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抗日 第二卷 纵横之龙 第一百一十九章 压力

六指君1 收藏 28 9
导读:异时空之抗日 第二卷 纵横之龙 第一百一十九章 压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958/


林黑羽这个时候也不管什么参军不参军了,眼前的这个国军长官欺人太甚,如果不讨回面子以后在暮云镇还怎么做人?不到一分钟的时间,林黑羽已经从剧痛中恢复过来并且慢慢的站了起来。

咦?刘云有一点吃惊的看着林黑羽,这个小子居然已经恢复了?!呵呵!挨打能力还不是一般的强,不过接下来这个小子肯定要彻底爆发了吧!嗯!今天就好好的“修理”他一番。

几个试图上前扶走林黑羽的族人刚刚挨到林黑羽的身边,“啪啪”两声传来,当头一个汉子被林黑羽狠狠的扇了正反两记耳光。见状,后面的族人都不敢上前了,一个个转头求助搬地看着林慈。

林慈还在犹豫,一旦答应刘云的条件,回去了老族长肯定和自己脱不了干系,可是不答应刘云,鬼子的报复可不是闹着玩的,他们如果不将暮云镇的折腾得天翻地覆那就有鬼了。

林黑羽重新从地上捡起了小刀,“杀!”一声大吼后举着尖刀拔腿向刘云扑过来。

有战士立刻上前试图拦截林黑羽,刘云大喝一声:“让他过来!”然后眼睛眨都不眨的盯着林黑羽。

在刘云凌厉的目光下林黑羽的心理压力徒然翻倍增加,想就此罢手却又已骑虎难下。

很快,林黑羽的尖刀寒光一闪划向刘云,眼看就要戳中了,却不料到刘云的鼻尖处突然停了下来。

刘云及时伸出手一把抓住了林黑羽的手腕,然后使劲一扭,“哎哟!”林黑羽失声叫了出来,手中的尖刀再次掉在地上。

林黑羽正要死力挣扎,却不料肚子突然一紧,接着又传来一阵剧痛,“啊!”林黑羽猛然间爆发一声惨叫,再次向外飞出去。

刘云收起脚也不管林黑羽的死活,继续转头对林慈说道:“这件事情就这么决定了。”看到林慈一直在犹豫不决,又加重语气地说道:“国家兴亡,匹夫有责!难道你想做汉奸?”

林慈考虑了片刻后始终还是不能决定这件事情,蠕蠕了半天才说道:“请长官恕罪,这件事情我实在不能作主!”

刘云听到这话后,眉头立刻皱了起来,这个时候的国人并没有多少忧患意识,“国家”这个概念对于很多麻木不仁的国人来说只是一个虚幻的东西,他们对鬼子的愤怒大多源于鬼子的残暴,而不是考虑鬼子的侵略。

如果鬼子侵华的时候对国人采取友好的和睦政策,很难想象国人对鬼子的态度是什么?!

看到刘云满脸的不悦,林慈尴尬的站立当场,机械的搓搓手,干笑着说道:“长官!请进镇稍微歇息片刻!”话说出去了半天,可是刘云却就是没有动弹,这样林慈更加不安起来。

到山上搜救同伴的队员和村民们回来了,消息很沮丧,留守的伤员们已经全部遇难。十几具战士的遗体被抬了下来,很多人的要害不止中了一发子弹,看得出那是鬼子泄愤留下的。

方双抱着满是血污的郭献,看着嘴角已经发白的郭献,一时控制不住“呜呜”的哭了起来,渐渐的哭声越来越响。其他愤英纷纷赶过来劝慰方双,可说着说着自己的眼圈也红了。

海富躲在一边偷偷的看了看方双等人,思索了片刻还是觉得暂时离开比较好,免得招来国军们的报复!毕竟他们是一伙的。

刘云看着不再动弹的郭献叹了一口气,五个愤英还没怎么的就折损了一个,目光又落在点头哈腰的林慈身上,既然林家祠堂的人如此的不合作,看来今天要让吃点苦头了!实在不行就用强。

刘云默默扫视了战士们的遗体后,突然发现没有看到李向阳,顿时心头一喜,难道李向阳没有牺牲?!

刘云狂喊道:“林二当家的,你快派人继续到山上搜寻,我还有一个很重要的人没有找到。”又对战士们大声问道:“你们有没有看到李向阳?”闻讯战士们纷纷摇头。

看来李向阳真的没有死,刘云的希望“蓬”的被点燃了,如果不是考虑到和林慈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协商,刘云早就亲自去寻找李向阳了。

十几个老百姓在战士的带领下进入树林后,刘云这才收回目光,看到林慈一直在注意自己的反应,自我解嘲的笑笑,说道:“见笑了!”

这个年头兵荒马乱,投靠任何一方都不一定靠得住,国民党被日本人一碰就跨了;跟着现在又来了共产党,共产党倒是没有垮,还口口声声要抗日,可就是不敢和日本人碰;日本人虽然够厉害,可是日本人始终是外人,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林慈算得上是一个见多识广的老江湖,当那些已经迁居到外地的族人亲戚们又纷纷逃回来的时候、当鬼子的殖民团将他们的土地、财产掠夺一空的时候,林慈就知道日本人是不好相处的!果然,鬼子进驻暮云镇后立刻强占林家祠堂作军营,这对林家祠堂来说是一种莫大的侮辱。祠堂的族人们除了无可奈何以外就是愤怒!

在林慈看来,鬼子是万万不能粘惹的!如果冒冒失失的让林黑羽参加了八路军游击队,鬼子一旦知道了还不将整个林家连根拔起!

在鬼子进驻的这些日子,林氏家族有十几个人被鬼子无端杀害。身有体会的鬼子也知道“支那人”对自己心存不满,所以他们并不在乎杀人,他们只在乎没有借口。

正在双方都在使心眼的时候,林黑羽经过一番休息又恢复过来了,这次林黑羽学乖了,没有大吼大叫的冲上去挨揍,而是捏着尖刀闷不作声向刘云扑过来,挨近刘云后咬着牙猛然举起了尖刀。

在战士们的一片惊呼声中,尖刀闪电般向刘云的脖子划去,没料到刘云突然一低头,尖刀带着尖利的啸叫声从刘云的要害处一闪而过。林黑羽一声惊呼,重心不稳跌向刘云。

刘云反手将林黑羽轻轻一拨,林黑羽站立不稳一个呛啷栽倒在林慈的怀里,林慈顿时一阵惊慌,和林黑羽的身体稍微接触后又慌忙将其向外面推,这个时候这个小阎王还不用刀杀了自己?!

刘云很坏!既然林慈不愿意让林黑羽参军,那就让林慈吃些苦头吧!所以林黑羽就那么有意无意的扎入了林慈的怀抱,然后自己退后一大步看他们叔侄二人怎么出这个大洋相。

林黑羽又急又怒,还没怎么的就被刘云玩得团团转,一头栽倒在自己叔叔的怀里后,自己的叔叔不但没有扶住自己,反而将自己连推带送的向外赶,林黑羽的一腔怒火又发泄到了林慈的身上,一声吼叫后转身扑向林慈。

“啊!”林慈一声惊呼,两个人搂抱在一起跌坐在地上。

刘云耸耸肩膀没事般的转身离去,当然,身后扭打的动静已经越来越大。“你不是五里庄的那个徐柏生吗?”刘云温和的问道:“怎么和马指导员一起出来了?”

徐柏生浑身是伤,看到刘云对自己问话正要慢慢地站起来,马常青赶过来一把按下徐柏生,抢先说道:“这几场战斗幸亏有他,不然我们就见不到营长了,别的不说,他一手投弹的绝活简直无人能及!”又正色对刘云说道:“我已经让他做正排长了。”

刘云“哦”了一声,说道:“原来是火线提拔呀!好样的!以后跟着马指导员好好干!”又好奇地问道:“那么你投掷手榴弹的手法为什么会如此准确?”

见到刘云并没有因为自己违纪加入小分队而责怪自己,徐柏生悬着的心才慢慢地放回了原处,恭敬地说道:“报告长官,我以前是一个羊倌,有时候羊群不听话,我就用石头教训那些不听话的羊,时日一久就练成了百发百中的手法。”

“原来是这样呀!”刘云感叹道:“想不到天生的神投掷手就是这么练成的。”自己那会儿练习投掷手榴弹的时候可是吃了大苦头,胳膊都肿了,而人家可是轻轻松松的就练成了。

“啊!”林慈暴发出一声惨叫,看来林慈已经吃了林黑羽的苦头,不过这样一来上前劝架的族人也越来越多。“你们都给我滚!”林黑羽爆发出一声怒吼。

和林黑羽一起的两个骑手同伴也慌忙上前劝架,可人还没有接近林黑羽,人家林黑羽手中的尖刀已经带着冷风削来,两个人又慌忙向外跳去。

林黑羽冷笑着说道:“谁敢过来休怪我不讲兄弟情面!”见状,两个同伴尴尬的站在一边,可就是不敢上前,林黑羽是小族长,谁敢惹!除了心里忍不住一阵阵的埋怨而暗骂小黑子愚蠢以外!对一旁暗自幸灾乐祸的“国军”官兵们也只能装作没看见。

驱散那些有心无力的族人后,林黑羽坐在林慈的身上高高扬起手中了的尖刀,眼看就要戳下来,林慈只觉得一身冷汗冒了出来。

“黑子你要干什么?”林慈嘶哑的叫道:“你这个孽种!我是你的亲叔叔!你要犯上吗?”听到这话后,林黑羽扬起的手臂稍微停留了一秒钟。

林黑羽稍微冷静下来了,没敢用刀子,换成拳头猛然间挥了下去,“嗵”的一声闷响,第一拳就将林慈砸得七晕八醋,然后又再次高高地扬起了拳头。林慈吓得忍不住叫唤起来,也终于意识到指望族人是不可能救出自己的,一边拼命反抗,一边大声对刘云背影喊道:“长官快来救我!救我呀!我让他跟你去当兵!”

听到这话后刘云马上停下了脚步,问道:“当真?”

林黑羽简直就是打翻了五味瓶,什么味道都有,原本因为要去当兵打仗才和二叔闹僵,可是却深深的得罪了将来的顶头上司,这兵当得还有意思吗?想到这里林黑羽“腾”的站了起来,表情复杂的看着刘云,虽然自己的脾气是坏了一点,可这位长官实在不应该当众让自己的出丑!

林慈狼狈的站了起来,一边胡乱擦去脸上的血迹,一边愤愤的看着林黑羽的背影,想给林慈一点教训又怕被林黑羽报复,犹豫了片刻后还是决定借助“国军”的长官来“修理”林黑羽。

林慈大声的对刘云喊道:“长官您贵姓?”不等刘云回答,又马上指着林黑羽的说道:“这个孽种就交给长官了!从小到大骄横无比在镇上没有人胆敢招惹他,到了长官的麾下请一定要好好的管教他!”

目的已经达到了,刘云转身一笑,说道:“很好!就怕二当家的见不得我们的军规严厉。”

林慈哪里还顾及什么军规严厉,只巴不得要刘云快点将林黑羽弄走,连连对刘云打拱手,说道:“这个孽种再不走,我的这把骨头就要死在这里了!”虽然老族长那里不好交代,但是有什么问题以后再说!

刘云却不打算就这么离开,好处还没有捞足呢!笑着指指四处帮忙的族人镇民说道:“我还要这些人去给我帮忙!”看着林慈长大的嘴巴,刘云无奈的摊开双手,说道:“我的伤员要全部运会去,还有地上的这些武器辎重也要全部带回去!没有人帮忙那又怎么行?你说呢?”

原来国军的长官要拉壮丁,这怎么能成呢?回去了老族长会要撕碎了自己不可!林慈偷看刘云一眼,脑袋里的脑浆开始急剧的运转起来,片刻后林慈突然眉开眼笑地说道:“长官!这些人在本地都有家小,让他们给国军搬运东西实在是不好,鬼子抓住要抽筋扒皮的……”

刘云的脸色顿时不好看起来,冷冷的打断了林慈的话,指着满地的鬼子尸体不客气地说道:“鬼子算什么?这里有一个小队的鬼子还不是被我的人全部消灭了?”说完后逼视着林慈,口里还有一句话没有说出来,这年头不止只有鬼子会杀抗日武装,游击队也会杀汉奸的!

林慈一阵心慌,尴尬的拍拍身上的灰尘,换上一副笑脸说道:“这种事情怎么能够让长官操心?我们会找一些人来给长官当苦力的!”说完拉过身后一个族人,在其耳边低声嘀咕了几句话。

从一呼百诺的小皇帝到一落千丈受到极度轻视,林黑羽的心情差到了极点,黑着脸又从地上捡起了一把大砍刀。看到林黑羽换成了大砍刀,族人又是一阵惊呼,这个小子要杀人!

林黑羽提着大刀走到刘云的身边,可就是没敢下手,刘云不经意间回头看了看林黑羽,又继续和林慈说话。这小子还嫩着呢!虽然看年级比李向阳大,但为人过于骄横,素质要比李向阳差得多了。

长这么大还没有让人如此轻视过,林黑羽又羞又愤!最让林黑羽不能忍受的是,周围的族人开始对自己指指点点起来,很明显!“他们在嘲笑自己!”

“我杀了你!”林黑羽一声咆哮,高高地将带着少许血迹的大刀高高地举起来,猛然间向下挥砍,刀锋带起细小的啸叫声!

在战士们的惊呼声中,“砰!”一声枪响,一颗子弹正中宽阔的大砍刀刀面,中国农村作坊敲打出来的劣质大刀整个碎裂了。

李向阳从树林子里蹦了出来,一边跑一边指着林黑羽怒气冲冲的喊:“谁敢伤我大哥?”林黑羽正在发呆间,马常青歪着身体赶了过来,“啪!”不由分说对准林黑羽就是一记耳光。

这一记耳光极重,林黑羽后退两部差点就要摔倒在地上,林黑羽的两个同伴立刻拔出身上的尖刀,飞快的上前护住林黑羽,马常青不愿将事情闹大,冷冷的看了看林黑羽转身离开。

林黑羽莫名其妙的挨了一记耳光,等到眼前的金星消失后才慢慢的恢复清醒,刘云走到林黑羽的身边,看到林黑羽又要发飚,“善意”的提醒道:“你现在还想去当兵吗?在军队里可不能随意顶撞上级!后果就如同你今天看到的这样!”说完,眼睛眨都不眨的看着林黑羽。

同伴之一的小亮子指着刘云对林黑羽愤愤地说道:“小黑子,这个兵咱们不当也罢!”林黑羽的心情非常复杂,从小的锦衣玉食除了让其骄横以外,对什么族长之位也并没有看在眼里,而林黑羽却又非常见不得鬼子欺负族人,这也是林黑羽渴望参军的一个最大的动机。

可是和刘云见面后,那种理想式的参军已经如同镜子般的碎裂了,这让林黑羽又开始动摇起来,看着眼前气定悠闲的长官,林黑羽没来头的一阵心虚,以往不管是谁得罪了自己,自己若是不胡乱发飚那就有鬼了,可经过一连串的打击之后,自己再也没有对这位长官发飚的勇气了。

肖馍艰难的睁开眼睛,稍微晃晃脑袋后,眼前的情景渐渐清晰起来,不远处横七竖八的躺着几具战士们的遗体,还有几个受伤的战士躺在地上呻吟,他们大多是自己排里的战士。

肖馍放眼望去,大眼泡、朱汉、王义等人全部战死,他们和自己一样,都是从壮丁团出来的。见状,肖馍的原本狂热的心迅速冷却下来,不但如此,一阵阵说不出的难受猛烈袭来。

整个三连已经冲入“维持会”的阵地,密密麻麻挤在一起的汉奸民团纷纷夺路而逃,身后丢下东一个、西一个的伤员在声嘶力竭的喊叫,远远的看上去溃退的民团队伍在迅速拉长变细。

肖馍觉得体力渐渐的恢复了一些,身上豌豆大小的伤口也暂时停止了流血,慢慢的撑起身体向战场望去,咦!居然还有铁杆汉奸在反抗?一个身材高大的汉奸带着十几个衣着光鲜的汉奸在顽抗。

肖馍没有见过文海,带人边战边撤的正是文海,特务队的驳壳枪连射火力非常凶猛,不但如此,驳壳枪的射程非常远弹头的杀伤力也足够。特务们大多装备了长短两支枪,这使得特务队的能够进行近远距离的作战。在密集火力打击下,很短的时间就造成了三连巨大伤亡。

特务们不但瞬间就给三连造成了二十多人的伤亡,还趁机将三连远远的甩到身后了。

“给我扔手榴弹!”韩湖心急如焚,大声命令道:“手榴弹全部给我甩出去!”说完自己飞快的掏出一颗手榴弹甩了出去。手榴弹在半空中翻滚着落入特务们的脚下,特务们慌忙停止射击趴在地上,“轰!”手榴弹爆炸了,紧接着又是十几颗手榴弹迎面向特务们扑来。

“啊!”惊恐万状的特务们看着天空中的“地瓜”,有一个特务沉不住气,惊慌失措的站起来拔腿就跑,文海看到后咬着牙齿恶狠狠的骂了一声,然后迅速抱着自己的脑袋贴着地面。

“轰、轰、轰……”一连串的手榴弹爆炸了,那个试图逃跑的特务当场被炸得凌空飞起,还有几个趴在地上隐蔽的特务也被密集的手榴弹炸死。

文海死死的抱着脑袋贴在地上,因为手榴弹爆炸的距离实在是太近了,耳膜被震得麻木,后面的爆炸声居然完全听不到了,只能够从地面的轻微震动来感觉到手榴弹的爆炸。十几秒钟的时间在文海看来有十几天那么长。

“杀啊!”韩湖这次是彻底杀红了眼,一方面是战士的死伤惨重深深的刺激到了韩湖的神经的敏感处;一方面还有来自营部的巨大压力,三连已经报销了半个,如果不能打垮眼前这些顽抗的汉奸,韩湖清楚等待自己的将是什么?!李远强不将自己给撤掉那就有鬼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