刚刚接到最新战报,说是昨天夜里,一支汉军袭击我们在八百里外的大后方。我外祖父籍若侯产,相国和当户等官员战死,我叔父罗姑比被生擒——我们大匈奴仅此一役便被斩首二千零二十八人!听听看,一夜之间,我们大匈奴就折损二千零二十八名勇士!而且是在大后方!”


赵信一脸诧异,很受震动:“我受卫青之命出击前参加过汉军的军事会议,那时,没听说有这个军事计划。会是谁呢?”


“听说是个极其年青的将领,骑一匹黑黝黝的骏马。”


赵信愣了,他不愿意相信又不得不肯定的说:“是霍去病!只能是票姚校尉霍去病!”


“他是什么人?”


“是卫青的外甥,大汉皇帝刘彻的高徒。”


伊稚斜本来是边走边听,一听到这话,便停住脚步:“刘彻的高徒?”


“是的,大单于。刘彻非常宠爱霍去病,在他十四岁的时候就让他进期门军,让他担任郎官。这次出兵,还封他做票姚校尉。所谓‘票姚’,意为飞行迅极无比的鹞鹰,大地之上,苍穹之下,让他无可匹敌。”


“飞行迅极无比——哼!一夜之间,他来回奔袭一千六百千里,果然是迅猛无极,如电闪过,比之卫青的龙城偷袭还有过之无不及!”大单于说着说着就咬牙切齿起来,他恶狠狠的对天发誓:“咱们大匈奴和汉朝的战争不会就此结束,他们没赢,咱们也没输。走着瞧吧,那个霍去病还会再上战场,我倒要看看,是你飞得快,还是我的箭射得更快。”


赵信默不作声,他突然想起三年前的一件旧事来。那时,他因为协助卫青攻打匈奴有功,被汉武帝刘彻封为翕侯,并特许他随驾到上林苑狩猎。这种事在汉朝人眼里是莫大的恩宠,但在他赵信看来,纯粹是浪费他的时间。他可是在大草原长大的,在草原上不分白天黑夜的追逐猎物是家常便饭,风餐露宿虽然辛苦,但那样才是人和猎物之间真正的较量。哪像这些个汉朝皇帝,说是打猎,却是打一些圈养的猎物,半点野性都没有;而且还是那么个打法:让一大群人吆喝着逼得猎物无处藏身,把它赶到皇帝面前,再让皇帝慢悠悠的射它,次后众臣还要齐呼什么“陛下威武”,当时赵信没差点笑死。老实讲,他那时就有点后悔投降汉朝,瞧瞧这窝囊的样,难怪从前不是昆仑神子孙的对手,只怕将来也不是昆仑神子孙的对手。正在百无聊赖之际,赵信发现人群之后有个十四岁左右的少年郎官,其表情和他一样,对眼前这种死气沉沉的狩猎毫无兴趣。算是心有戚戚焉,赵信不免多看了他两眼。这少年俊俏非常,生气勃勃,尤其是那刀眉下的眼,偶尔跟人对视时流露出凌厉的眼神,天然有一种凛然不可侵犯的气质;因而,他的身子虽高挑瘦薄,骑在马上倒也有大将之风。赵信正在思量他是谁,突然,少年的眼里闪过一道光芒,他一勒缰绳,抛开众人,置皇帝的威严于不顾,自顾自的向侧边冲去。


那儿,有一匹黑色的野马!不知它从哪里钻进上林苑,正在横冲直撞,把好些戍卫的士兵踢得人仰马翻。文官们惊慌失措,武将们拔刀抽箭,将皇帝团团护卫。


刘彻倒镇定自若,吩咐左右让开,好让他更清楚的观看那匹野马。赵信以行家的眼光也在审视着:这马通身毛皮乌亮,四肢修长,且强健有力,奔跑的速度极快,探前蹶后,一纵就是一丈八,而且在极速奔驰时,步法均匀,忙而不乱。真是上品中的上品!


赵信心中一阵叹息:要是有根套马索在手里就好了!这么好的骏马,只有最好的骑手才配驾驭你。可惜呀,可惜!这些个汉朝人一旦捕获不到你,就会用刀箭戳杀你!唉,你为什么不出现在大草原,让那些真正配得上你的猎手得到你!


怀着这种心态,赵信对少年郎官不屑一顾,但他发现少年所骑的骏马看起来也是一匹难得的千里良驹,就是怎么也追不上野马:一前一后,总差丈许。刘彻晓有兴味的看着,眼见他们就要跑出自己的视线,便给身后的卫青一个眼色。卫青打马出列,挥动小旗,远处的期门军便迅速从隐蔽处窜出来,个个手持锐利的长矛,预备要协助少年捕获野马。这时,赵信心里一紧,他担心的事就要变成残酷的现实,他的眼就愈发离不开那野马。就在此时,少年突然拔出腰剑,猛的扎向自己的坐骑。赵信大惊,万料不到少年会走这步险棋。果然,受伤的马长声嘶鸣,疯了一般往前跑,刹那就追上野马。就在坐骑与野马并足同列时,少年松开坐骑的缰绳,猛扑向野马。随即,他掉了下来,但他的双手还紧紧的抓着野马的鬃毛。陡然受制于人,野马变得格外的狂暴焦躁,狂奔的速度更快,如电闪雷鸣似的。少年一路被野马拖着,随时都有可能被踏死。刘彻脸色大变,卫青则箭一般催马冲向少年。


就在大家惊慌万状,以为惨剧就要发生时,少年在这极速运动中跃起——速度之快,连赵信都没看清楚他是怎么做的。等赵信明白之时,他只看到少年骑在野马背上,人马合一,一个跳跃,就从刀枪林立的期门军阵中跳出,转眼就没了踪迹。看到此时,卫青才勒住马,回望刘彻。刘彻面露微笑,恢复了雍容自若的天子之态,并就此事随意与身边的臣子品评谈笑。所有人中,唯有赵信什么也没听进去,他大受震撼,根本无暇顾及皇帝和边上的文官武将说啥。对马的了解,他远胜过任何一个汉朝人,要说汉朝人能饲养好马,他信;但要驯服野马,就是他们大匈奴的好手也不见得能成功,而且还是采用那么极端的办法,简直就是同归于尽!那少年可以示弱的,毕竟他年纪小,如果他按照刘彻的安排去做,就安全得多;同样,成功之后,他一样可以享受赞赏,因为,他已经比周围的汉朝人更具英雄之气。然而,少年竟然那般骄傲,不肯接受任何人的帮助,不愿自己的胜利沾有别人的一丝一毫的恩惠,为此,他不惜拿自己的性命做赌注!昆仑神啊,这几乎就是一种极其愚蠢的自杀行为!


可他竟然成功了!不靠天幸,不要人助,他只靠自己!因自信而孕育魄力,因韧性而孕育强悍,他在这点年纪就具备的智慧,真叫人害怕,也叫人嫉妒!


很快,少年又骑着野马回来了。他累出了一身的汗,豆大的汗珠不仅从头盔下滚滚而落,布满整张脸,连露在盔甲外的衣衫也全被浸湿。现在,野马乖乖的听他使唤,供他驾驭。看来,在这一场毅力和智力的角逐中,不出意料的是以人的完胜而告终。


看着少年的生气勃发的样子,刘彻的赞赏和喜爱之情完全不可掩饰。少年跑马到他跟前:“陛下,我要这匹马。”


“去病,不得无礼。你是郎官,陛下面前,你该称‘臣’。”卫青赶紧小声的责备少年,又小心的瞟刘彻一眼。刘彻却毫不在意,反而问:“霍去病,那朕赐给你的大宛名驹怎么办?”


“我,不,臣不要了。陛下可以收回去。”少年一本正经的回答,他努力摆出为臣子的样,但那扑闪的眼睛,流露出的却是骄傲和自豪。


“收回来?你以为朕的东西,你想要就可以要,厌倦了便不要?那朕是什么?”刘彻突然板起面孔,气氛陡然紧张,文武大臣面面相觑,弄不清皇帝为何喜怒转变如此之快,更不知如何是好。卫青心里一凉,赶紧替少年请罪:“陛下,是臣管教无方,请恕霍去病无礼之罪。”


少年的脸绷得紧紧的,他原是直愣愣的与刘彻对视,在扫描卫青一眼之后,他不情愿的底下头。但他的嘴紧闭着,不肯开口说话。


刘彻细细端详少年的表情,突然开心的大笑:“卫青啊卫青,好好看看霍去病。满朝文武,宫庭上下,也只有这愣小子敢这样对朕。霍去病,真有你的!”


卫青这才松了一口气。他忙侧脸示意少年,要少年谢恩。那知少年瞪着眼,愣不说话,好像在斗气。刘彻对他半是夸赞半是宽慰,道:“好,骏马配英雄!它本来也该属于你。你不要的破烂货,朕就收回来,留着自己用。不过,作为交换,朕要给你的马赐名。这,你总不该再拒绝了吧?看它刚才的速度,紫电飞闪,它就叫‘骝紫’吧。”说罢,便眼神慈爱的看着少年,几乎像父亲看着儿子一样。赵信明显看出来,皇帝刚才生气不过是佯装的,实际上,他对这少年宠着呢。他这才想起来,这个叫霍去病的少年就是大将军卫青的外甥,当今汉朝皇后卫子夫的内侄,他和刘彻的关系亲着呢。可这舅甥俩在皇帝面前还真有趣:一个谨小慎微,一个傲然不屈。


听罢刘彻的话,少年喜上眉梢,目光炯炯有神:“诺!”


不知怎么的,赵信在记住霍去病这个名字的一刹那,他想到了狼。现在,他更确信霍去病是狼,而且是一头觅食的恶狼!他有狼一般的毅力,狼一般的韧性,只要认准目标,不论人和物,都会紧追不放。和这种人作对手,可能很头疼,但如果能够战胜他,绝对是最过瘾的快事。看着大单于的背影,赵信不由得意气风发:“大单于,霍去病一定会再上战场,到时候,我愿和他一较高下!”


大单于回过头来,满意的说:“好!汉朝人有句话说的好:‘兵来将挡,水来土淹’,咱们大匈奴多的是英雄!他霍去病就是如狼凶猛,我也有你这个好猎人候着他!”


说罢,两人相顾一笑,其声长远,震得远山阵阵轰鸣。也是,真正的英雄,当在群雄逐鹿中脱颖而出,睥睨众生。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