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958/

“砰!砰!砰!……”一连串的枪声传来,和枪声同时响起的是一声声惨叫声,不断有战俘被子弹击中。逃跑的战俘们突然觉得前面这一百多米的距离变得好长。

宋意飞快的向前狂奔,耳边突然想起一声惨叫:“宋团长,救我……”宋意不但不敢救人,甚至都不敢回头,原本身边聚集的一百多个东北军战俘此刻越来越少,但是前面那座大门也越来越近!

浪人的额头上有些冒虚汗了,帝国军部已经连续几次打电话过来催促稀有矿物的交货情况了,一旦这些“支那”战俘逃跑,矿区短时间内就别想开工了。

“嗒嗒嗒……”瞭望塔上浪人的轻机枪猛烈开火了,跑在前面的十几个战俘猛然间跌倒在地上。

宋意端着机枪“嗒嗒嗒……”还击了一梭子子弹,眼角却向前面死伤的战俘瞟去,一个身材矮小的战俘满头鲜血还在轻微颤动,这个人宋意无论如何也不会忘记,因为这一百多人的脚铐全部是他用小竹签挑开的。他原本是一个技术精湛的锁匠,不知道什么原因被当成战俘误抓了进来。

浪人的机枪突然熄火了,满头大汗的浪人慌忙从新换上一个弹夹,宋意抬起机枪又是一梭子子弹,“嗒嗒嗒……”,瞭望塔上的浪人一个倒栽葱摔了下来。

“出来啦!老子操你小日本!”宋意狂喊一声,一把甩掉身上有破又脏的东北军军装,身后五十多个战俘纷纷怪叫着跟着宋意遁入了密不透风的树林。

十几个浪人也跟着从矿区里面冲去来,一边胡乱开枪一边飞快的追赶战俘们。

虽然韩湖已经是连长了,但是游击队的驳壳枪大都让刘云“收刮”走了,韩湖和战士们用同样的装备、穿一样的衣服,弄得整个人几乎和一个普通战士差不多。

“一举冲下去,不要让他们有时间重整旗鼓!”韩湖大声的给几个排长下令,脚下却丝毫没有停留,依然端着步枪冲在最前头。

文海一边恼火的逃跑,一边频繁向后望去,刚才明明听到有游击队的军官在大声下达命令,而且就在冲锋队伍的前面,怎么一回头就是看不到呢?游击队难道就不能给当官的发一套好一点的衣服吗?

文海的枪法很好,如果游击队的“长官”非常显目,肯定必死无疑。

在后面进行拦截的特务们稍微行使了一番后职责后就不得不放弃了,涌上来的人实在是太多了。倒是有一个敬忠职守的特务看到局面危急,立刻果断的开枪射杀溃逃的人群,“砰、砰、砰……”连续撂倒了好几个汉奸团丁,后面的汉奸团丁们慌忙尖叫着四散躲避,“砰!”又是一声枪响,倒下的却不是汉奸民团的人,而是那个汉奸特务捂着肚子倒下了。

汉奸特务们一片哗然,居然敢打特务们的黑枪?四下望去又找不到行凶的人,心头只冒火的特务们纷纷开枪射杀“出界”逃跑的民团,连续打死了十几个人之后,团丁们也终于止住了溃退的步伐。

文海一边跑一边对不远处殿后的特务们喊道:“机枪立刻准备!”然后更加迅速的奔跑起来,只要文海离开机枪的火力范围,特务们就会开枪射击了!

韩湖看到特务们架起了机枪,立刻察觉到危急,大声喊道:“卧倒!”可是身后战士们的大脑已经发热,又哪里还能够听得到韩湖的命令?

韩湖连续吼了几声后,喊杀声震天的战士们没有丝毫停下脚步的打算。虽然韩湖自己并没有在机枪火力的威胁之下,但还是不得不率先第一个卧倒,身后的战士可就没有韩湖的反应快了,越过韩湖后又冲出了十几米远才纷纷趴倒在地上。

“嗒嗒嗒……”特务的机枪响了,韩湖立刻紧张的支起身体向后望去,刚刚抬起头身后就传来一阵阵惨叫声,韩湖非常恼火的一锤地面,今天吃亏吃大了!战士们的反应还是慢了。

特务的机枪扫射不到冲在前面的韩湖等人,因为那里有文海挡着,但是山坡上那些拖在后面的游击队员则暴露在机枪火力的打击下,一轮急射后当场打死十几个游击队的战士。

特务的机枪响了后,山坡上的游击队员们这才全部趴在地上了,有些队员还受惊不小。溃退的汉奸们将游击队和自己的距离远远的拉开了。

肖馍就在韩湖的身边,身后机枪的扫射的确让肖馍吃惊不小,扭头向韩湖望去,韩湖正阴沉着脸掏手榴弹。

看到韩湖丝毫没有惊慌失措的样子,肖馍这才静下心来。思考了片刻后,对韩湖说道:“连长!你们几个人一齐扔手榴弹,然后我带人趁机冲过去和汉奸的人搅合在一起。”

韩湖没有多余的客套,点点头,“嗯!”了一声算作答应,又叮嘱道:“自己放机灵点。”

得到韩湖的关心后,肖馍的心头挺热乎的,干笑两声后“卡塔”一声给步枪上了膛。

韩湖跳起来甩出了一颗手榴弹,其他战士也依样画葫芦甩出手榴弹,因为身处高地的原因手榴弹投掷得更远,“轰、轰……”连续几声巨响,手榴弹在敌群中爆炸了。

一阵硝烟过后,细小的泥土夹杂着草屑纷纷从天而降,文海抖了抖身上的细小尘屑,有些懊恼的向后望去,身后又传来了一阵阵杀喊声。

文海也掏出一颗手榴弹向后甩过去。

一颗手榴弹从天而降,“卧倒!”肖馍大喊一声后率先卧倒,而身后的战士们也知道了厉害,这次的战术动作没有上次那么毛毛躁躁了,“轰!”手榴弹爆炸前战士们已经全部卧倒了。

韩湖有些欣慰的点点头,这个肖馍勉强还可以一用,只要肖馍和汉奸民团们搅合在一起就可以冲锋了,虽然自己的人数处于绝对劣势,但是战士们的单兵作战能力却绝对优于他们。

文海刚才的手榴弹偷袭不过炸伤了一个战士而已。肖馍快速的爬起来,端着步枪稍微瞄准后扣动了扳机,“砰!”三十多米外的一个穿着丝绸上衣的特务被“留下”了。

“同志们!跟我冲啊!”肖馍兴奋的端着步枪再次冲在最前面,“冲啊!”战士们大声呐喊着跟随冲锋。

韩湖沉着脸向后面挥挥手,示意战士们匍匐前进。

慢慢的,趴在山坡上的游击队员们就像一条蠕动的大虫子一样向前爬着,平时辛苦但是卓有成效的训练成果在此时显露出来了。

特务的机枪依然在开火,但机枪手很快就懊恼的停下了,火舌舔过去根本就不能给山坡上的游击队造成伤亡,相反,山坡上的游击队员还在时不时的开冷枪射杀挤坐一团的民团。

文海一边跑一边看着前面的烂摊子,都知道民团不能打仗,可没料到民团居然如此的不经打!前面被拦截回来的民团居然一窝蜂的挤堆在一起,如果游击队有机枪或者掷弹筒,远远的给挤成一团的团丁们来上一阵,后果简直不堪设想!估计民团甚至会再次“炸窝”溃退!

“你们快布置阵地!”文海大声对自己的嫡系特务喊道:“将那些人拉起来共同防御。”

“那些人”指的是民团,特务们得到命令后立刻挥舞着枪威迫民团们站到“火线”上,当然,除了操作机枪的特务以外其他特务是不用站在前面的,他们只需要站在后面监军就可以了。就如同鬼子带着伪军打仗一样,送死、干苦力的事情全让伪军们作,好处却是鬼子得。

特务们立刻挥舞着枪强行驱赶三十多个民团汉奸,让他们趴在地上拦截游击队的进攻。

很快,文海退却的队伍很快就和后面戒备的民团会合了,不断如此,跟着文海回来的人还冲散了汉奸们拦截的阵型,趴在地上负责拦截的民团汉奸们看到文海身边的人一个个面露惊恐的样子,立刻打起了小算盘。不久,有些负责拦截的民团悄悄的混在人群中向后逃跑。

有“维持会”会长着急的迎到文海身边,说道:“文队长,游击队实在是太厉害了,不如我们赶快撤退吧!”说完又对他带来的一众小汉奸喊道:“咱村受伤的人不能拉下,全带走。”

“啪!”文海没有犹豫,抬手将那个动摇军心的会长当场击毙了,大大小小的汉奸顿时一片惊呼。紧接着文海手下的特务们又开枪打死了两个试图反抗的汉奸,次序这才稳定下来,

文海冷着脸看了看挤成一堆的汉奸们,汉奸们被文海的气势所迫,都不敢抬头正视文海。

趁着汉奸们内乱的时候,十几秒钟后肖馍带着人战士猛烈的撞击着汉奸们的“尾巴”,游击队员和十几个负责拦截的汉奸一番互射后,冲过火力网的队员们踏到了汉奸们的眼前。

汉奸中的特务倒是纷纷跳起来和游击队员进行白刃格斗,而那些汉奸团丁们则立刻掉头逃跑。

战士们猛然间爆发出一阵阵滔天的怒吼声,特务们处于非常不利的局面,在人数处于绝对劣势,差不多达到了三比一的比例。论白刃战的能力,战士们并不在这些由日本人在东北训练的特务之下。这些从东北来的特务大多只在鬼子的训练营进行了三个月(少数至半年)短暂但残酷的训练。

刘云从仅有的几次歼灭战中察觉到白刃战是战士们牺牲的主要原因,所以刘云命令各个连队一再加强白刃战的训练强度,而这些新战士的训练强度更是绷得紧紧地。

当头几个战士将一个特务围了起来后没有做任何停留,几柄白晃晃的刺刀同时捅入了那个汉奸的身体。捅死了当头的汉奸后,其他特务们一边后退,一边端着步枪顽抗不让战士们靠近自己。肖馍并没有打算消灭眼前这几个拦路的特务,而是带着战士们越过了这些拦截的特务。

肖馍的意思很明显,如果给眼前的这几个特务耽搁了时间,下面的汉奸们就会从容布置,只要越过中间空地上的这几十米距离,就可以和对面那将近两百多个汉奸搅合在一起了。

察觉到时机差不多要成熟了,“杀!”韩湖跳了起来,伸手向前猛然一挥,大声喊道:“同志们,跟我冲啊!”吼完带头冲了出去,战士们纷纷跟着跳起来吼叫着冲锋。

只要越过对面这不到一百米的距离,凭借着三连装备了将近大半的三八式步枪的刺刀足以将眼前的汉奸们击溃。

汉奸们没有多少精良的武器,三八式和汉阳造加起来也只有不到一百余支,而且没有集中使用,其他大多为土枪,甚至鸟铳,在白刃格斗的情况下,相对于战士们的三八式步枪来说是要吃大亏的!

文海来不及调整“维持会”的次序,一边匆匆再次“押解”了三十多个团丁迎击已经冲到了十几米外游击队员们,一边憋着一团怒火命令了几个特务到后面继续驱赶“维持会”的民团们迎击。

肖馍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因为剧烈运动而使脸上呈现出一片通红,步枪上的刺刀已经沾上了鲜血,左臂也一个垂死顽抗的汉奸划开了老大的一条口子。虽然受到了重创,但反而激起了周围战士们的滔天怒火,顽抗的几个特务几十秒钟内就被后续战士们的刺刀淹没了。

前面的汉奸民团还没有来得及摆开阵势,杀红了眼睛的肖馍立刻掏出一颗手榴弹甩了出去,手榴弹高高的飞起来后落在汉奸们的身后,“砰!”乱枪之中一颗子弹正中肖馍的身体。

肖馍捂着胸口还没有来得及倒下去,“轰!”手榴弹在汉奸们的身后爆炸了,维持次序的特务们死了五、六个,民团们一片骚乱后发现身后没有了特务们的管制,纷纷掉头向后逃跑。

“为肖排长报仇!杀啊!”“为肖排长报仇!杀光这些小汉奸!”战士们越发加快了脚步,有战士掏出手榴弹向近在咫尺溃退的人群甩过去,“轰!”手榴弹在密集的人群中爆炸了,汉奸们哭爹喊娘的丢下十几个或死或伤的同伴向后狂奔。

杀气腾腾的游击队员们胆子越来越大,往往一个战士就敢杀入几个汉奸的人堆里,甩出去的手榴弹的爆炸距离也越来越近。

文海的第二道拦截线也很快被打破了,这让文海非常恼火,又马上驱赶五十多民团汉奸组成第三道拦截线,孤军深入的那十几个游击队员即使再厉害也不能一口吃掉五十人吧?!

“轰!”手榴弹在近在咫尺处爆炸了,游击队的新兵们不知道手榴弹的威力,居然频繁将手榴弹投掷到十几米处的地方,虽然这很危险,但却将那些试图开枪拦截的汉奸们炸翻了一大片。

三排仅存的十个游击队战士一头扎入了几十个人的汉奸堆里,队员们的刺刀连连捅死了几个试图顽抗的汉奸。战士们满脸的硝烟、黑色的污垢、撕裂的衣服、愤怒的吼叫、带着鲜血的刺刀让几乎没有见过血腥的汉奸们感觉到一阵阵毛骨悚然,民团们开始向后挪动脚步。

文海指着缓慢后退的民团对机枪手吼道:“开枪!”再不弹压,这几十个人又会崩溃下来。

小特务有些为难的看着文海,民团中大多为同村,还有些甚至就是父子兵。杀了这些团丁其他团丁难免会兔死狐悲,都已经有特务挨了黑枪,如果一再以死相逼,这些民团不打自己黑枪那就有鬼了?!

看到自己手下的特务在犹豫,文海立刻掏出手枪顶在小特务的脑袋上,小特务的脸色一边,知道文队长是那种说得出来做得到的人,慌忙扣动扳机,“嗒嗒嗒……”机枪猛烈开火了,子弹将蠢蠢后退的几个汉奸当场击毙。

枪声很快就停下了,民团的那些汉奸停止了退却,反而向前涌去。

在特务们的驱赶下,民团们纷纷掉头将战士们包围起来了,战士们毫不示弱的学鬼子那样背靠背围成了“刺猬”,即使是压力再大,战士们在一进一退间总可以将民团的汉奸捅死,而民团不但缺少训练,甚至连拥有刺刀的步枪都很缺乏。白刃战对民团来说是一张白纸。

文海捏紧了拳头狠狠地砸在身边仓皇逃跑的“维持会”会长的身上,那个“维持会”会长猛然间发出一声长长的惨叫,不等那个老家伙倒地,文海又狠狠地一脚砸在会长的肋下,“通”的一声闷响后,又隐隐约约传来骨头断裂的声音,会长嘴角流血倒地后彻底不动了。

喊杀声越来越近,韩湖带着游击队员们发狂般的一头扎入汉奸堆里,刚刚一个照面,汉奸团丁们就被战士们当头喝棒挑死十几个。第三次组织起来的拦截线已经处于崩溃的边缘,

民团大大小小的汉奸又恐又惧,如果不是考虑到身边机枪火力的威胁早就溃散了。

文海冷冷的看着团丁们一个个又叫又跳的样子,心里很清楚整个军心已经丧尽,片刻之后不难见到民团兵败如山倒的场景,而且这次上去拦截的民团太多了,他们溃退后肯定会冲乱身后的人,从而造成更个队伍更大的溃乱。

想到两百多人被不足一百人击败,这又让文海感觉到非常愤怒!正准备下达撤退命令的时候,又有一个惊慌失措的“维持会”会长闯入了文海的视线,看得出他正准备带着同村的人逃跑。文海的抬起脚上厚重的鬼子军官军靴,势大力沉的砸死了那个稀里糊涂的出气筒。

几个“维持会”的团丁上前将被文海踢死会长抬走,眼神中透露出一股股惊恐和愤怒。

韩湖带着队员们接触到汉奸武装后,立刻将被围的三排解救出来了,三排的战士们猛然间爆发出一阵阵欢呼。韩湖大声鼓励道:“同志们!一鼓作气消灭那些汉奸,继续冲啊!”

几次交锋后,文海的特务队伤亡过半,剩下的特务们再也无法遏制住人心惶惶的汉奸民团。有些民团们为了防止特务们突然发难,纷纷和特务们拉开距离,还有少数有胆色的民团甚至暗中将枪口对准了特务们。

如果文海再次强令民团去拦截游击队,或者用机枪扫射作战不力的民团,那样只会引来激烈的内杠,人数处于劣势的特务肯定会全部葬身民团的枪口之下。

文海将牙关咬得“吱吱”只响,片刻后艰难做出了一个重大决策,对那些身边仅存的“维持会”会长们沉声说道:“好!各个村子的民团立刻撤退。”又对身边的特务们说道:“我们留在后面给他们殿后。”

这话一出不但手下的特务们大惊失色,那些“维持会”的人大喜之后又马上陷入了迷茫,有一点非常不明白,难道文海的心变得仁慈了?带着疑问这群乌合之众一哄而散。

文海知道自己现在还不能和“维持会”的地头蛇弄得太僵,否则以后在农村可就难以行走了。而且文海也没有打算立刻回到蓟县搬救兵,万一冒冒失失回到蓟县小野还不马上剥了自己的皮!最后,很久没有见到佐佐木阁下了,他身边的爱将很多,也许他早就将自己忘记了。

一个身材高大的特务眼睁睁的看着民团们一哄而散,不知不觉用带着情绪的口气对文海质问道:“队长!为什么要将他们放走?”这话刚落,其他的特务纷纷不满的向文海看过来。

文海一边飞快的从地上抄起一杆步枪,一边头也不会地说道:“这些人的训练实在是太差了,他们留在这里也是送死,我决定以后对他们进行训练,这样就能够对抗那些游击队了。”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